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论社会权领域的非国家行为体之义务
【作者】 王新生【作者单位】 长沙理工大学文法学院
【分类】 宪法学【中文关键词】 社会权;国家义务;非国家行为体义务
【文章编码】 1005-9512(2013)05-0050-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5
【页码】 50
【摘要】

根据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及各国宪法、法律,国家是实现社会权的中心义务主体,而非国家行为体(包括个人、家庭、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跨国公司等)也负有部分义务,主要包括尊重义务、直接实现义务及间接实现义务。从发展趋势上看,非国家行为体在社会权领域将承担越来越多的义务。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8878    
  
  非国家行为体起初是国际政治学的概念,与国家概念相对应,是那些非国家的国际活动主体(如国际组织、跨国公司)的统称。这一概念被引入社会权研究领域后,那些非政府的行为主体被统称为非国家行为体,包括个人、家庭、社会组织、企业、跨国公司等行为主体。从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及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的相关报告来看,国家是实现社会权(含经济权)的中心义务主体,需承担尊重义务、保护义务、实现义务。同时,根据国际人权公约及各国宪法、法律及其法制实践,诸如个人、家庭、社会组织、企业、跨国公司等非国家行为体也应承担部分义务,这些义务主要包括尊重的义务、直接的实现义务、间接的实现义务。从长远的发展趋势来看,非国家行为体在社会权领域将承担越来越多的义务。
  一、非国家行为体承担社会权之义务的原因及理由
  社会权的内容非常庞杂,社会权的实现需要国家作为义务主体的积极作为,各国政府应当根据本国的资源及经济发展水平,承担起主要的义务。但是,社会权的实现远非国家这一单一主体能够完成的,必须要有全社会的配合与参与,非国家行为体理应承担相应的义务。其原因与理由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社会权的性质决定了非国家行为体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一般而论,公民权与政治权利的目的在于实现“免于恐惧”的自由,它被认为是一种消极权利,它要求国家所做的是“不作为”;而社会权的目的在于实现“免于匮乏”的自由,它被认为是一种积极权利,它要求国家必须“有所作为”。社会权的性质决定了义务主体必须以积极行动来实现此种权利。国家无疑是主要的义务承担者,然而,国家依其性质和能力不可能单独完成这些“作为”义务,无论是国家所掌握的资源的局限性,还是国家行为的自身局限性,都无法满足实现公民社会权所需的全部资源及相关服务,必须有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其中,以各自的方式履行社会权的相应义务,以作为国家义务的重要补充。非国家行为体实现“作为”义务的方式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非国家行为体,包括企业、事业单位及跨国公司、特定的国际组织在内,尽可能地提供实现社会权所必需的物质资源,包括货币和物资,以弥补国家资源的不足;其次,非国家行为体,包括家庭、社会组织、企业事业组织、跨国公司等,尽可能地提供人力支持和服务,这些人力支持和服务往往是国家机构所无法提供的,对于社会权的实现又是不可或缺的;再次,国家根据联合国公约寻求国际合作,亦是履行义务的重要方式。因此,在特定情形下,跨国公司及特定的国际机构或组织也应履行国际公约所规定的义务,为各国政府积极实现公民的社会权提供国际帮助和支持。
  第二,社会权所涉及的事务决定了非国家行为体必须履行相应的义务。社会权总体上涉及公民的物质生活、社会生活与文化生活,而这些事务与家庭、社区、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跨国公司甚至国际组织密不可分,社会权的实现离不开非国家行为体的参与和配合。如老年人、未成年人、妇女儿童、残疾人等弱势群体的权益保障,就涉及传统意义上的家庭责任,即使国家提供了相关物质支持,大部分情况下也只能通过家庭成员为老人、儿童、妇女或残疾人提供帮助。如劳动权的实现需要企事业单位、跨国公司及社会组织等在用工或招聘员工时遵守相关劳动法律、法规,履行雇工单位的法定职责和义务,否则,公民的劳动权就无法实现。再以受教育权为例,按联合国公约的规定,国家应提供免费的义务教育,从这个意义上其可以说是国家的义务,但在现实生活中,真正实现儿童及青少年的受教育权,还需要未成年人的父母或监护人从家庭生活方面予以保障,广大中小学校、职业教育学校等教育机构履行相应职责和义务。
  第三,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许多非国家行为体开始进入社会服务领域,这就带来相应的法律后果,使其产生相应的法律义务。一是这些从事社会服务的家庭、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等必须遵守国家的相关法律。比如在环境保护领域,一些社会组织积极参与其中,成立保护湿地组织、保护野生动植物组织等,因其自愿参与社会权所涉事务,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义务。又如在志愿服务方面,志愿服务行为本身是一种道德与伦理性质的行为,但当志愿服务组织或个人从事社会服务行为时,必须遵守相关的法律义务,这就使志愿行为本身具备了法律义务的特性。二是某些非国家行为体在从事特定的社会服务时,也会引起一些社会事务的性质发生变化。如社区卫生机构为社区成员提供医疗服务,社区或家庭为老人提供社区养老服务或家庭养老服务等,既方便被服务对象,又能节省国家和社会的人力、物力付出,为实现社会权提供了良好的、富有效率的行为方式,其效率通常较政府直接经办社区医院、社区养老院以提供相应服务要高。针对这种情形,许多国家的政府机构采取购买服务等方式,将这些非政府机构的社会服务纳入国家社会服务体系。国家提供了资源或经费,自然也会在服务方式与服务质量方面提出一定的强制性要求或标准,这就为非国家行为体从事特定社会服务时必须承担的法定义务提供了现实依据。
