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荷兰侵权行为准据法的新发展——兼谈其对我国国际私法立法的借鉴作用
【作者】 袁泉【分类】 国际私法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14(秋季卷)
【总期号】 总第14卷【页码】 184
【摘要】 荷兰关于侵权行为准据法的理论与实践体现了当代国际私法发展的新趋势。对于公路交通事故、产品责任、船舶碰撞、知识产权以及跨国环境污染等特殊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荷兰主张根据侵权行为的性质和种类,采用不同的准据法。荷兰的这些作法对侵全和完善我国国际私法的理论与实务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2710    
  
  在传统国际私法上,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并不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国际民商事务交往的日益频繁,加之近年来工业和交通运输业中具有高度危险性技术使用的日渐增加,以及环境污染和其他公害的日益严重,致使跨国侵权行为案件日渐增多,传统的解决侵权行为的冲突规范已难以适应新的变化和要求,因而侵权行为的准据法问题便成为当前国际私法中迫切需要加以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笔者认为,荷兰涉外侵权行为的立法和司法实践已体现了当今国际私法发展的新趋势,对我国有关的国际私法立法和实践具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一、荷兰涉外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
  (一)荷兰新《民法典》关于侵权行为的规定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荷兰的侵权行为法已发展到令人值得纪念的时候了。{1}这是因为从1947年开始修改荷兰《民法典》以来,到了1961年才公布了有关侵权法专篇的草案。之后又经过议会15年的反复磋商与修改,最后才将该内容规定在1992年新《民法典》第三编“财产法总则”、第五编“物和物权”、第六编“债务法总则”和第七编“特殊合同”之中。
  (二)一般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
  在国际私法中,自从13世纪以来,侵权行为地法原则作为传统的侵权行为准据法的一项基本的法律适用原则,它几乎为世界各国所普遍接受,尤其以欧洲大陆各国的国际私法学说与立法最为典型。{2}当然,荷兰也不例外。在侵权行为法律适用方面,侵权行为地法也是荷兰传统国际私法的一条重要冲突规范。只是在特殊情况下,如果侵权行为地违反法院地的公共秩序,则适用法院地法。这一原则最早体现在荷兰最高法院于1938年对一起涉外侵权行为案件所作出的判决中。本案是一件涉及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与死于泰国的KLM飞机坠毁事件所引起的有关乘客请求赔偿损害的诉讼。法院如果按照侵权行为地法即泰国法来解决,而KLM公司可援引合同有限责任中全部过失的条款来对抗死者亲属的诉讼请求,而泰国法也没有违背荷兰的公共秩序。所以,荷兰最高法院认为,本案应采用侵权行为地法即泰国法来处理。{3}
  进人60年代后,在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上逐渐改变了由侵权行为地法一统天下的局面,荷兰主张适用与侵权行为有最密切联系的法律。到目前为止,英国、美国、奥地利、土耳其亦与荷兰一样纷纷适用最密切联系原则,其目的在于确保受害人能够得到必要的补偿,充分体现出法律的公正性。荷兰侵权行为的准据法一直受到《比、荷、卢国际私法统一法公约》的影响,该草案第18条除了规定传统的侵权行为地法原则之外,还指出“若侵权行为的后果属于事实发生地以外的另一国的法域时,由该行为所产生的责任应按该另一国法律决定”。