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刑事鉴定(结论)质量控制体系构建研究
【英文标题】 The Quality Control System of the Conclusion to the Criminal Identification
【作者】 蒋丽华【作者单位】 北京人民警察学院
【分类】 司法鉴定学【中文关键词】 刑事鉴定;控制标准:质量控制体系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3
【页码】 36
【摘要】

中外刑事鉴定实践表明有必要对刑事鉴定质量进行控制。质量控制首先意味着标准的确立,刑事鉴定(结论)的控制标准即鉴定结论的采用标准,包括客观性标准、相关性标准和合法性标准。刑事鉴定质量控制体系包括规范鉴定人及其鉴定机构,鉴定结论标准的确立,鉴定材料的取得、保全、委托、爱理,鉴定的实施与复核,完善鉴定法律程序及鉴定人法律责任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609    
  
  

刑事鉴定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侦查行为,鉴定结论是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种类之一。刑事鉴定(结论)对确定物证、书证的价值及言词证据的真伪,判断伤害程度,确定被追诉人的精神状态、受审能力及证人的作证能力等,具有不同于其他证据的作用。刑事鉴定(结论)上述作用能否发挥,与刑事鉴定(结论)的质量控制密切相关。质量控制首先意味着标准的确立。刑事鉴定(结论)质量控制的标准,即鉴定结论的采纳标准,包括客观性标准、相关性标准和合法性标准。其中客观性与相关性标准是事实层面的概念;法律性标准是法律层面的概念,是法律为了满足某种价值观念的需要从外部加于证据的特征,属于价值判断问题。

一、刑事鉴定质量控制的必要性

(一)有关国家和地区刑事鉴定质量情况

美国学者J.L.波特森教授于1974年开始在芝加哥大学伊利诺校区对法庭鉴定科学质量问题进行研究。1978年起又开始了一项为期四年的研究,并于1995年公布上述研究结果。其中以标准已知血迹样本送104个实验室鉴定,结果仅有49个单位的鉴定结果符合(占47%),该项研究分析造成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是能力不足和方法错误。[1]1987年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刑事审判法庭,采用DNA技术RFLP法将多次侵害他人的犯罪嫌疑人汤姆·L·安德鲁斯定罪。不久,纽约州在对犯罪嫌疑人琼斯·卡斯特罗提起的谋杀罪指控中,因鉴定质量存在瑕疵,使DNA鉴定结论的证据资格第一次遭遇挫败,[2]这一事件后来演变为对DNA鉴定技术可信度的争论,并唤起,一系列对DNA和其他鉴定科学实验室要求认证、验证、鉴定程序标准化、实验室实施品质保证制度的呼声。[3]1994年,旧金山刑事实验室毒物鉴定人员埃里森·兰凯斯特没有依据标准实验室程序的要求进行确认检验,在法庭审理过程中,辩护律师以此为由提出辩护意见,要求推翻法院根据该技术人员多年来对物证鉴定结果所做出判决。[4]1995年,美国洛杉矶警察局刑事实验室在对辛普森杀妻案的调查中,也出现了证据瑕疵问题。在该案的审判过程中,辩方律师在交互质询公诉方的专家证人时,对洛杉矶警察局及其该局所属刑事实验室与验尸官在刑事鉴定过程中存在的瑕疵提出质疑,指出警方使用不当的毛毯覆盖被害人尸体、现场物证保全不当、实验室的试管没有按照标准程序清洗,造成血迹样本受到污染、血液证据在烈日下放在车内而未采取科学措施保全、部分血迹莫名其妙地丢失等严重后果。其中辩护方专家证人之一的李昌钰教授指出,物证在采证、保全、送检及鉴定过程中存在受到污染的可能性。1994年美国司法部检察总长对联邦调查局科学分析部门及部分案件的鉴定质量是否存在瑕疵进行一项三年之久的大规模调查。这项调查始于1994年,同年美国司法部总检察长办公室受理了一名美国联邦调查局离职的博士级特别监督人员弗瑞德瑞克·怀特赫斯特对联邦调查局科学分析部门及部分案件鉴定质量瑕疵的检举,指控涉及司法部近几年来最重要的几项起诉案,包括世贸中心爆炸案、奥克拉荷马市爆炸案以及暗杀美国巡回法官罗伯特·万斯的邮包炸弹案。指控包括联邦调查局实验室用来分析物证程序的可靠度,参与分析人员的诚信度,以及联邦调查局实验室检验人员证言的可信度。美国司法部检察部长办公室开始针对爆炸物、材料分析、化学毒物三个被检举单位进行调查,并从1995年起扩大调查的广度与深度,联邦调查局也同时展开了全面性的实验室内部审查。1997年4月10日,检察长米歇尔·R·布姆威兹发表了一份长达517页的特别报告,调查结果虽然未能证明指控内容,但仍就此次调查所发现的问题,作出诸多对实验室及其鉴定程序进行改进的意见。

