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世界三大宗教法之比较研究
【英文标题】 On the Comparison of the Three Bigger Religious Laws in the World
【作者】 谢冬慧【作者单位】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
【分类】 比较法【中文关键词】 宗教;法律;源流;内容;价值
【英文关键词】 religion;law;source and course;content:value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7)05—0137—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5
【页码】 137
【摘要】

世界三大宗教法——古印度法、教会法和伊斯兰教法最初根源于对神的信仰,在表现形式上与宗教本身密不可分,在内容上与宗教教规教义和宗教典籍密切相联,但是其内涵与价值各不相同。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三大宗教法对社会生活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对后世世俗立法产生了不同的影响。在当今世界法制史苑里,三大宗教法独具特色,在经历了改革浪潮的洗礼后,逐步走上现代文明法制的轨道,这种改革留给我们深深的思索。

【英文摘要】

The three bigger religious laws in the world—ancient Indian law,church law and Islam law initial Source in the faith for god,in expression nominal and religious dense can’t divide,allow in connect closely with religious cannon religious doctrine and religious ancient books and records.but its intension and value not identical each other.Under certain historical condition,the three bigger religious laws in the world have been giving important role to social life.and have generated different influence to later generations secular legislation has.In the world field of legal system,The three bigger religious laws in the world are having gone through the orbit of reform tide that goes to modem civilized legal system step by step after baptism,this kind of reform reserve to us deeply thinking.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625    
  
  

宗教作为人类社会对神的信仰,是历史上早已产生的十分普遍的意识形态和社会现象。人类在宗教信仰的过程中所产生的规则,常被称为“宗教法”。学界一般认为,宗教法是宗教政治集团借助于国家政权将宗教信条法律化的结果。综观世界历史,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诞生了诸如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教等多种宗教,其中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发展成为世界三大宗教,与其规则相关的古印度法、教会法和伊斯兰教法构成了世界三大宗教法,在世界法制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开展对这三大宗教法的比较研究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现实价值。

一、三大宗教法源流的比较分析

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认为,法产生于人类历史发展的一定阶段,是伴随着私有制、阶级和国家而产生的上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世界三大宗教法的产生也不例外,它们产生于人类社会特定的历史条件之下,与特定的时代背景相联系。宏观上,宗教法源于宗教,随着宗教的产生而产生。但是,微观到某一种类型的宗教法,世界三大宗教法产生的途径各有不同,它们具体产生的过程如下:

(一)古印度法起源于古印度人——雅利安人的自然崇拜

古印度的雅利安人大多属于原始的游牧民族,文明程度较低,他们将日月星辰、雷电风火等自然现象奉为神灵,加以崇拜,予以祭祀,从而形成了原始宗教。在祭祀活动中,雅利安人不断诵读敬神的诗歌去赞美各种神灵,以求日后生活美满,长命百岁。长此以往,主持祭祀的长老将这些诗歌以及其他宗教知识汇集在一起,取名为“吠陀”。此后,“吠陀”被古印度人视为神灵所授,自觉予以信奉。这样,“吠陀”自然成为古印度法最原始的渊源。

随着社会的发展,战争的频繁,雅利安人内部出现了明显的社会分层,大约到公元前11世纪逐渐分成四个等级。其中,最高等级的婆罗门僧侣贵族为了维护其特权统治,借助人们迷信和崇拜宗教的心理,利用解释“吠陀”经典的特权,宣扬种姓等级之间的不平等乃是神灵的意志,并按照自己的需要对“吠陀”大加注释{1}。此时,以崇拜自然为特征的原始吠陀宗教已被社会最高层婆罗门所控制,作为他们维护统治的工具,“吠陀汇编及注释经典不再具有纯宗教教义的性质,而充当起了法律的角色,即婆罗门教法”{1}。有学者认为,从这时起,古代印度社会开始了有法的时期,而这一时期法的全部形式和内容即婆罗门教法的形式和内容{2}。

