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车辆贬值损失赔偿的法律基础
【英文标题】 The Legal Basis for Compensation for Diminution in Value of Vehicle
【作者】 张平华【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教授}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车辆贬值损失;救济性;类型;责任构成;赔偿规则
【英文关键词】 diminution in value; relief possibility; liability requirement; damages rule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9)05-0049-1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49
【摘要】

被毁损车辆经采取修复措施后,仍可能基于技术条件限制、交换价值下降等而发生贬值损失。车辆贬值损失具备无形性、客观性、复杂性,其不同于纯粹经济损失、精神损害,可分为技术性贬值、固有性贬值。车辆贬值损失的可救济性具体落实于责任构成和法律效果,而只有造成严重损害、满足因果关系要求的贬值损失才能获得赔 偿。车辆贬值损失赔偿原则上须采取客观标准并可予以公式化,应以损害发生时为计算时点。

【英文摘要】

Owing to the limitation of technical condition as well as the decline of exchange value, diminished value can happen af- ter the impaired vehicle repaired. The diminished value of vehicle is intangible, objective and complex, it is different from the pure economic loss and mental loss, and it can be divided into repair-related diminished value and inherent diminished value. The relief possibility of diminution in value of vehicle rely on liability requirement and legal effect. Only in the situation that sev- eral damage has been caused and adequate causation theory or the regulation purpose theory has been met, the diminution in val- ue could be compensated. In principle, the diminished value compensation adopts objective criteria and can be formulated, and shall be calculated at the time when the damage occurr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4753    
  
  

被毁损车辆即便修复如初其市场价值也往往大打折扣,存在所谓的车辆贬值损失(英Residual dim- inution in value/德Minderwert/日評価損)。[1]然而,车辆既经修复又何来损失?支持车辆贬值损失赔偿固然可满足全面赔偿的要求,但是否构成过度赔偿进而限制行为自由?[2]于此背景下,车辆贬值损失的可救济性就颇值探究,其制度设计也难免多元可变。[3]

近年来,我国车辆贬值纠纷持续攀升,[4]《侵权责任法》第19条虽建立了财产损害赔偿的统一规范,但也只是按照市场价格或其他方式确定财产赔偿范围,并未明确贬值损失的可救济性。在起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阶段,人们曾对应否赔偿机动车“贬值损失”问题展开了讨论,最终在上述解释第15条对财产损害赔偿范围的明文规定中,并未承认车辆贬值损失。[5]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关于交通事故车辆贬值损失赔偿问题的建议”的答复》中指出,原则上不应支持车辆贬值损失的诉求。尽管如此,各地法院对车辆贬值损失赔偿的裁判意见并非想象中的“一刀切”式地予以否定,实务上则围绕车辆贬值损失是主观损害抑或客观损害、直接损失还是间接损失、现实损害抑或潜在损害、纯粹经济损失还是物的损害,或者聚焦于缺乏明文规定能否请求赔偿、鉴定结论能否得以采纳等经常发生争议。[6]在这一争议过程中人们忽视了系统探析和建构车辆贬值损失赔偿的法律基础。

本文不揣浅陋,试初步回答相关问题,以奠定车辆贬值损失赔偿的法律基础。这主要包括:车辆贬值损失的要素和性质如何?具有何种类型?应否获得赔偿?如何进行赔偿?

一、车辆贬值损失的要素和性质

所谓车辆贬值损失指被毁损车辆经过修理等措施而恢复原状,但基于技术条件限制或交易心理影响等导致其价值减少而引发的损害。车辆贬值损失内涵多元的要素:发生毁损、经过修理、恢复原状、发生贬值等。这些多元的要素向我们描绘了车辆贬值损失首尾相接的发生过程,也预示着这种损害的法律性质及其计算的复杂性。

