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论法庭科学的内涵和外延
【英文标题】 On the Connotation and Extension of Forensic Science
【英文副标题】 Forensic science is the basic subject of scientific evidence. The term of forensic science is frequentlyused with differences between its usage at their lexical level and its definition of connotation. The extension it covers is also contextually different. Academia holds different views on whether
【作者】 邱爱民【作者单位】 扬州大
【分类】 诉讼制度
【中文关键词】 法庭科学;刑事科学技术;司法鉴定;科学证据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6
【页码】 122
【摘要】

法庭科学是科学证据的基础学科,术语使用比较频繁但语词用法和内涵界定分歧很大;其所涵盖的外延也存在大小之分,虽然公认诸如法医学之类的自然科学是法庭科学,但对于社会科学和一些高新技术能否归属到法庭科学的范围之中,学术界还存在不同观点。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1081    
  法庭科学这个词近几年随着司法鉴定体制改革的进展,以及科学证据研究在中国的兴起,而日益被频繁使用。但是,对于其内涵和外延,似乎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鉴于“法庭科学是科学证据的理论基础,是产生科学证据的最重要、最常用的学科体系”,{1}笔者不揣浅陋,略谈认识一二。
  一、法庭科学的语词使用
  至今没人否认“法庭科学”译自英文“Forensic Science”。但是,对于Forensic Science在汉语中应如何翻译,以及法庭科学的语词称谓,却呈现缤纷多彩的格局。据笔者不完全统计,主要有下列译法或语词使用:法庭科学、法庭学、法科学、裁判科学、法庭科学技术、刑事科学、鉴定科学、司法鉴定科学、司法鉴定学、司法科学,等等。
  首先,我们来观察词典是如何翻译的。一般而言,词典作为“收集词汇加以解释供人检查参考的工具书”,{2}对于同一个英文词组应当有一个统一的译法。但是,对于Forensic Science,不同的词典确是不同的语词翻译。英国人David M.Walker编写、李双元等译的《牛津法律大辞典》是这样解释的:“forensic science司法科学,把科学知识体系应用于法律目的,尤其用于取得和解释对法律调查可能具有重要意义的事实,由此而形成的分支学科。司法科学研究下列事项:武器和弹道学、爆炸物、被篡改文件的鉴定。”{3}可见它把Forensic Scienc译为“司法科学”。国内学者编著的《元照英美法词典》却又是如此解释:“forensic science司法鉴定学,科学的一个分支,主要任务是运用科学知识来解决某些法律问题,尤其是解释某些案件事实,它研究诸如武器、弹道、爆炸物以及对被篡改的文件的检验等问题。”{4}显然它把Forensic Scienc译为“司法鉴定学”。在国内比较流行的《英汉一汉英双向法律词典》则解释Forensic Scienc为“法庭学;法庭科学”。{5}
  其次,学术界对于Forensic Scienc的理解和翻译也是五花八门,例如,有学者指出:法庭科学是英语“Forensic Science”的意译,也有称为“法科学”,forensic science在国内已被广泛使用,近几年有很多学者主张将其译为“司法鉴定”,总之我国几乎所有的综合类鉴定机构对外英文名称均使用此词汇。{6}还有学者介绍到:法庭科学可以简称“法科学”,20世纪中叶以前,“法科学”与“刑事技术”是同义词。到了20世纪中叶以后,“法科学”一词有了新的内涵,随着1950年美国法科学学会和1957年国际法科学学会相继成立,法医学和刑事技术各分支学科都被纳入了法科学的范畴。“就法医学、法科学、刑事科学技术三者的关系而言,都认为法科学包含法医学和刑事科学技术。”{7}也有学者是这样认识的:“法庭科学技术是近些年学术界使用的术语,用以表述涉及诉讼活动中所运用的科学技术。法庭科学技术译自西方的Forensic Science。其实Forensic Science在国内大陆及台湾等较早的中译文为‘刑事科学’并已经应用很长时间。”{8}
  即使在同一学者的同一著作中,Forensic Science也有不同的使用。例如,郭金霞教授曾用大段篇幅介绍法庭科学的中外语词,她指出:{9}
