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鉴定意见与刑事错案
【副标题】 兼论鉴定意见的审查规则
【英文标题】 Judicatory Appraisal and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英文副标题】 and Comment on Rules for Reviewing Judicatory Appraisal
【作者】 胡铭冯姣【作者单位】 浙江大学法学院
【分类】 司法鉴定学【中文关键词】 鉴定意见;刑事错案;审查规则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3)05-0005-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5
【页码】 5
【摘要】

实证研究显示,鉴定意见错误极易导致刑事错案的发生。鉴定意见错误的主要原因包括检材受污染、鉴定不及时、鉴定技术有限、鉴定人的疏忽以及鉴定意见造假等。完善鉴定意见的审查规则,应从形式审查和实质审查双重管道入手,以构建错案防治的重要路径。形式上的审查,包括鉴定人的资质、鉴定人是否具有应当回避的情形、鉴定事实与案件待证事实是否有关联等,由法官自由心证。实质上的审查,包括鉴定的程序、方法、分析过程是否符合本专业的检验鉴定规程和技术方法要求。新刑事诉讼法所确立的鉴定人出庭制度和专家辅助人制度,是改变鉴定意见书面审模式,推动实质审查的关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8895    
  一、作为一种错案诱因的鉴定意见
  鉴定意见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的专业意见。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越来越多的案件开始涉及到司法鉴定,鉴定意见正成为最重要的证据种类之一。根据《中国法治建设年度报告(2011)》的数据,2011年,全国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12215570件,其中,全年共办理涉及司法鉴定的案件136.6万件。[1]也就是说,在所有案件中,有将近11.2%的案件涉及到了鉴定意见这一证据形式。[2]在英国,伦西曼皇家委员会的研究报告表明,“在所有存在争议的起诉案件中几乎1/3涉及科学证据”,在这些案件中,“科学证据有五分之二强的案件被评价为‘非常重要’,在另外三分之一的案件中科学证据被认为是‘相当重要,”。{1}
  然而,在司法实践过程中,法官往往缺少对相关的专业性问题进行鉴定和判断的能力,也因此对于鉴定意见,法官有一种天然的相信甚至依赖的倾向。“法官和那些总是信赖地采纳鉴定人结论的陪审员一样,认为那纯粹是个技术问题,而不去注意检查鉴定人的工作。鉴定错了,裁判就会发生错误,这是肯定无疑的。”{2}在我国,鉴定意见采纳率过高也早已成为一个需要我们警惕的现象。根据广东省司法厅发布的数据来看,广东省全省司法鉴定结论采信率达99.9%。[3]有学者也曾经对法官进行过调查,“在所有被调查的91名法官中,有74名法官直言案件鉴定结论对其判案影响较大,占法官总数的81.32%”。{3}
  与此同时,司法鉴定人出庭作证在我国仍未形成一种惯例。“据不完全统计,当前鉴定人的平均出庭率仅为5%。”{4}根据湖南省娄底市两级法院的统计数据显示,鉴定人出庭作证由2001年的5.12%提高至2006年的7.78%,但是尽管绝大多数鉴定人不出庭,但其鉴定结论的采信率非常高,普遍达到了90%以上。{5}在英美法系国家,鉴定人一般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兰德公司(Rand)一项研究成果表明,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法院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审理的案件中,有专家证人出庭的占86%,平均起来,每个案件中有3.3个专家证人。”{6}与美国相比,我国的差距仍然很大。在我国,鉴定人的极少出庭已经成为了影响司法系统公正性的一个重要问题。
  从本质上来看,鉴定意见显然只是一种“意见”,是鉴定人就某一专门性问题所作出的一种主观判断,是鉴定人以自己的知识经验以及相关技术运用而得出的分析结果。也正是如此,我国2012年刑事诉讼法修改后,将“鉴定结论”改为了“鉴定意见”,这背后是我们对鉴定问题的本质的重新认识。在英美法系,鉴定意见不是一种独立的证据形式,被称为意见证据或专家证言,属于证人证言的范畴,适用证人出庭和交叉询问的规则。而我国的鉴定人极少出庭,鉴定意见书面审查模式广泛适用,以及法官对鉴定意见的盲目迷信,导致了鉴定意见审查规则的极度弱化,这也使得鉴定意见问题成为司法实践中导致错案频繁的一大诱因。
  二、鉴定意见出错并诱发错案的机理
  为了正确认识鉴定意见这样一种重要的证据形态,我们必须认真审视鉴定意见出错的原因,以及鉴定意见导致刑事错案的具体原因。具体而言,可以归结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鉴定意见的错误
  在司法实践中,鉴定意见出错的可能性是广泛存在的。“即便在事实认定的范围,就鉴定人之鉴定意见,法院必须自主地审查其是否可采,不能毫无条件地全盘接受鉴定结果而将其作为裁判之基础。”{7}这从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广泛存在着的多头鉴定、重复鉴定的现象中就可见端倪。以DNA鉴定技术为例,关于DNA鉴定技术的作用,毋庸多言。在美国,1973年以来,已经有100个人通过DNA技术被无罪释放。{8} DNA鉴定技术被称为鉴定之王。但是DNA鉴定技术也可能导致刑事错案。美国学者进行归纳后认为DNA鉴定意见错误的原因主要有:(1) DNA生物样本内因异常;(2) DNA生物样本的环境影响;(3) DNA分型技术原因;(4)人为操作错误;(5)无孔不入的污染;(6) DNA鉴定意见的数据解读误差;(6) DNA鉴定品质保证之失。{9}从我国司法实践来看,可能导致鉴定意见出错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检材受污染。鉴定的检材很容易受到污染。对此,我们已经有所认识,如《人民检察院文件检验工作细则(试行)》13条规定:送检的检材需要化验分析的,应分别妥善包装,防止污染,并应在包装上注明案别、名称、数量及提取日期和送检单位。《人民检察院法医工作细则(试行)》第17条对血痕鉴定、毛发鉴定、精斑鉴定和骨质鉴定均作了具体的规定。[4]
