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康德国际法哲学思想考评
【英文标题】 Examination and Critique on Kant's Philosophic,Thinking of International Law
【作者】 王贵勤【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分类】 外国法律思想史【中文关键词】 康德;国际法哲学;自然法学
【英文关键词】 immanuel Kant;philosophy thinking of international law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7)03—0131—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3
【页码】 131
【摘要】

康德的国际法哲学思想体现在他对人类和平共处美好境界的向往。他的这一思想来源于自然法学派。他对国际法的许多基本问题,如国际法的渊源、国家主权、人权、战争、国际法的功能、国际安全的保障等,都有深入思考和明确结论。康德国际法哲学思想是引导世界和平发展的经典理论,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英文摘要】

Kant’s philosophic thinking of international law manifests him to yearning for the humanity peaceful coexistence.His ideas come from the natural law school.He had deep thinking and a clear conclusion on many of the fundamental issues of international law,such as the sources of international law,national sovereignty,human rights,war,the function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the protection of international security.Kant’s philosophic thinking of International law is the classical theory to guide the world’s peace and development.There is still practical signific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566    
  一代先哲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是人类思想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在70多年的生命中,向世界贡献了《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历史理性批判》、《法的形而上学原理》等一系列涉及领域广泛、有独创性的不朽名著,探讨了认识论、伦理学、美学、历史哲学以及法学等社会普遍问题,建立了康德哲学体系。他的哲学思想遍及人类生活和社会的各个领域。而他对人类和平共处美好境界的向往,正是他国际法哲学思想的具体体现。
  一、康德国际法哲学思想的渊源
  康德的国际法哲学思想来源于他那个时代占尽优势的自然法学派。{1}
  自然法学派是指那些否认由习惯或条约产生的任何实在国际法而主张全部国际法只是自然法的一部分的作者。[1]自然法学观念最早出现在古希腊荷马时代,并于17、18世纪成为一个完整的思想体系。就国际法来说,自然法学派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2]是对神权法思想的伟大革命。康德就生活在那个年代。他的国际法观念深受霍布斯、格老秀斯、普芬道夫、沃尔夫、瓦特尔等自然法学派代表人物的影响。
  霍布斯(Thomas Hobbes)的理论在西方被认为是达尔文主义出现以前最重要的理论之一。他把自然状态下的个人设定为构成国家的最小元素。在自然状态下,人们都受自然法的约束,即人们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维护和平,都受理性的支配。人们凭借自己的理性达成社会契约,把自己的全部权利让渡给某一个人来对社会进行管理,从而达成社会的和平与秩序。{2}霍布斯认为,人类的自然条件是人人为敌,这就是国际社会的“自然法”。照霍布斯看来,自然法被排斥于社会之外,是因为自然状态结束之时,人们通过社会契约组成了国家,主权者的意志就是真正意义的法。但主权者之间也处于彼此敌对的自然状态,自保和自卫的愿望,也在这些主权者(国家)之间起作用,这也是一种自然法的表现,霍布斯称之为“万国法”。他这种从毫无限制的个人自私自利而来的反基督教的“自然法”,将国际法向世俗法推进了一大步。{3}100—101但总体上说,霍布斯对国际法的影响是消极的。{4}322
  格老秀斯(Grotius Hugo)是西方现代国际法之父,在国际法发展史上居于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地位,开创了自然法和国际法以及系统化国际法学的新时代。{5}他认为主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础,也是国家作为国际法主体的条件。主权是一个国家的统一的道德能力,它的最初来源是基于社会契约,而国际法存在的前提正是国家主权。国际法是“支配国与国相互交际的法律”,是维护各个国家共同利益的法律,它的目的在于保障国际社会的集体安全。{6}71他认为国际法应受自然法的约束,自然法基于人类本性,独立于“上帝”的干预。他的自然法概念的基础是“人类本性”{3}103格老秀斯将自然法与万国法区别开来,使万国法取得了独立存在的权利。但与此同时,他又宣布自然法才是万国法。格老秀斯因此被称为“折衷派”。他的继承者形成的“格老秀斯学派”,被从自然法学派分离出来,与自然法学派和实在法学派形成鼎足局面。{3}105—108
