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论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
【作者】 陈华彬【作者单位】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
【分类】 物权
【中文关键词】 物上请求权;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所有物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所有物妨害防止(预防)请求权
【英文关键词】 the right of real claim; the right of claim for restitution of property; the right of claim for exclusion of obstruction of property; the right of claim for prevention of nuisance to property
【期刊年份】 2020年【期号】 1
【页码】 79
【摘要】

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也称所有权人的物权请求权抑或对物诉权,其狭义上系指所有权人的物权请求权,广义上则还兼指占有请求权。狭义的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涵括所有权人的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所有物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与所有物妨害防止(预防)请求权。此三种请求权制度或规则的内容主要囊括各制度或规则的(规范)旨趣、构成(要件)、行使、法律特性、费用负担、有无让与性及是否罹于诉讼时效。我国民法典物权编并无完善而系统的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规则体系,故而宜透过学理与学说的阐释而对之予以完整的建构。如此,方能使我国民法典物权编应付裕如地作用于我们的国家、社会与人民,并充分发挥与彰显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制度及其规则的固有功用与价值。

【英文摘要】

The right of real claim of the owners is also called "dinglicher Anspruch" or the claim for property. In its narrow sense, it refers to the property claim right of the owner, and in its broad sense, it also refers to the claim right of the possession. The right of real claim of the owners in the narrow sense includes the right of claim for restitution of property, the right of claim for exclusion of obstruction of property and the right of claim for prevention of nuisance to property. The content of these three kinds of claim right system or rules mainly includes the purpose, constitution (important document), exercise, legal characteristics, cost burden, as well as whether it has alienability and whether be subject to extinctive prescription etc. China's current Property Law does not have a complete and systematic system of rules on the right of real claim of the owners and the on-going legislation of Property Volume of China's Civil Code is being constructed completely on it. In this way, can the Property Volume of China's Civil Code adequately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our people, society and country, and give full play to the inherent function and value of the owner's right of real claim system and its rul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5501    
  

按照近现代与当代物权法法理及学理,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Dinglicher Anspruch),也称所有权人的物权请求权[1]抑或对物诉权(action in rem)[2],其狭义上系指所有权人的物权请求权,广义上则还兼指占有请求权。此两种请求权均涵括所有权人的返还请求权、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与妨害防止(预防)请求权。[3]其中,后二者即所有权人的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与妨害防止(预防)请求权又合称为保全请求权。[4]应值指出的是,因占有请求权并非物权的一般效力,而仅物的占有人有其适用,且不仅限于物权(譬如所有权)的占有人,其他的占有人皆得适用,[5]故此,本文乃主要着重研议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而对占有请求权仅于论及相关问题时方予涉及。

有鉴于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系现今学理、法理乃至实务中的一项重要制度或规则,具积极价值与功用,并特别虑及我国民法典物权编并未对之予以明定或作系统化的建构,故而实有必要自学理与法理的视角对之予以厘清和厘定,由此期冀可裨益于我国民法上对于该制度或规则的解释(“注释”“评注”)论。

一、所有权人物上请求权的涵义厘定、制度(规范)旨趣、行使、法律特性与让与(性)

按照物权法法理与学理,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系指所有权人的所有权遭受侵害或有遭受侵害之虞时,法律认可所有权人有权将其回复到所有权被侵害或未有遭受侵害之虞的状态前的权利。譬如所有权人的所有物不当置放于他人的房屋内时,该所有权人得对该他人请求返还,抑或自己所有的停车位上有妨害物,得请求将之除去(排除)即属之。[6]之所以如此,盖因物权(譬如所有权)为具有对世性的权利(即物权具有绝对性),物权人(譬如所有权人)权利内容的实现遭受他人妨害时,即必需将之除去(排除)。另外,物权(譬如所有权)的观念的特性,[7]也使权利人(譬如所有权人)对标的物的支配受到妨害时,得要求将受到的妨害而予除去(排除)。[8]这其中,所有权人对自己的所有物丧失占有时,得基于所有权而请求返还,即为其典型。[9]

如前述,根据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所有权人对于无权占有或侵夺其所有物的,得请求返还;对于妨害其所有权的,得请求除去;对于有妨害其所有权之虞的,得请求防止(预防)。[10]应当指出的是,此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仅具防御的功用,而只于所有权遭受他人侵夺或妨害时方得行使。易言之,所有权人于其所有权未遭受妨害时,乃不得主动行使该权利,盖因此等权利系被动的存在,所有权人仅能消极地享有之。[11]另外,物上请求权因系以维护所有权人的权利为旨趣,故而无论被请求人是否可归责,而只要对物权标的物(譬如所有物)有无权占有、妨害或妨害之虞,物权人(譬如所有权人)即可主张之。[12]还有,物上请求权的旨趣因并不在于填补损害,且不以物权人(譬如所有权人)是否有损害为必要,故而即使有损害,也不得立基于该请求权(“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请求损害赔偿,而仅于符合或满足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时,可依侵权行为而对无权占有或实施妨害的加害人请求损害赔偿。[13]

