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走向非监禁刑:从世界刑罚趋势看我国刑罚的改革
【作者】 杨凤宁【作者单位】 广西民族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监禁 非监禁 刑罚 刑事司法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6【页码】 36
【摘要】

现代国际刑事司法的一个显著潮流即非监禁化,这是对监禁刑弊端反思的必然结果,也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折射。国际社会为非监禁化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推行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许多国家对非监禁刑的立法和实践也做了许多有意义的探索,非监禁刑被证明在惩罚和矫正犯罪方面具有积极作用,因而体现了未来刑事司法的发展方向。从世界刑罚的这一发展趋势看,我国在非监禁化上与国际社会的现实有很大的差距,加强时该问题的探讨,以期对中国的刑罚改革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无疑是有价值的。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3619    
  一、刑罚的进化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缩影
  刑罚与犯罪相伴随而生,在历史的长河中,刑罚的历史由野蛮、残酷、消极、不合理到文明、缓和、积极、合理的发展变化无疑是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最佳写照。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也同样可以从其刑罚与同一时期其他国家刑罚的严酷性相比较而得以窥之。从古至今,刑罚经历了从以死刑与肉刑为中心到以自由刑为中心再到现代正逐渐以非监禁刑为中心的发展历程,这一历程的演进与人类文明进步的脚步是相一致的,也是人类理性战胜非理性的结果。
  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早期的刑罚都是以血淋淋的形象出现的。最悠久的刑罚是以死刑和肉刑为中心的,它在相当长的时期占据着刑罚宝座的地位,那时“杀人偿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被奉为刑罚的圭皋,直至十八世纪以前,世界的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刑罚制度大多还停留在将刑罚视为受害者个人或社会对于加害人的报复的阶段,世界各古老国家普遍采用剥夺人的生命或残害人身体的方法以达到报复、威吓或诱导的目的。
  近代以来,自由刑作为死刑的替代演变成为刑罚体系的中心,人类刑罚的历史进入了一个更为人道化的发展阶段。在这一过程中,1764年标志近代刑法学诞生的贝卡利亚的《论犯罪与刑罚》一书的面世对刑罚的改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贝卡利亚基于人道的考虑,从功利主义出发主张刑罚的宽和,由此在世界范围内展开了刑罚的革命性变革,自由刑就是这场刑罚改革的重大成果。1810年制定的《法国刑法典》创制了第一个具有近代意义的刑罚体系,将刑罚划分为身体刑、名誉刑和惩治刑三类,虽然它仍然残留着残酷性和野蛮性的痕迹,但自由刑已经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在英国,监禁刑是在19世纪后出现的刑罚手段。经过不断改革,西方形成了由生命刑、自由刑、财产刑、资格刑构成的刑罚体系,其中,自由刑是适用最为广泛的、也是适用最主要的刑罚方法,以监禁为主要内容的自由刑在刑罚舞台上扮演了二百多年的主角,一直到今天。
  监禁刑在一定的时期是人类刑罚观念的进步的体现,但历经了几百年之后监禁刑之弊端逐渐显露出来,监狱刑并非是惩罚和矫正犯罪的良方。特别是二战后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行政刑法的增加,犯罪呈上升的趋势,全球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监狱人满为患,行刑能力严重不足。为了应对这一局面,寻求监狱外的矫正变得日益迫切,因此世界上一些先进国家和地区开始了非监禁化的尝试。非监禁刑就是在监狱外对犯罪人适用的刑事制裁,这样一种全新的以社区矫正为主要方法的刑罚模式对社会、被害人、社区以及犯罪人本人都有明显于传统设施刑的益处,在惩罚和矫正犯罪方面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许多国家和地区的立法和司法部门大力推进非监禁刑的适用,联合国在推动非监禁刑的运用的努力,使非监禁刑成为当今刑罚体系新兴的角色,世界进人了监禁刑与非监禁刑并重的时期。