(一)车辆贬值损失的要素

1.车辆发生毁损。所谓毁损指车辆实体部分被破坏或功能发生减损。未实际侵害车辆,单纯基于交易上的原因所造成的价值减损不构成毁损。例如,因卖方不协助导致买方不能按时过户引起的车辆价值下降。毁损不同于灭失,灭失意味着全损,须赔偿物的全部价值,自然不必再考虑贬值损失。尽管受损车辆能够恢复原状,但费用过巨甚至超过重置价值的一定比例,即构成经济全损。[7]在美国,如果修理费超出重置价值,则修理是不理性、不现实的,损害赔偿应该以重置费用为限。[8]我国实务上一般认为,如果受害人的损失已经超过该车的重置费用,车辆发生推定全损,贬值损失就不再重复计算。[9]作为合成物,车辆主要组成部分发生毁损灭失以至于整个车辆不能修复的,例如,“一辆车的车架已经不再能够安全可靠地重新调正”,也构成技术性全损或灭失;主要组成部分发生毁损灭失但可以修复的,车辆不构成灭失;非主要组成部分发生毁损甚至灭失的,对该部分可予以更换新件。

作为财物侵害的两种形态,毁损和灭失于物理形态、功能减损、经济技术评价上存在明显差别,针对这两种侵害的法律应对也明显不同。其要害在于:毁损仅导致物的部分丧失,物的所有权没有消灭,所有者可以依托所有权主张恢复原状;而灭失则导致物的丧失,所有权不复存在,或者说只能转化成价值形态的损害赔偿请求权、重新购置新物请求权等。

2.对毁损车辆进行了修理。何谓“修理”?在物权法上,不动产或者动产被毁损的,权利人可以请求“修理、重作、更换或者恢复原状”。其中“修理”无非为恢复原状的具体措施。《侵权责任法》基本沿用了《民法通则》“责任方式”之规定,列举了停止侵害、恢复原状、赔偿损失等八种责任方式,表面上剔除了与合同之债密切关联的“修理、重作、更换”,事实上这并不妨碍将修理等认定为“恢复原状”的手段。“修理”可以是侵权责任人在实体上进行修补,也可以支付修理费而由原告自行或委托第三人修理。贬值损失不属于修理费之范畴。[10]

经过“修理”是车辆发生毁损后的常见情形,但并非车辆贬值损失的必备要件。[11]

“修理”应达到什么标准?我国法并无明确规定。比较法做法不一,美国法上“修理”限于按照市场常规对车辆物理组成部分和使用功能的维修复原,而未扩及到修复其隐蔽瑕疵和市场价值。[12]奥地利法以最优维修为前提,而不限于赔偿义务人主观上可能负担的最高水平维修,也不限于实际维修水平。[13]由于修理仅仅是恢复原状的手段,所以修理的标准最终取决于恢复原状的含义。

3.毁损车辆已在实体上恢复原状。恢复原状存在两种不同含义:一是从实体和功能上恢复被毁损之物的应有状态。按照这一含义,修理受损车辆即可实现恢复原状的目的,除外也就不存在什么贬值损失。意大利法曾经认为,维修后的车辆价值当然低于相同状况下未受损的新车,但车辆经过修理就足以使得该车辆恢复到事故发生前的状态。[14]美国有些州法院认为,恢复原状仅仅止于物理上、功能上的复原而不需要价值上的填平,也就无须考虑贬值损失。[15]我国台湾地区早期的判例坚持认为:损害赔偿方法以恢复原状为原则,修复受损之物即已实现恢复原状之目的。如果修复后再命赔偿贬值之损害,受害人将受有双重利益。[16]二是恢复原状不仅要求在实体或功能上恢复被毁损之物的应有状态,也要求价值上的复原。[17]从损害赔偿的目的角度看,比较法上曾经长期坚持第一种含义,如今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第二种含义逐步得到承认,这也是贬值损失被广为接受的法理基础。由于财产价值须经评估并在交易中才能最终确定,此非人力所能掌控。因此实体上的恢复原状应成为车辆贬值损失的确定起点。当恢复原状不能时,就会产生贬值损失。如果尚未在实体或功能上恢复原状,责任人须继续修理,这一部分不属于贬值损失。维修费用过高的,受害人可以选择请求恢复原状的费用以代替事实上的修理;当毁损过于严重以至于达到推定全损的,责任人应重置车辆、赔偿车辆价值而不必于事实上恢复原状。[18]