  “鉴定科学在西方被称为‘法庭科学’,其英文为Forensic Science,是20世纪40年代开始在西方国家广泛使用的一个概念,我国学者将其译为‘法庭科学’。”我国台湾学者蔡墩铭教授将其称为“法科学”或“裁判科学”。国内徐立根教授主张译为“法科学”比较合适。李昌钰博士也将其译为“法科学”。“究其内容、体系而言,‘法庭科学’与‘司法鉴定科学’二者并无本质的区别,只是名称适用的地域略有不同而已,英美法系国家涉及鉴定学科方面普遍采用‘法庭科学’的名称,而在其他一些欧洲国家和部分亚洲国家则采用‘司法鉴定科学’名称的较多。”“‘鉴定科学’则是‘法庭科学’在我国盛行的一种称谓。鉴定科学是研究各类案件中专门性问题的鉴定原理和方法,是为法庭审判提供科学证据的一系列学科的总称,是一个科学群。”“‘司法鉴定科学’的学科群包括物证技术学、法医学、司法鉴定精神病学和司法会计学等。”
  在这里,郭教授除了介绍其他学者把Forensic Science译为“法科学”、“裁判科学”外,她自己就同时使用了“鉴定科学”、“法庭科学”和“司法鉴定科学”三个语词来指称Forensic Science。
  二、法庭科学的内涵及与相关学科的关系
  如同法庭科学的语词使用比较众多一样,对于法庭科学内涵的界定也是学说纷纭。但是,这种内涵分歧是随着不同的汉译语词使用在不同的学科名称上而产生的。因此,认识法庭科学的内涵不仅要掌握在“法庭科学”语境下的定义,还需要把握称为“法庭科学”的学科与其他称谓的相关学科的关系,尽管这些国内不同的学科在国外可能就是单一的Forensic Science。
  (一)有关法庭科学内涵界定的学说
  1.在外国语境下法庭科学的内涵是什么?前述《牛津法律大辞典》界定Forensic Science为“把科学知识体系应用于法律目的,尤其用于取得和解释对法律调查可能具有重要意义的事实,由此而形成的分支学科。司法科学研究下列事项:武器和弹道学、爆炸物、被篡改文件的鉴定。”前述《元照英美法词典》也解释Forensic Science为“科学的一个分支,主要任务是运用科学知识来解决某些法律问题,尤其是解释某些案件事实,它研究诸如武器、弹道、爆炸物以及对被篡改的文件的检验等问题。”在西方比较流行的Black’ s Law Dictionary则没有专门的Forensic Science词条,对于Fo-rensic则有一个详细的解释。
  2.中国学者对法庭科学内涵的界定。著名法医常林教授指出:“法庭科学广义的概念,是指运用一切医学、自然科学的理论与技术,研究并解决刑事侦查、审判以及民事纠纷中有关专门性问题的一门自然科学。狭义的概念是指刑事技术。这是一门把物理学、化学、医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的原理和方法运用到司法活动之中的交叉学科。广义的法庭科学范围可以简单地概括为法医学和刑事技术(物证技术)。”{10}在另一个著述中,常林教授同样主张:“在诉讼活动中,鉴定是一种证据调查的科学方法。鉴定的学科基础通常被称为法庭科学(forensic science )。广义的法庭科学是指综合运用物理学、化学、医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的原理和技术方法,研究证据采集、鉴定之一般规律的科学理论和技术方法体系,包括法医学、精神心理学和物证技术学等。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任何科学技术被应用于解决诉讼中的事实认定问题,都可以被视为法庭科学。”{11}后一种界定有突破法庭科学仅仅是指自然科学的倾向,值得关注。“任何科学技术”也应当包括社会科学的一些技术和方法,还应当包括一些没有被普遍接受的高新技术和方法。
  (二)法庭科学与相关学科的关系
  常林教授指出,由于我国古代及民国时期一直使用“鉴定”一词的历史原因,以及新中国鉴定机构发展布局先是公检法分立、后法院又剥离的进程,所以“与司法鉴定相关的学科或习惯名称有:刑事科学技术、检察科学技术、法医技术、法庭科学和物证技术等。”他主张使用“法庭科学或法科学”一词,尽量少用甚至不用“司法鉴定”和其他称谓。其理由是:首先,司法鉴定与法庭科学内涵和外延明显不同。其次,从国内外来看,法庭科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有相对固定的技术研究人员,而且也是职业鉴定机构的业务总称,其学科理论和技术主要或完全为自然科学。再次,从字面理解,所有鉴定证据的展示及其终结目的是为法庭服务的,这也是司法鉴定活动的本质特征。最后,从其涵盖的学科领域分析,较刑事技术和检察技术全面,既弥补了后者缺乏科学命名的不足,也明显淡化了它们的职权主义色彩。{12}虽说如此,但在我国目前的法学教育和司法实践中,相关的学科及其实践都还存在,因此有必要进一步了解各自的概念及与法庭科学的关系。
