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南京大学法律评论》
“同命不同价”现象的法律分析
【作者】 高凌云【分类】 侵权法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26(秋季卷)
【总期号】 总第26卷【页码】 181
【摘要】 [内容提要]由于我国法律规定人身伤亡案件中的受害人的死亡赔偿金与残疾赔偿金应根据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20年计算,在司法实践中造成同一侵权案件中的农村户口的受害人只能得到城镇户口受害人的三分之一甚至四分之一的赔偿。这种“同命不同价”的现象引起立法界的重视,最近召开的两会上有不少代表针对此现象提出议案,希望能通过立法解决这个问题。文章从法律的角度分析这个现象,并与英美法进行比较,得出我国民事法律救济制度的不完善是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最后文章提出应以“同等条件同等待遇”原则来纠正“同命不同价”现象。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70442    
  一、“同命不同价”现象
  近年来,我国各地在处理人身伤亡等侵权案件时,出现了在同一个案件中受伤或死亡的多个受害人因为他们的户口性质不同而获得的赔偿金数额相差悬殊的情况。例如2004年在重庆发生的一个交通事故中,搭乘同一辆三轮车的三名女中学生遭遇车祸丧生,死者家人与肇事司机的单位进行协商,其中两家各得到20余万元的赔偿金,而另一家得到的赔偿只有5万元,原因仅仅是后者是农村户口。{1}因此,有人形象地称之为“同命不同价”现象。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同命不同价”现象,是因为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在2003年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以下简称《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高法解释》)第29条明确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20年计算。”上述案件发生在2004年的重庆,案发当年重庆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人是农村居民人均纯收人的4倍左右,因此赔偿金出现了如此的比例。
  上述现象引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关注,也引起我国法律界人士尤其是立法界的高度重视,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很多代表就此事提出了议案。例如全国人大代表刘爱平递交议案呼吁司法部门取消农村居民与城镇居民人身损害赔偿的悬殊差别。{3}很多代表还试图寻找造成这种“同命不同价”现象的原因,例如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副会长李玉玲认为之所以在同一个侵权案件中农村居民所得到的赔偿金额远远低于城镇居民其实是户籍制度造成的,因而呼吁取消现行户籍制度。{4}
  全国人大代表、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于今年3月1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最高人民法院已经着手进行调查研究,并和立法界、学界及广大人民群众进行讨论,对“同命不同价”问题已有一个初步考虑,如果进展顺利,两会后将会出台相关决定。{5}至于司法解释将会作何种修改目前没有透露。
  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振奋的信号,说明我国立法界和司法界对于法律制度中的一些不合理的现象没有回避,而是通过实践发现问题,分析、求证之后进行改进,无疑增加了我国人民对法治建设的前景的信心。
  然而,《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高法解释》到底将如何修改却又令人担忧。户籍制度真的是造成“同命不同价”现象的罪魁祸首吗?在目前我国城乡差别悬殊而整个社会又缺乏一个有效的信用和管理体系的情况下取消现行户籍制度所带来的益处真的大于可能带来的其他社会问题吗?如果户籍制度并不是造成“同命不同价”现象的主要原因,那么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是否在立法或司法实践中确立一个统一的赔偿标准就可以完全解决“同命不同价”的问题?
