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完善
【英文标题】 Legislative Perfection of the Reasonable Use System of Copyright in Digital Library
【作者】 范春雪
【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北华大学{讲师}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网络数字;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利益衡量;立法完善
【英文关键词】 network digit;digital library;copyright rational use system;measurement of benefits;legislative reconstruc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2019)07-0177-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7
【页码】 177
【摘要】

在数字技术迅速发展的语境下,数字图书馆已成为我国图书馆发展运营的重要方向,传统的版权合理使用制度逐步显现出其规制失范问题,具体体现在数字图书馆的复制权适用受到限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网络传播对象与传播范围被严格限定、技术措施未对合理使用与非法使用进行区分等方面。因此,从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完善来看,应坚持以版权作品私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的平衡原则为基础,进而采取综合主义的立法体例,并通过构建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实现机制发挥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价值。

【英文摘要】

In the context of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digital technology,digital library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direction for the development and operation of libraries in our country. The traditional system of reasonable use of copyright gradually shows the problem of abnormal regulation,which is embodied in the limitation of the application of reproduction right of digital library. The object and scope of network communication of the right of information network dissemination are strictly limited, and the technical measures do not distinguish between reasonable use and illegal use,etc. Therefore,from the legislative perfection of the copyright rational use system in digital library,we should adhere to the principle of balancing the private interests of copyright works and the public interests of society,and then adopt the comprehensive legislative style,which is based on the balance of private interests of copyright works and public interests of society. It also gives full play to the legislative value of copyright reasonable use system in digital library by constructing the realization mechanism of copyright reasonable use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4159    
  
  

引言

在互联网日益发展的时代,数字图书馆代表着未来图书馆的发展方向。图书馆与国家版权法律制度密切相关,数字图书馆更是如此。然而,遗憾的是,我国的《著作权法》以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随着数字图书馆的发展而进行修改完善,从经济法的利益衡量理论来观察,特别是其中的版权合理使用制度未能及时予以修改,使得数字图书馆的日常运行受到很大的制约,不利于数字图书馆的持续健康发展,亟待在立法上进行完善,其对于推进版权治理体系的完善和实现版权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

一、我国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问题反思

目前,基于经济学和经济法的利益衡量理论,数字图书馆复制权的适用情形受到限制等是我国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在立法层面所面临的现实困境,具体阐述如下。

(一)数字图书馆复制权的适用情形受到限制

在所有版权中,复制权是最核心的权利。世界上许多国家如美国、英国、加拿大、德国、日本、韩国等,都在各自国家的版权法中较为具体地规定了图书馆享有的复制权,赋予图书馆在开展业务活动时可以享有多种复制权,这就为图书馆的业务开展提供了诸多方便。与外国相比,我国版权法赋予图书馆的复制权则相对较少。我国在《著作权法》第22条第8款中,只是对图书馆享有的复制权例外作了这样简单的规定,即“图书馆……等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复制本馆收藏的作品”。由此可见,我国版权法对于图书馆享有的复制权只限于“陈列”和“保存”两种情况。但事实上,在网络数据时代,数字图书馆的复制业务日益广泛,包括传统影印、扫描、计算机录入以及数字化复制,形态各异,类型多样,几乎囊括一切复制行为。然而,目前我国版权法规定图书馆合理使用的范围只限于“陈列”和“保存”,这就意味着此两种情况之外,图书馆不能享有免费复制之待遇。这样,数字图书馆在开展相关复制业务时,就会于法无据,不利于数字图书馆的快速发展。

(二)数字图书馆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网络传播对象与传播范围被严格限定

根据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6条的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权利”。同时,该条例在第7条中赋予(数字)图书馆在一定范围内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即“图书馆……等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和依法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不向其支付报酬”。该条规定虽然为数字图书馆从事数字信息服务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据,但该项权利被限制在较小的范围内。与传统图书馆相比,数字图书馆的真正优势就在于其能够不受物理空间的限制,通过网络向广大读者提供数字资源,比如读者可以对其访问的数字资源进行浏览、下载和复制等,这些都属于数字图书馆的主要业务范围{1}。然而,该条例第7条对数字图书馆的网络传播对象以及传播范围进行了严格地限定,规定数字图书馆只能“向本馆馆舍内服务对象提供本馆收藏的合法出版的数字作品和依法为陈列或保存版本的需要以数字化形式复制的作品”的,才认定其具有合理使用的性质,这就大大限制了数字图书馆的发展。