  1.法庭科学与法医学。“法医学(forensic medicine)是以医学、生物学及其他自然科学的理论和技术,研究和解决法律上有关医学问题的一门医学科学。也可以简而言之,法医学是研究和解决法律及其实施中涉及医学专门问题的学科。关于法医学有三个英文名称,除forensic medicine一词始终是法医学的专有名称外,legal medicine和medical jurisprudence也常被用于表述医事法学。”{13}毫无疑问,法医学应当归属于法庭科学,而且是基础的法庭科学。因为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否认法医学是一门古老且常新的法庭科学。所以,法庭科学与法医学的关系是包含关系,法庭科学包含法医学、法医学包含于法庭科学之中。
  2.法庭科学与刑事技术学。随着刑事技术学定义的不同及相应覆盖范围的大小,法庭科学与刑事技术学的关系可能是包含关系也可能是等同关系。有学者指出:“刑事技术,即刑事科学技术,亦称刑事物证技术,国外称为法庭科学。它是国家公安、司法机关依据刑事诉讼法律,运用多门类相关自然科学技术的理论与成果,发现、记录、提取、检验及鉴定与犯罪事件相关联的物证,为侦察和审判工作提供线索及证据的专门技术手段。”{14}在这里,法庭科学与刑事科学技术是一回事。还有学者指出:“刑事技术亦称刑事科学技术,它是法庭科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刑事科学技术是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运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相关原理与方法,发现、记录、提取、识别和鉴定与犯罪活动有关的物证,用以揭露、证实犯罪的技术方法的总称。”{15}显然论者认为法庭科学包含了刑事科学技术,刑事科学技术只是法庭科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鉴于此,有学者指出:“刑事科学技术(Criminalistics)简称刑事技术(也称犯罪侦查学),是指用自然科学或心理学的方法进行侦查的学科,是目前我国公安系统广泛应用的一个术语,其广义的解释已包括法庭科学各门类。狭义的刑事技术是国家公安机关、安全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依据事件的法律性质,发现、揭露、证实犯罪的科学技术手段与方法。”{16}这样一来,二者的关系就是广义的刑事科学技术等同于法庭科学;狭义的刑事科学技术包含于法庭科学。
  对于刑事技术能否或应否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理论界是有分歧的。有学者指出:“物证技术有明确的对象,即物证,明确地说,是利用科技手段进行检验才可能起物证作用的各种物质性客体。但刑事技术没有明确的对象。从字面看,刑事技术是刑事侦查中利用的技术,故又称‘刑侦技术’,包括的范围很宽,除了‘物证摄影技术’、‘痕迹技术’、‘文书物证技术’、‘化学物证技术’等可归属于物证技术的内容外,还包括法医技术、警犬技术、测谎技术等。刑事技术是公安机关的习惯用语,突出了为打击犯罪而服务的专属工作性质。物证技术则是20世纪80年代在我国出现的新术语,它表明这是一类和诉讼中的物证有关的技术,突出了它服务于各类诉讼的普适工作性质。”{17}如果一门“学科”连明确的研究对象都没有,它怎么能够成为独立的学科呢?不能成为独立的学科,当然就没有资格讨论其与法庭科学的关系了。但是,从事刑事科学技术研究和实践的同志有不同的观点,他们认为:“刑事科学技术是现代科学技术在刑事诉讼领域具体应用的学科,它从古代个人经验型的具体技术与方法逐步发展到迄今具有10多个专业学术门类,科学理论较强、科学技术水平较高、较完整的学科体系,它的发展始终与现代科学技术同步。”“刑事科学技术,是依据刑事诉讼法律,运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原理与方法,研究查明事件法律性质,发现犯罪、揭露犯罪、证实犯罪、预防犯罪规律的科学技术手段与方法的一门综合性应用学科。”{18}按照这样的理解,刑事科学技术不仅是一门独立的学科,而且是门类众多、完整综合的学科体系,其几乎与法庭科学等同。
  3.法庭科学与物证技术学。“自古以来,只要有案件就可能有物证。但物证技术(physical evi-dence techniques)并非自古就有,它是科学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而不断发展。”不同类型物证的发现技术、记录技术、提取技术及检验和鉴定技术方法的总称,就是物证技术。物证技术可以从纵向和横向进行分类。从纵向也即处理物证的一般流程来看,物证技术可以分为四类:发现物证的技术、记录物证的技术、提取物证的技术、鉴定物证的技术。从横向也即物证技术针对的具体对象来看,物证技术可以分为形象痕迹技术、文书物证技术、化学物证技术、生物物证技术、音像物证技术、电子物证技术等。