  二、非监禁刑—世界刑罚的趋势
  二战后,非监禁刑的大量应用是国际社会的刑罚立法和实践的一个显著变化。非监禁刑的出现并非偶然,作为长期以来在刑罚体系中占据主要地位的监禁刑经过实践的验证,被证明这种在设施内矫正犯罪的方式有其十分消极的负面影响,非监禁刑恰恰能较好地解决监禁刑所带来的种种矛盾和问题。国内外学者对此有一致的看法,普遍的认识是:
  第一,非监禁刑能够克服狱内的交叉感染,减少再犯的可能。传统刑罚寄希望于将罪犯关押起来,以剥夺罪犯的再犯可能以达到防卫社会之目的。在封闭的设施内对罪犯进行监管,一个显著的弊端就是难以解决狱内的不良信息和行为的感染,尤其是对于短期刑犯人而言,这种危害性更大。由于在监狱内容易习得危险思想及犯罪方法,一些罪犯的再犯能力非但没有减弱,反而得到了增加,在我国被判三年以下自由刑的罪犯重犯率高的事实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而非监禁刑是将罪犯置于常态的社会环境中,使监狱内的交叉感染不再有存在的可能,从长远来看,更有利于社会的稳定。
  第二,非监禁刑能减轻犯罪的标签效应,有利于罪犯重返社会。与古老的刑罚报应观念不同,现代社会刑事政策之目标,不仅要惩罚犯罪,而且更偏重于矫正犯罪,使他们回归正常的社会生活之中。监禁是与高墙、电网、刻板的生活、绝对的服从等意象联系在一起的,罪犯被打上了另类的标签;而且在这种环境之中,犯人只能维持最一般的生活需求,自尊、自爱等高层次需求无法得到满足。以这种与正常的社会相隔绝的手段来实现重返社会的目标显然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并且这种矛盾会随着社会变化的日趋快速而加剧,犯人重返社会的困难将加大而不是减小,我们在设施内矫正罪犯的效果也将大打折扣。被判处非监禁刑的犯罪分子不脱离家庭和社区生活服刑,大大弱化了犯罪的标签色彩,有利于他们融入社会,感受社会的温暖,促进其守法品行的养成。
  第三,非监禁刑降低行刑成本,符合刑罚经济的思想。国家要推动刑罚这部机器的运行需要一定的成本,即刑罚需要一定的物质支撑:刑事体制(包括立法和司法)的运行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与物力,而刑事设施的维持更离了开一定的物质条件。自从自由刑成为刑罚体系的中心以来,剥夺与限制自由的惩罚方式得以广泛推行,但自由刑需要的较大的成本,尤其是监狱的维持,给社会造成了沉重的负担,社会在遭受了犯罪的侵害后还要为此负出昂贵的代价。美国学者罗伯特?考特、托马斯?尤伦通过对刑罚的经济分析指出:“政策制定者需要对有限的资源加以配置,争取以最少的成本实现威慑目标;也就是说力求有效率地实现这一目标。由此可以说,在刑法中,我们的宗旨是使犯罪的直接或间接成本以及刑事审判制度的运转成本最小化。”{1}(P219)非监禁刑与监禁刑相比其消耗的社会资源要少得多,根据瑞典1997年的司法统计,对1名缓刑犯执行非监禁的年度费用是145克朗,而在最低警戒度监狱中对1名犯人执行监禁刑的年度费用是1932克朗,是前者的13倍多;在美国,每张监狱床位每年的运作费用是平均为20000美元,而用于每名假释犯的常规假释监督费用每年平均为1328美元;据估计我国每监禁1名犯人的年平均费用可能也要超过10000元人民币,这仅是监狱运作的各种费用,还不包括建造监狱的投入。{2}(P111)所以非监禁刑能够大大降低行刑成本,节约社会资源。
  鉴于此,从20世纪开始,人们从更为广泛的理论和实践意义上来探寻刑罚制度的改革之路,非监禁刑受到了不少国家前所未有的青睐,联合国的许多文件和公约也大力倡导非监禁刑措施或监禁刑替代措施,对世界各国发展和采用非监禁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在1985年8月26日至9月6日于意大利米兰举行的第七届联合国预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会上,通过了《减少监禁人数、监外教养办法和罪犯的社会改造》的决议,呼吁国际社会重视和使用非监禁刑。该决议指出:“监禁只能作为一种最后手段,要考虑到犯法行为的性质和严重性,以及与法律有关的社会条件和罪犯其他方面的个人情况。原则上不应对轻罪犯实行监禁。”