值得指出的是,尽管近现代与当代民法大多设有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的明文规定,[14]然对于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的特性,现今域外比较法学理、法理及实务仍存在争议,归纳言之,主要有三说[15]:第一说认为物上请求权仅系作为直接的支配权的物权的一种作用,而并非为一种独立的权利;[16]第二说认为,物上请求权乃系一种债权或与债权相类似的权利;第三说认为,物上请求权虽然系一种独立的请求权,然并非纯粹的债权。对此三说,笔者认为,因物上请求权系物权人甲对特定人乙的请求权,故此,自物权系权利人对于(特定)物的直接的支配权而论,物上请求权乃系物权的一种作用,系物上请求权发生的契机乃至过程,此应系第一说(即“物权的一种作用说”)的优点。然该说的不足在于,其并不能释明物上请求权权利的内容与得向谁行使该权利。至于第二说(即“独立的请求权说”),其尽管强调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乃系一种对人的请求权,但对此种独立的权利与物权的密切的关联性(粘连性)则未涉及(或言明)。易言之,该说并不能释明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权利乃具有从属性(从属于物权)的特性,故而该第二说(即“独立的请求权说”)也未尽充分与周全。排除前述第一说与第二说,进而乃不难看到第三说,即认为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系一种独立的请求权,但并非纯粹的债权(其乃与物权共命运,并由物权所派生)的主张应当说乃系恰当的、适宜的。[17]一言以蔽之,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作为一种对人的请求权乃系与债权相近,然其并非为债权,而是一种依存于物权且准用债权规则的独立的请求权。[18]

另外,因物上请求权系为实现物权的内容而认可的权利,故而物权(譬如建设用地使用权)消灭,物上请求权也消灭。[19]换言之,物上请求权若与物权分离则即变得没有意义,盖其系与物权共命运,物权移转,物上请求权也移转,[20]物权消灭,物上请求权也消灭。[21]还有,物上请求权因得分为产生出物上请求权的基本权(譬如物权)的物上请求权,与发生特定的侵害时而生的具体的物上请求权(支分权的物上请求权)[22]。前者因乃系与物权自身不可分离,故而当然与物权共命运;后者即支分权的物上请求权,其特性上也与物权共命运,故此也应解为与支分权的物权(譬如所有权)共命运。也就是说,此两种物上请求权皆应解为不得独立加以让与。[23]进言之,物上请求权并非独立的权利,其目的在于实现物权(譬如所有权等)。将所有权等物权让与的,其效力自应涵括物上请求权,受让人于取得所有权等物权后,自可立基于所有权等物权而行使其物上请求权。[24]之所以如此,盖因若许可单独让与物上请求权,则将使得其与所有权等物权分离,所有权等物权的内容即不复包含有物上请求权。[25]然不具物上请求权内容的物权(如所有权等),已类似于空洞的权利,所有权人等物权人对他人的侵夺或无权占有无从请求,对于他人的妨害也无从排除或要求防止(预防),进而所有权等物权即不复成为所有权,且物权(譬如所有权)也不复厘定为系对标的物的全部加以占有、使用、收益及处分的权利。[26]

二、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的形态、内容与其他相关问题

如前述,按照近现代与当代比较物权法的立法成例、法理或学理,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乃涵括三种类型或形态:(1)对所有物的占有被侵夺时的标的物的返还请求权(所有物返还请求权);(2)对所有物的支配受到妨害时的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所有物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3)对所有物的支配有被妨害之虞时的妨害防止(预防)请求权[所有物妨害防止(预防)请求权]。以下首先对此三种形态或类型的所有权人的物上请求权逐一予以分述、考量,之后比较、评议及分析其与我国法中的所有权等物权的(物上请求权)保护方法的差异。

(一)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涵义厘定、内容、构成(要件)、诉讼时效与其他相关问题

