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制度对民事立法的几点启示
【作者】 唐广良【作者单位】 深圳崇德广业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
【分类】 知识产权法【中文关键词】 民法总则;知识产权;立法启示
【英文关键词】 Principles of Civil Law;intellectual property;legislation;inspirations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10
【页码】 20
【摘要】

虽然“知识产权法”长期以来被许多学者视为民法的特别法,或者说知识产权问题只是纷繁复杂的民事法律问题中的一个小问题,但不容否认的是,知识产权法自诞生以来就有了一条相对独立的成长之路。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的进步,依赖知识产权法解决的问题也越来越多,同时促使相关的法律制度与规范也越来越完善,某些方面甚至已经超越了作为其上位法的民法的前进步伐,形成了更加合理的规则与制度体系。通过对知识产权法上一些问题的思考与辨析,为民法总则的起草提供一些建设性的思路。

【英文摘要】

Although the IP law had been regarded only as a special branch of civil law by most scholars for a long time, while IP issues had been considered the non-important issues among those of civil law, it’s undoubtedly that, almost from its beginning, the IP law found a relatively independent way of development. As the sciences and technologies become more and more influential to human life, IP related legal issues emerged more and more frequently, which promoted the law progressed and complemented rapidly. Nowadays, the IP law, as one of the subtitles of civil law, has developed much more completed than its parent law.This paper aims at, through considering and analyzing about issues by IP way, providing some constructive suggestions for drafting of the Principles of Civil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9677    
  2015年4月20日,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秘书处、中国民法学研究会秘书处发布公告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已于日前正式启动了民法典编纂工作,决定首先进行民法总则的起草。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组织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民法总则专家建议稿(征求意见稿)》已初步完成。根据中国法学会民法典编纂项目领导小组的决定,现将该征求意见稿公布,向法学理论和法律实务工作者广泛征求意见。
  《民法总则(征求意见稿)》发布后,关于制定《民法典》的活动再次引发了各界,尤其是法学界的广泛关注。据悉,此次制订《民法总则》工作的核心工作小组成员中并没有知识产权法领域的学者,因而征求意见稿公布后受到了许多知识产权法学者的批判。由于本人并没有参与过《民法总则》起草的任何工作,也没有向起草小组成员了解过该法起草的任何信息,只是在网上浏览了“征求意见稿”,发现该稿中仅有一条涉及到了知识产权,此外再无与知识产权相关的任何文字,感觉没有什么可以评价的要素。在几天的思考之后,决定还是把自己多年来感受最深的几个问题重述一下,供读者们参考。
