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创立及管辖原则
【英文标题】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Yugoslavian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and Its Jurisdiction
【作者】 王秀梅【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
【中文关键词】 国际刑事法庭;前南斯拉夫;规约;管辖原则
【英文关键词】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the former Yugoslavia;statute;principles of jurisdiction
【文章编码】 1001—2397(2002)03—0113—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3
【页码】 113
【摘要】

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是联合国安理会针对前南斯拉夫武装冲突中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而设立的国际特设法庭,该法庭不仅传承了纽伦堡和远东军事法庭的原则及审判精髓,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延展了国际刑事审判的原则与理论,并未以后的国际刑事审判以及常设国际刑事审判机构的建构提供了可行性的先导模式。

【英文摘要】

Having been established by the Security Council acting under Chapter VII of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Prosecution of Persons Responsible for Serious Violations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Committed in the Territory of the Former Yugoslavia since1991.The court not only inherits the principles and spirits of both Nuremberg Trail and Tokyo Trial,but also in a great large extends the theories and principles of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al.It also provides the leading model for establishing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and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a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537    
  一、前南专家委员会的组建
  1992年10月6日,联合国安理会正式通过《第780(1992)号决议》,针对前南斯拉夫冲突中“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和其他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建立一个专家委员会,负责调查和收集有关战争期间罪行的证据,这个委员会被称为前南斯拉夫战争罪行调查专家委员会。[1]根据安理会《第780(1992)号决议》的精神,专家委员会有权在其财力和能力所能确保的范围内,收集所有涉及违反国际人道法行为的相关资料。
  在专家委员会工作期间,对战争罪行进行了全面的查证,其中包括大规模的掘尸检验和世界重大强奸案的调查。这些工作的所有参加者,除委员会成员和委员会3名秘书以外,还有一些是政府提供的人员及一些志愿者。在专家委员会主席巴西奥尼教授的筹备和指导下,专家委员会完成了一份长达6.5万页的调查报告和3,300页的分析报告,数据库记载的录像资料超过300个小时。1994年12月,专家委员会将这些资料作为《专家委员会最终报告的附件》递交联合国安理会,1994年4月至8月间,联合国安理会将这些调查分析报告陆续移交给前南斯拉夫国际法庭的检察官。{1}由于专家委员会和国际人权协会提供的这些罪证资料牵涉某些高级政治、军事人员的参与行为,所以专家委员会的工作在某种程度上会受到被指控方的威胁,这种威胁可能导致委员会提供的起诉报告受到忽视。因此,从政治角度看,为避免调查工作直接引发不良的结果,委员会必须终止其调查工作。委员会主席宣布委员会将于1994年4月30日正式终止工作。{2}尽管专家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受到某些政治因素的制约,但是该委员会已经为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将要进行的诉讼活动提供了基本素材和有力的帮助。
  二、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建构
  1992年7月13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764(1992)号决议》再次强调,前南斯拉夫冲突各方必须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特别是1949年的各项《日内瓦公约》,凡是实施或者命令实施严重违反国际公约者应以个人的名义承担战争罪的责任。同年8月13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771(1992)号决议》决定,立即停止实施所有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并号召世界各国及国际人道主义组织向安理会提供前南斯拉夫违法行为的具体资料。此外,安理会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制作了一项决议[2],要求所有前南斯拉夫有关人员、波斯尼亚—塞尔维亚—黑塞哥维亚的武装部队遵守该决议,并警告冲突各方,如果不遵守该决议,安理会将进一步采取制裁措施。两个月后,安理会又通过了《第780(1992)号决议》,决议要求联合国秘书长紧急考虑建立一个公正的专家委员会,由该委员会依照《第771(1992)号决议》提交资料,并通过其调查结果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前南斯拉夫境内违反人道主义法行为的证据。{3}1993年2月22日,继专家委员会递交第一份临时报告之后[3],安理会《第808(1993)号决议》明确规定,“决定建立一个国际刑事法庭,旨在起诉凡自1991年以来,在前南斯拉夫领域内实施的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负有责任之人。”[4]此后,联合国秘书长依照安理会《第808(1993)号决议》的要求提交了报告[5],其内容包括《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规约》草案及系统解释。[6]这些内容被安理会《第827(1993)号决议》所认可[7],1993年5月25日,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ICTFY,以下简称前南法庭)在海牙正式成立。
  依照《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规约》(以下简称《前南法庭规约》)的规定,前南法庭的职责与权限主要体现为四个方面:一是法庭管辖权行使的时间;二是法庭管辖的地域性;三是法庭的属人管辖权;四是法庭管辖的罪行范围。
