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天津法学》
刍议发展基金使用权的取得及其行使
【英文标题】 On the Acquisition and Exercise of the Right to Use the Development Fund
【作者】 刘文澄刘志强
【作者单位】 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天津市和平区人民法院民一庭
【分类】 金融法
【中文关键词】 演出合同;发展基金;约定;合同漏洞;补充的合同解释
【英文关键词】 the perform contract; development fund; the contract; the contract loopholes; supplementary contract interpretation
【文章编码】 1674-828X(2015)04-0093-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4
【页码】 93
【摘要】

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基金是指为了某种目的而设立的具有一定数量的资金,通常情况指的是证券投资基金。资金应如何使用,应由谁支配决定的问题,双方有约定的应按其约定执行,未有约定的应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应由该资金的使用权人支配决定。补充合同漏洞时,一般情况下,有任意性规范的,适用任意性规范补充;如果没有任意性规范,则通过补充的合同解释方法,对合同漏洞进行解释说明;在特殊情况下,补充的合同解释可以优先于任意性规范加以适用。

【英文摘要】

From an economic perspective, the fund refers to a certain amount of money established for some purpose. Normally it refers to the securities investment fun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general understanding, development funds generally can be understood as a certain amount of money supplied for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the players who achieved champion. So the two parties should implement i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rovisions of the agreement on how the funds should be used and who should govern the funds. If the issues are not included in the agreement, the two parties should negotiate. If the negotiation fails, the people with right to use the funds make the decision. Under normal circumstances, if there are arbitrary norms, the arbitrary norms should be applied; if there are no arbitrary norms, solutions should be interpreted in the supplementary contract; In special circumstances, the supplementary contract interpretation can be applied prior to the arbitrary norm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9872    
  【裁判要旨】
  “发展基金”应如何理解,以及“发展基金”应由谁支配使用是本案争议焦点。从文义上看,本案“发展基金”用语,指向并不明确。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基金是指为了某种目的而设立的具有一定数量的资金。通常情况指的是证券投资基金。而在本案中,按照一般人的理解,通常理解成为获得冠军的选手未来发展所提供的一定数量的资金。演出合同中有关发展基金的使用,双方有约定的应按其约定执行,未有约定的应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应由该资金的使用权人支配决定。领取了发展基金仿制支票凭证,则取得了发展基金使用权,作为使用权人,其有权要求合同相对方提供相应资金供其未来发展,并自主决定该笔资金的使用方式。
  【简介案情】
  “滨海大舞台”之“D公司杯唱响滨海2008歌手大赛”系A公司作为制片方制作举办的一档节目。该节目在E电视台予以播出。被告B公司于2008年4月30日与被告A公司签订“唱响滨海2008歌手大赛”赛事冠名合同,并取得该节目的冠名权。滨海频道系被告C网与被告A公司合作开发建设的网络频道,频道业务由A公司独立运营,被告C网提供技术建设及维护培训。该频道的运营收益归被告A公司所有。该频道宽频栏目域名www.tjbhtv.com归被告A公司所有。在2009年1月13日被告C网滨海频道(www.tjbhtv.com )题目为“《滨海大舞台》十万元选秀年度新星”的文章中有“每周的周冠军不仅有机会进入明日之星训练营,并直接参加2008年唱响滨海大赛的巡回赛事,更有机会赢取总价值十万元个人发展基金大奖”的表述。
  2008年6月,原告报名参加了“滨海大舞台”之“D公司杯唱响滨海2008歌手大赛,于2009年2月,以周冠军的身份参加了总决赛,并取得总决赛冠军。在颁奖过程中,颁奖嘉宾为原告颁发了年度总冠军《荣誉证书》、奖杯及一块仿制支票样式制作的凭证,凭证上内容为:收款人为:“总冠军”,金额为:“人民币壹拾万元整”。用途:发展基金。