4.车辆价值下降。如果车辆价值没有下降自然就谈不上贬值损失。在美国、奥地利,因“以新换旧”或者采取新工艺而致使车辆价值未受减损甚至增高的,不发生贬值损失。[19]我国有的法院针对“维修中零部件以旧换新,可能存在溢价,从而产生损益相抵”的情况,否定贬值损失的存在。[20]车辆价值的判断基准可分为:以受害人为标准确定的主观价值和以市场、行业、鉴定等外在标准确定的客观价值。为判断车辆价值是否下降,法律通常采取客观价值标准。车辆价值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经过修理的车辆在后续使用中功能减损,发生安全隐患,技术性能下降;因修理工艺或者更换零件所不可避免的修复损耗;由于受损车辆在交易市场上面临的不被信赖而发生的交易预期下降等。一般而言,车辆越新、配置越高,越不容易通过修理实现恢复原状,越存在明显的价值下降。

(二)车辆贬值损失的性质

1.无形性。车辆贬值损失具备无形性,通常由法院按照市场标准确定或依靠专门机构进行鉴定。而是否存在发达的二手车、事故车交易市场,将决定按照市场标准确定贬值损失的难易;市场是否培养了成熟的行业或人才也将决定鉴定意见的专业性、权威性。在鉴定意见中,人们容易混淆同样表现为价值差额的修理费、折旧费和贬值损失,进而忽视修理费和贬值损失在可赔偿性上的明显差别,导致鉴定结论失效。无形性还会引致一种极端情形:前一次毁损修复后,再次发生毁损的,两次贬值损失将混同在一起无法区分。[21]

贬值损失容易与同样具备无形性、不确定性的纯粹经济损失相混淆。[22]所谓纯粹经济损失指独立于人身或者财产权利侵害的经济利益损失,因车辆毁损导致的营运收入减少为其典型。车辆贬值损失不独立于汽车所有权,是侵害所有权的直接后果,并非纯粹经济损失。纯粹经济损失比贬值损失具有更高的间接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5条明确承认停运损失、使用中断损失等纯粹经济损失的可救济性,却并未规定贬值损失,立法上失却均衡。事实上,由于车辆贬值损失与此类纯粹经济损失具有法律性质的类似性,比较法上往往将二者一体处理,如美国北达科他州同时对这两种损失给予赔偿。快醒醒开学了

2.客观性。车辆贬值损失表现为车辆使用价值或交换价值的下降,凡此两种情形都具有客观性。从修复后的车辆仍可能存在未来安全隐患、交易评价下降等角度看,贬值损失的确具备潜在损害(latent dam- age)的某些特点,但其不同是:前者于侵害完成后一次性确定地发生,损害赔偿请求权即告成立;后者是未来发生的损害而非现实存在的损害。前者应该于损害赔偿之诉中一并提出,适用共同的诉讼时效,事后提出的贬值损失赔偿请求背离一事不再理原则;后者可以于损害赔偿之诉后提出,适用不同的诉讼时效,构成独立的诉。交易实践中,被毁损车辆的交换价值往往低于未被毁损过者,尽管这种后果可能要经过事后评价才能呈现出来,但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后果,而非由于事后评价才发生的损害。[23]

无论是车辆产权人还是交易相对人都可能因车辆不能完全恢复原状而遭受生理或心理上的痛苦,从这一角度上看,车辆贬值损失又接近于精神损害。[24]然而,原则上车辆贬值损失不能引发法律上的精神损害。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2条,精神损害赔偿以“侵害他人人身权益”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为条件。一般而言,车辆贬值损失并未源于人身权益之侵害,不能按照精神损害予以救济,除非该车辆属于人格象征意义的纪念物品,例如车辆为受害人对生前妻子的纪念物。