对此,1972年欧共体签订的《关于合同和非合同义务的法律适用公约(草案)》第10条作了更为详尽的规定,“侵权行为地法的冲突规范时,允许例外情形,即法院可以适用与侵权行为有最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法律,并规定了一些连结因素,比如,受害人的惯常居所、当事人的营业地等。”由此可见,法院在处理侵权行为案件时,不再拘泥于单一的、传统的侵权行为地法原则,开始适用与侵权行为有最密切联系的国家的法律或者最有利于原告的法律,并根据个案情况综合考虑当事人的国籍、住所、惯常居所和营业地,以及加害行为地、损害发生地等连接因素,依最密切联系原则来确定侵权行为的准据法。例如,阿姆斯特丹地方法院曾经于1971年受理了一起荷兰公司因人为过失没有关好升降机,致使一加拿大商人受伤的侵权行为案件。在本案件中,荷兰法院依据《比、荷、卢国际私法统一法公约》第18条的规定,以及1971年订立于海牙的《关于公路交通事故法律适用公约》第3条的规定,认为尽管本案的受害人看起来与加拿大有着最密切联系,但综合整个案件情况来看,本案侵权行为的实施地和损害结果发生地都在荷兰,所以,它与荷兰有着最密切联系而应依据荷兰法来判定荷兰公司的应承担的责任和确定损害赔偿的数额。{4}
  至于荷兰所主张的侵权行为地法,究竟将其识别为侵权行为实施地法,还是损害发生地法?荷兰有关的法律规定并不明确。{5}司法实践却表明,侵权行为实施地和损害发生地均可视为侵权行为地,这与当今国际社会通行的作法是一致的。
  70年代末80年代初,荷兰侵权行为准据法又有了新的发展。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作为合同领域的传统的法律适用原则在侵权行为领域中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在著名的莱茵河跨国污染案件中,荷兰转而主张适用当事人协议选择的准据法作为侵权行为的准据法。也就是,荷兰鹿特丹地方法院在1979年1月8日对莱茵河污染案的判决中,首次允许当事人协议选择荷兰法作为本案侵权行为的准据法。本案因法国阿尔萨斯钾矿污染了莱茵河,致使荷兰的苗圃种植者受到了损害。于是,荷兰种植者向鹿特丹地方法院提出对法国阿尔萨斯钾矿要求赔偿其损害的诉讼,本案原告要求适用荷兰法,被告也同意原告的选择,最后法院依照当事人协议选择的准据法即荷兰法来处理。{6}可见,在涉外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上,荷兰不仅允许当事人协议选择侵权行为的准据法,甚至在某些案件中还允许受害人选择他认为最有利保护自己的法律,这就使得对受害人的救济和赔偿功能因其的协议选择而获得最大限度的满足,从而体现出政策定向在侵权行为中的作用。当然,在这种情况下,经常会碰到国际私法上合同准据法与侵权行为的准据法之间界限不明、难以区别的竞合情况。对此,荷兰法律尚未作出明确规定,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即使原告本来是基于侵权行为之债而提出的诉讼,但荷兰法院却往往要先考虑合同责任条款,甚至据此已生效的条款来对抗第三人,如前文所述荷兰最髙法院于1938年受理的涉外侵权行为案件中,法院就是根据飞机票中合同的责任条款来对抗原告即可以证明这一点。事实上,荷兰法院在解决竞合问题上通常将合同关系与侵权行为关系一并处理,并依合同准据法来调整有关当事人之间的侵权行为的。对此,荷兰著名国际私法学者冯·罗伊(René van Rooij)和波拉克(Maurice V. Polak)不无遗憾地说:“这类因侵权行为准据法和合同准据法同时发生竞合而提起的诉讼,将有待于国际私法的新的交叉学科来解决。”{7}
  (三)特殊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
  鉴于侵权行为的种类越来越复杂,处理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越来越需要日益准确的国际私法规范。除了规定侵权行为的一般法律适用原则之外,还需要对特殊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加以区别对待。所以,晚近的国际私法立法出现了根据侵权行为的性质和种类的不同,而采用不同的准据法的发展趋势。在荷兰,有关法律将公路交通事故、产品责任、船舶碰撞、知识产权以及跨国污染所产生的损害共五种侵权行为作为特殊侵权行为处理,采用各自不同的准据法。
  1.涉外公路交通事故的法律适用
