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风险社会视阈中的外空环境法律保护
【副标题】 以空间碎片污染为例【作者】 侯瑞雪
【作者单位】 哈尔滨工业大学【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风险社会;外空环境;空间碎片;“世界共生”理念
【文章编码】 1003-4781(2010)05-014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5
【页码】 140
【摘要】

人类目前已经进入风险社会,外空环境保护已经成为全球性风险问题之一,其严重影响到人类的生存和国际社会的安全。风险社会中的外空环境污染具有特殊性,风险社会的来临为外空环境法律保护提出了很多挑战。以空间碎片为主要污染形式的外空环境治理,最终要依赖坚实的理论基础,适应风险社会的理念和价值观才是设计良好法律制度的先决条件。只有转变既有的法律理念和价值观,才能建构起完善的外空环境法律保护制度。“世界共生”理念为外空环境保护立法提供了新的价值观。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2990    
  全球化加深了人们之间的普遍交往,各国之间有了越来越多的共同之处:既分享着科技进步和文明发展所带来的好处,同时也面临着威胁人类生存的种种全球性问题。近年来,外空活动的迅猛发展对空间环境造成了严重危害,特别是空间碎片对空间环境的威胁日益加剧。如何有效治理空间碎片问题已经成为全人类共同关心的全球性问题。人们开始认识到,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基本共同的理念以及制定共同的国际行为规范,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紧迫的。
  目前,外空环境保护方面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现存的保护外空环境的相关条约的内容也很不完善。[1]但笔者在此并不关注具体制度如何建构的问题,而是认为外空环境保护法律制度的完善最终要依赖于建构法律制度的思想基础—新的法律理念和价值观—之形成,因为这些理念和价值观才是设计良好法律制度的先决条件。特别是在风险社会来临之际,在外空垃圾已经成为世界性风险问题的今天,外空环境法律保护将如何应对风险社会提出的挑战,这势必成为外空环境保护领域的焦点问题。本文试图从风险社会这一视角出发,探讨风险社会对外空环境法律保护提出的挑战,及外空环境法律保护理念转变的必要性,并提出“世界共生”这一新的理念。
  一、风险社会中的外空环境问题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首次提出了风险社会理论,之后吉登斯的《现代性的后果》以及卢曼的《风险:一种社会学理论》都把科技和环境风险提升为现代性高级阶段的一对结构性支柱,这些理论构成了研究风险现象以及探讨风险社会中法律制度之建构等问题的重要路径。贝克认为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人类社会进入了世界风险社会。贝克认为现代社会是一个充满问题与变数的风险社会:“在世界范围内,当代社会正经历着一场根本性变化,这种变化向以启蒙运动为基础的现代性提出了挑战,需要强调存在于新的偶然性、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之中的人类计划的未决问题。”{1}(P1)
  尽管科学技术的发展提高了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但也带来了潜在的技术性风险,如生态风险、核风险等等。这些风险已经成为全球性的并将影响到全人类的生存和发展。风险社会的到来,不仅改变了社会发展的运行逻辑,而且促使人类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也产生了变化。更重要的是:这些风险挑战了人类既有的法律制度和应对风险的理念及方法。一句话,风险社会的来临需要我们建立全新的理念和价值观来审视和处理社会发展和人类行为的重要问题。
  “风险的典型定义可界定为影响未来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及后果的某种不确定性,也可用函数表示为事件发生的概率与后果的乘积。风险的本质是不确定性,只要具有不确定性,就会存在风险。”{2}(P5)风险的特点表现在:第一,风险社会中的“风险”主要指人造风险,是工业和科技进步对自然和人类的危害,是产生某种损害的可能性。第二,风险的全球性和摧毁性。风险可能造成的影响和后果不受特定时空的限制,这些风险超越了地域和文化上的限制,世界上所有人都可能受到这些风险的影响;不仅影响当代人的利益,而且将影响数代人的利益。第三,风险的解决需要全球共同努力。第四,风险具有不确定性。很难准确预测到风险发生的准确时间,风险一旦转化为实际的灾难性事件,治理的难度随之加大。
  全球风险社会中的环境危机是最突出的问题之一。风险社会中的环境问题并非指自然灾害引发的环境问题,而是指由于人类活动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也就是吉登斯所谓的“制造的风险”(manufactured risk),即由于人类自身知识的增长而对整个世界带来的强烈作用所创造的风险,对于这种风险境况人类几乎没有历史遭遇的经验。{3}(P24)这些人造的环境问题主要是工业化的发展(特别是科学技术的进步)所导致的,比如说放射性污染、生态系统恶化造成的社会动荡等等,其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传统意义上的环境问题。风险社会中的很多环境问题已超越了自然界的自我修复能力,仅仅依靠既有的技术和既有的制度已经无法修复遭到损害的环境。因此,全球风险社会中的环境问题具有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风险一旦转变为实际的灾难,其严重性将远远超出人类的预测和解决的能力。