  从上述两个条文的规定可知,在法医物证检验鉴定时,尤其是在血痕鉴定和在精斑鉴定的过程中,如果检材受到污染,那么导致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鉴定意见的错误。关于此种情况,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辛普森案件。在该案中,一个重要的疑点就是袜子上的血迹问题。辩方专家在检验袜子上的血迹时发现了其中含有浓度较高的防腐剂,并就此认定检材受到了污染,借此推翻了检控方的一项重要的有罪证据。由于检材受污染,关键证据被排除,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导致了辛普森的无罪释放。
  2.鉴定不及时。检材的保存受到时间的影响较大,而不及时的鉴定又很容易加大鉴定的难度和扩大争议。以黄静案为例,黄静在2003年2月24日被发现裸死在宿舍床上。湘潭市公安局和湖南省公安厅的初步法医检验认为,黄静是因心脏疾病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而死,属正常死亡。省公安厅复核后仍然持原结论。7月3日南京医科大学鉴定认为,心肺功能衰竭的说法证据不足,黄静是非正常死亡。8月14日,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也认为不足以确定自然死亡。2004年3月,保存在湘潭市二医院的黄静尸体器官标本被发现因保存不善已于年初被销毁,导致无法继续进行法医鉴定。2004年7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认定,黄静在潜在病理改变的基础下,因姜俊武采用较特殊方式进行的性活动促发其死亡。[5]菊花碎了一地
  黄静案中,鉴定前后的时间跨度很大,等到南京医科大学和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时,时间已经过去了4-5个月。最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做出鉴定结论时,相关器官标本已经销毁,其公信力受到很大影响。黄静真正的死亡原因,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检材的毁损愈发成迷。黄静案是不是一个错案,在此我们已无法评析。但无疑,鉴定的不及时,容易使得鉴定对象发生质变,从而导致鉴定意见的错误。
  3.鉴定技术有限。受到技术发展的限制,鉴定不是万能的。科学技术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从血液鉴定到DNA鉴定的发展历程中,我们看到了鉴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但是,这个发展仍然是受到约束的。佘祥林案曝光后,公众对这个案件的一个很重要质疑就在于,要判断那个无名女尸是不是佘祥林的妻子张在玉,只需要借助DNA技术手段进行鉴定即可,而在当时却是依赖张的亲人对尸体的辨认。
  根据资料显示,首先于1984年发现脱氧核糖核酸特征测定的是英国遗传学家阿莱克?杰弗里斯。到1988年,英国的谋杀案嫌犯科林?皮奇福克,成为第一位因脱氧核糖核酸特征测定证据而被定罪者。在美国,第一个因为DNA技术而被无罪释放的犯罪嫌疑人是Gary Dotson, 他因强奸罪在1979年入狱,等到他被释放时,他已经在监狱里呆了十年的时间。{10}也就是说,在美国,DNA技术开始适用于司法的时间是在1989年左右。在我国,直到2009年,DNA技术在案件中运用的比例仍然不足2%,强奸和杀人案件中有DNA鉴定的不到10%。{11}佘祥林案件发生在1994年,而1994年我国可以作DNA鉴定的机构数量非常有限。[6]佘祥林案的错误,在一定程度上便是鉴定技术有限的苦果。
  另一方面,我国鉴定人员的素质也是参差不齐的。从鉴定人员的学历、职称情况中可窥一斑。如据统计,2010年执业司法鉴定人中,博士、硕士、大学本科、大学专科、中专以下学历的人员分别占总人数的3.5%、9%、68.5%,16.2%和2.8%。执业司法鉴定人中具有正高、副高、中级、初级职称的人员分别占总人数的24.8%,41%,29.3%、3.8%。{12}鉴定人员的不同技术水平,也必然导致其作出的鉴定意见的可靠性程度的不同。
  4.鉴定人的疏忽。在司法鉴定过程中,司法鉴定人的疏忽也会导致鉴定意见的错误。有学者坦言专家的失职已经成为了威胁刑事司法体系公正性的重要问题”。{13}这样的案例,已经不少。如杜培武案便是典型一例,在该案中,进行了大量的鉴定,甚至采用了测谎技术,但是结论却是杜培武杀了人、杜培武在说谎。该案中进行了如下鉴定:(1)对云OA0455号昌河牌微型面包车内现场勘查,对车内血痕与二被害人血型鉴定、枪弹痕迹鉴定;(2)云 OA0455号昌河牌微型面包车驾驶室离合器、油门踏板上遗留的足迹泥土气味及杜培武所穿袜子气味,经警犬气味鉴别(多只多次)均为同一,证实杜培武曾经驾驶过该车;(3)对云OA0455号昌河牌微型面包车驾驶室刹车踏板上、踏板下胶皮垫上提取泥土与杜培武所穿警式衬衣衣领左端、右上衣袋粘附泥土痕迹,在其所穿警式外衣口袋内提取一张面额百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麦高伟,杰弗里?威尔逊.英国刑事司法程序[M].姚永吉,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238.

