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的相关性研究
【作者】 杜佳盈【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
【分类】 反不正当竞争与反垄断法
【中文关键词】 正当理由;反垄断豁免;多元价值目标;合理原则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7)05-0082-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5
【页码】 82
【摘要】

“没有正当理由”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一项构成要件,但反垄断法对其做了模糊化处理。正当理由与垄断协议豁免和经营者集中豁免的经济学基础均在于垄断对经济发展的两面性,同时两者又契合反垄断法所追求的多元价值目标并受到合理原则的指导,因而在内容上具有一定的相通性。但正当理由作为构成要件在逻辑上和性质上与豁免条件存在差异,因而两者又是两种不同的制度设计,在具体情形上存在细微差别。经营者的行为基于正当理由而未被认定为滥用不属于一种反垄断豁免,但经营者实施垄断协议或经营者集中的豁免情形确是其行为的正当理由。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9346    
  
  我国《反垄断法》针对经营者规定了三类垄断行为,分别是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经营者集中。其中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规定在第三章,法条共列举了6种滥用行为,加一项兜底条款,分别为:(1)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2)没有正当理由,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3)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4)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5)没有正当理由搭售商品,或者在交易时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条件;(6)没有正当理由,对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差别待遇;(7)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第(2)至(6)项法条均明确要求滥用行为没有正当理由,但《反垄断法》却未对“正当理由”进行界定,给予了执法机关相当大的自由裁量权。
  与此同时,笔者注意到在认定垄断协议和经营者集中时,法条均未要求经营者的行为“没有正当理由”,难道即便经营者有合理的理由也无法逃脱垄断协议和经营者集中的制裁?不是的,《反垄断法》针对这两类垄断行为分别设有豁免条款且明确列举了豁免情形。那么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的关联?经营者的行为基于正当理由而未被认定为滥用是否属于一种豁免?反过来说,经营者实施垄断协议或经营者集中的豁免情形是否是其行为的正当理由?两项制度在内容上是否存在相通性?本文欲对这两项制度的相关性进行研究。
  一、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立法内容比较
  《反垄断法》未对正当理由进行界定。2010年国家发改委和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先后公布《反价格垄断规定》和《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规定》,并于2011年2月1日开始实施。两份文件分别对正当理由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细化规定,为发改委和工商总局在具体执法过程中认定正当理由提供了一定的指导。《反价格垄断规定》第11条规定了认定不公平垄断高价和垄断低价的考虑因素,即“公平”这一正当理由的判定方法[1];第12条规定了具备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实施掠夺性定价的正当理由[2],主要从经营者在特定时期经营必要的角度考虑[3];第13条规定了拒绝交易的正当理由[4],主要从交易相对人自身信用和仍有其他选择权的角度考虑;第14条规定了限定交易的正当理由,主要从经营必要、经济效率和消费者福利的角度考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规定》第8条则对正当理由做了统一规定,要求在认定非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正当理由时考虑:“(一)有关行为是否为经营者基于自身正常经营活动及正常效益而采取;(二)有关行为对经济运行效率、社会公共利益及经济发展的影响。”也是从经营者的必要经营行为、经济运行效率和社会公共利益几个方面予以考虑。
  我国《反垄断法》共规定了5类豁免制度,分别为垄断协议豁免制度,经营者集中豁免制度,自然垄断豁免制度,知识产权豁免制度和农业豁免制度。后三项豁免制度均是针对特定的行业或领域,前两项针对特定的垄断行为,本文所讨论的反垄断豁免仅包括前两项豁免制度,即垄断协议豁免和经营者集中豁免。
  《反垄断法》第15条规定了7种垄断协议豁免情形:“(1)为改进技术、研究开发新产品的;(2)为提高产品质量、降低成本、增进效率,统一产品规格、标准或者实行专业化分工的;(3)为提高中小经营者经营效率,增强中小经营者竞争力的;(4)为实现节约能源、保护环境、救灾救助等社会公共利益的;(5)因经济不景气,为缓解销售量严重下降或者生产明显过剩的;(6)为保障对外贸易和对外经济合作中的正当利益的;(7)法律和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情形。”其中属于第(1)项至第(5)项情形的,经营者还应当证明所达成的协议不会严重限制相关市场的竞争,并且能够使消费者分享由此产生的利益,才能得到豁免。不难看出,垄断协议豁免所列举的情形大多有利于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率,且同时要求有利于消费者福利。《反垄断法》第28条规定了经营者集中的豁免情形:“经营者能够证明该集中对竞争产生的有利影响明显大于不利影响,或者符合社会公共利益的,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可以作出对经营者集中不予禁止的决定。”主要考虑有利于竞争的效果和社会公共利益。
  就立法内容而言,正当理由与豁免情形考虑的因素相似,包括经济效率、消费者福利和社会公共利益几方面,同时正当理由还较多地考虑到经营行为的必要性。
  二、从经济学理论看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
  反垄断豁免制度的经济学基础在于垄断对经济发展的两面性,即一方面有限制竞争的作用,另一方面又有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1}。垄断的消极作用显而易见,经营者通过垄断价格获取垄断利润,榨取消费者福利;通过设置障碍阻止竞争者进入相关领域,或是将中小竞争者排挤出相关市场,破坏市场竞争秩序;因垄断而产生创新惰性,等等。然而,现代研究表明,垄断并不必然导致经济的低效率,有时反而可以提高社会整体的经济效益。垄断的正面作用受到规模经济理论和创新理论的支持。
