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岳麓简(三)》的内容及法律史价值
【作者】 张伯元
【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名誉所长,教授}
【分类】 中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岳麓简;秦律;案例;法律史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2
【页码】 4
【摘要】

《岳麓书院藏秦简(三)》被命名为《为狱等状四种》是基于整理者尊重古代作者(或使用者)的命名方式这一考虑,该批简包含刑事、民事和行政三类案件,揭示了秦王政时期的社会现实、丰厚的法律史料和司法文书制作规程,其史学价值不容小觑。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4868    
  《岳麓书院藏秦简(三)》(以下简称“《岳麓简(三)》”)于2013年6月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全书共收录竹、木简252枚,依据简文中出现的标题命名为《为狱等状四种》。
  一、关于命名问题
  依据原书标题命名为《为狱等状四种》。此四种指的是四种不同的形制。在《岳麓简(三)》案例8中有标题三个,即简137背的“为狱*状”、简139背的“为乞鞠奏状”和简140背的“为覆奏状”。状,是陈述意见或事实的文书。编者认为,“为狱*状”可能是第二类卷册的总标题。“为乞鞠奏状”和“为覆奏状”,可能是单案保管或初期编册时的标题。令人感到疑惑的是它们都同时出现在同一案例中,对照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简116乞鞠案件由二千石官“令都吏覆之”,可知“覆”包含乞鞠案件,“为乞鞠奏状”和“为覆奏状”两种标题实质上无异。
  在命名的初期,整理者曾主张采用“奏谳书”为标题:“参照张家山汉简中《奏谳书》的定名暂时将其定名为《奏谳书》。”[1]为此,引起了人们的好奇。“这批秦简中是否有类似张家山汉简‘奏谳书’那样的题名简”?[2]若是,汉初所见的奏谳制度当原有所本。由此还提出问题:不知道秦汉时期的奏谳制度区别何在?
  秦汉时期的奏谳制度有无区别,的确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它涉及《岳麓简(三)》的性质和秦王政时期的司法审理程序。我将在本文的第二和第三部分做这方面的归总和评述。
  整理者在前言中说明本卷定名的缘由是:“我们尊重古代作者(或使用者)的命名方式,并参考银雀山汉简《守法守令等十三篇》的先例,在第二类卷册总标题的‘为狱*状’加上‘等’、‘四种’的限制性词语,去掉因残泐未释之‘*’字,将本卷所收竹、木简命名为《为狱等状四种》。”
  在《岳麓简(三)》公开出版之后,参与研讨的文章较多不用《为狱等状四种》这个标题,而直接取用《岳麓书院藏秦简(三)》为书名,这表明《为狱等状四种》的命名尚未得到多数学者的关注。
  二、《岳麓简(三)》的内容
  前言中指出,《岳麓简(三)》以秦王政时代的司法文书为主要内容,它从材质、书写体裁等方面着眼,分为四类。
  第一类有竹简136枚,包括七个案件,即《岳麓简(三)》中的第1则至第7则案例。内容都属于狭义的奏谳文书。之所以要在奏谳书前加上“狭义”二字,主要出于案件情节都是由下而上的有关法律适用方面的请示,案例前后又都用了“敢谳之”特征性的标识。
  第二类有竹简73枚,共六个案件,即《岳麓简(三)》中的第8则至第13则案例。
  第三类有木简27枚,狭义的奏谳文书,一个案件,即《岳麓简(三)》中的第14则案例:学为伪书案。
  第四类有残简9枚,一个案件,即《岳麓简(三)》中的第15则案例:绾等畏耎还走案。
  另有数枚残简待考,归为第五类。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列表如表1所示:
  表1

┌───┬───┬──┬──┬───────┬───┬──┬────┐
  │分类 │案例数│简数│材质│简的尺寸   │编绳 │符号│字体  │
  │序列 │   │  │  ├───┬───┤   │  │    │
  │   │   │  │  │长  │宽  │   │  │    │
  ├───┼───┼──┼──┼───┼───┼───┼──┼────┤
  │第1类 │七  │136 │竹 │274mm │6-7mm │上中下│圆点│风格一致│
  ├───┼───┼──┼──┼───┼───┼───┼──┼────┤
  │第2类 │   │73 │竹残│250mm │5-6mm │上中下│圆点│字形方扁│
  ├───┼───┼──┼──┼───┼───┼───┼──┼────┤
  │第3类 │   │27 │木 │229mm │8mm  │上下 │  │字迹粗放│
  ├───┼───┼──┼──┼───┼───┼───┼──┼────┤
  │第4类 │   │9残 │竹 │229mm │6mm  │上下 │  │自成一格│
  ├───┼───┴──┴──┴───┴───┴───┴──┴────┤
  │第5类 │数枚残简                         │
  └───┴─────────────────────────────┘

