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司法认知的价值透析
【英文标题】 An Analysis of the Value of Judicial Cognizance
【作者】 阎朝秀 侯天友【作者单位】 四川大学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司法认知 价值 举证责任 实体 程序 经济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6【页码】 15
【摘要】

司法认知规则在英美证据学中通常作为一种证据形式之一,在证据法学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而我国对司法认知的研究,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非常薄弱。本文对司法认知的价值和作用作一些探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3601    
  
  司法认知来源于英美法的证据制度中,称为审判上的知悉或认知。司法认知,他是指法官在审判过程中对特定的事实和法律,不待当事人举证,而直接予以确认,作为裁判的依据。在英美法系证据法中,将证据规则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限制当事人的辩论范围和方法,以保证诉讼的顺利进行;第二类是为了保证证据的真实性,防止认定事实的错误;第三类是保证证据的公正性,禁止非法取证的规则。司法认知属于第一类。可见,在英美证据法中司法认知通常作为证据形式之一。这正如美国证据法学专家华尔兹指出的“由于有些事物属于社会中常识范畴或者属于其推论所依据的是诸如日历或医学论文等高度可靠性原始资料的证明,所以无需按通常的方式验证。于是,审判法官将对他们进行司法认知,并指示陪审员们可将其视为本案中已完全确认的事实,无需通过证人或展示物品的正式证明。从这种意义上说,司法认知也是证据的一种形式。”{1}(P14)在司法认知规则的规制之下,凡属于法定认知范围内的事实和法律,当事人无需加以举证、质证,法官直接对其加以确认。由于诉讼模式、法律制度等方面的差异,各国证据法对司法认知在认定事实和法律上的作用和范围所持的态度不尽相同,但作为一项有助于简化证明程序,减轻当事人的举证负担,强化法官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的干预的证据规则,司法认知已被各国法律普遍采用。在我国,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非常薄弱,甚至在九十年代以前的诉讼法学和证据学中,司法认知这个名词还很少使用。最近以来,随着对证据规则的深入研究,司法认知规则逐渐引起了理论界的重视。理论界的重视也给司法实践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9条把众所周知的事实,自然规律及定律纳入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的范围。在刑事诉讼中,不仅理论上例如,实践上更是一片荒芜。造成这一状况的主要原因是人们还没有认识到司法认知在诉讼中作为一种证据规则的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刑事诉讼中。所以,笔者对司法认知规则的探讨,首先从其价值人手。
  一、司法认知划清了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与法官的职责的范围。
  目前,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与法官的职责的划分问题。司法认知的主体是法官,司法认知活动是法官的职权,如从理论上划清了司法认知的范围,那么当事人的举证责任也就清楚了。在涉及到诉讼问题上,纠纷是诉讼的前提,没有纠纷就无所谓诉讼。诉讼的实际发生,还必须有纠纷当事人提出一定的事实主张。而这些事实主张则形成争讼事件的待证事实。根据证据裁判主义原则,所有的待证事实都必须用证据加以证明。然而与纠纷有关的事实相当广泛,要成为待证事实,并不是由纠纷双方随意设想。纠纷事实中哪些属于待证事实是由实体法和程序法所规定的。只有符合实体法和程序法的规定,具有法律意义的事实,才能成为待证事实。具有法律意义的待证事实关系到具体的法律关系中权利、义务的产生、变更或消灭;关系到特定案件是否得以公正、合理地解决;同时这些事实既是诉讼当事人确立自己的诉讼主张和进行反驳他方主张的根据,也是法官适用法律进行裁判的依据。所以,在诉讼中,法官并不理会任何假想、虚构、臆造的争执,每一诉讼案件得以动用审理机制,必须以待证事实为基础。
  在诉讼活动中,待证事实有两类:一类是必须有相关证据加以证明的待证事实,这类待证事实之所以必须用证据加以证明,是因为纠纷当事人对这些待证事实本身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相互对立的主张,而且纠纷当事人对这种相反的主张所知悉的方法和途径具有个人属性,类似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要确立谁有理,就只能依据其用自身的方法和途径获取的证据加以证明,由法官最后确认其准确性和真实性。另一类待证事实是社会上一定范围内公知、公认的事实,如地球上经度相差15°,时差为一小时;英国属于欧洲、中国属于亚洲、香港属于中国等。这些事实一旦符合实体法和程序法规定的待证事实,具有法律意义,或者说与一定的法律后果相联系,就直接作为裁判基础,而不必由纠纷双方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法官直接确认其证明力。这种在诉讼中的“不证自明”的证明力效果则是本文要探讨的司法认知。司法认知属于一种特殊的证据规则,也是一项法官职权干预举证的特殊制度。凡是属于司法认知范围内的事实,当事人无需加以论证、质证,而由法官直接予以采证。
  在当下的法学领域,司法改革已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话题,甚至成为诸多法学学科的显学。而在这一热门话题中最为显眼的是对庭审模式的探讨与摸索。无论是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以其最为典型)均呼唤着法官职权的削弱,当事人主义即“对抗制”的加强。笔者认为,要达到这一目的,首要的是理清当事人的举证责任和法官的职权职责范围,只有在这一前提下,才能使由职权主义向当事人主义转变具有切实可行的契机。而司法认知制度的研究,则正是明确法官在审判中的职权职责范围,只要属于司法认知事项,法官就可以依职权直接确认其证明力,无需当事人举证、质证,所以,对于司法认知这一证据规则的研究,对于确定当事人举证责任的范围,明确法官的职权职责具有重大意义。
  二、司法认知规则的法定化、科学化,可以使两大诉讼模式各挥其长,去之以短,相互融和,协调发展。
  在英美法学中,由于实行当事人主义,诉讼的直接目的是解决纠纷,而终极目的则是通过纠纷的解决实现公平。在纠纷的解决中往往就会把法官的职权认知问题转向当事人双方或他们的律师身上。当事人及其律师掌握着对证据的收集和证明的控制权,当事人或律师为了赢得诉讼,往往采取“竞技式司法”手段,这会削减裁判的准确性,信息歪曲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大。而司法认知的本质是司法职权对举证、质证的干预,只要当事人不能通过反证推翻认知,法官可以按照自身的理解形成确信,不受当事人意志的直接干预,保证裁判的准确性和信息的可靠性。司法认知作为法官的职权,对双方举证、质证进行干预,可以克服当事人主义诉讼下因双方利益趋动而导致的“司法竞技化”趋向,加强法院的职权主义精神,克服当事人主义的不足。可见,“司法介入得越多,当事人双方的对抗紧张性就越低,害怕一方歪曲信息的恐惧似乎就不再那么直接了。而将证明手段提交审查的必要性也就不那么紧迫了。”{2}(P111)
法宝