美国另有一项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在法庭上,DNA检验也受到诸多攻击。这些攻击主要包括以下方面:(1)一般问题:包括实验室无质量控制、专家的利益冲突、全体人员未接受充分的训练;(2)监护链问题:包括记录不全、样品储运不当、接触证据的人员未全部参与出庭作证、提交伪证或更改证据;(3)技术问题:包括实验室未遵守正确的实验步骤、证据提交前后因不当的处理而引起污染、证据为混合斑迹、存在有非人类DNA、存在抑制实验室检验的其他因素、PCR产物不纯、样品错置、DNA图谱上的谱带移动及染色不当、不恰当的验证研究、检验的步骤及程序未经仔细审阅:(4)统计问题:包括群体研究不当、数据库使用不当、存在过多的未检出的亚结构、没应用数学上的乘法定律、DNA位点不符合哈迪—温伯格定律、DNA位点是以连锁平衡的形式存在、数据资料未经检验或未经认可、误差率未知或与计算结果不一致。[5]

我国台湾地区从事刑事鉴定科学研究的学者亦认为,台湾地区刑事鉴定的质量问题,“随着司法改革的深入、净化治安的期许、再造品质的施政方针等大环境的推波助澜,己到了必须全面临检讨回应的地步。”[6]因为鉴定科学的基本价值在于协助刑事司法系统发现真实,而其作用能否发挥的关键在于科学证据之鉴定结论的真实可靠性。刑事鉴定的质量问题,“必须有一套保证刑事实验室测试能力且能符合刑事司法系统需要的制度,这套制度更必须受到法院及当事人信赖。”[7]学者们还就此提出通过导入实验室认证制度,完善鉴定人资格制度、鉴定人出庭义务等措施以确保刑事鉴定质量。

(二),实证调查研究结果对刑事鉴定质量控制的启示

1、实证调查研究方式和目的谨防骗子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为此,由笔者参与的刑事鉴定质量控制课题组进行了实证调查研究。[8]此次调查采用问卷和访谈两种方式。问卷调查对象为北京市公安局各分、县局刑警队的部分技术人员:座谈对象包括鉴定人及其有关专家、学者。

问卷调查的目的,是为了解勘验、检查、鉴定等主体对刑事鉴定各环节及鉴定书的看法,以期通过规范从采证、保全、送检、鉴定等环节以确保刑事技术鉴定质量。访谈的日的旨在了解包括现有法律法规、内部规章制度、刑事鉴定标准、鉴定相关环节等是否存在影响刑事鉴定质量的因素,最终目的是为刑事鉴定质量控制体系构建提供依据。

2、问卷统计结果

此次共发放调查问卷180份,有效问卷160份。有关鉴定材料收集主体及收集质量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在现场采证与刑事鉴定关系的调查中,86.4%的调查对象认为现场采证与刑事鉴定关系密切,13.6%的认为采证与刑事鉴定有一定关系:在鉴定人是否应参加现场勘验、采证方面的调查中,31.8%的调查对象认为鉴定人必须参加现场勘验和采证工作,50.0%的认为鉴定人应视案件情况需要,确定是否参加,18.2%的认为鉴定人不应参加;在现场采证的主体调查中,40.9%的调查对象认为现场采证应由刑事技术人员进行,59.1%的认为应由侦查人员和技术人员共同进行。63.6%的调查对象认为检材质优量足,34.6%的持相反意见。在送检是否及时的调查中,36.4%的调查对象认为送检及时,59.1%的认为大多数案件送检及时,4.5%的认为送检不及时;在送检手续是否合法齐全的调查中,81.8%的调查对象认为送检手续齐全合法,18.2%的认为存在先送检后补手续的情况但不存在无手续的情况;在送检主体的调查中,50%的调查对象认为送检人员应是办案人员,9.1%的认为可以由其他工作人员捎带,40.9%的认为由技术人员自取白送;在检材的保全方面,77.3%的调查对象认为检料已采取各种措施予以保全,22.7%的认为检材没有得到有效的保全措施。就鉴定书的规范性而言,13.7%的调查对象认为鉴定书规范,63.7的认为较规范,22.7%的认为不规范;鉴定书用词方面,45.5%的调查对象认为鉴定书用词准确,50.0%的认为用词较为准确,4.5%的认为用词不够准确;从鉴定书语言表述看,59.1%的调查对象认为语言表述通顺明了,40.9%的认为语言表述一般;从鉴定书的内容是否全面看,63.6%的调查对象认为鉴定书内容全面,34.6%的认为不够全面;就鉴定书的说服力而言,68.2%的调查对象认为鉴定书具有说服力,31.8%的认为鉴定书说服力不够;从鉴定书的复核问题看,100%的调查对象回答每个鉴定书均有复核人,但并非所有复核人均与复核事项具有关联性。