(三)数字图书馆技术措施未能区分合理使用与非法使用

所谓技术措施,就是指版权人为了保护其版权不受非法侵害而采取的技术上的方法或装置。在网络时代,数字化作品逐渐取代了传统的纸质作品,容易被无限复制与快捷传播,若不采取技术措施加以保护,版权人的利益很容易遭受重大的损害。因此,技术措施已经成为网络时代版权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手段{2}。为了保护版权人的技术措施,我国相关版权法律规定,侵害技术措施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这显然有利于保护版权人的权益。然而,从另一角度来看,将技术措施作为一种私力救济方式纳人国家著作权法律之中,却又不利于数字图书馆的发展。前述可知,版权人采取技术措施的初衷并非针对合理使用版权作品的人,而是针对非法使用其版权作品的人,但事实上其采取的技术措施并没有区分合理使用与非法使用,这样就会对合理使用版权作品的人(包括数字图书馆)产生了不当限制,使其无法在合理使用的范围顺畅使用版权作品。正如有学者所言,“在以网络为基础的现代传播技术条件下,著作权人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一定的技术措施来阻止使用人的合理使用,虽然著作权人可能在主观上并没有这个目的,但在客观上完全可能达到这种效果”,这就使得传统的合理使用制度在很大程度上丧失了其应有的功能{3}。比如,就电子水印技术来说,就是一把双刃剑,在防止他人非法复制的同时,也使得他人的合法复制(合理使用)无法顺利进行。不仅如此,当版权作品超过保护期限进入公共领域后,业已采取的技术措施并不一定自动失效,而是继续发挥着阻止作用。这样就会使一些不再受保护的作品,数字图书馆依然不能正常使用,从而大大压缩了数字图书馆合理使用的范围,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

二、域外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评介

从立法上讲,域外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主要体现在主要国家(地区)关于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和国际公约关于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等两个方面,其是各具特点。

(一)主要国家(地区)关于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评介快醒醒开学了

目前,从世界主要国家(地区)的版权立法情况来看,对于版权合理使用的判断标准,主要有以下三种模式:一是规则主义立法模式,又称为“具体规定性”模式{4}。这种立法模式主要表现为,在版权立法中,仅仅列举合理使用的具体情况,而对于合理使用的一般条件不作规定;二是因素主义立法模式,又称为“抽象规定性”模式。这种立法模式主要表现为,在版权立法中,只是概括规定了合理使用的一般条件,而不规定合理使用的具体情形;三是综合主义立法模式,又称为“抽象规定性+具体规定性”模式。这种立法模式主要表现为,在版权立法中,既规定合理使用的一般性条款,同时又列举属于合理使用的具体情形{5}。

采用规则主义立法模式的国家,以法国、德国为代表。在此种立法模式之下,版权合理使用的适用仅限于法律列举的具体情形,在法定情形之外,不存在合理使用的余地,这样在最大程度上保护了版权人的利益,但却以牺牲社会公共利益为代价的。规则主义立法模式的主要优点在于其确定性,但确定性总是伴随着某种程度的僵化,面对新情况新问题时,必然缺乏灵活性与适应性,在日新月异的版权实践面前,显得手足无措,难以有效应对。

采用因素主义立法模式的国家,以美国、英国为代表。美国版权法规定,在某些特定情况下,版权使用行为是否属于合理使用,需要从以下四个因素进行考量:一是考虑版权作品使用的性质与目的。主要包括使用行为是否具有商业性、使用目的是否具有非营利性;二是考虑原版权作品的类型。原版权作品类型不同,其利用形式不同,那么合理与否的界限当然不同;三是考虑版权作品使用的数量大小与内容实质性。与整个原版权作品相比,所使用版权作品的数量与内容实质性必须控制在一定的比例之内,如果比例失当,就不能认为是合理使用;四是此种版权使用行为对原版权作品市场产生影响的大小{6}。只要版权使用行为符合这四个要素,就构成合理使用。这种立法模式,没有列举版权合理使用的具体情形,只是规定了判断是否构成合理使用的四个要素,法官可以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裁决是否属于合理使用。因素主义立法模式的主要优点在于其给版权合理使用仅仅作了原则性与框架性的规定,因而具有较强的灵活性与适应性。但是,这种立法模式也存在一定的缺陷,那就是其确定性不足,需要专业人员进行判断,因而对版权当事人来说,可预见性不强。