{2}[法]勒内?弗洛里奥.错案[M].赵淑美,张洪竹,译.北京:法律出版社,1984.177.

{3}汪建成.中国刑事司法鉴定制度实证调研报告[J].中外法学,2010,(2).

{4}刘建伟.论我国司法鉴定人出庭作证制度的完善[J].中国司法鉴定,2010,(5).

{5}房保国.刑事证据规则实证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52.

{6}[美]约翰?W ?斯特龙.麦考密克论证据[M].汤维建,等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31.

{7}林钰雄.刑事诉讼法:上册总论编[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395.

{8} Keith A.Findley,Learning from Our Mistakes; a Criminal Justice Commission to Study Wrongful Convictions, 38 Cal.W.L.Rev.333.

{9}吕泽华.DNA鉴定技术在刑事司法中的运用与规制[D].中国人民大学2010年度博士论文.

{10} Samuel R.Gross,Kristen Jacoby,Daniel J.Matheson,Nicholas Montgomery,and Sujata Patil,Symposium; Innocence in Capital Sentencing-exonera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1989 through 2003,95 J.Crim.L.&Criminology 523.

{11}陈学权.刑事诉讼中DNA证据运用的实证分析——以北大法意数据库中的刑事裁判文书为对象[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9,(4).法小宝

{12}李禹,陈璐.2010年度全国法医类、物证类、声响资料类司法鉴定情况统计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11,(4).

{13} Carol Henderson Garcia,Expert Witness Malpractice; a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the Negligent Expert Witness, 12 Miss.C.L.Rev.39(1991).

{14}王武.司法鉴定书出错鉴定中心称是笔误[N].内蒙古晨报,2010-01-08.

{15}郭欣阳.刑事错案评析[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1.167.

{16} Learned Hand,Historical and Practical Considerations Regarding Expert Testimony, 15 Harv.L.Rev.40.

{17} Thomas E.Baker,the Impropriety of Expert Witness Testimony on the Law, 40 U.Kan L.Rev.325(1992).

{18}易延友.证据法的体系与精神——以英美法为特别对照[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201.

{19} Virginia G.Maurer; Compelling the Expert Witnesses; Fairness and Utility under the Federal Rules of Civil Procedure,Georgia law review.711984-1985.

{20}龙宗智,夏黎阳.中国刑事证据规则研究[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11.402-40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889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