  而在大陆法系中,由于坚持司法的功能不仅限于争议的解决,还在于贯彻法律并维护公共程序的理念。因此,无论是立证,还是质证,法官的职权都相当大。同时法官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调查证据的权力。法官职权过大,将损害法官在诉讼中居于其间,居于其上的中立立场,抑制当事人诉讼的积极性和热情。这种情况在我国尤其明显。我国的审判实践一向偏重于彻底的职权主义及片面的纠向式制度,当事人在诉讼中的主体地位较弱,民间养成过分依赖法官的心理,希望法官是包青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仅知晓人间之事,还可通过法眼掌握阴间之事,虔诚地希望法官无所不知,无所不晓。这种情况在我国接受西方近代诉讼理论及制度之前,尤为严重。在这之后,虽然在诉讼中不告不理的审判制度得以确立,这种过分依赖法官的心理并未彻底改变,纠问式诉讼之弊端并未彻底克服。时至今日,无论民事诉讼还是刑事诉讼,举证责任的分配仍是我国诉讼中的一大难题,法院的认知与当事人举证责任的划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乔恩·R.华尔兹刑事证据大全(M).何家弘等译.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3.

{2}(美)米尔建·R·达马斯卡.漂移的证据法(M).李学军等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3}(英)彼得·斯坦·约翰·香德.西方社会的法律价值(M).王献平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360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