然而,古印度人并没有满足于对一种神的信仰,婆罗门贵族的高高在上和层层盘剥激起了下层等级的强烈不满。恰在此后,古代印度的战争提升了拥有军权的刹帝利的地位,而印度经济的发展又改变了犬舍的处境。在这样的背景下,对抗婆罗门教的新的宗教形式——佛教应运而生了。因为在古代印度社会,人们已习惯于用宗教来支配自己的全部生活,以新的宗教为武器去反对婆罗门势力是最容易被人们接受的斗争方式。由于佛教提倡种姓平等,信徒众多,很快也被奉为印度的国教。而且,“在宗教历史上,佛教是最早兴起的世界性宗教。它由创教者创建,信教者个人选择,最后冲破了传统信仰和国家地域的限制,走向亚洲和世界”{3}。佛教教义对教徒来说既有宗教佛教的感召力,又有法律的约束力。于是,在古印度社会的法律体系中又增加了新的成分——佛教法。

但是,佛教法的创建并没有取代婆罗门教法,由于婆罗门教是雅利安人本民族的宗教,其根基较为牢固。当佛教兴起之时,婆罗门教自身也在不断改良,以顺应社会变化的需要。“公元4世纪前后,婆罗门教吸收了佛教、耆那教等教义及其他民间信仰进行改革,以后改称印度教。”{4}最终经过改良的婆罗门教演变为印度教,印度教的教规教义被称为印度教法,也成为古印度社会的法律规范。

至中世纪中后期,印度教法的发展遇到了来自异族法律的强大挑战。1206年德里苏丹国的建立使伊斯兰法正式成为北印度的最高法律,1526年莫卧儿帝国的建立更使伊斯兰法横行大半个南亚次大陆,剧烈地冲击了印度教法。1600年随着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建立,英国法律开始介入印度事务。

(二)教会法的兴起与基督教有关

教会法一般是指中世纪罗马天主教会的法律规范的总称。有人认为,教会法是中世纪西欧罗马法和英国普通法之外的另一主要的法律体系。在16世纪宗教改革之前,教会法是通行全西欧教会的法律;在此之后,罗马天主教会依然保留源远流长的教会法传统,并加以改革和发展{5}。这种表述更为具体。

教会法的兴起与拥有信徒最多的世界第一大宗教——基督教有关,它产生于基督教会的形成和演变过程中。公元1世纪,在古罗马帝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和小亚细亚一带诞生了基督教,相传由耶稣及其门徒所创立。当时,该地区由于征服者的残暴统治造成了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广大的下层民众生活极其艰难,普遍感到压抑和绝望。此时的耶稣出来传教,给正在黑暗中挣扎的人们带来了光明和希望。基督教早期主张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宣扬信教可使灵魂得救,因而受到下层民众的欢迎,且发展迅速。

到公元2世纪初,基督教便建立了自己的教会组织。此后不久,一些贵族和富商以雄厚的经济实力,取得了教会组织的领导权,并且改变了基督教教义,转而宣扬君权神授思想。公元3世纪,“基督教团体开始制定行政管理方法,特士里安和西普里安开始构造教会法的结构。许多有关教会法的文件被译成多种文字,广泛传播”{6}。公元4世纪。基督教被罗马帝国皇帝狄奥多西宣布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从公元5世纪开始,基督教在欧洲传播并逐渐与国家政权合为一体,在中世纪的欧洲占据着统治地位,不仅在精神上而且在政治和经济上左右着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到公元10世纪末,基督教会成为神权统治的国际中心,《圣经》的经文开始在各种法庭上拥有很高的法律效力。教会的变化带来教会法地位的提高,到公元11世纪初,教会法真正达到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程度。但是,自公元14世纪始,随着科学文化的进步,人文主义思想的传播,加上教会本身的腐朽与分裂,教会势力开始走下坡路,其管辖范围和作用大为缩小,教会法日益衰落。