  一般认为,知识产权法只是民法框架之下的一个特别法;知识产权问题也只是民事法律问题中的一个“小问题”。从某种角度来说,作为知识产权法学者的本人也同意这种观点。然而多年来通过冷眼旁观发现,知识产权制度作为商品经济条件下由发达国家主导的一种重要的行为规则,其中的许多制度设计早已超越传统民法理论及相关学者对民事法律问题的认知与理解,为民法体系的完善创设了一些非常合理的理论与规则。就本人的视野而言,本文以下将讨论的几个问题就是相当好的例证。
  一、关于民事权利的分类
  实践中,学者们基于不同的标准将民事权利划分为许多类别,但通常认为,民事权利包括财产权与人身权两大类,其中财产权又可被区分为物权、债权、知识产权等;人身权则被区分为人格权、身份权两种[1]。而在知识产权制度中,权利则被区分为“经济权利”(economic rights)与“精神权利”(moral rights)两类。凡是可转化为金钱,或者可通过金钱补偿的方式加以救济的权利均属于“经济”权利;而无法用金钱衡量,也不能通过金钱补偿的方式加以救济的权利则属于“精神”权利。由此可知,将知识产权一笔归入“财产权”的做法显然是不合适的。
  在现行《著作权法》制订过程中,法律的起草者们为了能够在接受国际规则的同时不与国内法上现有的术语发生冲突,将著作权界定为“人身权”与“财产权”两类。虽然说这样的做法已经获得了知识产权学术界的普遍接纳,但作为其上位法的民法显然还没有对“人身权”作出扩大解释,使其能够涵盖知识产权法上的“精神权利”,并允许民商事领域的其他部门法在必要时也能创设相应的权利。为此,本文建议,在基本上不太可能接受“经济权利”与“精神权利”这样两个术语的情况下,《民法总则》的起草者们应对既有的“财产权”与“人身权”作出更加完备的解释和相应的制度及规范设计[2]。
  二、关于民事权利客体的界定
  从公布的“征求意见稿”上看,民事权利客体被划分为“物”、“有价证券”及“其他民事权利客体”三个类别,其中“物”仅指“有体物”,且包括动物、人体脱离物及遗体,但同时还包括无体的“网络虚拟财产”;“其他民事权利客体”则包括人身利益、智力成果、民事权利、企业财产以及可能的其他客体等。
  如此看来,“征求意见稿”并没有采用“财产权”与“人身权”二元说的方法来界定与划分民事权利的客体,而仅仅是按照部门立法的体例对权利客体进行了没有任何理论界别的归类。
  从知识产权的角度来看,能够供权利人依“权利”加以支配的对象指的是通过人的行为获得的任何“成果”,既包括有体的“物”,也包括无体的“数据”,甚至是虚无缥缈“信息”[3]。然而从法律上说,知识产权权利的客体均是指那些无形、无体的要素,但其受保护的前提条件则是其必须已经或者能够附着在某种“载体”上,从而允许其他人加以感知和识别。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这样说来,知识产权客体实际上与网络虚拟财产、有价证券[4],以及身份、荣誉、名誉等都一样,都是自身“无体”但又必须通过“载体”加以体现的存在。从这一点上说,民法总则理应创设“无体物”概念,而不应再将“物”仅仅解释为“有体物”。[5]由此,就可将民事权利的客体划分为“有体物”和“无体物”两大类,其中有体物即现行物权法调整的对象;无体物则指没有固定的形体,或者其价值与我们感知到的“体”无关的所有权利客体。
  与此同时,还必须要强调的是,民法理论上的“人身利益”并非仅仅在涉及“人身”的利用时才会显现出来,还应当包括掩盖、隐藏、替换、暗示某人与某物或某事之间的关系的情形,甚至还应包括改变某种事实状态从而影响某个人的感受,或者影响其他人对某事、某物或某人的评价的情形。后面几种情形从法律关系上说,都不存在积极地“利用”特定法律主体的人身要素的问题,但却会带来损害其精神利益的后果,例如在利用他人作品时删除作者姓名,或者对他人的作品进行恶意的删改,或者在报道某件包含荣誉的事件时不提及重要的当事人,或者对事件本身进行不实报道等。这些行为指向的对象都是某种“信息”或“数据”,但最终影响的则是法律主体的精神利益,当然有时也会影响其经济利益。这就意味着,针对同一客体的同一行为有可能同时损害法律主体的经济利益和精神利益。而这种现象进一步说明,试图通过“客体”来界定“权利”的做法是不恰当的。[6]
  三、关于“财产”的意义
  传统民法理论认为,“财产”包括“动产”与“不动产”两大类。正常情况下不可移动,或者一旦移动将损害其价值的财产被视为不动产,如土地、房屋等。凡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移动,且价值不因移动而受损害的财产均属于动产。从这种解释上看,知识产权的客体显然都属于动产的范畴[7]。