  第四,社会权的持续扩张决定了非国家行为体将会承担越来越多的法定义务。社会权是正在发展中的一种人权,其内涵与外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及人们对社会权认知的加深,处于持续扩张之中。初期的社会权一般指向社会保障权,意在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其后慢慢地将劳动权及受教育权纳入其中;近年来,环境权也被纳入社会权之中。社会权的扩张必然导致其所指向的义务随之扩展,非国家行为体自然会被更多地卷入其中。如随着对劳动权认知的深化,企业的社会责任逐渐扩大,企业承担的社会保障责任越来越多,法定的社会权之义务也逐步扩展。
  二、非国家行为体承担社会权之义务的法律依据
  社会权的实现必须有非国家行为体的配合与参与,所以,联合国相关公约及各国法律都将非国家行为体纳入义务主体之中,明确规定了非国家行为体在实现社会权中的部分义务。以法律的形式规定非国家行为体承担社会权之义务的情形由来已久。一般认为,社会法起源于英国1601年颁布的《济贫法》,在这部法律里,确立了国家在救济贫民事务中应当承担的法定责任。同时,该法也规定以教区为单位建立济贫机制和济贫院,教区内居民有义务从事无给薪的济贫事务管理工作,教区内从事手工业的“师傅”有责任培养衣食无着的“学徒”。最早将社会权利写入宪法的是1918年的德国魏玛宪法,其中规定:“家族之清洁康健及社会之改良,为国家与公共团体之任务”(第119条);“教育子女,使之受身体上、精神上及社会上美格,为父母之最高义务及自然权利”(第120条);“应保护青年,使勿受利用及防道德上、精神上及体力上之荒废。国家及公共团体对此亦应有必要之设备,以达其保护之目的”(第121条)。现今世界许多国家在宪法和法律中对非国家行为体的社会权之义务都有明确的规定,《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以下简称《公约》)也对非国家行为体的义务作出了明确宣示。
  1.国际人权公约及相关文件的规定
  总体来看,联合国人权宣言及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基于其国家间条约的性质,明确规定了国家是实现社会权的义务主体,并对此作了较为详细的列举。而对非国家行为体的义务,只明示其义务主体地位,并未详述其具体内容。但在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的各个报告中,则有具体而明确的表示,有的明示了非国家行为体的尊重义务与直接的实现义务,有的明示了非国家行为的间接实现义务,将其义务的内容附随在国家义务里,作为国家义务的辅助性内容。
  国际人权公约明确了非国家行为体的义务主体地位。《[1]世界人权宣言》在其序言中强调:每一个人和社会机构都应“努力通过教诲和教育促进对权利和自由的尊重,并通过国家和国际的渐进措施”,使这些权利和自由在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认和遵守。联合国成立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就相关社会权利,如最低生活水准问题、工作权问题、住房权问题、健康权问题、赤贫问题等发布了一系列具有一定法律效力的报告,对非国家行为体的义务内容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如人权委员会在阐述足够粮食权时就提到,尽管只有国家可以加入《公约》并因此最终对它遵守《公约》负责,但所有社会成员,包括个人、家庭、当地社区、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组织以及私人企业部门等,均有责任帮助人们实现取得足够粮食的权利。国内和跨国私营企业部门应该按照与政府和民间社会共同商定的有利于尊重取得足够粮食的权利的行为准则展开其活动。而联合国的相关机构应该保持促进实现取得粮食的权利的协调努力,促进所有有关行为者(包括民间社会所有成员)之间的一致性和配合,在国家一级落实取得粮食的权利。[2]在实现健康权方面,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的报告中也明确提出:虽然只有国家才是公约的缔约方,从而对遵守公约负有最终责任,但社会的所有成员——个人,包括卫生专业人员、家庭、地方社区、政府间和非政府组织、公民社会组织,及私营企业部门——在实现健康权方面也都负有责任。[3]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联合国的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的报告还指出,“国家人权机构也应当促使非国家行为者遵守经济、社会、文化权利。非国家行为者,比如小企业主和商人、国家和跨国公司以及国际金融机构,都会对享有经济、社会、文化权利产生极大影响。就这些权利而言,一些非国家行为者的作用比国家政府还重要”。[4]因此,国家的人权机构必须密切关注这些非国家行为体的活动,通过颁布和执行国家法律,防止这些非国家行为体侵犯公民的社会权利。同时调查与监测活动也可以起到一定约束作用,并为新法律、新政策的订立提供合理的建议。特别重要的是,一国应当建立针对跨国公司的有效管制机制。因为许多跨国公司基于其强大的财力物力,让许多国家力量都可能相形失色。如果这些跨国公司从事诸多不负责任的行为,将会产生严重的侵犯社会权的后果。因此,一国政府应当通过立法或其他措施对之加以约束,相关国际机构和国家组织针对跨国公司制定了行为守则,许多行业协会也为其成员制定了自律守则。通过这些立法及监管措施,可以确保跨国公司不做侵犯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事情。倡导人权活动也应当直接触及跨国公司问题,鼓励政府确保其公民得到适当保护,不因非国家行为者的活动而受损害。[5]