  在全球风险社会下,外空环境问题已成为技术进步带来的环境污染新形式之一。作为外空环境污染主要形式的空间碎片目前已经成为一种全球性问题:“一方面,几乎所有的航天国家都制造空间碎片,要控制空间碎片的数量,减缓空间环境的污染,需要所有航天国家的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另一方面,空间碎片对所有航天器都构成威胁,大型空间碎片的陨落更是涉及全球所有国家的利益,自然为所有国家所关心。”{4}(P119)随着空间技术的不断发展,外空中各种“碰撞”事故的频发,外空环境污染的影响在不断加剧,对外空环境的法律保护问题也提上了日程。空间碎片污染目前已经成为太空污染的重要污染形式,它们会对太空环境以及人类活动产生巨大的危害性。这些危害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空间碎片对空间轨道的污染“可能会使地球轨道的部分区域不再具有可利用性”{5}(P149);空间碎片已经成为人造卫星和轨道空间站的潜在杀手,使宇航员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空间碎片和运行中的空间物体相撞击,造成严重的太空相撞事件;[2]空间碎片还对地球环境和人员的安全造成潜在威胁。[3]联合国空间碎片减缓指南确认:如果碎片在重返地球大气层后继续存在,它对地面也有造成损害的风险。{6}
  二、风险社会中外空环境法律保护面临的挑战
  与风险社会中其他环境问题相比,外空环境污染(特别是空间碎片污染)具有如下特征:
  首先,外空活动对环境所造成的污染呈现多样化。外空活动造成的环境污染,根据污染源的不同,可分为化学污染、生物污染、电磁干扰、核放射污染以及空间碎片污染。{7}(P130)其中,空间碎片污染是最严重的问题之一。
  其次,空间碎片造成环境污染的对象是特殊的,即地球轨道,该区域属于人类共同财产,不属于任何国家的主权管辖范围。空间碎片问题属于全球公域范围内的问题。全球公域指的是不在国家管辖和控制下的领域。{8}(P193)空间碎片污染是处于全球公域中的特殊环境污染问题,没有任何国家对外层空间中的特定区域具有主权,并且在这些特定的区域之中行使管辖权。
  再次,空间碎片造成的空间环境污染的概念是特殊的。与传统的环境污染的概念不同,空间碎片污染是指地球轨道存在大量的空间碎片导致其构成发生变化,影响了地球轨道的正常利用。{9}(P15)
  最后,主体和归责的特殊性。从人类进人太空至今的50年来,遗留在太空轨道上大大小小的碎片已超过3500万个。{10}空间碎片的环境污染产生的国际责任到底应归责于哪个主体呢?《外空条约》第6、7条,《责任公约》第2-5条规定了空间实体发射国应对其发射的空间实体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这些规定都非常模糊,适用性不强。有些空间碎片是可以辨明来源的,这些空间碎片和空间物体一样具有所属的国家,其损害赔偿责任机制,可比照空间物体适用现有的国际空间规范。然而,大多数空间碎片的所属主体是无法确认的。对于这些无法辨明来源的空间碎片,很难将这些空间碎片造成的环境污染的国际责任归责于某个具体国家或组织。
  全球风险社会的来临使得外空环境保护法律制度的建构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首先,外空环境风险的影响是全球性的。近些年来,伴随着疯牛病的蔓延、禽流感的袭击、“9.11”事件、SARS的流行、甲流的传播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风险社会的理念逐渐被人们认可。全球化的推进使世界进入到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代,这已经成为一种全球共识。全球化的发展使得人类的社会活动越来越呈现出相互依存性、利益共同性以及整体性。全球性风险超越了地域和文化的限制,风险所造成的影响将不再限制在传统民族国家的疆界之内,而是会迅速地涉及到其他国家甚至全世界,风险造成的灾难大多是无法弥补的全球性损害。以空间碎片为例,早在1965年空间法学界就明确指出空间碎片可能引起潜在危险。{11}(P200)空间碎片造成的危害日益突出,成为保护空间环境的主要问题。{12}(P135)因此,空间碎片带来的环境风险是全球性的,超越了国界和洲界,如果不积极预防和治理空间碎片带来的危害,那么外空可能成为人类环境问题的重灾区。所以,空间碎片问题已成为一个涉及面很广的公共问题,不仅需要世界所有国家通过谈判磋商参与到集体行动之中,而且要求人类必须转变外空环境保护的理念。
  其次,外空环境风险具有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全球性风险使全球社会具有了人为的不确定性。所谓“人为的不确定性”是指以技术、理性、确定为核心的人类活动却产生了出人意料的负面结果,使当代人类社会成为风险社会的重要原因是人类活动自身。{13}(P114)风险其实“是现代化、技术化和经济进程的极端化不断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德]乌尔里希·贝克.世界风险社会[M].吴英姿,孙淑敏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4.