“物证技术学是一门研究物证技术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的学科,目的是研究如何在物证技术基本理论的指导下,将现有的科学技术应用于解决诉讼中与物证有关的各种专门问题,为公正处理案件提供可靠依据。”“物证技术学这门学科具有技术和法律双重性:物证技术学是直接为实现法律任务服务的学科,具有法律的性质;物证技术学要研究发现、记录、提取、鉴定物证的技术方法,具有技术的性质。”“物证技术学是化学、物理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多门学科与法学相交叉的边缘学科。”{19}由此可见,物证技术学也是一门独立的、综合性学科,但是,它不包括法医学。这样一来,物证技术学与法庭科学的关系就是包含的关系了,即物证技术学是法庭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物证技术学与法庭科学的关系是明确的,那么它自身的独立价值有多大,学术界也有不同的声音。有人指出:“物证技术是利用科学技术方法研究不同类型的物证的发现技术、记录技术、提取技术及检验和鉴定技术的总称。物证技术一词是改革开放后在我国出现的新的外来语。”“物证技术单从字面理解,物证的重点是突出了,但它不能全面概括刑事科学技术的全部功能,尤其是现场勘查和现场分析的功能,更不用说不能包括明显不在物证技术范畴的警犬技术、犯罪预防技术、情报信息技术等。”“确切地说物证技术是刑事科学技术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20}还有学者从鉴定的角度指出:“物证技术鉴定,通常是指对物质、物品、物体、文书等有形物及其反映形象的鉴定。该术语有两个特点:第一,它针对的是鉴定客体(对象),没有‘司法’鉴定的意义;第二,物证涉猎的范围非常广泛,仅以司法鉴定而言,也很难穷尽,专业技术缺乏系统研究方向”。{21}
  4.法庭科学与犯罪鉴识学。犯罪鉴识或鉴别是犯罪侦查学常用的概念,“它是指在刑事案件的侦查过程中,通过对可疑物证以及其他可疑的事实的勘验、检查、分析、比对、评断,从而获取侦查信息、线索,或者发现、确定犯罪嫌疑人或物的一种技术性侦查活动。”“犯罪鉴识或犯罪鉴别是科学技术与犯罪侦查结合的重要形式之一,是现代犯罪侦查的核心内容和发展重点。”犯罪鉴识或鉴别时处于刑事诉讼活动中,以刑事科学技术及其运用为基础。“犯罪鉴识或鉴别的目的是犯罪嫌疑人或物;犯罪鉴识或鉴别的主体是侦查人员;犯罪鉴识或鉴别是一种侦查手段;犯罪鉴识或鉴别的技术规范和标准相对较低;犯罪鉴识或鉴别应遵守侦查规则。”{22}据此,可以肯定地说,犯罪鉴识学包含于法庭科学,是其中的一个阶段性组成部分。
  5.法庭科学与司法鉴定学。按照前引《元照英美法词典》把Forensic Science翻译为“司法鉴定学”,似乎可以认定法庭科学与司法鉴定学是同一概念、等同关系。但是,根据对司法鉴定和司法鉴定学的界定,认定这两个概念是一回事也显得勉强。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1条规定:“司法鉴定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学术界对司法鉴定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认为:“司法鉴定是办案过程中为了解决案件中的专门性问题,由办案单位委托有专门知识的鉴定人进行的各种鉴定的总称,范围很广,既包括物证鉴定,也包括法医鉴定、精神病鉴定、会计鉴定等等。此外,从字面看,司法鉴定-词只涉及鉴定,而物证技术一词则既包括物证鉴定,也包括物证的发现、记录和提取。”{23}如此,则司法鉴定覆盖的范围小于物证技术,它又怎么可以等同于法庭科学呢?类似的观点还有:“司法鉴定是由司法部门一词延伸而来的,本非学科专用名词。它是指在诉讼活动中,按照诉讼法的有关规定,由司法部门指聘具有鉴定人资格或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员,对诉讼中有关的专门性问题进行科学的认定或判断。在诉讼阶段上,司法鉴定主要集中在鉴定这一工作环节,通常不包括现场勘查和犯罪证据的发现、记录、提取和预防犯罪等前期工作。‘司法鉴定’的称谓易使人误解为司法机关进行的鉴定,是一种司法权法律属性。”{24}常林教授则认为,“司法鉴定是一项诉讼活动,是指在案件诉讼过程中,就专门性问题涉及的各种科学鉴定,该‘科学’是指自然科学。从法律文化上看,‘司法鉴定’一词已经成为我国司法工作中的习惯称谓。有学者提出了司法鉴定学,或为司法鉴定科学。作为学科研究,古今中外尚属先河。”{25}作为学科的司法鉴定学是一门怎样的科学呢?有学者主张,“司法鉴定学是以诉讼中的鉴定为研究对象,以提供科学证据为目的,应用现代科学与技术研究鉴定的原理、方法、程序、规范以及鉴定结论审查评断与运用等的法学边缘学科。”“司法鉴定学一方面需要系统地研究怎样为诉讼提供科学证据