采用规则主义与因素主义相结合的综合主义立法模式,以我国台湾地区为代表。综合主义立法模式就是将规则主义立法模式与因素主义立法模式结合起来,在规定版权合理使用制度时,既有抽象性的一般规定,即关于判定合理使用的考量因素,又有明确性的具体规定,即在法条中列举属于合理使用的具体情形。比如,在我国台湾地区“版权法”中,首先从第44条到第46条具体列举了属于合理使用的二十一种情形,然后在该法第65条第2款又规定了判断合理使用的四条标准。然而,此种立法模式看上去似乎很完美,但在司法实践中,此种立法模式也会遇到很多问题。一方面此种立法模式的原则性规定过于宽泛或只是补充性的规定;另一方面,此种立法模式列举的合理使用的具体情形,既无法达到详尽的程度,也不具备超前的效果。因此,在版权司法实践中,此种立法模式仍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棘手问题。尽管存在一些问题,但此种立法模式的思路还是正确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前两种立法模式之缺陷。在具体的制度构建中,要将规则主义立法模式与因素主义立法模式紧密结合起来,科学地予以把握与界定,唯有如此,方能使得综合主义立法模式扬长避短,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

(二)国际公约关于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评介

关于数字图书馆版权合理使用问题,主要体现在《伯尔尼公约》《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等相关国际公约中所规定的“三步检验法”。例如,《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第13条规定:“各成员应当将对各种排他权的限制或例外局限于某些特殊情形,而且这些情形是与作品的正常利用不相冲突,不会不合理地损害权利持有人的合法利益的。”据此规定,所谓“三步检验法”,是指仅能在特殊情况下做出的,并且与作者对其版权作品的正常利用不存在冲突,以及不可以无理由地损害版权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才可对作品版权进行例外的限制。从这个定义中可以看出,“三步检验法”的内容主要包括以下“三步”:第一步,只能在某些特殊情形下,才可以适用“合理使用”。这里所说的“某些特殊情形”,应当系指出于非营利目的且为社会发展所必需而又不得不使用的情况,比如个人学习之用、新闻报道之用等。第二步,其他人的合理使用不得与作者对其作品的正常利用发生冲突。当其他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鄂丽君.研究图书馆协会成员馆建立的数字学术中心调查分析[J].大学图书馆学报,2018,(1):54-61,89.

{2}于志刚.网络空间中知识产权的刑法保护[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4.9.

{3}卢海君.论合理使用制度的立法模式[J].法商研究,2007,(3):24-30.

{4}刘睿,张继成.立法评价方法初探—立法过程中价值评价的理性分析[J].法制与社会发展,2018,(6):157-173.

{5}朱理.著作权的边界—信息社会著作权的限制与例外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46.

{6}周洋.比较分析著作权合理使用之合理性标准[J].潍坊学院学报,2016,(1) :73-76.

{7}Jason Iuliano. Is Legal File Sharing Legal? An Analysis of the Berne Three-Step Test[J].Virginia Journal of Law and Technology,vol. 16,No. 9,2011,pp. 464-498.

{8}王本欣.“三步检验法”对图书馆适用合理使用制度的影响—以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为视角[J].图书馆杂志,2013,(5):17-22.

{9}江莹靳帆张志强.国际数字版权研究进展[J].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2):175-181.你怀了我的猴子

{10}祁天娇.数字环境下美国版权法对图书馆例外保护的变革—第108条修订案征求意见稿的解读与启示[J].图书馆学研究,2018,(15):82-88.

{11}阮开欣.网络环境下跨境版权侵权的法律冲突问题研究[J].河北法学,2017,(11):40-51.

{12}马海群,王英.面向数字图书馆的合理使用制度改进研究—以美国版权法及其变革为视角[J].法治研究,2010,(4) :37-44.

{13}李立睿,王博雅.国外iSchools高校图书馆数字学术服务调查与分析[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9,(3):132-137.

{14}崔国斌.论网络服务商版权内容过滤义务[J].中国法学,2017,(2) :215 -237.

{15}华劫.数字出版视域下的反规避技术措施规则延伸性研究[J].科技与出版,2017,(11):87-91.

{16}李曙英.融媒时代高校图书馆信息资源的数字版权创新路径探析[J].出版广角,2019, (4) :59 -61.

{17}徐洁.论新媒体环境下版权合理使用问题[J].出版广角,2017,(23):44 -4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415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