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论股东的清算义务、清偿责任及其转换
【副标题】 某凤凰大酒店有限公司诉郑某某、陶某某借款纠纷案评析
【英文标题】 On clearing duties and satisfactory liabilities of shareholders and the corresponding transformation
【作者】 王涛 王韧【作者单位】 江苏省徐州市
【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清算义务 清偿责任 有限责任 法人人格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8
【页码】 77
【摘要】

股东的清算义务应发生于公司注销之前,股东不履行清算义务的法律后果是推定股东侵占了公司的责任财产,股东在不能举证的情况下,应对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现行的关于股东承担清理责任的主流判决将本应前置的清算义务不适当地后置了,是对股东有限责任的误读,且在缺乏强制清算程序时,债权人的利益无法得到变现。本文还就股东自愿承担无限责任的承诺效力及夫妻开办公司的法人人格进行了讨论。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6760    
  【案情】
  被告郑某某、陶某某为夫妻关系,1994年11月15日以其两人为股东,以郑某某为法定代表人,经工商部门登记设立徐州市三水水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水公司”),注册资金60万元。1995年12月13日,三水公司因生产经营需要,从凤凰公司借款40万元,双方约定利率为月息10.08%,还款日期为1996年3月13日,以三水公司房产设定抵押,但未办理抵押登记手续。借款到期后,三水公司付利息至1998年4月,其余本息未付。该公司在经营过程中,由于为徐州沧海玻璃有限公司贷款提供担保,徐州市中级法院强制执行其资产135万元以偿还银行贷款。三水公司遂以公司资产被执行完毕,无法经营为由,于1999年6月10日向工商部门提出公司注销登记申请,并在申请表中注明公司债权债务“清理完毕,如有债务,由郑某某、陶某某承担”。后三水公司于10月6日、10月23日、11月6日在《彭城晚报》上登报声明“徐州市三水水产有限公司已宣布注销,请予以办理有关登记手续”,11月10日工商部门核准注销三水公司。自公司决定解散至工商部门核准注销期间,三水公司并未按照公司法的规定进行清算,工商部门亦未审查。凤凰公司于1999年10月27日诉至泉山区法院,要求三水公司还本付息。诉讼中因三水公司注销,泉山区法院将被告变更为郑某某、陶某某。两被告答辩理由为三水公司已注销,公司股东不应对原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在一、二审诉讼期间,两被告以帐册丢失为由拒不提供公司财务帐簿及资产状况。两被告对借款事实不持异议。
  【审判】
  泉山区法院经审理认为,凤凰公司与三水公司之间的借款行为违反了国家金融管理法规,属非法借贷,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无效。鉴于凤凰公司系用自有资金帮助三水公司解决资金困难,且双方约定利率未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对凤凰公司要求返还本金并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根据我国公司法关于有限责任公司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仅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解散后,其股东应对公司进行清算。本案中三水公司虽已登记注销,但因该公司未经清算,故其股东仍负有用清算后的公司资产偿还所欠凤凰公司债务义务。泉山区法院于1999年12月2日判决:郑某某、陶某某自判决生效30日内以三水公司的资产清偿凤凰公司借款本金400000元;郑某某、陶某某自判决生效30日内以三水公司的资产清偿凤凰公司借款利息68544元。
  凤凰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称:公司决定解散后应当进行清算,清算后发现公司财产不足清偿债务的,应当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破产。由于两股东未申请破产,应推定公司财产能够清偿公司债务或者还有剩余。公司注销后,该公司财产已转归其股东占有,故应判决股东还债。此外,二股东在工商部门的承诺实质上是对有限责任的放弃,系其自主选择的结果,应当认定有效。因此,原审判决郑某某、陶某某承担清理责任不当,应改判两被告承担清偿责任。郑某某答辩称:股东承担有限责任为公司法的原则,除非证明股东有虚假出资、抽逃资金或侵占财产,始得由股东承担债权责任或清偿责任。本案中郑某某、陶某某并无过错,造成债权人损失的原因在于三水公司注销前确无可供分配之资产,故其股东不应承担责任。其在工商部门的承诺系应登记机关的要求被迫作出,违背自愿原则,应确认无效。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陶某某未作答辩。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三水公司决定解散后应进行清算而不进行清算,可以推定原公司财产已由股东接收,其行为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故应由郑某某、陶某某在接收原三水公司资产的范围内承担返还责任或赔偿责任。鉴于其不提供公司帐册,可以推定郑某某、陶某某接收的资产大于或等于债权,应就40万元本金及其利息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原审人民法院认定事实清楚,确认合同效力正确,但未能正确界定股东行为的性质,在处理结果上导致行为性质与责任承担不相适应,属法律适用不当,应予改判。判决撤销泉山区人民法院(1999)泉经初字第783号判决;郑某某、陶某某赔偿凤凰公司40万元及其利息。
  【评析】
  本案借款事实比较清楚,当事人对此也没有异议,焦点在于在公司注销后,其股东对原公司债务承担清理责任还是清偿责任。审判实践中,由于这类纠纷占有相当的比例,因而责任问题也成为一个较为普遍的问题。最常见的做法是,在无证据证明股东虚假出资或抽逃资金的情况下,判决股东在一定期限内承担清理责任。由于我国的公司法、民事诉讼法以及司法解释对强制清算程序均缺乏相关规定,因而无法对股东采取切实有效的强制执行措施,对债权人不公平,也有损法院判决的尊严。正因如此,也有法院判决逾期不承担清理责任时,由股东承担清偿责任。本案的终审判决,从侵权的角度为这类纠纷的解决提供了一个新的视点。
  (一)关于股东行为性质的界定
  股东承担有限责任是公司法的基本原则之一,但在出现特殊情况下,可以排除股东有限责任。从目前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来看,对股东有限责任的排除有以下几种情况:
  (1)投资不到位,且未达到法定最低资本额的,可否定法人人格,由股东承担无限责任。
  (2)投资不到位,但达到法定最低资本额的,则由股东承担投资不实的责任。
  (3)抽逃资产的,由股东承担赔偿责任。
  前两种情况发生于公司设立阶段,第三种情况发生于公司运行阶段。唯独缺乏公司解散时,股东不尽清算义务应承担何种责任的明确规定。我们认为在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应依据公司法的立法精神、民法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条款去界定该行为的性质,并据此确定应承担的责任。
  公司法的初衷在于通过拟制人格的方式创设主体,鼓励交易。为防止股东利用公司的人格、或者说公司的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利益或债权人的利益,公司法又通过规范公司行为,维护交易安全,从而在公司、股东与债权人的权益之间作出平衡。当由于公司或股东的行为打破这种平衡时,法律便提供一定的救济措施,去恢复受损一方之利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676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