  笔者认为这个问题涉及到诸多社会问题、经济问题和法律问题。本文试图从法律的角度透过“同命不同价”的现象分析造成这种现象的本质原因,然后通过与其他国家的法律的比较分析,探讨如何在完善我国司法救济制度的前提下妥善解决目前的“同命不同价”问题。
  二、“同命不同价”的法律分析
  我国《民法通则》及其实施细则中对于人身损害赔偿的具体标准和数额没有明确规定,目前我国司法部门在审判人身伤亡案件时的主要法律依据是《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高法解释》。其中第25条规定残疾赔偿金应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第33条规定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上述两个条款中均规定“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按照这个赔偿标准,以2006年为例,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1,759元,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为3,587元,一个农村居民和一个城镇居民的死亡赔偿金将相差16万多元,{6}残疾赔偿金也相差三倍多。
  从表面上看,似乎户籍制度是造成我国目前出现“同命不同价”现象的原因,可是,如果取消户籍制度,用一个统一的标准来计算人身伤亡案件中的赔偿金就一定公平吗?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例如,在不考虑户籍的情况下,同样也会出现不公平现象,比如“撞不死不如撞死”。由于在我国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死亡赔偿低于伤残赔偿的情形,例如一司机在未关车门便开车的情况下导致乘客死亡,法院判赔8万元;而在另一个案件中原告被轧断双臂造成二级伤残,法院判赔133万余元,{7}死亡的受害人获得的赔偿与伤残的受害人获得的赔偿之间也存在巨额的差异,因此造成侵权行为人以为“撞不死不如撞死”,近几年甚至出现司机轧伤行人后为逃避高额索赔索性倒车将行人轧死的令人发指的案例。
  因此户籍问题并不是造成我国侵权案件受害人所得赔偿数额差异的主要原因。而问题出在计算赔偿额的标准上。要找到一个既合法又公平合理的计算赔偿额的标准就必须首先厘清在人身伤亡案件中的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性质,然后才能讨论它们的量化问题。
  (一)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法律性质
  1.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属于民事法律救济中的补偿性救济
  法律的最终目的是为了通过补偿受害人的损失,剥夺侵权人非法所得,惩罚侵权人的违法行为,并对其他人的行为进行警戒和引导,从而达到社会的公正有序。而这必须通过法院对权利或利益受到侵害的受害人提供救济来实现。而人身伤亡案件中的死亡和残疾赔偿金就属于民事法律救济的范畴。
  一般而言,民事法律救济可以分为以下五种:(1)强制性救济,例如英美法中的禁令和我国法律中的停止侵害、排除妨碍等法院以强制性命令来迫使行为人从事某种行为以弥补受害人受到的损害,或者禁止行为人从事某种行为以避免受害人继续受到损害的救济措施;(2)公示确认性救济,例如英美法中的确认性判决和我国法律中的宣告失踪、宣告死亡、认定财产无主等通过法院作出司法声明,确认并公示利害关系人的权利和义务,并预防针对该权利义务将来可能发生纠纷的一种救济措施;(3)补偿性救济,主要包括损害赔偿和返还原物等以金钱给付或实物替代的方式赔偿受害人的经济损失的救济措施;(4)惩罚性救济,即要求被告支付超出足以补偿原告所受损害的赔偿数额,其目的是为了惩罚被告的行为,防止被告今后重复做出错误行为,并且阻止其他人从事类似行为的救济;以及(5)辅助救济,即法院为了辅助其他救济措施的实现而采取的救济措施,例如判定败诉方承担诉讼费和律师费等。
  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从其性质上看既非强制性或公示确认性救济,亦非为惩罚加害人的不当行为,而是以金钱给付的方式赔偿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因此属于上述第三种救济——补偿性救济中的一种。法院通过要求被告向原告(在受害人死亡的案件中向原告的家庭成员)支付死亡或者残疾赔偿金以补偿受害人由于受到被告的不当行为而承受的损失。既是补偿性质,在确定赔偿金数额的时候就必须考虑受害人所受到的损失,因为赔偿金的数额应该与受害人的损失有直接的合理联系。由于在不同案件中受害人的损失大小不同,因此确定一个统一的赔偿金标准似乎有悖于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法定目的。
  2.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属于补偿性救济中的物质性救济
  如前所述,补偿性救济是指以金钱给付或实物替代的方式赔偿受害人的经济损失,主要包括损害赔偿和返还原物。前者是以原告的损失来衡量原告应得的赔偿数额,通过金钱补偿使得原告能够达到他没有受到损害之前的状态;{8}而后者则要求被告把以原告的损失为代价所得到的收益返还给原告,即以被告的非法所得来衡量原告的损害赔偿数额。{9}我国法律中规定的死亡和残疾赔偿金就属于其中的损害赔偿一类。损害赔偿的目的是补偿原告而不是惩罚被告。