3.复杂性。车辆贬值损失的法律本质十分复杂,人们很难从“利益说”、“组织说”这两种关于损害本质的常规学说中择其一而定其性。按照“利益说”,车辆贬值损失表现为被毁损车辆修复后的价值降低,须采取主观标准,充分考虑受害人的全部财产状况始得最终评估损害数额。“利益说”契合了全面赔偿的要求,容易证实车辆贬值损失的存在,肯定其可救济性。但不足是:计算过程较为繁琐,计算结果具有主观不确定性;易与营业损失等金钱损失混淆进而扩张贬值损失的范围,须过分依靠相当因果关系限制赔偿,[25]从而赋予法官过高的裁量权。按照“组织说”,损害为车辆构成成分被毁损而客观上产生的不利益。这将有利于我们聚焦车辆本体确定因物理结构变化所带来的价值降低,无须考虑受害人的主观情形而依据市场价格客观确定贬值损失。该说容易使我们发现并承认与客体紧密关联的技术性贬值、附带的固有性贬值,却容易忽略独立于客体的纯粹固有性贬值损失。“组织说”完全契合有形、直接损失,可对应于恢复原状的救济方式;但对于无形、间接损失,适用该说将背离全面赔偿之目的。此外,“组织说”并未给出确定损害的具体方法。

可见,车辆贬值损失具有无形性、客观性、复杂性等基本属性,这预示着其并非纯然的事实而具有较强的法律属性、明显倚重法律判断,作为构成要件意义的贬值损失和法律效果意义的贬值损失基本融合在一起。

二、车辆贬值损失的类型

类型化是透视复杂事物的必经之路,而车辆贬值损失存在多种分类方式。比较法上,有的以是否发生直接侵害为标准,把车辆贬值损失分为直接侵害后由于不能完全修理所导致的贬值损失,以及基于间接侵害而产生的市场价值贬损;[26]有的按照侵害次数不同,将车辆贬值损失分为基于一次侵害和基于多次侵害而发生的贬值损失。立足于车辆贬值损失的可救济性,最重要的是基于事实形态而进行的分类。如果不考虑损害的发生原因,而仅基于损害事实自身的形态,车辆贬值损失可分为技术性贬值和固有性贬值。

1.技术性贬值(Repair-related diminished value)。又称与修理相关的贬值损失,指受损车辆经过修理后,基于现有维修技术与科技水平的限制,客观上难以完全恢复到事故发生前的状态,以致车辆价值的下降。技术性贬值又可分为实体性贬值和功能性贬值。

(1)实体性贬值。实体性贬值是指因修理技术的瑕疵导致车辆结构或部件无法恢复到事故发生前的状态而造成的损失。例如,原车金属结构因碰撞而发生衰弱、无法复原;修理后仍存在无法克服的噪音或车身震动等。实体性贬值通常在受损车辆修理完毕后就已发生并最终确定。

(2)功能性贬值。功能性贬值是指受损车辆经过修理后,其使用寿命、安全系数、舒适度降低带来的功用损失。例如,车辆整体的舒适度和安全性能得以下降;维修所用零件与原车无法完善协调等。功能性贬值也发生于车辆修理完毕之时,但经常是在后续使用之中才能体现出来并最终确定。

技术性贬值虽然是依靠现有技术条件或水准无法避免、无法克服的结果,但该结果却不应由受害人承担,否则会有失公平。技术性贬值以最优维修为前提,对其赔偿应不同于维修费,但却往往以修理费为基础。技术性贬值可能会在未来进一步引发新的损害,这使其与潜在损害的运行机理相似,所不同者在于贬值损失是现实客观发生的损害,可通过市场手段加以确定,具有可救济性;而潜在损害是未来可能发生的、不确定的损害,一般不具有可救济性。[27]当然,如果潜在损害转化为现实损害,这种现实损害又可以表现为修理费和贬值损失。在美国的Rosenfield v. Choberka案件中,因被告过失使原告新购几周的车辆遭受了严重损害,原告将车完全修好投入使用,被告支付了全部修理费。几个周后发现车辆转动装置失灵,不得不再次进行修理。法院支持了原告再次提出的修理费及贬值损失赔偿请求。[28]

