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天津法学》
京津冀地区纠纷解决机制的司法流程再造
【副标题】 以诉源治理推进纠纷“一站式”多元解决为视角
【英文标题】 The Judicial Process Reengineering of the Dispute Resolution Mechanism in Beijing-Tianjin-Hebei Region
【英文副标题】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One-stop Multiple Settlement of Disputes Promoted by Litigation Source Governance
【作者】 刘畅【作者单位】 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研究室{法官助理}
【分类】 司法
【中文关键词】 智慧法院;人工智能;全流程在线;网上案件网上审
【英文关键词】 wisdom court;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full process online; online case online trial
【文章编码】 1674-828X(2019)04-0096-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96
【摘要】

近年来,人民法院尤其是京津冀地区法院的案件受理数持续攀升,涉互联网新类型纠纷尤甚,因此,与其相适应的新的解决纠纷流程成为社会公众的新需求。在此背景下,京津冀三地法院将纠纷解决机制与信息化深度融合,依托司法人工智能将办案模式从线下逐步移转至线上,使部分案由案件的诉前分流、立案、审判、执行通过全流程在线“一站式”的方式解决,是对京津冀三地法院传统审判方式的一次革命性的流程再造。在此背景下,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下的案件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的大致过程进行了应用效能前瞻,通过对“诉讼前端”、“诉讼中端”、“诉讼后端”的全流程“网上案件网上审”,形成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京津冀三地法院的“新枫桥经验”。

【英文摘要】

In recent years, the number of cases accepted by the People's Courts, especially the Beijing-Tianjin-Hebei Region Court, has continued to rise, especially in new types of Internet-related disputes. Therefore, the new process of dispute resolution has become a new demand of the public. In this context, the courts in Beijing-Tianjin-Hebei region have deeply integrated the dispute resolution mechanism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relying on the judici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o gradually transfer the case handling mode from offline to online, so that some cases can be solved through the whole process of online one-stop mode, which is a revolutionary process for the traditional trial mode of the courts in Beijing-Tianjin-Hebei Reengineering. In this paper, the application efficiency of the judicial process reengineering of the case dispute resolution mechanism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echnology is prospected. Through the whole process of “online case online trial” of “litigation front end”,“litigation middle end” and “litigation back end”, the “new Fengqiao Experience” of the courts in Beijing-Tianjin-Hebei region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Internet era is form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3598    
  
  

2015年中共中央发布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将京津冀协同发展作为国家战略,旨在打破地方壁垒,探索区域协同治理的新方式。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会议纪要》、京津冀三地法院出台了《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会议纪要》等文件,为三地协同发展提供了司法服务和保障。当前,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大量纠纷涌入京津冀三地法院,司法供给难以满足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致使案多人少矛盾似痼疾顽症困扰着京津冀三地法院。本文对互联网时代背景下京津冀地区纠纷解决机制的司法流程再造进行了前瞻性思考,为多元化解纷机制朝信息化方向发展,法院工作更加标准化、智能化、便民化提供了切实可行的应用路径。

一、互联网时代京津冀地区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的现实背景

(一)收案数持续攀升造成法院人案矛盾陡增的客观存在

1.近年来京津冀地区法院的案件受理数持续攀升

近年来,人民法院年新收案件数持续攀升,2018年,全国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2800万件,审执结2516.8万件,分别同比上升8.8和10.6。京津冀三地法院案件受理数暴增的趋势尤为明显,北京市法院2018年新收案件895224件,结案893570件,比上年分别上升16.3、15.4。天津市法院2018年共受理各类案件42.8万件,审执结39.6万件,比上年分别上升9.4和11.6。河北省法院2018年共新收各类案件109.08万件,审执结105.91万件,比上年分别上升9.71和3.66[1]。传统案由收案数持续攀升的同时,涉互联网新类型纠纷亦呈井喷态势,此类案件呈虚拟性、跨地域等特点,传统司法虽然具有严谨的特征,但也存在着程序过于繁琐、封闭、程式化较为严重的弊端,当事人采用传统至法院线下解纷的成本高、法院审理难度大。在扁平化、虚拟化的互联网时代,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的概念已融入经济社会各领域,社会公众的的生活领域已逐渐从线下向线上迁移,借助互联网对社会服务架构的重建,信息的传递方式也逐渐从实体过渡到虚拟{1},至使具有开放性、便捷性、即时性、灵活性为特征的解纷流程成为社会公众的新需求。