  师承格老秀斯自然法思想的普芬道夫(Samuel Puffendorf)是著名的“国际法否定派”,受霍布斯的影响,倾向于发展自然法的原则。他认为,自然法分为个人的自然法和国家的自然法,而国家的自然法就是国际法。在自然的国际法之外,没有任何具有真正法律效力的意志或实在的国际法。在他看来,国家之间除了自然法之外没有任何法律,而国家之间的法律关系只能在自然法中找到,不存在独立的万民法,即国际法。{4}324他最重要的论述是维护和平与防止战争。霍布斯认为自然状态是一种人人为敌的斗争,与此相反,普芬道夫认为和平是人类社会最适合的条件,只有它才符合自然法。普芬道夫所说的自然法,是指万国法规范应符合“事物本性”,在时间、地点和人群中都是普遍存在、永远不变的。{3}111—112普芬道夫全然排斥实在国际法概念,主张只有自然法在支配国家间的关系。条约是从自然法取得其合法性和拘束力的,正如同个人之间的契约是基于国内法一样。他反对世界国家观点。
  沃尔夫(Christian von Wolff)以自然法为出发点,但他同时注重实在法,因而成为“格老秀斯派”。他用二十年时间写成的《用科学方法论述的万国法》一书,创立了一种万国法渊源的理论,并据此将万国法分为不同的等级,提出了“自然万国法”和“必要万国法”的概念。{3}119—123{7}他的主要论点是,承认不受超过人民的“社会契约”所允许的限制的自然法。每项权利都基于一种义务,而各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权利,因此也有着与生俱来的义务。他认为每个社会都必须建立在明示或默示的契约上,所有国家都具有同样的权利与义务,并且是天然平等的,国家都有自卫权。沃尔夫提出了“世界国家”的观点:那个被认为由许多国家组成并且这些国家都是它的成员或公民的国家,就被称为“世界国家”。在这个国家组成的社会里,“意志国际法.[3]应予遵守。在《自然法和国际法体类》一书中,沃尔夫将国际法予以系统化,并将战争归人司法程序,承认国家的战争权。沃尔夫提出的权利平等原则、自由原则、民族自决原则,正如自卫原则和国家间协商的原则一样,直到今天仍是国际法的基本原则。他强调国家义务、国家互助以及促成他国之自保等等,推动了国际法的发展。
  瓦特尔(Emer de Vattel)认识的国际法体系以自然法原则为基础。他认为万国法是一门规定国家权利和义务的科学,并把万国法分为自然万国法和实在万国法。从所有人都是生而平等这一点出发,由许许多多生活在自然状态中的自由人所组成的国家,也是天生平等的,并从自然承袭了同样的义务和权利。这一切和从它们引申出来的东西,就是“自然万国法”,它是一种约束国家道德意识的必要的自然法和内在法律。与这种内在法相反的外在法,是由各国深思熟虑采用的任意法,它是由构成“实在万国法”的条约法和习惯法所补充的。在战争法方面,瓦特尔的重要论断是,早先因为国家被征服而导致个人丧失土地的战争对臣民来说已不那么可怕。战争已经转为在一个主权者同另一个主权者之间进行,而至少不是同非武装的人进行战争。战胜者夺取的是国家的财产、公共财产,而个人仍保持自己的财产。这也区分了古代战争法与当时战争法的不同,说明人类历史进步的进程。{3}119—123
  除上述自然法学家的思想外,自然法学思想中对康德影响最大的是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的理论。卢梭是18世纪启蒙运动最卓越的代表人物之一,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一生追求自由与平等。他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是专门论述平等问题的著作,而他的《社会契约论》的中心思想就是论证在社会状态之下,人们如何通过社会契约来保证自由与平等。自由与平等是卢梭政治法律思想的重要内容和显著特征之一。卢梭认为,自然状态下,人与人之间都是自由平等的,自然状态并不是像霍布斯所说的人与人的关系就像狼与狼的关系一样的战争状态,而是人类自由平等的黄金时代。人类为了权利和保障人身、财富,以契约的形式组成社会。每个人及其自身的一切权利全部都转让给整个的集体。在他看来,社会契约不但没有阻碍自由与平等,反而在社会状态下促进了人们的自由与平等。他说,主权行为以整个共同体合法、平等、稳固的社会契约为基础,国家的主权不属于君主,而只能属于人民。社会应该是一个完全的人民主权的社会,即最高权力属于人民的社会,而且主权不可转让和不可分割。{6}126—129
  综上所述,自然法学派强调法的价值取向,强调法的公平、正义、理性,强调实在法应顺从自然法,服从公平、正义等根本理念。自然法学的观念在西方法律发展过程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现在被普遍接受的法学思想,如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人身自由不可侵犯、人民主权、权力分立等,都发端于自然法学的理念{6}1康德批判地继承了这一思想,形成了自己的法学理念。尤其是在卢梭著作的直接启发和影响下,康德写成了集中体现他国际法思想的《永久和平论》。书中把社会契约论的观点应用于人类历史与国际关系,以之论证其《世界公民观点之下的普遍历史观念》一文中的一个基本论点,即各个国家的联合体的世界大同乃是人类由野蛮步入文明的一个自然而又必然的历史过程。{8}这本书最终形成了康德国际法哲学思想的完整体系,书中无处不折射出卢梭法学思想的光辉。
  在自然法学的发展过程中,自然法学派与格老秀斯学派对国际法的概念有着某些不同的解释。就这个意义上说,康德的国际法思想更接近格老秀斯学派。他认为国际法包括了自然国际法与实在国际法。他的永久和平计划所包括的三部分一先决条件、正式条件和秘密条款,明确肯定了条约这一实在国际法,或曰意志国际法的国际法性质。
  二、康德对国际法原理的认识