技术性贬值和通常折旧(depreciation)都表现为无形的价值下降,又在事实上混合为一体。有的法院和保险实务并不区分折旧损失和贬值损失,一概将其确立为免责事由。[29]诚然,在一定意义上技术性贬值可被视为加速进行的、扩大幅度的折旧,但二者还是存在明显区别:技术性贬值是偶然发生的、具有不确定性的损失,而通常折旧是车辆使用过程中必然发生的、可预见的自然损耗。技术性贬值存在计算难题,而通常折旧可按照折旧率准确计算,取决于当事人的约定、交易习惯、鉴定结论等因素。其中,我国各保险公司制定的关于折旧率的格式条款可具备交易习惯的作用。[30]审判实务针对各种侵害也都具有比较成型的计算法则。基于上述区别,如果受害车辆是旧车的,只有扣除通常折旧后的价值减损才属于贬值损失。如果采用“以新换旧”的方式进行赔偿的,在进行损益相抵时须同时扣减贬值损失和通常折旧。

2.固有性贬值(Inherent Diminished Value/Stigma damages)。固有性贬值又称交易性贬值、商业减值损失,指即便被毁损车辆于物理上已经回复到受损前的状态,但仍可基于交易心理影响而产生的价值下降。所谓交易心理并非指被侵害人担心其物价值减少,而是指受损车辆的购买人就毁损之物常顾虑其后会出现相关瑕疵,所导致车辆市场价值下降。[31]单纯主观心理无法确定,又难以举证,但可通过市场评估或专业鉴定摆脱主观影响实现客观化。一般而言,车辆越旧价值越低,贬值损失的计算基准随之降低,未来发生与事故相关瑕疵的几率也降低,固有性贬值也就越来越小。[32]固有性贬值可进一步分为附带的固有性贬值与纯粹固有性贬值。

(1)附带的固有性贬值。附带的固有性贬值指发生物理毁损的车辆,即便客观上已经修复仍然存在的贬值损失。

(2)纯粹固有性贬值。纯粹固有性贬值是指车辆虽遭侵害但并未发生实体毁损(例如暴雨过后的泡水车),不需要多少物理修复,受害人却因车辆价值下降而遭受的贬值损失。通常情况下,法院不愿意支持纯粹固有性贬值,理由是:其无形化程度较高;[33]未出现“实际损害”(美国俄亥俄州法院);因果关系较为主观,可能完全建立在传言、臆断、担忧的基础上。[34]

总体上说,技术性贬值是直接损失、固有性贬值是间接损失。[35]技术性贬值的可救济性要明显高于固有性贬值。如要摆脱主观影响实现固有性贬值的客观化,所依赖的途径无非有二:一是只有固有性贬值构成永久性损失的才具有可救济性。美国犹他州法院指出,只有贬值损失是长期的、稳定的对财产之负面感受引发的市场价值下降,才可获得赔偿。[36]如果这种损失并不稳定或频繁周期性(cyclical)地出现,则不具有可救济性。二是按照市场评估或鉴定确定贬值损失。美国许多评估机构的主业是固有贬值损失评估,而不涉及技术性贬值。因为后者须个别化确定且定损成本较高,所产生的差异将会在受害人、修车店、消费者、保险公司之间产生争议进而存在诉讼之必要。[37]当然,以上分类并不意味着各类贬值损失泾渭分明,事实上不同类型的贬值损失之间存在交融、关联。加拿大亚伯达省高院指出,尽管贬值损失存在类型差异,但实际上可将不同类型看成同一类型。在奥地利,有部分学者认为没有必要区分贬值损失的类型,司法实践长期以来也未做区分。考茨欧(Koziol)教授认为应当进行严格区别,因为二者的计算方法不同:技术性贬值可根据主观-具体标准进行计算,而固有性贬值则无法遵循该计算方法。[38]