  2.国内宪法和相关法律的规定
  现代各国宪法一般都对社会权利有所规定,既确立了国家作为实现社会权的义务主体,在阐述某些社会权时,也将非国家行为体规定为实现社会权的义务主体。
  如我国宪法第45条第1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年老、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的情况下,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国家发展为公民享受这些权利所需的社会保险、社会救济和医疗卫生事业。”第2款规定:“国家和社会保障残疾军人的生活,抚恤烈士家属,优待军人家属。”第3款规定:“国家和社会帮助安排盲、聋、哑和其他有残疾的公民的劳动、生活和教育。”以上规定中的社会,主要是指非国家行为体。由这些条款可以看出,国家与社会都是实现对于这些群体物质帮助权的义务主体。当然,国家是实现这些物质帮助权的义务的中心主体,社会则起着辅助性的作用。宪法对国家的义务作了明确的规定,但对社会的义务并未作明确的、具体的规定。社会的责任散见于我国其他一些普通的法律、法规之中。如《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6条即规定:“保障老年人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应当按照各自职责,做好老年人权益保障工作。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和依法设立的老年人组织应当反映老年人的要求,维护老年人合法权益,为老年人服务。”《妇女权益保障法》第4条规定:“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城乡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应当依照本法和有关法律的规定,保障妇女的权益。”《水污染防治法》第10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有义务保护水环境,并有权对污染损害水环境的行为进行检举。”
  在外国宪法中,明确规定非国家行为体对社会权负有义务的也不在少数。如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6条即规定:“所有的母亲都有受社会保护和照顾的权利。”第9条规定:“任何人,任何营业、职业和专业为保护和改进工作条件而结社的权利,应得到保障。限制和企图损害这种权利的协定都是无效的。”秘鲁1993年宪法第11条规定:“每个人享有健康、家庭和社区获得保护的权利,每个人有义务贡献于它们的发展和保护。”巴拉圭1992年宪法第57条规定:“每个老年人有获得家庭、社会和国家充分保护的权利。国家机构将通过为老年人提供社会服务、满足其食品、健康、住房、文化和娱乐以促进老年人的幸福。”从秘鲁宪法和巴拉圭宪法相关条文来看,个人、家庭、社会组织等非国家行为体同国家一样,都是社会权的义务主体。
  在外国的普通法律里,有关非国家行为体负有实现社会权之义务的责任的规定俯拾皆是。如美国《国家环境政策法》第4331条规定:“联邦政府将与各州、地方政府以及有关公共和私人团体合作采取一切切实可行的手段和措施,包括财政和技术上的援助,发展和增进一般福利,创造和保持人类与自然得以共处与和谐中生存的各种条件,满足当代国民及其子孙后代对于经济、社会及其他方面的要求。……国会认为,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健康的环境,同时每个人也有责任参与对环境的改善与保护。”日本《环境基本法》也规定了国民应当根据环境保护的基本理念,降低日常生活对环境的负荷,以便防止环境污染,并协助国家或者地方公共团体实施有关环境保护的政策和措施。
  三、非国家行为体的尊重义务
  社会权的尊重义务的本质在于尊重权利享有者的自由,不得以任何形式阻止、妨碍或干扰公民享有各项社会权利。 无论是国家还是非国家行为体,都应承担社会权的尊重义务。 对国家而言,国家不要干涉经济、社会、文化权利的享受,不得干预公民自己实施免于匮乏的努力。对非国家行为体而言,同样也应遵守相关法律,不得侵犯他人享受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认为:“促使非国家行为者遵守经济、社会、文化权利,最直接的方式是颁布和执行国家法律,防止此类行为者侵犯这些权利。通过开展对侵犯经济、社会、文化权利行为的调查以及监测权利的遵守情况,国家人权机构就能够确定有哪些公共生活领域需要制定新法律、新政策和新方案,或者现有哪些法规需要修订。”[6]
  我国法律在落实公民的尊重义务方面有许多具体的规定。 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画风不对,如何相爱;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88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