  在一般情况下,中国史书大多按性质、时间、空间等不同情况做出分类,[3]然而,《岳麓简(三)》的分类却不宜、也不易这样做,因为《岳麓简(三)》的出土地点不明,无法知道墓主及墓葬的性质。在此情况下,整理者采用按材质、书写体裁的分类方法,应该说是因材施  ①案例10栋阳,在今陕西临潼东北。简164云:“有母、妻、子,在。即买大刀,欲复以盗杀人,得钱材(财)以为用,亡之*”说的是,(我)有母亲、妻子、子女,在魏国。就买了大刀,想再次抢劫杀人,抢到钱财作为费用,逃回魏国。据史记,魏国灭亡在秦王政22年(公元前225年)。若推断此案发生在秦王政20年(公元前227年),那么在秦灭魏之前。案例10中的犯罪嫌疑人既盗杀人,又是个邦亡者。
  ②案例14胡阳、新野,均属南阳郡。
  在上表九则案例中,案例1,2,3,7有明确的诉讼、审案时间,分别是:秦王政25年、25年、21年、18年,而其他五则案例没有标明时间,根据案件提供的相关干支推测,大致在秦王政20年至28年之间。我们知道,秦灭六国,统一天下在秦王政26年(公元前221年),那么从秦王政18年到28年的十年间,正是秦王赢政戎马千里,兼并天下,建立中央集权秦王朝的前夜。
  除案例7,8,9的简文中没有出现地名之外,案例1,2的州陵,案例3的江陵,案例14的胡阳都属南郡,为故楚地。案例5中的犯罪嫌疑人是邦亡者,简88云:“攻荆庐溪□□故(?)秦人邦亡荆者男子多”,说是因为秦攻下了楚地庐溪,秦国人男子多逃亡到故楚地。由此可见,以上五个案例反映出灭楚之后相当激烈的社会动荡和矛盾。案例8"譊、妘刑杀人等案”和案例9“同、显盗杀人案”都是命案,毫无疑问,要安定社会、稳固政权,当以处理群盗盗杀人案为首务。至于案例1中所说的悬购,那是特定时期所采取的特殊政策,悬购赏金的多少,不应看成是常态。还有邦亡问题,同样如此,必须尽快解决人口的无序流动,稳定人心,最为紧迫的是,防备他邦旧贵族的卷土重来,抑制他邦旧贵族势力的反抗。这方面的案例在张家山汉简《奏谳书》中也有所反映,他邦旧贵族势力不会甘于失败,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第二类:民事案件。这类案例有三则:案例11“得之强与弃妻奸案”,案例12“田与市和奸案”和案例13“善等去作所案”。案例11、12反映出战国后期秦国存在着男女不平等、夫妻不平等的现象,男尊女卑、以男为贵的古代传统思想客观存在。而且,强奸、和奸等概念在法律上的确立,影响深远。从案例11的处断可以看到,是否成奸才是判断强奸案的依据,与睡虎地秦简中“臣强与主奸”[4]的情况虽不同,但法理一致;案例11中的“弃妻”表明已报告登记,从法律上解除了婚姻关系,强与弃妻奸不受法律保护,必将受到依法制裁。此类法理认识影响直至《唐律》,《唐律疏议》对婚姻案、奸案的处断有更加详备的法律解释。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弃妻与“休妻”一语,不能相提并论。[5]休妻一词出现较晚,源自汉人的“七出”观念,“七出”见于《大戴礼记》、《孔子家语·本命解》。虽然我们无法知道得之的妻子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被抛弃的,但可以肯定不是因为“七出”的缘故。[6]
  案例11简175注有时间,为“元年四月”,整理者注:“疑为秦王政元年四月”。秦王政元年,即公元前246年,其时赢政14岁。距离案例8所推断的秦王政28年(公元前219年),其间已相隔27年之久。此案属地当阳,[7]属南郡,当为故楚地;其时已为秦实际控制,当然司法,无论刑、民,也都在其实际控制之下。
  由“弃妻”联想到“娶妾”。包山楚简“*狱”简89是一则娶人妾的案件。妾者,奴婢也,此案的一种可能是强娶,另一种可能是娶妾违背尊卑等级观念而受到控告。这在案例7“识劫婉案”中反映很突出,简131云:“婉为大夫沛妾……沛妻危死,沛免婉为庶人”,婉是大夫沛的妾……沛的妻子危去世后,沛放免婉成为庶人;“籍为免妾”,名籍上是“免妾”。事实是,婉要得以“免妾”,取得“庶人”身份,实属不易。身份不同,社会地位悬绝,相关当事人所处罪也就有所区别,简136云“吏议:婉为大夫□妻,赀识二甲。或曰:婉为庶人;完识为城旦,*足输蜀。”郡署属官(或都吏)认为:婉是大夫□妻,判识货二甲。另外有属官认为:婉是庶人;判处识完为城旦,加上脚镣押送到蜀郡。
  案例13“善等去作所案”,竹简残损严重,说的大致是善等人擅自离开劳作的地方,简209云:“……中去作所,数日复作。”即使几天后又去劳作,也被控告而立了案。
  第三类:行政管理。这类案例也有三则,见案例4“芮盗卖公列地案”,案例6“暨过误失坐官案”和案例15“绾等畏耎还走案”。
  案例4“芮盗卖公列地案”说的是,棺材铺的生意好,大家争着开棺材店。有人就动起了盗卖“公列地”的主意。所谓公列地,是相对于已租用掉的土地而言。大家争着开棺材店,说明长期战乱,死的人多,给老百姓带来了生离死别的惨痛;另一方面在处理“公列地”问题上,公私分明,倒有点像今日防止国有资产的流失。其实,商业用地都是公有的,生意人必须租用;而且得约定期限。简77中说“与期:五日备偿钱”,约定期限:五天内把钱全部交清;如果不交清的话,那么,“以故价取肆”,可以按照原来的价钱拿走店铺。这样的规矩约定俗成,商贸中的这种潜规则看来古已有之。再有,简80云“皆已受棺列,不当重受”,如果已经租用了棺材店铺,就不应该重复租用。这种商业管理方面的规定,带有法规的性质。
  案例6“暨过误失坐官案”,当事人暨是一位县级属官,他犯有“过误失”八项罪名而被控告。
  案例15“绾等畏耎还走案”中,这位名叫“绾”的人物,可能是某地方官署的主管,他与手下的26人,在反寇追逼之时,畏缩退却,因而受到上司的追究,被立案审查。
  上述二例,在治吏方面的顶真程度着实可供今日之父母官为鉴。
  此外,从《岳麓简(三)》中可以清楚地看到,行政

  ······

法宝用户,请登录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486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