三、车辆贬值损失赔偿的责任构成

任何法律一般不会完全排除或无条件承认特定损害的可救济性,而更为常见的做法是走折中路线,即设定特定的责任要件或法律效果,以确立对贬值损失进行法律救济的现实路径。[39]所谓责任构成包含四个方面的考量:

(一)损害

1.损害之严重性。一般认为,若车辆遭受之损害轻微,可通过修理完全恢复车辆的交换价值及整体使用性能,则不存在贬值损失。反之,在尚未构成全损的情况下,车辆受损程度越重,其使用价值或者交换价值下降越明显,贬值损失的可救济性也就越高。北京市高院在原则上不赔偿贬值损失的前提下,“对于购买年限或行驶里程相对较短的车辆造成严重损害,足以使车辆严重贬值,给车辆所有人造成重大损失的,可酌情赔偿其贬值损失。”[40]其中车辆严重损毁、足以使车辆严重贬值一般是指交通事故致使车辆安全性、操控性或稳定性无法通过维修恢复原有性能的情形。

如果损害事故导致车体结构受损,则通常可构成严重损害。在日本,一辆奔驰车的车体中心在事故中遭受强大撞击,贬值损失被评估为修理费的20%;一辆丰田工程公司汽车的车体构架受到损伤,其贬值损失被认定为250520日元。[41]我国有法院认为,“陈志祥的车辆虽购买仅四天便在本案交通事故中受损,但其受损部位为左后灯、右后灯、后围、后保险杠、左车身侧面结构件、后行李箱及行李箱盖,上述受损部位并非车辆关键部件,车辆经维修后,其使用价值的减损不明显存在。故其主张车辆贬值损失及鉴定费,不予支持。”[42]在另一起案件中,法院认为,“具体维修项目中并不涉及发动机、底盘、制动设备等车辆的关键部件,对于车辆的安全驾驶性能影响不大,并非比较严重的交通事故,故本院认为一审未支持李聪云关于贬值损失的主张并无不当。”[43]

2.维修费高低。维修费高低可以直观反映受损严重性,数额越高越会引发贬值损失。在德国,如果修理费用低于重置费用的10%,则属于轻微损失,贬值损失可忽略不计。[44]我国实务中也有当事人约定,“车损额达到或超过3000元,客户还需向甲方加付相当于车损30%的车辆贬值损失等。”[45]

3.车辆价值大小。车辆价值越大,贬值损失的可救济性越高,车辆贬值损失的赔偿范围也越高;反之亦然。[46]车辆价值因车型规格等级、车龄、行驶里程、转手次数而有所不同。德国实务上曾认为,购买5年以上或者行驶10万公里以上的车辆就不会发生贬值损失。[47]晚近德国实务又推翻上述经验法则,承认随着修理技术的发展,如果车型非常受欢迎、车辆保值性很高,贬值损失不受车龄、行使里程的影响。在美国,原则上只有事故发生前价值不菲、成新率较高的车辆才可赔偿贬值损失。但纽约等州认为,如果车辆属于发行量极少甚至独一无二的可增值类型,原告能够证明修理不能恢复其原有市场价值的,还应赔偿固有性贬值损失。在日本,一辆已登记三年半的丰田Alphard商务车行驶里程达到了43974公里,但由于该车市场价格高昂,维修成本较高,最终法院承认了相当于修理费用10%的贬值损失(1992794日元)。