  然而,当我们不假思索地使用“财产”一词时,可能很少有人会去考虑“什么是财产”这个问题。在撰写本文的过程中,试图通过网络搜索找到一个关于财产的权威解释,遗憾的是未能如愿。因此,不得不自己进行一番解读。一方面,财产通常与金钱和物质联系在一起。不论是动产还是不动产,都指的是某种物质财富。另一方面,财产既包括现实的财富,也包括预期将获得的财富。另外,还有人认为,财产既包括资产,也包括负债。综合前面的解析可知,不论是现实的财富,期得的财富,还是负债,其共同的特征都是“可以用一定的价值尺度加以衡量”,即“财产=价值”。但如果这个等式成立,那么知识产权的客体就很难被界定为财产了,虽然知识产权的英文术语直译的结果就是“知识财产”(intellectual property)。理由在于,知识产权的客体基本上是没有办法用任何价值尺度来衡量的。
  首先,知识产权客体是一种知识、技术、数据或信息,其自身不受特定的物质形态的限制或约束,因而显然不属于“物质财富”,其中的一部分可能具有“精神财富”的价值,但并非所有的知识产权客体都具有这种属性。其次,知识产权的客体具有带来经济价值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性的比例非常低。就一项特定的知识产权而言,是否能够带来经济价值纯属“未知数”。再次,知识产权可以通过“评估”来定价,但这种定价最终取决于交易双方的协议,而不具备广泛适用性。最关键的是,不论哪一个国家,均找不到一家可被视为“权威”的评估机构,而且即使存在信誉较的高的评估机构,其评估结果也不具备持续的可信性。正因为如此,利用知识质押进行融资的活动在所有国家都没有办法真正开展起来。与此同时,将知识产权“作为公司资产记账”的建议在企业经营活动中也一直无法操作。另外,在知识产权中份量最重的当属专利,而专利权却是一种“随时可被质疑”的权利,同时也是一种随时可失效的权利。这种权利随时都有可能被其他人通过法律程序宣告无效,也随时都有可能因权利人到期未支付规定的费用而失效。而不论因为哪种情况丧失效力,对原权利人和利益相关者而言,其价值都将归为零。而且没有任何救济的渠道与手段。
  简言之,知识产权作为“财产”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而且是一种低现实性的可能性,而且维持其有效性往往需要投入相应的成本,会给权利人造成一定的负担,因而大多数专利权都会在法律规定的有效期届满前因权利人不交费而自动失效,从而进入“公有领域”[8]。为此,本文曾尝试用“潜在的财产”来描述知识产权,但未能获得其他人的接受,而且迄今也未能在本学科及任何其他学科找到相同的表述。
  期望民法总则的立法专家们能够充分认识到知识产权的这种特殊财产属性,从而在民法总则中为知识产权的保护留出合理的制度空间。除非能够在既有的民事权利客体中找到与知识产权具有完全相同属性的要素,否则不要轻易把知识产权与其他民事权利客体合并在同一个款项里。
  四、关于“权利”的多面性
  一般认为,权利是指法律赋予人实现其利益的一种力量。另一种解释是,权利是指公民依法应享有的权力和利益,或者法律主体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为满足其特定的利益而自主享有的权能和利益[9]。
  与“财产”一样,不论哪一个时代的哪一个国家,均找不到关于“权利”的统一解释。但总体上来看,大多数人都认为权利是法律主体用以实现自身利益的一种力量,而且是受法律保护的,受到妨碍或侵害时可获得救济的力量。
  然而从知识制度上说,权利并不仅仅是权利人用来实现自身利益的力量,其更主要的功能是阻止其他人获得利益,而且这种阻止或禁止包括不允许其他人利用其通过自身努力获取的成果。
  物权法学家认为,物权具有排他性,即同一物上只能设定一份权利,一旦某一法律主体获得了这份权利,其他法律主体即不可能再主张相同的权利。物权的这种属性有时也被描述为“绝对性”或“对世性”。与此同时,知识产权法学家们则认为,“排他性”是知识产权独有的特征。而知识产权的“排他性”不仅仅是指一物上只能设定一份权利,而且还包括同样的客体,不论有多少份,只能设定一份权利,即某一法律主体一旦获得授权,不仅可以阻止其他人利用权利人手中的知识、技术、数据或信息,还可以阻止其他人利用通过任何渠道获得的相同知识、技术、数据或信息。从这一点上说,物权并不具备排斥其他人就“相同物”再次获得权利的可能性,因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果然是京城土著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967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