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关于“能人”经济犯罪问题的思考
【作者】 陈玉范 屈广臣【作者单位】 吉林工业大学 吉林省新闻出版局
【分类】 犯罪学【期刊年份】 1994年
【期号】 4【页码】 3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6372    
  随着我国的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涉及经济领域的犯罪案件日益增多,甚至有的企业家也沦为经济罪犯。由此在法律界出现了一个不规范的术语,即“能人”经济犯罪。对“能人”经济犯罪,是从轻处罚,还是严惩不贷,是摆在我国司法界面前的一个亟待解决的新问题。
  当前,在理论上对从轻处理经济犯罪的“能人”持肯定态度的主要观点是:处理此类案件,要体现上层建筑为经济基础服务的规律,司法工作应紧紧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来进行。在已经认定某“能人”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前提下,具体适用法律时,还应该再权衡一下,是对该“能人”依法进行制裁呢,还是将其放在社会上,让其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以创造更多的经济效益。如果认为后者更为有利,就应该对经济犯罪的“能人”从轻发落。在具体处理上,应重点适用罚金刑,轻打重罚,对犯罪较轻的还可以只罚不打,用财产刑取代自由刑。在司法实践上,有的司法机关对那些罪行较轻,又有悔改态度的经济犯罪的“能人”,已经做出了依法从轻、甚至让其在工作岗位上戴罪立功的决定;司法机关对一些“能人”经济犯罪的处理原则是依法尽量从宽,即实行暂缓起诉,不予起诉,免予起诉、免除刑罚;多判缓刑、少判实刑;多判管制和罚金、少判拘役、徒刑;能减刑则尽量减刑、能假释尽量假释,等等。
  上述理论观点和司法实践,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反响,其社会效应是多方面的。表现之一,被司法机关和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在工作岗位上戴罪立功的经济犯罪的“能人”,被从轻处理后,在经济建设中做出了一些突出的贡献,给所在单位、地区带来了直接的经济效益。表现之二,司法界在对“能人”法定标准的界定从轻处理的具体条件以及审批程序和权限等方面,由于无法可依,各持己见,因而展开了一系列的争论。表现之三,一些在押的经济罪犯看到有的“能人”经济犯罪被从轻处理甚至提前获释,也纷纷提出了重新审理、从轻处理的申诉,个别罪犯以前认为对自己的处理是从轻的,现在却提出了无罪申诉。据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的统计,1992年上半年判决的受贿罪犯,近一半人提出复查要求。表现之四,社会各界人士对司法界从轻处理经济犯罪的“能人”这一新举措,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有喜有忧;一些人对因为是“能人”就从轻处理的做法与宪法中规定的“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原则相悖而感到困惑。表现之五,与经济犯罪人有牵连或有其他密切联系的一些人,在“东窗事发”以后,便把某些经济罪犯“塑造”成“能人”。并使其获得从轻处理的待遇,而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各种手段在司法机关内外频繁奔走。
  从轻处理经济犯罪的“能人”,不论从主观愿望的出发点上看,还是从一时、一地、一个单位的经济利益上看,都有其有利和积极的一面。然而,从客观所起的作用和国家长远的、全局的、整体的利益上看,却有无法挽回损失的危害,主要表现在:
  首先,削弱和降低了法律的威慑力
  在我国由计划经济体制逐步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近两年中,经济犯罪案件急剧上升,尤其是“能人”犯罪的比例不断增大,经国家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从轻处理经济犯罪的“能人”,会使一些已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在押“能人”不思改过,想方设法逃避改造;会使已犯罪正在被查处过程中的“能人”强烈要求戴罪立功;会使正在经济领域工作的某些有能力但不太安分的人轻视法律,在行动上无所顾忌;会使那些在岗位上勤勤恳恳工作、奉公守法的能人。失去心理平衡,因而不再安分守己;会使有意犯罪的“能人”感到,犯罪后“他们可能受到的处罚和他们因违犯法律而获得的利益比起来实在太微小了”,[1]因而选择了经济犯罪;会使法律的威严受到严重损害,拜金主义抬头,社会风气恶化。从轻处理经济犯罪的“能人”,在一定意义上说,引诱或鼓励了“能人”的经济犯罪,削弱和降低了法律的威慑力。所以,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对经济犯罪的“能人”不应从轻处理,而是应该从国家整体利益出发,依法从严、从重、从快地加以制裁。
  其次,背离了我国刑法中“罪刑相适应”原则,破坏了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
  尽管我国法学界对我国刑法究竟有哪些基本原则的看法不尽一致,但是,对于“罪刑相适应”这一原则大家几乎没有异议。也就是说,大家都同意犯多大的罪便应判多重的刑,重罪重判,轻罪轻判,罪刑相称,罚当其罪。马克思说:“如果犯罪的概念要有惩罚,那么实际的罪行就要有一定的惩罚尺度。实际的罪行是有界限的,因此,就是为了使惩罚成为实际的,惩罚也应该有界限。”[2]马克思这些话的意思是,犯罪行为的危害程度,决定着所适用刑法的轻重,反过来说,对犯罪所适用的刑罚的轻重,要与犯罪行为的危害程度相适应。在我国的刑事立法中,也全面贯彻和体现了这一原则,重罪,法定刑则重;轻罪,法定刑则轻。在具体适用法律时,对犯罪分子量刑的尺度只有一个:这就是法律。如果在量刑时考虑其能力、地位、水平、作用等不相关的问题,势必影响到“罪刑相适应”原则的实施,从而构成对刑法原则的背离。由于对“能人”经济犯罪的量刑与实际罪行的不相适应,客观上造成了不依法办事的恶果。我国宪法五条明确规定:“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国的宪法和法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63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