  康德的国际法哲学思想,就是世界和平思想。那么可以说,在他看来,国际法应是和平之法。这种思想主要体现在他的著作《永久和平论》以及《法的形而上学原理》中。他对国际法基本原理的观点,归纳如下:
  1.关于国际法的渊源
  按照康德的观点,由相邻国家间签订的条约等组成的规定国家间关系的法律,为国际法,又叫万国公法。它与国家法和世界法一起共同构成未来人类的法律体系。{9}康德把其对国内法的分析推广到国际法的分析。他认为各国之间最初也处于一种如同个人之间一样的无法律的自然状态,国家的利益冲突影响了国家关系。为了彼此的利益,需要在民族间订立契约,形成法律状态的国家社会。这些由相邻的民族和国家彼此之间订立的契约或协议就是“国际法”。{10}康德的这种认识,与现代国际法以条约和习惯为主要渊源的理论完全一致,表现了康德敏锐的观察力。他还指出了国际条约的作用:要建立和平的联盟就要签订一系列条款,“现有的一切导致未来战争的原因素,尽管目前也许尚未为缔约者自己所认识,都必须以和平条约消灭”。{11}
  关于“永久和平的秘密条款”,康德说,在国家之间关于公共权利即国际法律状态的谈判中包含有一项秘密条款,即“哲学家有关公共和平可能性的条件的那些准则,应该被准备进行战争的国家引为忠告”。{11}39—40国家彼此之间有关这一点的协议,即国家允许哲学家自由和公开地谈论进行战争和缔造和平的普遍准则,不需要国家之间有任何特殊的议定书,而是它早就通过普遍的(道德一立法的)人类理性而被奠定在人类的义务之中了。这其实是康德对习惯国际法的认识。爬数据可耻
  2.关于国家和国家主权
  康德所描绘的国家是人与人之间的契约结果。于是他认为,每个国家的公民体制都应该是共和制,“由一个民族全部合法的立法所必须依据的原始契约的观念而得出的惟一体制就是共和制”,{11}14并因此建议国家实行代议制度,“没有代议制体系则它就是专制的和暴力的”。{11}18—19德认为,共和制的逻辑产生基于三条法则:依据一个社会的成员(作为人)的自由原则,根据所有人(作为臣民)对于唯一共同的立法的依赖原理,根据他们(作为国家公民)的平等法则而奠定的。依此三项原则——本质核心是权利原则——所产生的原始契约必然是共和制。因为只有共和制才能真正地确保人民作为国家公民的平等权利,{12}才能有利于实现国家目标:国家的实际的和道义的任务是维护和平及和平政策。{13}
  在国家范围内,个人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同理,在国际事务中,作为个人的扩大化的国家,其主权当然也神圣不可侵犯。对于国家主权的维护,康德表现得很彻底。他说:“任何国家均不得以武力干涉其他国家的体制和政权。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由于内部的不和而分裂为两部分,每一部分都自命为一个单独的国家,声称代表全体,那就确实不能援用上述原则了。援助其中的一方不能就认为是干涉别国的体制(因为这时候它是无政府状态)。[4]但是只要这种内争还没有确定,则这一外力干涉就会侵犯一个仅仅纠缠于自己内部的病症却并不依附任何别人的民族的权利了;因此它本身就构成一种既定的侮辱并使一切国家的独立自主得不到保障。”{11}9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干涉内政,已成为现代国际法的基本原则。这与康德的基本思想是一致的。
  3.关于世界国家
  实现人类社会的大同和持久和平是康德的政治理想。要想使国内和平与安宁,必须有国际和平环境,有和谐的国际社会。康德认为,世界永久和平的实现有个过程,首先是在局部地区建立国家间的联盟,然后才能建立世界国家。他说,由于国际秩序应当建立在国家和公民同意的基础上,因此首先要实现的维护世界和平的机构,并不是世界国家,而是一种自由国家的和平联盟。这一联盟可以开始于几个国家,然后逐渐扩大。这一联盟并不是要获得什么国家权力,而仅仅是要维护和保障一个国家自己本身的以及还有其他加盟国家的自由,却不因此之故需要它们屈服于公共的法律以及实施法律的权力之下,就像人在自然状态之中那样。{9}195
  康德提出了议制政府与世界联邦的构想。他认为,要实现法治,人与人必须组成国家,而国与国应进一步组成联邦,国家的任务是维持国内安宁,联邦的任务是避免国际斗争。他的法治设想非常彻底,他认为法治状态不仅在一个国家内部能够建立,而且在世界范围内的产生也具有历史的必然性,因此他进一步提出了建立世界法治和实现永久和平的设想。{9}193在他看来,这首先需要一个国家有一种根据纯粹权利原则而建立起来的内部体制,然后还需要有这个国家和他国联合起来合法地调解它们争端的体制。{11}154
  康德认为,国家之间相互关系的国际权利(国际法)“以自由国家的联盟制度为基础”。他认为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只能决定谁是胜利者,但无法决定谁有权利。为了脱离这种战争状态,使各民族之间的契约建立并得到保障,那就必须有一种称之为“和平联盟”的特殊方式的联盟。它与和平条约的区别在于,和平条约结束一场战争,而和平联盟却要永远结束一切战争。“和平联盟”不是积极意义上的世界国家或世界政府,它不要获得什么国家权力,而仅仅是要维护与保障一个国家自己本身的以及同时还有其他加盟国家的自由,所以不需要他们屈服于公开的法律及其强制之下。这个联盟是消极意义上的联盟。{12}
  当然,正如哈贝马斯评述的那样,“由于康德认为国家主权的范围不可逾越,因此,他所设想的世界公民的联合是一种国家的联盟,而不是世界公民的联盟。”{14}康德设想的国家联盟,不是一种拥有共同机构的组织,不具有国家特性和强制权威,而只是一种毫无权力的松散联盟,组织的运行仅依赖联盟成员的道德自律而相互维护共同的自由,因此它极其脆弱。{15}在康德思想中,民族的权利或者说国家在国际法上的权利有:(1)要求本国臣民去进行战争的权利;(2)向敌国宣战的权利;(3)战争期间,一个被迫作战的国家可以采取各种抵抗方式和防卫手段;(4)战后的权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劳特派特.奥本海国际法(上卷,第1分册)(M).王铁崖,陈体强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65.