  ······
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常林主编:《法医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5页。

{2}《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205页。

{3}David M.Walker著:《牛津法律大辞典》,李双元等译,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433页。

{4}薛波主编:《元照英美法词典》,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568页。

{5}程超凡主编:《英汉-汉英双向法律词典》,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172页。

{6}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3页。

{7}陈学权著:《科技证据论:以刑事诉讼为视角》,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58 - 60页。

{8}刘文主编:《刑事科学技术总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4页。

{9}郭金霞著:《鉴定结论适用中的问题与对策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33-135页。

{10}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3-14页。

{11}张保生主编:《证据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15-216页。

{12}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3页。

{13}常林主编:《法医学》,第2页。

{14}公安部政治部编:《刑事科学技术教程》,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页。

{15}公安部教育局编:《刑事科学技术教程》,群众出版社1998年版,第1页。

{16}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3页。

{17}徐立根主编:《物证技术学》(第三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6页。

{18}刘文主编:《刑事科学技术总论》,第3页、第6页。

{19}徐立根主编:《物证技术学》(第三版),第5页、第8页。

{20}刘文主编:《刑事科学技术总论》,第4-5页。

{21}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3页。

{22}贾治辉、徐为霞主编:《司法鉴定学》,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6年版,第4-5页。

{23}徐立根主编:《物证技术学》(第三版),第6页。

{24}刘文主编:《刑事科学技术总论》,第4页。

{25}常林主编:《法医学》,第26页。

{26}贾治辉、徐为霞主编:《司法鉴定学》,第6-7页。

{27}杜志淳主编:《司法鉴定概论》,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2页。

{28}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4-17页。

{29}See Andre A. Moenssens, Fred E. Inbau:Scientific Evidence in Criminal Cases (second edition). Mineola, New York:The FoundationPress, Inc. 1978.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30}Physical sciences应当翻译为“自然科学”,它包括物理学、化学和天文学等。参见Catherine Soanes主编:《牛津实用英汉双解词典》,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7年版,第929页。

{31}See Andre A. Moenssens, Carol E. Henderson,Sharon C.Portwood: Scientific Evidence in Civil and Criminal Cases. Thomson West,2007.

{32}See Cyril H. Wecht, John T. Rago: Forensic Science and Law. Taylor&Francis Group, 2006.

{33}See Paul C.Giannelli, Edward L. Imwinkelried:Scientific Evidence(fourth edition).LexisNexis,1986.

{34}See David L. Faigman, David H. Kaye, Michael J. Saks, Joseph Sanders: Modem Scientific Evidence (The Law and Science of ExpertTestimony). Thomson West, 2005.

{35}徐立根主编:《物证技术学》(第三版),第6页。

{36}刘文主编:《刑事科学技术总论》,第4页。

{37}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3-14页。

{38}郭金霞著:《鉴定结论适用中的问题与对策研究》,第134页。

{39}转引自陈学权著:《科技证据论:以刑事诉讼为视角》,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59页。

{40}张保生主编:《证据法学》,第226页。

{41}陈学权著:《科技证据论:以刑事诉讼为视角》,第60页。

{42}郭金霞著:《鉴定结论适用中的问题与对策研究》,第135页。

{43}前引Cyril H.Wecht, John T. Rago主编之Forensic Science and Law一书就将forensic accounting(司法会计)归属到社会科学体系中。参见Cyril H. Wecht, John T. Rago: Forensic Science and Law. Taylor & Francis Group, 2006: 465-523.

{44}See Bryan A. Garner: Black’s Law Dictionary(ninth edition). West Publishing Co.2009:721.

{45}Catherine Soanes主编:《牛津实用英汉双解词典》,第469页。

{46}张保生主编:《证据法学》,第216页。

{47}陈学权著:《科技证据论:以刑事诉讼为视角》,第60-61页。

{48}李净,唐红洁编著:《新编现代科技概论》(第二版),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2页。

{49}张保生主编:《证据法学》,第228页。

{50}常林主编:《法医学》,第15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108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