2.员额法官数和案件受理数的涨幅不成正比

与持续上涨的案件受理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员额制改革后法官人数精简,从改革前的21.2万名法官中遴选产生约12万名员额法官{2}。人民法院无论是人员编制还是司法资源均极为有限,难以满足互联网时代纠纷解决和社会治理的实际需求{3}。

(二)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和信息化建设的时代需求

1.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和案件繁简分流的需求

目前,改革已进入深水区,为最大程度地解决人案矛盾,最高法院于2016年先后出台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意见》和《繁简分流意见》,要求“创新在线纠纷解决方式”,充分调动化解纠纷各方社会资源,促进诉与非诉的有效衔接,通过“多元化解+繁简速裁分流”过滤大量简单案件,使疑难复杂案件流转至法官后端审判{4}。纠纷化解的诉与非诉渠道分流和案件审理方式的繁简分流,双管齐下、互为支撑、同行并进,拓宽了纠纷解决渠道,实现社会治理的协同化,打破各行业、各部门各自为政的“信息孤岛”现象,提高了人民群众司法需求与解纷方式的匹配度。

2.从“电子法院”向“互联网法院”再向“智慧法院”迈进的需要

2015年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最高法院首次提出“智慧法院”这一概念,浙江法院首创电子商务网上法庭,为诉讼全流程在线奠定雏形,此时人民法院已逐步从“传统法院”向“电子法院”过渡,司法流程也从固态物理世界向虚拟世界渗入,处于“机机联网”状态。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首次提出“智慧法庭”这一概念。同年8月,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在浙江杭州挂牌,使网络著作权、网购合同等涉互联网案件从起诉至裁判全流程在线审理。2018年9月,北京互联网法院、广州互联网法院分别挂牌成立,标志着人民法院正充分利用大数据时代的洪流,借助机器学习和司法大数据库协助法官处理简单案件并进行智能预判,此时人民法院已逐步从“电子法院”向“智慧法院”迈进,处于“人机合作”状态。从电子商务法庭、电子法院、互联网法院再到智慧法院,互联网技术和理念正在不断植入现代司法制度,科技的嵌入正在对传统而僵化的司法流程进行全面而深刻的变革,其使得人民法院的对内管理和内外服务更为优化,法院已不再处于闭环流通,而是更为开放共享。未来,“智慧法院”会逐步成熟发展为“智能法院”,借助超级人工智能和神经网络、深度学习等技术,实现机器深度协助法官判案,彼时人民法院处于“脑机交流”状态{5}。

目前,诉讼活动的在线化已不存在技术障碍,如若司法服务落后于技术更迭则会与公众相脱节。由此,人民法院提供的司法服务已不再单纯满足当事人最基本的程序性权利,而应适应信息时代开放、便捷、个性、智能的需求,实现司法现代化,以提高法院的司法效能、扩大司法供给,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司法需求。如,诉前、立案、审判、执行的全流程在线、高效便捷的诉讼与非诉程序、线上线下全方位切换、通过机器提供比人工更为智能和精准的服务等等。因此,借力信息技术推行全流程在线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是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对传统审判方式进行的司法流程再造。目前全国已有多家法院尝试对纠纷解决机制的司法流程再造,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纠纷解决机制变革的客观需要(如表1)。

表1:各地法院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情况果然是京城土著

┌────┬──────┬─────────────────────────┐
│代表法院│系统名称  │ 系统概述                     │
├────┼──────┼─────────────────────────┤
│浙江杭州│道交事故纠纷│包括责任认定、理赔计算、在线调解、在线鉴定、在线诉│
│余杭法院│“网上数据一│讼、一键理赔等流程。融合智慧法院建设与多元化纠纷解│
│    │体化处理”平│决机制的“余杭模式”,以司法审判为保障,以类案同判│
│    │台     │为基础,以大数据为纽带,联结了公安、司法行政、保险│
│    │      │监管、人民法院,统一了赔偿标准,实现数据资源共享和│
│    │      │报警、接警、责任认定、鉴定、调解、开庭、判决、理赔│
│    │      │等事项网上一体化处理。目前已在14个省市试点推广。 │
├────┼──────┼─────────────────────────┤
│广东深圳│“融·智·慧│融平台支持在线联调立案、在线调解、在线司法确认、类│
│福田法院│”平台   │案推送、在线评审、调解“一键”转诉讼立案;智平台支│
│    │      │持要素式审理、网上自助立案、电子签名和盖章、网上开│
│    │      │庭和远程视频调解、裁判文书自动生成、网上执行;慧平│
│    │      │台支持实时线上诉讼指引、司法资源线上管理、在线智能│
│    │      │排期、数据化的庭审记录方式、全流程无纸化办案、审判│
│    │      │管理工作线上进行。                │
└────┴──────┴─────────────────────────┘