  (一)规模经济理论
  规模经济用于描述企业经营过程中投入和产出的关系,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随着投入的增加,产出以高于投入的比例增加,在未达到最优规模之前,单位生产成本处于递减状态,继续扩大规模是有利于整体效率的提高的,因此产业发展客观上存在一个最优的经济规模。但追求规模经济容易导致垄断,垄断又阻碍市场竞争机制发挥资源配置的作用,因此英国著名经济学家马歇尔认为规模经济和垄断是相互矛盾的,这种矛盾被后来的经济学家称为“马歇尔两难”{2}。“马歇尔两难”使得人们必须在规模经济效益与竞争效益之间进行选择。但这种矛盾理论将垄断视为完全的消极事物,换一个角度思考,规模经济效益其实就是垄断的另一面——有利于提高经济效率的一面。因此,垄断受到规模经济理论的支撑,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整体经济效率的提高。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二)创新理论
  创新理论的缔造者熊彼特认为:企业家活动的动力来源于对垄断利润或超额利润的追逐,其目的或结果是实现技术创新,而企业家的创新活动是经济兴起和发展的主要原因。科技创新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这是大部分中小企业所不具备的,因而实践中的重大技术创新大多来自于垄断大企业。很多人认为经营者会因其垄断地位而产生创新惰性,但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一家企业独占市场的状态几乎不可能,寡头之间也存在竞争,而且垄断利润会吸引新的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一旦该经营者实现技术上的突破将威胁到垄断企业的垄断地位。所以创新惰性会有,但在大部分相关市场上并不会产生太大的威胁,相反,垄断企业能够为技术创新提供必要的条件,推动创新发展。
  马歇尔晚年对英国的经济政策提出忠告:把一切垄断都认为是坏事是毫无理由的简单化,对英国的经济发展有害无益。垄断对经济发展影响的两面性为反垄断豁免提供了经济学上的合理解释,同时也能为正当理由制度提供合理解释。
  经营者利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的经营行为也具备两面性,其正面作用便是行为潜在的正当理由,一旦正面作用超过消极作用,便正式成为一项正当理由,保护经营者免受反垄断法制裁。不过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中,行为产生正面作用的经济学基础与垄断协议和经营者集中有所不同,非规模经济理论和创新理论,毕竟此时经营者已经获得了市场支配地位,其正面作用需要依据特定行为进行特定的经济分析,这也是正当理由与豁免条款在具体情形上存在一定差异的原因。以价格歧视为例,经营者针对被指控的价格歧视行为可进行成本合理性抗辩。依据成本合理性抗辩,如果价格差异与向客户提供服务的边际成本的差异成正比,则该差别定价是合理的。如果对不同的客户采用相同的价格,那么相关成本就要在所有客户中平摊,这将造成当卖方可以销售更多产品但必须采用更低价格时,强制单一价格将阻碍交易的达成,即便该更低价格高于增量成本。但无论何种分析方法,其正面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因而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都源于垄断对经济发展影响的两面性这一经济基础。
  三、从法学理论看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
  (一)多元价值理论
  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均受到反垄断法多元价值理论的支撑,正是由于多种价值目标之间存在冲突与取舍,才有正当理由与反垄断豁免存在的理由。
  反垄断法的价值包括公平、效率、公共利益等,这些价值并没有恒定的优先次序,应根据不同的经济情况平衡取舍。这些价值也一一体现在了我国《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之中,我国《反垄断法》第1条规定:“为了预防和制止垄断行为,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制定本法。”可见,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包括公平竞争、提高经济运行效率、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等。有的时候,这些目的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即在市场公平竞争得到保护的同时,经济效率、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也得到提高和维护;但有的时候它们并不一致,不同的目的之间会存在冲突,如公平和效率,这时就需要利益衡量。而这种利益衡量具体到垄断行为中便形成了正当理由制度和反垄断豁免制度。
  实践中经营者实施的经营行为往往具有多重效果,一方面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的效果,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另一方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作者简介:杜佳盈(1993-),女,浙江宁波人,2015级经济法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1]应当考虑下列因素:(一)销售价格或者购买价格是否明显高于或者低于其他经营者销售或者购买同种商品的价格;(二)在成本基本稳定的情况下,是否超过正常幅度提高销售价格或者降低购买价格;(三)销售商品的提价幅度是否明显高于成本增长幅度,或者购买商品的降价幅度是否明显高于交易相对人成本降低幅度;(四)需要考虑的其他相关因素。法宝

[2]包括:(一)降价处理鲜活商品、季节性商品、有效期限即将到期的商品和积压商品的;(二)因清偿债务、转产、歇业降价销售商品的;(三)为推广新产品进行促销的;(四)能够证明行为具有正当性的其他理由。

[3]包括:(一)交易相对人有严重的不良信用记录,或者出现经营状况持续恶化等情况,可能会给交易安全造成较大风险的;(二)交易相对人能够以合理的价格向其他经营者购买同种商品、替代商品,或者能够以合理的价格向其他经营者出售商品的;(三)能够证明行为具有正当性的其他理由。

[4]包括:(一)为了保证产品质量和安全的;(二)为了维护品牌形象或者提高服务水平的;(三)能够显著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并且能够使消费者分享由此产生的利益的;(四)能够证明行为具有正当性的其他理由。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934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