  与返还原物的救济相比,损害赔偿相对复杂,既包括那些可以用市场价值来衡量的经济性救济措施,诸如实际损失和预期损失,又包括那些针对不容易计算其市场价值的损失的非经济性救济措施,例如对身体的疼痛、精神痛苦、身体伤害本身、失去生命享受以及其他无形损害等的赔偿。{10}经济性损失是指原告的有形损失,又叫做物质性损失,例如医疗费用支出和收入损失等,一般采用客观标准来衡量;非经济性损失又叫做精神性损失,是指原告的无形损失。{11}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在2001年《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12}(以下简称《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高法解释》)第9条中规定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的时候,把它们作为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一种形式,并不是对因丧失劳动能力而导致的收入损失的补偿。到2003年,在《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高法解释》中把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抚慰金区别开来,界定为财产损失。这一作法与其他国家的法律制度类似。
  因此,我国法律制度中的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都属于补偿性救济中的物质性损害赔偿而非精神损害赔偿。这进一步说明确定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数额的依据应该是每个受害人受到物质性损失的大小。至于精神损害赔偿和惩罚性赔偿应该根据不同的标准,由法院决定是否与补偿性救济同时适用,它们的适用与否不应该影响包括死亡或者残疾赔偿金在内的补偿性救济的适用。
  3.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属于物质性救济中的预期损失救济
  人身损害的物质性救济,或叫做经济性救济,是针对那些可以用市场价值来衡量的损失的救济,包括受害人的实际损失和预期损失。前者包括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等实际发生的损失;而后者主要包括预期利益的损失,例如受害人劳动收入能力的损害等。
  我国《民法通则》第119条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以及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他人死亡,责任人必须支付死者的丧葬费用以及死者生前抚养的人的必要的生活费。这说明我国承认对于人身损害的物质性救济,但是从第119条中列举的几种情形看,这种物质性救济主要包括实际损失。
  尽管我国法律的规定非常宽泛,在实践中法院却对该条规定进行了扩大适用。例如,1989年上海海事法院审理某海员起诉某日本船公司一案时就采用死者的工资作为确定损害赔偿的基础。在计算工资时,法院把死者死前四年所得到的奖金进行平均作为工资的一部分一并计入,判处责任人对死者直到其原应退休为止的工资收人的所有损失进行赔偿,其中退休后的部分按照90%计算。{13}显然法院在适用补偿性救济时,同时考虑了实际损失和预期损失。
  在《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高法解释》和《关于人身损害赔偿的高法解释》中最高法院确立了人身伤亡案件中的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制度,并规定了上述二金的计算标准是基于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这充分说明我国司法实践事实上已经承认受害人的预期损失是其可以得到的物质性救济的一部分。由于我国法律中的死亡和残疾赔偿金数额并非根据受害人的实际损失来确定,因此它们是物质性救济中的预期损失救济,在实践中应该与受害人的实际损失救济严格区分。
  (二)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的量化问题
  上文的分析得出我国的死亡与残疾赔偿金的性质是对于预期损失进行补偿的物质性补偿性救济。在涉及严重身体伤害的案件中,受害人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完全失去行为能力,此时受害人的救济应该等于这段时间内其实际损失的全部收入。但是如果此后受害人的健康情况有所好转可以重新走向工作岗位,却由于受到的身体损害造成其收入比以前减少,则受害人除了应该得到直至开庭或和解之前所有的实际收入损失外,还应该得到因为失去工作能力或者工作能力的降低而使得将来收入减少的损失。后面提到的损失又叫做收入能力损害或者预期损失。我国法律中规定的死亡与残疾赔偿金事实上就是对于受害人这种预期损失的补偿。
  1.英美法的实践
  在预期损失赔偿的标准方面,英美法有着比较完善的制度。根据英美法,区分实际收人损失和收人能力损害的标准在于时间节点不同。实际收人损失是指直至开庭或和解为止受害人所实际承受的损失,而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7044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