{2}孙文恺.社会学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14—15.

{3}李家善.国际法学史新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87.

{4}王铁崖.国际法引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5}(德)Karl—Heinz Ziegler.Voelker rechts geschichte(M).Muechen:Verlag C.H.Beck,1994:169.

{6}鄂振辉.自然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

{7}(美)Charles Covell,Kant and the Law of Peace (M).New York:PALGRAVE,1998:80—86.

{8}何兆武.《永久和平论》译序(A).康德.永久和平论(M).何兆武,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1—2.

{9}严存生.西方法律思想史(M).北京:现代出版社,2002:190.果然是京城土著

{10}张永生.西方法律思想史(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131—132.

{11}(德)康德.永久和平论(M).何兆武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5.

{12}许轲.现代国际法与康德的《永久和平论》之比较(EB/OL).http://www.law—lib.com/lw/lwview.asp?no=5878,2006—11—9.

{13}(德)N·霍恩.法律科学与法哲学导论(M).罗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224.

{14}(德)哈贝马斯.包容他者(M).曹卫东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207.

{15}熊文驰.关于永久和平的两种讨论(J).欧洲研究,2003,(1):133—142.

{16}谷春德.西方法律思想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164—165.

{17}康德.历史理性批评文集(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11—13.

{18}邓晓芒.康德哲学诸问题(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249—250.

{19}马克思.法的历史学派的哲学宣言 (c)∥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6 10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5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