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论人格上财产利益的可继承性
【英文标题】 On the Inheritance of Property Interests on Personality
【作者】 马俊骥【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继承法
【中文关键词】 人格权;人格上财产利益;人格上财产利益的可继承性
【英文关键词】 personality right; property interests on personality; the inheritance of property interests on personality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4)05-0072-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5
【页码】 72
【摘要】

肖像、姓名、声音等人格要素的商业化利用,使传统民法理论关于人格权为具有专属性的非财产权的认识面临挑战,产生了对人格上财产利益进行保护以及承认其可继承性的需要。美国和德国在各自法院的司法实践中分别形成了公开权与隐私权分离的“二元”模式和人格权包含财产成分与精神成分的“一元”模式,我国更宜采纳“一元”模式。在“一元”模式下,人格上财产利益是人格要素财产化的结果而具有承认其可继承性的必要。

【英文摘要】

The commercial use of some personality elements such as portrait, name and voice has challenged the traditional theory that personality rights are exclusive rights and are not property rights. Thus the need to protect property interests on personality and admit its inheritance came into being. Judicial practic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Germany has formed different patterns: the “binary” mode and the “unitary” mode. Under the “unitary” mode, it's necessary to admit the inheritance of property interests on personali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3815    
  一、传统理论与现实挑战
  依传统理论,人格权为一种“受尊重权”{1},其以维护人性尊严和人的价值为目的,在性质上为具有专属性的非财产权。如此,人格权不能作为交易的对象而成为一种可交换的商品,也无所谓继承的问题。但是,肖像、姓名、声音等人格要素[1]日益普遍地商业化利用对传统理论提出挑战。若认为人格权为具有专属性的非财产权,不仅无法解释这种商业化利用的本质,而且在因商业化利用而引发纠纷时,对当事人合法权益难以提供有效保护。在下面这个案例中就存在这一问题:李某某(别名李某)是国内有名的制笔艺人,其于1966年死亡。1983年,被告注册了李某商标。2001年,被告以李某(即李某某的别称)为公司名称设立“北京李某笔业有限责任公司”。李某某的五个子女以被告擅自将李某姓名用于商业目的为由,要求被告停止侵害,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60万元,并赔偿精神损害费5万元[2]。若坚持传统理论,如何合理解释姓名在商业化利用中具有财产价值的本质就成为问题。同时,若认为李某某死亡后其人格权消灭并且该姓名上的财产利益不能发生继承,则当他人商业利用死者姓名并且该利用行为未侵害其他人的权利时,很难说该利用行为构成侵权。但是,允许任何人皆可利用该姓名获取利益,对仍然现实存在于该姓名上的财产价值之保护似有未妥。现实的需要促使我们必须重新审视传统理论,寻找解决的办法。
  二、司法实践与解决模式
  人格上财产利益是否具有可继承性取决于其法律定位,这涉及不同的权利构造模式。从比较法的角度看,各国对于人格上财产利益的保护通过法院的司法实践形成了“离散型的法律发展模式”{2}5。
  (一)美国的“二元”模式
  对于人格利用问题,美国早期受英国普通法的影响,主要通过对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仿冒侵权进行扩大解释予以保护。隐私权作为一种权利类型产生之后[3],美国法院便通过隐私权理论对肖像、姓名等权利被不当利用的情形予以救济,其中不乏商业利用此类权利的案件。但是,隐私权不能转让和继承,在权利救济方面存在不足。为了更好地保护相关权利,1953年的海伦案(Haelan Laboratories Inc.v.Topps Chewing Gum Inc.)[4]正式确立了公开权理论。“简言之,公开权指每一个人得控制其个人特征在商业上使用的固有权利。”{3}264至此,美国在人格利益的保护方面形成了“二元”模式,即隐私权保护人格上精神利益,公开权保护人格上财产利益,公开权是一种独立于隐私权的财产权利。对于公开权是否具有可继承性虽然仍存争议,但在美国绝大多数承认了公开权的法院对此予以肯定。
  (二)德国的“一元”模式