3、访谈结果

笔者将访谈对象提出的问题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鉴定人(及机构)业务素质参差不齐,远未形成专业化和职业化;二是鉴定过程中存在因为检材、样本提取、保管不当致使丧失鉴定条件、因“调包”而使鉴定结论与案件事实之间失去关联性、因缺乏科学规范的操作程序或者因实验室条件不符合鉴定要求而影响鉴定结论科学可靠性等问题;三是违反法律程序实施鉴定,致使法律规定的回避、告知等程序形同虚设;四是有些样本缺乏比对价值,强制取样缺乏法律规制:五是鉴定结论标准不够统一,导致同一案件经不同鉴定人鉴定,产生多个不同的鉴定结论,使案件事实难以认定;六是鉴定人很少出庭作证,控辩审三方无法通过质证询问的方式对鉴定结论予以审查;七是鉴定文书制作缺乏统一规范,多数鉴定书极其简单,使当事人即使在被告知鉴定结论的情况下仍然难以对鉴定结论提出质疑,妨碍其申请补充、重新鉴定权利的行使,也使法官难以取舍:八是鉴定人法律责任规定不够明确,且很少因涉嫌伪证罪而受到指控。

总之,从笔者所获悉的资料及其实证调查结果看,刑事鉴定(结论)存在质量瑕疵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其结果不仅导致案件事实难以认定,而且可能导致人们对司法公正的质疑。

二、刑事鉴定(结论)质量控制的标准

(一)刑事鉴定(结论)的客观性标准

刑事鉴定(结论)的客观性包含两层涵义:其一,刑事鉴定结论不是主观臆断或凭空猜测,而是鉴定人对委托人提供的鉴定材料,采用科学的方法,通过规范的鉴定流程,根据鉴定所涉及专业知识领域的发展水平,或根据鉴定结论标准所作出的结论。鉴定结论标准是指据以得出同一认定、种属认定或程度认定的一套硬性指标,包括科学指标和法律指标。这套指标在很大程度上解决鉴定结论的差异问题,使鉴定结论形成统一标准。科学标准主要针对科学证据而言,我困学者何家弘教授认为科学证据的客观性应当是指其技术和方法的准确性(正确性)和一致性(可靠性)。而支持科学方法正确性和可靠性的最重要的依据是经验因素(又称事实因素)。经验因素是指通过实验或观察取得的经验事实对科学认识的支持,这也是科学证据是否具有客观性的基本原则。[9]我国现有的鉴定结论法律标准包括公共安全行业标准(如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的伤残判定)、法医鉴定行业标准(如《人体重伤鉴定标准》)、精神疾病行业规则(《精神疾病词法鉴定暂行规定》)。科学标准经过法律确认可以成为法律标准;其二,刑事鉴定(结论)必须以客观存在的形式表现出来。鉴定结论是鉴定委托、鉴定过程和结果的书面表现形式,是鉴定人将鉴定所依据的资料、检材、样本,鉴定的方法步骤,据以得出某种结论的依据及其结论,用文字或图片或其他辅助形式表述出来的一种可能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由于人类记忆规律特点[10]、经审查直接成为定案根据、附卷备查等原因,鉴定结果必须以鉴定结论的形式表现出来,而鉴定文书制作就需要统一标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谨防骗子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6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