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捡来的钻石应属谁
【作者】 刘向远【分类】 物权
【期刊年份】 1996年【期号】 1
【页码】 3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6488    

1977年12月,山东省临沐县常林村农家女魏振芳因捡到一颗重158.786克拉的“常林钻石”献给国家,曾受到当时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出席全国妇代会,临沐县政府也因此获得百万元奖金,成为当时轰动全国的“大新闻”。17年后,距常林村7华里的郯城县沙墩乡小塘村37岁的女村民魏元红,捡到一颗重34.69克拉的钻石。但没有料到,她因此走上了被告席——

种棉喜得宝

1994年4月28日上午,山东省郯城县沙墩乡小塘村37岁的女村民魏元红,在娘家责任田里点种棉花时,无意中发现泥土中有块形似水果糖块的茶色小石头,便顺手捡了起来。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块仅有蚕豆粒大小的“小石头”,会把她和家人卷入一场“史无前例”的官司之中。

当魏元红的丈夫陈怀明请人鉴定后确信这是一颗稀有的天然钻石时,全家人说不出有多么高兴。因为他们晓得,这“玩意儿”比同等量的黄金还贵好多倍哩!

在《郯城文史资料》中有着这样的记载:本县李庄镇东南5公里处,有一片山丘土岭,名叫金鸡岭,是盛产金刚石(钻石)的地方。1937年秋,居于附近的罗莫岭村的贫苦农民罗佃帮在翻菜园地时,捡到一颗重281.25克拉的特大钻石,顺其形如刚出壳的小鸡,又产于金鸡岭上,故取名“金鸡钻石”。

“金鸡钻石”为我国迄今发现的4颗特大天然钻石之最,另外3颗是重158.786克拉的“常林钻石”,重124.27克拉的“陈埠2号钻石”,重119.01克拉的“蒙山1号钻石”。

魏元红捡到的钻石重34.69克拉,也是比较少见的。非常巧合的是她拾到钻石的地方(小塘村村东)与发现“常林钻石”的常林村(属临沐县境)相隔仅7华里,而“常林钻石”的拾得者也是一位姓魏的农家女。

魏元红的丈夫陈怀明曾听人说过,钻石的价格不同于黄金,黄金每增加一份重量,只能累加一份的钱,而钻石增加一份重量,则会成倍地增值。他虽然一时还揣摩不准这颗钻石的实际价格,但相信决不会是个小数目。正因如此,他感到放在家里很不放心。

捡钻石、卖钻石,这在郯城、临沐一带并非什么稀罕事。魏元红所在的小塘村,不少人家都曾经捡过钻石、卖过钻石,不过,大多只有米粒般大小,能卖个千儿八百的,就算不错了。

多少年了,捡钻石、卖钻石在这一带已相沿成习。当地政府官员都知道这件事,但谁也不曾过问过这件事。甚至有的国家工作人员也捡到过钻石,买过他人手里的钻石。

陈怀明以为,无论遵循以往的惯例,还是依照现行的政策,他出售这颗钻石都是无可非议的,问题只是向谁出售?自从国家设在当地的803矿撤销之后,常有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到附近村庄走街串户,收购由当地群众捡得的零星钻石,若是向他们出售,很快即可成交。陈怀明考虑再三,觉得还是给国家专门的业务单位更为妥当。

自从魏元红捡得这颗钻石后,消息不胫而走。就在半个月后,郯城县城内出现了一个“803大亚金刚石开发公司”。该公司在联系购买这颗钻石过程中,得知国家建材部七0一矿临沂金刚石工具厂已在联系购买这颗钻石。

陈怀明是个老实巴交的庄户人,他委托曾在部队闯荡过几年,如今在县酒厂工作的弟弟陈怀彬与买主面议。陈怀彬有个叔叔叫陈志俊,在小塘管区当文书,也主动出面替侄儿谋划此事。

叔侄三人经过一番了解后认为,七0一矿临沂金刚石工具厂是专门从事经营加工金刚石的老国营单位,靠得住;而大亚公司是在小塘钻石消息传出后才建的联营公司,总经理是外地人,底细不太清楚。另外,大亚公司一方鉴别钻石时称得的重量少于实际重量近5克拉,卖与他们会吃亏。

陈怀明经过反复权衡,终于下定决心与临沂金刚石工具厂当面议定,钻石售价为27万元,有关税收由买方负担。5月23日上午7时,双方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即时银货两清。陈怀明把钻石卖给了自己认为信得过的单位,七0一矿临沂金刚石工具厂买到了中意的钻石,双方皆大欢喜。

卖钻石成被告

然而,陈怀明的喜悦持续了还不足30个小时,便被县法院的一纸传票惊得荡然无存。原来,没能买到钻石的大亚公司,以他在经济合同中违约为由将他告了。

“我啥时同他们签过合同?!”陈怀明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与此同时,七0一矿临沂金刚石工具厂也接到了县法院让其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的通知。

郯城县法院于5月24日以购销合同纠纷立案之后,立即冻结了陈怀明卖钻石所得的27万元货款,接着,又拘留了金刚石工具厂法定代表人赵玉国(该厂厂长),把已经入库的钻石从七0一矿带回郯城保全在县法院。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分头调查之后,郯城县法院于6月9日开庭对此案进行审理,参与诉讼的除原、被告及其双方代理人和作为第三人的七0一矿金刚石工具厂外,经郯城县法院建议,郯城县政府也作为第三人加入到诉讼行列中。

原告大亚开发公司诉称:本公司于5月21日与被告达成买金刚石口头协议,并交付给被告定金1万元。被告承诺后却违背协议,又将金刚石卖与第三人。为此,要求判令被告履行合同,并且承担违约金和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被告陈怀明辩称:我方未与原告方达成任何买卖金刚石的协议,根本不存在违约,那1万元只不过是原告要作为第二买主的意思表示,而我本人从未有过要收取原告定金的意思表示。原告硬要我叔把钱收下,这是违背我的意愿的。

第三人金刚石工具厂陈述;我厂由委托人与被告达成买卖金刚石关系,双方是在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成的,我方属善意购买,应受法律保护。

第三人县政府则认为,郯城县政府对本案所争执的标的物金刚石,认为虽由被告发现而拾得,但它属于天然埋藏物中的矿产资源,为国家财富,不因谁拾得就归谁所有,要求没收被告卖钻石的钱,没收七0一矿临沂金刚石工具厂买到的钻石。

陈怀明和金刚石工具厂委托的诉讼代理人指出:县政府以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身份出庭,主要的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中“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属国家。《矿产资源法》中“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开采权不允许买卖,“侵占破坏矿产资源是违法行为。”以此为据实行“双没收”不当。首先,“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中“所有人不明”小是没有所有人,而是因所有人不明才交给国家。“埋藏”、“隐藏”也是人为所“埋”所“隐”。而矿产资源、矿产品却不然,它不是“所有人不明”,也不是人为“埋藏”、“隐藏”之物,而是大自然千百万年所形成。如果这也算《民法通则》中所指的“所有人不明埋藏物、隐藏物”,《矿产资源法》是否也可改为“所有人不明的埋藏物、隐藏物法”?若以此为据就没收,只煤炭一种,县政府就放不开了。

其次,“矿产品”与“矿产资源”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按照《矿产资源法》,矿产资源开采权不允许买卖,依


  ······

法宝用户,请登录法小宝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64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