  荷兰早在1936年颁布了《公路交通法》,二战结束后,由于跨国间的公路交通运输得到迅速发展,交通事故也日益增多。为了满足当前的实践需要,荷兰在1936年《公路交通法》的基础上,经修改于1994年颁布了新的《公路交通法》。该法反映了荷兰关于交通事故立法的新的发展趋势,它主要体现在:(1)对年轻的交通事故的受害人的保护比对老年人更加明确;(2)相对驾驶汽车并不享有法律保护的受害人而言,立法者仅对弱方当事人给予法律保护;(3)所有的保护均不适用于负有直接赔偿责任的社会或私人保险机构,也不适用于并没有遭受直接损害赔偿的国家和政府的代理机构。{8}
  在1978年之前,有关涉外交通事故的法律适用问题,荷兰法院通常依事故发生地国的法来解决,但若案件与另一国有最密切联系时,则适用最密切联系地国法。但是,1971年订立于海牙的《交通事故法律适用公约》(以下简称1971年《海牙公约》)于1978年在荷兰生效以来,荷兰则依据1971年《海牙公约》来解决因交通事故引起的侵权纠纷。该公约第3条是关于涉外交通事故法律适用问题的主要规定,依其规定,交通事故的准据法是事故发生地国法,但该条规定也有以下例外:(1)如果仅有一辆车涉及事故,且它又是在非事故发生地国登记的,则可适用登记地国法。如果有二辆或二辆以上的车涉及事故,则只有在所有车辆均在同一国内登记才能适用登记地国法。如果有一人或数人与事故有关而在事故发生时在车辆之外并可能负有责任,则要求所有这些人均在车辆登记地国有惯常居所,才能适用登记地国法。(2)如果车辆没有登记或在几个国家登记,则以车辆的经常停放地法取代登记地法。
  该公约第5条规定,上述各种应适用于确定对受害的乘客承担责任的法律,同样也应适用于该车辆运载的且属于乘客或委托他照管货物的损害赔偿责任(上述适用于确定车辆所有人责任的法律,也适用于该车辆运载的其他货物的损害赔偿责任)。但车外货物的损害赔偿责任应适用事故发生地国家的内国法。该公约第7条还规定,不管适用的法律是什么,在确定责任时,应考虑事故发生时当地有效的交通规则和安全规则。
  荷兰近年来的司法判例表明,如果1971年《海牙公约》缔约国的有关当事人在荷兰境内发生交通事故之后,荷兰还允许他们协议选择有关的侵权行为准据法。{9}
  2.涉外产品责任的法律适用
  产品责任是指有缺陷的产品,或者没有正确说明产品用途或使用方法,使消费者或使用者造成人身或财产的损害时,产品的制造者、生产者和销售者要负赔偿损害的责任。产品责任,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行为责任,在20世纪60年代末才成为国际私法中所关注的问题,而在此之前,它纯粹是一个国内法问题。在现代国际社会,由于各国之间经济贸易的迅速发展,涉外产品责任问题也不断出现。国际产品责任问题,关系到各个国家当事人的切身利益,因而各国都十分重视对这个问题的研究。
  产品责任法是各国的强行法,在涉外产品责任这一特殊的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问题上,也具有一些不同于其他侵权行为的法律适用原则。荷兰法院在审理国际产品责任案件时,它和联邦德国、法国等国一样都适用法院地法。{10}例如,荷兰某一地方法院在1976年审理一起涉外产品责任案件时就适用了法院地法即荷兰法。在本案件中,负有过失的制造者的主要营业地在联邦德国,但荷兰法院认为侵权行为发生地及受害人住所地均在荷兰,故应适用法院地法即荷兰法来解决。{11}同时,荷兰还在1979年9月1日批准了1973年订立于海牙的《产品责任法律适用公约》。该公约为了统一各国在产品责任法律适用方面的分歧,采用了一种较为合理的作法,即不是以一个连结因素决定法律的适用,而是以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连结因素决定法律的适用。该公约在其第4、5、6、7条中集中规定了产品责任的法律适用,其准据法的规定很有特色,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1)该公约规定了五种连结因素作为法律适用的连结点,即损害发生地、直接受害人惯常居所地、赔偿义务人主营业所所在地、直接有客观存在害人购买产品的市场以及当事人的选择。(2)该公约规定了一个法律要成为准据法至少需要两个以上连结点作为条件。比如,仅有损害发生地这一因素还不能得出适用损害发生地法的结论,只有当损害发生地同时又是直接受害人惯常居住地或赔偿义务人主营业所所在地时,方可适用损害发行地法。