  德国通过一系列具有代表性的判例逐步形成了对人格上财产利益予以保护的相关制度。1956年德国联邦法院在保罗·达尔克(Paul Dahlke)案[5]中承认了肖像权是“具有财产价值的排他性权利”{3}281,改变了人格权只保护精神利益而不具有财产性的传统认识。随后,司法实践对姓名、声音等人格要素以及一般人格权所具有的财产价值逐渐予以承认。至此,人格上财产利益的保护得到普遍承认,但对于其是否可以继承的问题却没有明确的态度。1999年的玛蕾娜·迪特里希(Marlene Dietrich)案[6]德国联邦法院明确承认了人格上财产利益的可继承性。由此,德国法院在司法实践中确立了一种不同于美国的“一元”模式,并没有基于对人格上财产利益的承认而创设一种新类型的权利,而是扩张了人格权的内容,人格权由精神成分和财产成分组成,并且该财产成分在自然人死亡后可以被继承。
  (三)日本的“商品化权”模式
  在日本,法院在“麦克莱斯塔案”[7]的判决中认可了商品化权以保护人格上财产利益。“当姓名和肖像作为具有经济价值的信息传播手段进行使用时,将其称为商品化价值,为了控制这种价值可以考虑的权利称为商品化权。”{4}141此后通过美国电影演员史蒂文肖像权侵害案等一些判决,商品化权成为独立的诉讼理由。对于该商品化权的性质,日本学者之间存在争议,既有认为商品化权是独立于人格权的财产性权利的,也有认为商品化权是人格权的组成部分者。由此,一方面日本法院将商品化权侵害作为独立的诉由并且很多学者主张“二元”模式,另一方面仍然有很多学者对此表示反对。这种状况表明,对于人格上财产利益的保护,日本尚未形成确定的模式,仍然在美国“二元”模式和德国“一元”模式之间徘徊。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日本有着稳固而成熟的大陆法系的法律体系和制度安排,继受美国的“二元”模式存在着如何纳入民法典逻辑体系的障碍。尽管存在争议,但是商品化权“具有财产权属性的那一部分”可以继承{4}149是得到一致承认的。
  (四)我国关于人格上财产利益可继承性问题的现状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在立法和司法解释层面上,对于人格上财产利益的继承,我国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从司法实践来看,我国法院已经审理了一些涉及人格上财产利益的案件,并且体现了人格上财产利益的“一元”和“二元”的保护模式。在“莫少聪肖像权纠纷案”[8]中,二审法院认为“与其他人格权相比,肖像权的客体本身具有一定的财产利益因素,即可因使用而产生经济利益”,在确定侵犯肖像权的赔偿标准时肖像广告使用费可以作为标准之一。可见,该案法院采用了“一元”立场认为肖像权本身体现财产利益。在“蓝天野诉天伦王朝饭店有限公司等肖像权、名誉权案”[9]中,法院在认定被告的行为不构成侵犯肖像权的同时,认为“被告天伦王朝饭店使用了有原告形象的集体肖像应向原告支付使用费”,显然认为肖像上存在的财产价值独立于肖像权本身而存在,采用了“二元”模式的立场。对于人格上财产利益是否可以继承的问题,前述“李甲、李乙、李丙等诉北京李某笔业有限责任公司姓名权纠纷案”中,法院基于“二元”的立场,认为被告的行为不构成侵犯姓名权,但该姓名上的财产利益可以继承。虽然我国司法实践中出现了上述有关人格上财产利益的裁判,但是由于我国法院的判例不具有造法的效力,并且这些案件的审判法院级别较低,案件中所采纳的观点影响力有限。所以,我国对于人格上财产利益如何进行保护以及是否承认其可继承性的问题仍然没有形成明确的规则。
  三、模式比较与模式选择
  (一)“一元”模式与“二元”模式的比较
  从整体上来看,对于人格上财产利益的保护典型的是美国的公开权与隐私权相区分的“二元”模式和德国人格权包括精神成分与财产成分的“一元”模式。从逻辑上来看,这两种模式也代表着两种基本的权利构造思路。
  考察美国“二元”模式和德国“一元”模式各自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对人格上财产利益予以保护的基本发展轨迹,从中总结出制度建构的基本规律:首先,肖像、姓名、声音等人格要素日益普遍的商业化运用以及由此引发的纠纷要求对人格上财产利益进行有效保护,而传统理论的桎梏使得这种社会现实需要无法得到满足,促使法院在司法实践中不得不突破传统见解对人格上财产利益予以承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德]卡尔·拉伦茨.德国民法通论(上)[M].王晓晔,邵建东,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13:282.

{2}[澳]胡·贝弗利·史密斯.人格的商业利用[M].李志刚,缪因知,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3}王泽鉴.人格权法——法释义学、比较法、案例研究[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

{4}[日]五十岚清.人格权法[M].[日]铃木贤,葛敏,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5}王娜加.论人格的财产利益及其保护[J].前沿,2009,(8).

{6}张红.死者生前人格上财产利益之保护[J].法学研究,2011,(2).开弓没有回头箭

{7}麻昌华.遗产范围的界定及其立法模式选择[J].法学,2012,(8).

{8}史尚宽.继承法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38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