  前南法庭是联合国安理会的附属机构,检察官须经安理会任命,但这并不影响检察官和法庭处理案件的司法独立性。即使这种司法独立性不像某些国家宪法规定的司法独立,或者某些国家规定的刑事审判独立和公正,但前南法庭的审判不受任何政府、其他机构或人员的干涉。从《前南法庭规约》的具体内容分析,国际社会非常期望国际法庭的审判具有独立性与公正性。检察官开始工作后的数月内,共对22人提出了指控,截止到1996年9月15日,检察官办公室已经指控75人,其中1人交付执行,1人表示服罪,7人被判处监禁。{4}除此之外,《前南法庭规约》在证据调查、审判程序以及判决执行等方面均贯穿着国际合作的原则,尽管事实上的国际合作效果并不理想。例如,前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政府(塞尔维亚、黑山、波黑共和国)中的波斯尼亚—塞尔维亚政府拒绝承认法庭的管辖,并在法庭调查和被指控人移交等方面也不提供合作。前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认为,国际法庭应为起诉战争罪行而建立,这意图暗示前南法庭应根据前南斯拉夫国内刑法第16章的规定,以国内诉讼的方式起诉那些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
  三、前南法庭的管辖原则
  (一)属地管辖原则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法庭管辖的空间效力只适用于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领域,即法庭仅对那些在前南斯拉夫领域内所犯的罪行具有管辖权。《前南法庭规约》第8条的规定:“国际法庭的管辖权将涵盖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领土,包括其领陆、领水和领空,”这种管辖权的地理限制不仅具有独特性,而且与一定的法律依据相关联,其法律依据是联合国安理会依照《联合国宪章》第七章通过的《第808(1993)号决议》,而这一决议本身仅适用于前南斯拉夫领域内,正如该决议第1段强调法庭管辖的罪行是“在前南斯拉夫境内犯下的”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在内。因为前南法庭仅仅是安理会的一个附属机构。[8]因此,法庭地域管辖只针对前南斯拉夫领域,对其以外的其他领域不具有地域管辖权。
  (二)属时管辖原则
  前南法庭仅对发生在1991年1月1日以后的犯罪具有管辖权。管辖权的时间效力主要是依据《第808(1993)号决议》的规定,根据该规定,联合国安理会仅被许可以重新建立和平为目的而授予该法庭管辖权。联合国秘书长认为,“自1991年以来”所犯的违法行为,是指自1991年1月1日起或以后的任何时间。这个日期时中立性的,与任何特定事件都没有关系。而且该日期明确表明,不对这场冲突的国际或国内性质做出判断。实际上,这是联合国安理会对前南斯拉夫领域内武装冲突爆发时间所作的确认。《前南法庭规约》在上述决议的基础上制定了法庭的属时管辖权,该规约第1条关于国际法庭的职权范围规定:“国际法庭有权根据本规约各条款,起诉应对1991年以来在前南斯拉夫境内实施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行为负有责任之人。”《前南法庭规约》第8条的属时管辖权同样规定:“国际法庭的属时管辖权涵盖自1991年1月1日起的时期。”由此可见,前南法庭只管辖1991年以来的犯罪行为,1991年以前的行为不在法庭管辖范围之内。
  (三)属物管辖原则
  前南法庭的属物(事)管辖权基于联合国安理会《第808(1993)号决议》的精神,该决议第1段规定,国际法庭应起诉对1991年以来前南斯拉夫境内所犯的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行为负责之人。这一套法律的形式既有条约法也有习惯法。尽管有的国际习惯法没有以条约的形式固定下来,但某些主要的人道主义法已经成为国际习惯法的一部分。联合国秘书长认为,罪行法定原则要求国际法庭应适用那些毫无疑问已成为习惯法部分的国际人道主义法规则,以避免发生只有一些国家而不是所有国家都遵守具体公约的问题。因为国际法庭是起诉应对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行为负责之人,故这一点更为重要。进而言之,这些应受惩罚的犯罪行为困扰着整个国际社会的良知。因此,适用于武装冲突的国际人道主义法无疑应成为国际习惯法的一部分,这些公约和惯例包括:1949年8月12日的各项《日内瓦公约》,1907年10月8日的《关于陆战法规和习惯的公约》(《海牙第四公约》)及其附件所列《关于陆战法规和习惯的章程》(《海牙章程》),1948年12月9日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以及1945年8月8日的《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宪章》。
  基于上述精神,《前南法庭规约》确立的属物管辖权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1.严重违反1949年各项《日内瓦公约》的行为
  1949年的各项《日内瓦公约》[9]构成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规则,提供了在国际武装冲突中适用习惯法的基本规定。从人道主义的观点看,这些公约保护了一定范畴的公民,规定了适用于战争行为的守则。每项公约都载有一个条款,列明可以成为“严重违反情形”或战争罪的特别严重违反行为清单。如第一公约第50条、第二公约第51条、第三公约第130条和第四公约第147条[10]规定的严重违反日内瓦公约的情形。该公约还规定了适用于内部武装冲突的最低规则。根据这些规定,犯下或命令他人犯下严重违反公约情形的人要受到审判和惩罚。
  《前南法庭规约》的规定体现了各项《日内瓦公约》的内涵,该规约第2条规定的严重违反1949年各项《日内瓦公约》的行为包括:故意杀害;酷刑或不人道待遇,包括生物实验;故意使身体或健康遭受重大痛苦或严重伤害;无军事上之必要,而以非法和横蛮之方式,对财产进行大规模的破坏与占用;强迫战俘或平民在敌对国家军队中服务;故意剥夺战俘或平民应享有的公民及合法审讯的权利;将平民非法驱逐出境或移送或非法禁闭;劫持平民作人质。[11]国际法庭有权起诉上述罪行。联合国安理会多次重申,在前南斯拉夫领土犯下上述罪行者,必须对这种严重违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参见M.Cherif Bassiouni:“From Versailles to Rwanda in Seventy—five Years:The Need to Establish a Permanent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at“Harvard Human Rights Journal”,Volume Ten,Spring 1997.

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2}参见M.Cherif Bassiouni:“From Versailles to Rwanda in Seventy five Years:The Need to Establish a Permanent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at“Harvard Human Rights Journal”,Volume Ten,Spring 1997.

{3}参见Virginia Morris & Michael P.Scharf:“An Insider’s Guide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Tribunal for the Former Yugoslavia (A Documentary History and Analysis)”(Volumel),Transnational Publishers,Inc.Irvington—Hudson,NewYork,1995,pp.22—25.

{4}参见M.Cherif Bassiouni:“From Versailles to Rwanda in Seventy five Years:The Need to Establish a Permanent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at“Harvard Human Rights Journal”,Volume Ten,Spring199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53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