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诱惑侦查”人员出庭作证问题研究
【作者】 刘立霞 刘阳【作者单位】 燕山大学文法学院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诱惑侦查”人员;合法性;出庭作证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1
【页码】 70
【摘要】

近年来,随着犯罪案件类型日益复杂化,传统侦查手段和技术在侦破一些特殊案件时遇到严峻考验。诱惑侦查作为一种特殊的侦查手段被频繁适用于那些具有高度隐蔽性、组织性、智能化如贩毒、行受贿、网络犯罪等案件的侦查取证中,然而我国法律并没有对诱惑侦查做具体规定,由此引发的法律问题进一步凸现,“诱惑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相关问题需做进一步探讨。

【英文摘要】

As the types of criminal cases are becoming more complex, traditional investigationmeasures and technology are facing severe challenging for some special cases. As a specialinvestigation measure, “entrapment” is used frequently to get evidence in some highhidden,organized, and intelligent cases such as drug trafficking, bribery, network crime and so onBut there is no concrete regulation about this measure in our laws, so this can cause some legalissues. This paper will explore the related testifying in court about “entrapment”staff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3852    
  
  

诱惑侦查的确切概念可概括为:侦查机关为逮捕犯罪嫌疑人,以实施某种行为有利可图为诱饵,暗示或诱使其实施犯罪,待犯罪行为实施或犯罪结果发生后将其拘捕并进行证据收集的一种特殊侦查手段。根据国外学术界关于诱惑侦查的研究,我国学术界将诱惑侦查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是,被诱惑者本来就已经产生犯罪倾向或者已有先前犯罪行为,而诱惑者仅仅是提供了一种有利于其实施犯罪的客观条件和机会,即为“机会提供型”。第二种是侦查机关促使被诱惑者产生犯罪意图并实施犯罪,即为“犯意诱发型”。

诱惑侦查作为一种特殊的侦查手段在侦破犯罪案件方面具有一般侦查手段无可比拟的优势,但同时不可否认对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也有一定程度的损害,因为毕竟它是采用一种欺骗、隐瞒、引诱的方法来达到侦破案件并获取证据的目的。因此世界各国对“犯意诱发型”诱惑侦查都持谨慎态度而普遍承认“机会提供型”诱惑侦查。

我国法律没有关于诱惑侦查的相关程序及其合法性的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可见,法律已否定了以引诱、欺骗方法获取证据的合法性。然而,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提出了毒品犯罪案件中的特情引诱问题,并将诱导性侦查所查获的贩毒行为定为贩卖毒品罪。由此可以看出对于“机会提供型”用于毒品等特殊类型犯罪的诱惑侦查手段,我国法律对其合法性是肯定的。

在普遍承认“机会提供型”诱惑侦查合法的前提下,作为侦查主体的侦查人员在诱惑侦查实施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许多案件比如说毒品、走私等犯罪案件中侦查人员甚至参与了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全过程,对整个案件有最直观的感受,最有发言权,直接影响对诱惑侦查以及所获取证据的合法性的认定。因此“诱惑侦查”人员作为证人出庭作证是一个急需探讨的问题,本文将做近一步分析。

一、“诱惑侦查”人员符合证人出庭作证的条件

(一)“诱惑侦查”人员作为证人出庭作证的适格性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8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根据该规定,我国证人资格包括两个要件:一是知道案件情况,二是能辨别是非并能够正确表达。而作为“诱惑侦查”人员来讲,因为他亲身参与到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全过程,对于案件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同时他也具备辨别是非和能够正确表达的能力,所以说“诱惑侦查”人员具有出庭作证的主体适格性。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8条规定侦查人员担任过本案的证人的,应当自行回避,当事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也有权要求他们回避。但是“诱惑侦查”人员由其工作性质所决定,对一些案件情况有亲身的了解。在审判中,诉讼程序由审判人员主持,并不存在侦查职能和证人所承担的诉讼协助职能的重叠问题。我国最高人民检察院1999年1月18日施行的《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343条规定:“公诉人对于搜查、勘验、检查等侦查活动中形成的笔录存在争议,需要负责侦查的人员以及搜查、勘验、检查等活动的见证人出庭陈述有关情况的,可以建议合议庭通知其出庭。”这实际上是在要求侦查人员作证,在司法实践中承认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适格性。而诱惑侦查作为侦查人员侦破案件的一种特殊手段,并没有脱离侦查人员的范围,所以”诱惑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适格性也是应该得到承认的。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二)“诱惑侦查”人员作为证人出庭作证的不可替代性

我国学术界普遍认为,刑事诉讼中的证人是指除当事人以外在诉讼之前了解案件情况并向公安司法机关作证的诉讼参与人,具有不可替代性。这也包含另外一层涵义即,在一个证人同时拥有鉴定人、辩护人等重叠身份的情况下,采用证人优先的原则。

“诱惑侦查”人员出庭作证与证人的不可替代性特征并不矛盾。虽然就执行某项侦查任务而言“诱惑侦查”人员的确具有可替代性,若允许“诱惑侦查”人员以证人身份出庭作证看上去似乎同证人的不可替代性相矛盾。这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而未触及问题的实质。因为“诱惑侦查”人员一旦执行某项侦查任务,他就成为了解有关特定案件情况的特定人,如“诱惑侦查”人员接受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情况,在跟踪、盯梢、参与犯罪行为发生过程中所了解的情况等等,此时他又成为不可代替和不可选择的人。因此“诱惑侦查”人员在证人与侦查人员的双重身份下,应该适用证人优先的原则,作为证人出庭作证。

(三)“诱惑侦查”人员对案件的直观感知性

“诱惑侦查”人员是获得犯罪证据的主体,从最初的案件策划,到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的行为,“诱惑侦查”人员有最直观的感受,这也是采用诱惑侦查手段获取证据所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正是因为“诱惑侦查”人员亲身参与到了案件的具体操作过程,加上其侦查人员的身份及其所受的专业培训和自身的素质,“诱惑侦查”人员更懂得在收集证据过程中所应该注意的问题如什么样的证据才能定案,才能达到抓获犯罪嫌疑人的程度。因此相对于普通证人来讲“诱惑侦查”人员作为证人出庭作证更具有还原案件发生的真实场景的可信度和清晰度,具有明显的优势。

二、“诱惑侦查”人员出庭作证的必要性分析

(一)审查诱惑侦查行为合法性的必然要求

1、证明诱惑侦查行为的类型

这是要求“诱惑侦查”人员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38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