┌────┬──────┬─────────────────────────┐
│代表法院│系统名称  │系统概述                     │
├────┼──────┼─────────────────────────┤
│四川高院│要素式审判信│具有辅助查明事实、梳理案情、当事人身份核验、查看当│
│    │息系统   │事人关联案件、要素式审判辅助、自动提取本案诉请、自│
│    │      │动匹配本案审理要素、自动生成待审要点、智能匹配裁判│
│    │      │说理、计算工具智能辅助、裁判文书智能生成等功能。 │
├────┼──────┼─────────────────────────┤
│浙江杭州│电子商务法庭│探索电子督促程序的智能化流程,有效过滤纠纷,节约司│
│西湖法院│      │法资源。建立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包括在线咨询│
│    │      │、在线评估、在线调解、在线仲裁和在线诉讼等多个模块│
│    │      │,各功能模块间互通互联,可运用社会化资源、信息化工│
│    │      │具、智能化手段化解纠纷,为前端纠纷解决方式提供规范│
│    │      │和指导。                     │
├────┼──────┼─────────────────────────┤
│吉林高院│电子法院  │立案、质证、开庭、审理、执行、信访等法院工作业务全│
│    │      │覆盖,诉讼环节可24小时在线进行,法官开通了移动办案│
│    │      │系统,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全天候办理案件,律师和当│
│    │      │事人彻底摆脱了打官司受时间、空间和法官工作时间等因│
│    │      │素的影响。全程公开,通过对诉讼活动的实时记录、全程│
│    │      │留痕、动态跟踪,实现对案件审理流程和法官办案的留痕│
│    │      │监督,进一步拓展了司法公开的广度和深度。整合了审判│
│    │      │流程、裁判文书、执行信息三大公开平台,建设了司法公│
│    │      │开平台,实现了法院办案从立案、审理、执行到文书的全│
│    │      │部公开。                     │
├────┼──────┼─────────────────────────┤
│四川成都│“和合智解”│平台一端是当事人,另一端是包括司法调解、行政调解、│
│中院  │ e调解平台 │人民调解、行业调解、民间调解等调解组织和特邀的专家│
│    │      │学者、律师、优秀陪审员、退休法官等调解员在内的各种│
│    │      │社会调解力量,法院通过建立裁判规则导引、纠纷案例学│
│    │      │习、调解资源整合、远程视频调解、诉调对接、调解员准│
│    │      │入、经费保障“七大机制”连接两端,为当事人提供经济│
│    │      │、方便、快捷、高效的纠纷解决渠道。        │
└────┴──────┴─────────────────────────┘

(三)目前我国法院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的实践困境

上表系笔者通过浏览《人民法院报》上的新闻,对杭州、深圳等多地法院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情况进行的总结概述。由此可知,各地法院“百家争鸣”纷纷创新推出符合本地特点的在线解纷平台,但也存在着平台难以满足法官办案需求、技术支撑难以满足法院管理需求、服务难以满足人民群众司法需求等问题,法院信息化仍停留于原有的司法运行模式架构当中,仅是将传统线下的诉讼流程架构于互联网上,将实体法院进行网络“迁移”,尚未整合各方数据资源,亦未对拖沓的环节进行流程优化与重组,仍处于“电子化”这一“浅水区”,并不能使法官真正减负。要解决这些“痛点”,必须借助现代科技和先进的理念,对法院传统而低效的管理流程进行深刻而全面的变革,即对纠纷解决机制的司法流程进行再造,重塑整个社会公众对法律的认知、行为的方式和对裁判结果的预判{6}。