按照法理与学理,丧失所有物的占有的所有权人,得对无权源的占有人请求返还所有物(占有的回复)的权利,即为所有物返还请求权(rei vindicatio)[27],或所有人的回复请求权。[28]易言之,对标的物享有所有权的人于其标的物被侵夺(占有的侵夺)时,所有权人对于侵夺人得请求其返还对标的物的占有,[29]且此并不问标的物的占有被侵夺的因由为何而皆得为之。[30]返还请求的内容,乃系请求移转标的物的占有。具体而言,于标的物为动产时,系提出“交付请求”,于标的物为不动产时,则系“明渡请求”(基于明示确认方式公示的不动产物权变动[31])。[32]至于行使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要件则涵括如下六个方面。开弓没有回头箭

(1)所有权人丧失对所有物的占有,即存在占有的丧失。所谓所有权人丧失占有,其无论系丧失自己占有或代理占有,皆属之。后者即所有权人丧失代理占有的情形,譬如所有权人甲将自己的房屋出借给丙,乙因不法占有该房屋,致使丙丧失自己占有的即是。且也不问所有权人丧失占有的原因为何。也就是说,所有权人对物的占有被侵夺(占有侵夺)抑或被诈取的,其皆得行使返还请求权。[33]

(2)占有人的占有系非基于法律上正当权源的不法的占有。且此不法的占有,并不以占有人有故意或过失为必要。另外,承租人丙未获得所有人(出租人)甲的同意而将租赁物转租给乙,因乙的占有对于甲而言乃系不法占有,故甲对乙得行使返还请求权。且此种情形,新近域外判例实务认为,甲可请求乙直接向自己返还租赁物。[34]

(3)行使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主体需为所有权人或依法得行使所有权的人。也就是说,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行使主体需为不占有所有物的所有权人。因物上请求权系以物的支配为根据而保护本权(所有权),故此,所有权人之前对物是否有占有乃并无关系。[35]另外,因所有物返还请求权并非具有专属权的特性,故而,其不独标的物的所有人本人得行使该请求权,且标的物所有权人的代理人、有代位权的债权人、破产管理人与遗产管理人,也皆可行使。[36]另外,共有人也可行使该请求权。[37]

(4)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相对人(行使对象)——即被请求人——需为无权占有人或侵夺所有权人的标的物(所有物)的人。也就是说,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相对人(被请求人)需为无权占有或侵夺其所有物的人,且并不限于现在直接占有人。[38]此所称无权占有所有物,系指被请求返还所有物时,已无正当理由而继续占有他人的所有物;而所谓侵夺所有物,则系指以非法的手段侵夺所有权人的所有物。[39]

(5)需标的物具有适于返还的特性。也就是说,若标的物具有不适于返还的特性的,则不能请求返还。概言之,仅对特定物方得发生返还请求权。[40]

(6)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效力系请求返还占有物。也就是说,本于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所有权人得请求返还的,为直接占有的物,而非所有权。[41]之所以如此,盖因此种场合请求权人(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主体)并未丧失所有权,故而返还的方法系其所有物由他人占有而移转至由自己占有,而非系所有权的移转。进而就占有物的返还而言,其与不当得利的返还请求权具相同的效果。[42]另外,占有物原则上应向所有权人返还,惟若所有权人已将该(某)地块出租或为他人设定建设用地使用权而为间接占有人的,则仅可请求无权占有人对承租人或建设用地使用权人返还占有物。[43]

所有物返还请求权的效力既然为占有物的返还,则请求权人与相对人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即应根据民法有关占有回复请求权与占有人间的关系的规定,依侵权行为、无因管理与不当得利规则,请求占有人返还因占有物(所有物)而获得的利益。该财产(占有物)若有损毁、灭失,占有人(相对人)无论对毁损、灭失有无过失,皆应负损害赔偿责任。[44]至于所有物返还请求权是否得罹于诉讼时效,学理存在肯定与否定两说。其中,前者即肯定说认为,涵括所有物返还请求权在内的请求权,应因于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不行使而消灭。而后者即否定说则认为,所有物返还请求权与所有权系同时存在,于所有权存续期间内随时不断发生,故该请求权不应罹于时效而消灭。[45]对此二说,现今学理通说系采否定说,即

认为所有物返还请求权并不因罹于时效而消灭。[46]惟依我国民法的有关规定,不动产物权和登记的动产物权的权利人请求返还财产,不适用诉讼时效。[47]易言之,我国诉讼时效对返还原物请求权的适用范围仅限于未登记的动产物权的返还原物请求权,不动产物权如房屋、土地、矿藏、水资源的所有权人或用益物权人请求无权占有人返还房屋、土地、矿藏、水资源的权利,以及国家或农村集体组织请求无权占有人返还土地、矿藏、水资源的权利,皆不适用诉讼时效。[48]