在车辆价值和受损严重性这两个因素中,车辆价值具备决定作用,受损并不严重的高价值车辆也可获得贬值损失赔偿。在日本,一辆注册4个月、行驶5576公里的宝马三厢豪华轿车遭遇损害事故后,没有出现基本的结构部分损伤,但法院同时支持了修理费用和贬值损失赔偿。[48]一般而言,车辆价值越高,车辆贬值损失的赔偿范围自然也就越高。德国实务上认为,一般新车贬值损失的赔偿数额应低于修理费的30%,而价值较高汽车的贬值损失则可高达修理费的50%。在“曹辛荣与苏小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中,法院考虑到曹辛荣的小型越野客车系原装进口高档车,事故发生时购车尚不到三个月的实际情况,酌情赔偿贬值损失30000元。[49]

可见,车辆价值高低与贬值损失的可救济性呈现正相关关系,这体现了不同权益对被侵害的敏感性上的差异,也意味着不同权益的损害须对应于不同规格的救济,其与平等无关而只是损害赔偿的正常情形。[50]

(二)因果关系

当前我国审判实务中存在一种明显的倾向:如果认为车辆贬值损失是直接损失,就承认其可赔偿性;如果认为是间接损失,则否认其可赔偿性。[51]正是因此,《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中保协条款[2006]1号)第10条明确将车辆贬值损失列入了交强险绝对免赔范围。不过,既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5条明确将作为间接损失的停运损失、使用中断损失等纳入了侵权损害赔偿的范围,那么也应该接受作为直接损失的技术性贬值。即便是固有性贬值,也仅仅意味着损害与加害行为的因果关系结合程度较远,但绝不意味着凡属于间接损失就不得赔偿。其实,直接损失、间接损失表面上是对损失的分类,实则是在描述因果关系的不同形态。在车辆贬值损失赔偿案件中,因果关系具有何种特殊性?

1.不同行为所对应的因果关系存在差异。车辆贬值损失的致害行为通常是积极作为,例外的是消极不作为。其中,消极不作为的典型有“物业公司未妥善保管车辆致其受损而价值下降”、[52]“质权人未及时实施质权导致质物发生贬损”等。[53]由于消极不作为的侵害以行为人存在积极作为义务为前提,而行为人是否负有积极作为义务是综合周围因素进行利益衡量的结果。法官须在因果关系和违反行为义务之间目光流转,[54]往往是确认了违反行为义务也就同时证成了因果关系。

2.贬值损失的无形程度越高,因果关系在归责中的决定作用越高。比起固有性贬值,技术性贬值的因果关系较为直接、表见。其中的实体性贬值更为显现、更易举证,而功能性贬值多建立在实体性贬值的基础上,属于实体侵害的衍生结果,其因果关系则具有远隔性,只能依靠技术标准、行业测评予以鉴定。固有性贬值往往须倚赖市场情形摆脱主观色彩,其因果关系因社会发展程度和市场完备程度而异。为限制贬值损失赔偿,很多法院严格把握固有性贬值的鉴定,要求原告必须提交鉴定机构或评估机构出具的合法、有效的鉴定结论,否则其直接因原告证据不足而否认贬值损失的因果关系。[55]但鉴定结论并非车辆贬值损失赔偿的必要条件或最终途径,必要时法院有权综合具体情形酌定贬值损失。[56]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对贬值损失的应对不同,其因果关系的判断方式也具有典型区域性。比较而言,法院愿意承认修理后仍存在的技术性贬值;[57]仅仅基于担忧(proximal fear),完全从公众感觉的角度得出的固有性贬值则很难获得赔偿。[58]

3.贬值损失的合理预见与因果关系。为期公平合理,人们通常要求只有能够预见的贬值损失才可赔偿,超出预见范围的损失则不能获得救济。[59]所谓预见以社会一般理性人为标准,当车辆贬值损失越来越趋向于形成社会共识时,人们越容易接受因果关系的相当性。[60]正是因此,国内外对于待售新车贬值损失的可赔偿性已形成共识,法院愿意承认此类贬值损失和侵害行为之间的因果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475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