  总决赛后,原告向制片方即被告A公司要求支付100000元现金,被告表示100000元并非现金,而为发展基金,并将基金的使用方式及用途告知原告,即:创作一首反映滨海新区建设主旋律的原创曲目,费用45000元。委托评委老师进行两次辅导培训,费用5000元。制作个人MTV一首,并在电视媒体予以推广宣传,费用50000元。原告认为发展基金应由其自行支配使用,并不认可被告A公司所述的使用方式,故双方产生争议,后原告诉至法院。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本案所涉“发展基金”应如何理解,以及“发展基金”应由谁支配使用。关于本案中的“发展基金”,该用语所指向并不明确。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基金是指为了某种目的而设立的具有一定数量的资金。通常情况指的是证券投资基金。而在本案中,应按照一般人的理解,通常理解成为获得冠军的选手未来发展所提供的一定数量的资金。即为获得总冠军的原告未来发展提供100000元的资金。至于这100000元资金应如何使用,应由谁支配决定的问题,本院认为,双方有约定的应按其约定执行,未有约定的应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应由该资金的使用权人支配决定。本案中资金的用途,本应由承诺提供方与所有可能的受得方在接受之前对此进行明确约定。但被告A公司并未向参加总决赛的选手赛前告知发展基金该由谁支配使用及如何使用,赛后亦未能与原告就该笔资金如何使用达成一致。对原告而言,其获得总冠军,领取了100000元发展基金仿制支票凭证,则已经取得了100000元发展基金使用权,作为使用权人,其有权要求本次比赛的制片方即被告A公司提供100000元资金供其未来发展,并自主决定该笔资金的使用方式。关于原告主张的公证费,系原告因被告A公司拒绝给付100000元而诉讼产生的经济损失,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被告B公司、C网、D公司、E电视台,并非本次歌手大赛的的制片方,亦没有证据证明100000元发展基金系上述四被告所承诺给付,故上述四被告不承担给付责任。被告E电视台经本院依法传唤,未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抗辩的权利。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4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被告A公司给付原告张某发展基金人民币100000元、公证费1220元;二、双方其他要求均予驳回。
  宣判后,被告A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张某参加2008歌手大赛并取得总决赛冠军。关于获奖资金的用途,本应由承诺提供方与所有可能的受得方在接受之前对此进行明确约定。双方有约定的应按其约定执行,未有约定的应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应由该资金的使用权人支配决定。但A公司赛前并未向参加总决赛的选手告知发展基金该由谁支配使用及如何使用,赛后亦未能与原告就该笔资金如何使用达成一致。对张某而言,其获得总冠军,领取了100000元发展基金仿制支票凭证,则已经取得了100000元发展基金使用权,作为使用权人,其有权要求本次比赛的制片方即被告A提供公司100000元资金供其未来发展,并自主决定该笔资金的使用方式。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事实,故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另原E电视台现更名E广播电视台,上诉人主张的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的事实不存在,本院对其上诉主张亦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结果正确。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解析】
  本案系一起因演出合同约定不明而引发的纠纷。案件存在四个疑难问题:一是如何界定本案的纠纷类型;二是如何认定仿制票据在本案中的作用;三是原告的请求权有无明确法律依据;四是双方没有约定的情况下,司法如何认定。
  一、如何界定本案的纠纷类型
  本案是一起演出合同纠纷。演出合同是指合同一方根据合同约定,按照合同对方当事人要求表演文艺、体育节目等,对方为此支付报酬的合同{1}。演出自古就是一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在当代社会,人民群众通过观看演出获取精神文化方面的需求日益迫切,演出作为满足人民大众精神文化需求的活动所具有的重要意义也愈发彰显。
  (一)演出合同特征
  演出合同法律特征如下:1.主体的特殊性{2}。演出合同的一方主体是表演者,表演者既可以是文艺表演团体,也可以是个体演员。演出合同的相对方是演出的组织者。2.一定的人身性。演出合同具有明显的人身属性,表演者应当亲自履行演出合同的义务,一般不得找人代替。3.客体的特殊性。在演出合同中,表演者应当按照表演合同的约定提供演出行为。从这一意义上讲,它属于服务合同的范畴。4.要式性。演出合同一般属于要式合同。在演出合同中,应当明确演出活动名称、参加人员、报酬、演出地点、争议解决方式、违约责任等方面的内容。5.内容的合法性。由于演出属于社会行为,针对的对象是社会大众,演出的内容涉及思想、文化的传播,对社会大众的行为具有较大的指引作用,因而,法律有必要对演出合同内容的合法性作出明确规定。6.双务、有偿、诺成性。在演出合同中,双方当事人互负对待给付义务,演出人负有依据演出合同约定的时间、地点,按照演出合同约定的演出方式等进行演出的义务,而演出组织者则负有支付报酬、提供安全演出环境的义务等,因此演出合同是双务、有偿合同。当然,也有例外情形,如募捐义演的情形。此外,演出合同是诺诚合同,一经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即可成立,不需要其他给付行为。
  (二)演出组织者的义务
  1.支付报酬的义务。演出通常属于营业性演出,所谓营业性演出,是指以营利为目的为公众举办的现场文艺表演活动。在此类合同中,获取报酬一般也是表演者从事演出行为最主要的目的。因此,演出组织者负有支付报酬的义务。双方当事人可以在演出合同中约定具体的报酬数额、支付方式、支付时间等。2.尊重表演者表明身份权的义务。根据《著作权法》第38条第1款第1项的规定,演出人享有表明身份的权利。3.不得歪曲表演者形象的义务。表演形象不受歪曲的权利属于表演者所享有的人身权,不受权利保护期限的限制。4.尊重表演者财产权的义务。依据《著作权法》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郭明瑞,王轶.合同法新论·分则[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294.

{2}王利明.合同法分则研究(下卷)[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215.

{3}崔建远.合同法(第二版)[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3.172.

{4}李玉林.合同纠纷前沿问题审判实务[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4.94.

{5}王泽鉴.债法原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17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98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