另外,根据现今学理通说与立法成例,无权占有的标的物尚未灭失,所有权人请求返还该占有物,然占有人未能及时返还,致标的物毁损或灭失而造成所有权人损害的,为加重无权占有人的责任,使其对不可抗力也应负责,乃应类推适用债务人给付迟延的规定而予处理;[49]至于标的物并未灭失,而系由第三人占有的,所有权人则仅得向现占有人请求返还其物,惟因返还请求权的特性并非系债权,故而所有权人向原占有人请求返还时,原占有人仅得抗辩其并非现占有人,而不得援引给付不能而抗辩。[50]

此外,按照现今域(境)外民法立法成例、法理或学理,继承回复请求权[51]系与物上返还请求权分别独立而并存的权利,为保护真正继承人的利益,学理认为,于继承回复请求权罹于诉讼时效后,真正继承人仍得行使物上返还请求权。[52]

(二)所有物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的涵义厘定、内容、制度(规范)旨趣、构成(要件)、诉讼时效与其他相关问题

所有物妨害除去请求权又称所有物妨害排除请求权(actio negatoria)或所有物保全请求权[53],系指享有所有权的人于其对所有物的支配现实遭受占有侵夺以外的方式的阻碍、侵害或侵夺时,其对妨害人得请求除去(排除)其阻碍、侵害或侵夺。[54]譬如邻地的树木因大风而倒入自己的庭园时,庭园的所有人对树木的所有人得行使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请求其搬离(撤去)树木。[55]现今域(境)外比较实务中,所有物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乃多于不动产尤其是于土地的情形被采用(适用)。值得指出的是,所谓妨害,系指违反所有权的应有状态的妨害,且该妨害需有继续性。譬如相邻人增建的建筑物的部分逾越相邻的境界线,抑或建筑材料逾越境界而放置,皆属之。[56]

应当注意的是,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的内容因侵害的多样性而也有不同。[57]譬如甲的土地较相邻的乙的土地低二米,因台风带来的大雨致乙地的庭园点景石、庭园铺石滚落于甲地时,甲对乙即得请求除去(排除)庭园点景石、庭园铺石。[58]另外,若此种情形中乙地的庭园点景石、庭园铺石崩塌的主要因由系甲挖掘(相邻)境界线周围的泥土而导致,乙由此而对甲请求损害赔偿的,也并不影响甲请求行使将(乙地的)庭园点景石、庭园铺石的妨害予以除去(排除)的权利。至于此种情形中乙地的庭园点景石、庭园铺石的崩塌若系因大雨等不可抗力而导致(或引起)的,根据域外比较判例实务,因此种妨害系由不可抗力而引起,故其并不发生物上请求权。[59]惟学理通说认为,因物上请求权乃以真正回复(或消除)现实的客观违法状态为其本旨,故而违法状态无论基于何种因由而发生皆无关系。易言之,只要有违法状态造成的妨害,受害人即应除去(排除)该妨害。[60]还有,如前述,对于无权占有的排除,系以所有物返还请求权为主张依据,而对于以占有以外的方法对所有权为阻碍或侵害抑或侵夺的,则乃以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为主张依据。[61]惟所有权人仍可同时主张除去(排除)妨害请求权与所有物返还请求权。譬如对于无权占有土地所有权人的土地,并于该土地上擅自建筑房屋的人,土地所有权人得请求其拆除建筑物(除去妨害请求权),并将土地返还于自己(所有物返还请求权)。[62]按照现今域(境)外比较物权法立法成例、法理或学理,所有物妨害除去(排除)请求权的构成需以符合或满足如下要件为必要。

(1)需对所有权为妨害(需有妨碍所有权行使的行为)[63]。也就是说,妨害人(相对人)系以占有以外的方法阻碍或妨害所有权内容的圆满实现抑或支配可能性。[64]譬如甲在乙的土地上建构围墙与堆置石块,即系甲妨害乙的土地所有权,或如于他人土地上倾倒废土,抑或违背他人的意思擅自将广告印刷品丢入他人信箱,乃皆系对所有权的妨害。[65]至于承租人于租期届满丢弃于该承租不动产的物,则乃系对出租人所有权行使的妨碍,出租人自可请求承租人(妨害人)除去,且承租人不得借口以抛弃(放弃、丢弃)物的所有权为由而拒绝除去。[66]之所以如此,盖因原承租人的物存于不动产上时妨碍即已存在,所有权人的除去妨碍请求权也即得以产生,该请求除去(排除)妨害的权利自不应受原承租人事后抛弃(放弃)所有权的影响。若原承租人不为除去(排除)妨害而出租人自行除去(排除)妨害的,则系无因管理,之后不动产所有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爬数据可耻;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550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