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在1998年7月28日举行的第44次全体会议上通过的《开展国际合作,以求减少监狱人满为患和促进替代性刑罚》也是一份促进非监禁刑发展的重要文献,它建议会员国在符合本国法律的前提下考虑:“如可能,采用社区服务和其他非拘禁措施而不采用监禁做法。”{3}(P137~140)联合国的努力得到了许多国家的响应,在欧洲,总部设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委员会及其下属的有关委员会对非监禁刑的发展做出了贡献,推动了许多欧洲国家非监禁刑的发展。在2000年11月29日举行的第731次副部长委员会会议上,通过的《成员国部长委员会关于改进实施欧洲社区制裁和措施的规则的第(2000)22号建议》,建议成员国在“立法中应当规定多种可以使用的不同社区制裁和措施”例如审前拘留措施;把缓刑作为一种独立的、不作为监禁的附加刑罚的措施;附条件地暂缓监禁刑罚的执行;社区服务;被害人补偿/修复/被害人一犯罪人调解;治疗令;对适当犯罪人的特别监督;通过一定方式限制行动自由;从监狱附条件释放后进行释放后监督。{3}(P154)在国际社会的大力倡导下,目前非监禁刑成为世界刑事司法的潮流,被多数国家所接望,美国、德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葡萄牙、新西兰、俄罗斯等国在非监禁刑的立法和实践方面走在世界各国的前列,并且非监禁刑在这些国家有不断被扩大适用的趋势。
  非监禁刑得以异军突起,也与当前世界各国的刑事政策趋向于“轻轻重重”(即“宽松的刑事政策”和“严厉的刑事政策”)两极方向有关,非监禁刑正是“轻轻”之刑事政策在实践中的集中反映。从目前国际社会的非监禁刑使用情况来看,属于非监禁刑范围的措施和方法种类很多,对此进行粗略的分类,主要有三大类:法宝
  第一,避免审前拘留的措施。由于审前拘留一般会将造成看守所或其他类似机构的拥挤,增加国家在维持这类机构运行方面的经费,对可能是无辜的被告人造成精神和其他损害,引起犯罪的交叉感染和增加犯罪人的犯罪性等,许多国家采取了一些避免审前拘留的措施。这些措施有:限制活动、监督、保释和具结释放。
  第二,审判时使用的非监禁措施。审判机关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形和社会安全的可能性,在处理案件时可以使用非监禁措施对犯罪分子给予刑事制裁。这类措施包括缓刑、社区服务、家中监禁、电子监控、金钱赔付、和解、取消一定权利、剥夺称号和荣誉等。
  第三,审判后使用的非监禁措施。这类的非监禁措施是针对已经在设施内服了刑的犯罪人或刑满释放人员而言的,刑罚执行机关或其他机关根据受刑人的表现对他们实施的非监禁措施。这类措施有假释、暂时释放、中途之家及赦免。
  三、我国非监禁刑适用之现状
  2001年我国一些地方社区矫正试点工作的展开,表明我国对非监禁刑的重视已进人到了一个新的时期,但相关问题仍然存在:
  (一)非监禁刑适用率低
  刑罚运动的内在趋势是由重趋轻,刑罚执行的非监禁化是当今世界刑事司法的潮流。目前西方国家刑罚适用的重点已由监禁刑为主转入以社区矫正为主的非监禁刑模式,非监禁刑在刑事司法执行体系中地位越来越重,与监禁刑形成了鲜明对比,它不仅在适用率方面大大高于监禁刑,与监禁刑分了半壁江山,且有取而代之之势。2000年在加拿大适用非监禁刑的比例为79.76%,澳大利亚为77.48%,韩国和俄罗斯分别为45.%和44.48%。{4}(P22)根据美国联邦司法部2001年的统计,当年处于监禁刑和缓刑、假释的罪犯有662万人,其中监禁刑的比例约占上风0%,缓刑人数为393万,假释人数为73万,两项相加之比约为70%,非监禁人数大约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陈兴良.刑法理念导读(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2}吴宗宪.试论非监禁刑及其执行体制的改革(J).中国法学.2002(6).

{3}吴宗宪非监禁刑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

{4}康树华.社区矫正的历史、现状与重大理论价值.(J).法学杂志2003(5).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5}刘强美国社区矫正的理论与实务.(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

{6}冯卫国行刑社会化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361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