(3)该公约规定了四个独一无二的法律适用顺序:第一适用顺序即该公约第5条规定,关于涉外产品责任的准据法,首先应该适用直接受害人的惯常居所地国家的内国法,只要该国同时又是①被请求承担责任的人的主营业地;或②直接受害的人取得产品的地方^第二适用顺序即如果不存在该公约第5条规定的情形,则按该公约第4条规定应适用侵害地国家的内国法,但也需符合下列条件之一:①该国同时又是直接受害人的惯常居所地;②该国同时又是被请求承担责任人的主营业地;③该国同时又是直接遭受损害的人取得产品的地方。第三适用顺序即该公约第6条规定,如果第4、5条指定适用的法律都不适用,原告可以主张适用侵害地国家的内国法。第四适用顺序则规定,如果第4、5条指定适用的法律都不适用,并且原告没有提出主张适用侵害地国家的内国法时,则适用被请求承担责任的人的主营业地国家的内国法。(4)该公约着重体现了对当事人意愿的尊重,这不仅表现在原告在第三顺序中可以选择损害发生地法,还表现在它对被告作了恰当的保护,即如果被请求承担责任的人证明他不能合理地预见产品或他自己的同类产品会经商业渠道在该国出售,在第4、5、6条规定的侵害地国家和直接遭受损害的人的惯常居所地国家的内国法均不适用,而应适用被请求承担责任人的主营业地国家的内国法。
  值得说明的是,该公约规定的四个顺序必须按序适用,不得任意逾越。但是,不管根据哪一顺序确定应适用的准据法,下面四个条件却是得共同遵循的:第一,不论适用何国法律作准据法,均须考虑产品销售市场所在国通行的有关行为规则和安全规则(第9条);第二,根据该公约规定,适用的法律只有在其适用会明显地与公共秩序相抵触时方可拒绝适用(第10条);第三,根据该公约规定,适用的法律即使是非缔约国的法律也予以适用(第11条第四,该公约规定应适用的法律是指该国的内国法,排除反致的适用。
  1973年《产品责任法律适用公约》对荷兰国际私法的理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对于司法实践却影响甚微,以致簧兰著名学者Th. M. deBoer不无感慨地指出:“我相信1973年的《产品责任法律适用公约》是不错的,但就其冲突规范是否对荷兰国际私法产生革命性的影响则让人怀疑。这仅只是个学术问题,因为从1983年至1991年荷兰适用该公约的判例汇编来看,我没有理由不相信荷兰法院是怎样故意地忽略了该公约的存在。”{12}
  3.船舶碰撞的法律适用
  随着国际经济贸易的急剧增长,海上运输量日益扩大,频繁的海上交通运输孕育和潜伏着无数的风险和纠纷。船舶相撞,或船舶与海上设施碰撞所发生的侵权行为,则是典型的海上侵权行为,并直接威胁着海上交通的安全。
  船舶碰撞根据侵权行为发生的地域,大致可以分为如下两类:
  (1)发生在领海内的船舶碰撞
  荷兰曾先后签署和批准有关船舶碰撞的国际条约,其中有:1910年9月23日在布鲁塞尔签订的《统一船舶碰撞某些法律规定的公约》(以下简称1910年(船舶碰撞公约)和《统一海难援助和救助某些法律规定的公约》(以下简称1910年《救助公约》)。这两个公约均于1913年3月1日在荷兰本土生效,只不过1910年《救助公约》的效力还及于苏里南。1910年《船舶碰撞公约》将船舶碰撞限定在“海船与海船、海船和内河船”之间,而不适用于军用船舶或专门用于公务的政府船舶;1910年《救助公约》则规定救助标的包括遇难的海难、船上财物和客货运费的救助。同样,1960年3月15日在日内瓦订立的《统一内河航运船舶碰撞的某些法律规定的公约》(以下简称1960年日内瓦公约)的内容都被集中反映在荷兰《海商法》中。
  总之,1910年《船舶碰撞公约》主要规定了船舶碰撞的法律适用的一般原则,即船舶所属国法或船旗国法。但依该公约第12条规定,该所有船舶应为公约成员国所属的船舶。1910年《救助公约》第15条则规定,援助船舶或救助船舶属于该公约成员国的船舶,才能适用。1960年《日内瓦公约》适用于发生在公约成员国水域内的船舶碰撞。例如,1970年,荷兰最高法院就受理了一起波兰和巴西的船舶碰撞的侵权案件。法院认为,因为波兰、巴西均为1910年《船舶碰撞公约》的成员国,因而应该适用该公约。如果1910年《船舶碰撞》公约不能适用时,有关船舶碰撞的准据法则适用于侵权行为地法。{13}1976年,阿纳姆上诉法院也受理了发生在荷兰境内莱茵河水域的原联邦德国与荷兰船舶的碰撞案件。荷兰法院认为,尽管原联邦德国和荷兰都是1910年《船舶碰撞公约》的缔约国,但本案却不能适用于该公约,这是因为该船舶碰撞事故发生在荷兰境内而应适用侵权行为地法即荷兰法院。{1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271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