{2}张成福,陈占锋,谢一帆.风险社会与风险治理[J].教学与研究,2009, (5).

{3}[英]安东尼,吉登斯.失控的世界:全球化如何重塑我们的生活[M].周红云译.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4}都亨等.空间碎片[M].北京:中国宇航出版社,2007.

{5}高升,蒋新.论国际空间法对空间环境保护的法律规制[J].前沿,2006,(6).

{6}Database on Reported Space Objects Discovered by Member States within Their Territories[EB/OL].http : //www.unoosa. org/oosa/en/natact/sdnps/unlfd. htmlof space debris impacts on Earth, 2009-04-06.

{7}I. H. Ph. Diederiks-Verschoor. An Introduction to Space Law, 2nd ed.[M].The Hague: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1999.

{8}Xue Hanging. Transboundary Damage in International Law[M].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9}李寿平.空间碎片造成空间环境污染的国际责任[J].中国航天,2007,(5).

{10}航天专家呼吁制定太空交规用于躲避致命碎片[EB/OL]. http: //www.zgjrw.com/News/2008122/Tech/828687218500. html, 2010-03-01.

{11}贺其治.外层空间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1.

{12}戚道孟.国际环境法概论[M].北京: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1994.

{13}陈忠.风险社会与发展伦理的辩证逻辑[J].东岳论丛,2009,(5).

{14}[德]乌尔里希·贝克.自由与资本主义[M].路国林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01.果然是京城土著

{15}杨华·风险社会理论视角下当代环境问题及其治理[EB/OL].http://www. qunxue. net/Article/TypeArti-cle.asp?ModeID=1&ID=447,2009-12-01.

{16}汪劲.环境法律的理念与价值追求[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17}刘岩.风险意识启蒙与反思性现代化—贝克和吉登斯对风险社会出路的探寻及其启示[J].江海学刊,2009,(1).

{18}侯瑞雪.全球治理下的空间环境法治问题[J].河北法学,2009,(11).

{19}钱宏.中国应在哥本哈根提出新的价值观[EB/OL].http://www. eeo. com. cn/observer/shelun/2009/12/07/157501. shtml, 2010-03-20.

{20}[法]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M].董果良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8.

{21}Jakhu, Ram. Legal Issues Relating to the Global Public Interest in Outer Space [J].Journal of Space Law, 2006,(3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29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