二、互联网时代京津冀地区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的制度设计

互联网时代对传统司法流程进行重塑与再造,从浅层次上讲,可以借助信息技术对法院办案系统的业务流程和模块设置进行重新布局,以达到从法官办案“前端”统一调度、制约和监督法官及法院各部门适用优化重组后的司法流程以提高工作效率的目的,这一层次可操作性强、法院也更易实施。但从深层次上讲,技术的变革需要制度的设计作为支撑,法官和当事人在流程重塑的制度框架下不断的磨合与博弈,才能使互联网背景下的司法流程再造更趋于完美与实用,这就需要对诉讼的各流程与环节进行制度设计,以达到通过“后端”制约“前端”的目的。

(一)互联网时代京津冀地区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的基本愿景

互联网时代对纠纷解决机制的变革并非一蹴而就,早在1993年美国威廉玛丽学院就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电子法院雏形,并于2003年设立了第一个面向公众的完整电子法院{7}。近年来,我国也在不断尝试建设电子法院,如前文表一中提到的吉林、四川、浙江余杭等“电子法院”的设置,体现了人民法院已将司法职能从物理世界延伸至虚拟空间。所谓“流程再造”,源于企业管理,兴于公共管理,理论在拉塞尔·林登的《无缝隙政府》中发扬{8},近年来在我国的电子政务中提倡“政府流程再造”,即政府办事“最多跑一次”,倒逼优化政府供给。本文所构想的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是对传统案件审理模式的彻底颠覆,也是从“电子法院”向“互联网法院”进而迈向“智慧法院”的转型升级,其通过借助互联网基因使纠纷解决过程全程留痕、阳光透明、裁判标准明晰规范,具有“网络化、阳光化、智能化、协同化”的特点。

1.所谓“网络化”,是指当事人从起诉至庭审再至宣判、法官从立案至审理再至执行全部通过线上各功能模块完成,并在后台进行流程整合、优化重组,实现信息实时交换,避免当事人诉讼受时空限制,提高了司法服务效能。

2.所谓“阳光化”,是指法官从线下实体的“坐堂问诊”变革为线上虚拟的“空间互动”,对案件的诉前调解、立案、取证、庭审、质证、合议、文书签发、执行和申诉全程网络留痕,利用可视化工具对案件审判流程各节点进行动态司法监控,通过对个案的精细化管理实现全程在线透明化和权力运行可视化,倒逼法官成为一个慎独的人,有效提高司法透明度和公信力。

3.所谓“智能化”,是指司法流程再造需要借力智慧法院建设,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技术支撑攻克传统审判模式在司法流程再造时遇到的技术堡垒。通过要素化、模块化、数据化的办案方式,有效确保类案同判,实现类案办理标准化;使法官从人工填写裁判文书中原被告信息、争议事实等繁重的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集中精力研判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提高审判质量,实现事务工作轻量化。

4.所谓“协同化”,是指系统的建设、流程的再造离不开技术人员、调解组织、仲裁机构、公证机关、政法机关及电子商务平台等跨部门数据的无缝对接、相互配合。借助互联网时代互联互通、数据共享的特点,实现数据在跨部门间“一次形成,综合利用”,打破自我封闭、条块分割,构建多方参与的网络治理协作机制,并以法院平台作为终端,对纠纷及时预警和在各个阶段实现分流化解。

(二)互联网时代京津冀地区纠纷解决机制司法流程再造的必要环节

互联网时代,对纠纷解决机制的司法流程再造离不开“法律+科技”的耦合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国猛.互联网时代资讯科技的应用与司法流程再造——以浙江省法院的实践为例[J].法律适用,2017,(21):4.

{2}徐家新.推进司法人事制度改革加强队伍建设[EB/OL].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85662.html,2018-3-29.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3}胡仕浩.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中国方案”[J].中国应用法学,2017,(3):40.

{4}龙飞.推进改革系统集成,破解法院人案矛盾[N].人民法院报,2017-04-19(002).

{5}周翠.互联网法院建设及前景展望[J].法律适用,2018,(3):43.

{6}徐骏.智慧法院的法理审思[J].法学,2017,(3):61.

{7}郑旭江。互联网法院建设对民事诉讼制度的挑战及应对[J].法律适用,2018,(3):11.

{8}叶勇.政府流程再造的概念约定[J].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2):23.

{9}蔡立东.智慧法院建设:实施原则与制度支撑[J].中国应用法学,2017,(2):19.

{10}邓恒.如何理解智慧法院与互联网法院[J].人民法院报,2017-07-25(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359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