(三)伊斯兰法伴随着伊斯兰教和阿拉伯国家的形成而产生

伊斯兰法又称伊斯兰教法,是虔诚的穆斯林应当遵循的一整套义务规则,它是伴随着伊斯兰教和阿拉伯国家的形成而产生的。伊斯兰教诞生于公元7世纪的阿拉伯半岛,随着复杂的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的交织与尖锐,阿拉伯贵族迫切要求统一各个氏族部落,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对内镇压平民的反抗,对外抵御外族的入侵。这种要求反映在意识形态上就是需要统一的神权,用它作为一面旗帜,把分散的不统一的阿拉伯各个氏族部落联合起来。于是,伊斯兰教应运而生。而后,随着阿拉伯国家的对外扩张和伊斯兰教的广泛传播,伊斯兰教发展成为信徒众多的世界性宗教。

伊斯兰教的教义构成了伊斯兰教法的自然渊源,它是伊斯兰教教徒——穆斯林民众生活方式系统化和规范化的体现。伊斯兰社会的主要法律规范集中在《古兰经》当中,它是穆罕默德在创建伊斯兰教的过程中,以真主安拉的名义发布的经文。公元7—8世纪中叶,《古兰经》整理定本,并通过对穆罕默德本人“圣训”的传述,伊斯兰法的主要原则及具体制度逐步确立。公元8世纪中叶,伊斯兰教被奉为国教,带来伊斯兰法的繁荣,法学家纷纷解释和研究法律,各种教法学派产生。但是,到公元11世纪中叶以后,伊斯兰法学的研究只限于阐明前人的主张,很少有新的创建。18世纪末,随着西方列强的入侵,伊斯兰法被迫进行改革,逐步让位于西方资产阶级世俗法律,但是,在一些阿拉伯国家,伊斯兰法仍在伊斯兰继续被沿用,成为世界三大活法系之一。

世界三大宗教法有各自产生、发展的轨迹,比较起来,可以得出以下几点:

首先,三大宗教法产生的源流有共同的地方,那就是源自于宗教。古印度法从原始吠陀宗教开始,到婆罗门教法、佛教法、印度教法,依次交替,法律随着宗教的产生而产生,随着宗教的更迭而发展。教会法的产生与发展与犹太教和基督教密切相关,伊斯兰法的基础和支柱则是伊斯兰教。而宗教根源于对神的信仰,正如学者所认为的那样“任何宗教都有它自己的神,对神的崇拜和信仰,是一切宗教的核心”{7}。古罗马法学家西塞罗认为,“神,过去和现在都是每个人的主宰和向导,是他起草、宣布和制定法律;不服从法律的人,因蔑视人的本质,规避和摆脱人间对他的所有其他惩罚,也不能逃脱这一惩罚。”{8}因此,三大宗教法最初根源于对神的信仰。但是,所不同的是:每一种宗教法具体的崇拜神又有区分。印度宗教法的起源较为复杂,因为古印度人最早崇拜过雷雨等自然现象,后又崇拜造物主婆罗贺摩。印度不仅是个宗教国家,几乎人人笃信宗教,而且印度也是世界上宗教派别最多的国家,从印度宗教法的诞生及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印度的宗教派别之多。因此,有学者认为:“印度教先后受到吠陀教、婆罗门教、佛教和印度教等多种宗教的影响,留下了多种宗教的痕迹。”{9}基督教信仰上帝,认为上帝是创造和主宰天地万物的主。教会法“用神的法规来确认现实社会一切合理和不合理的现象,以达到维护现存制度和社会秩序的目的。”{10}而伊斯兰教则信奉唯一真主“安拉”,“伊斯兰认为安拉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与主宰,对宇宙万物具有绝对的统治权,对现实世界的一切享有立法权”{11}。并且“所有穆斯林都信仰同一个上帝,信奉同样的崇拜方式。”{12}可以这样认为:古印度法起源于多神教,而教会法和伊斯兰法来源于一神教。无论是多神教,还是一神教,都属于宗教。因此,古印度法、教会法和伊斯兰法统称为宗教法,《牛津法律大辞典》正是基于这样的意义而给“宗教法”下了定义[1]。

其次,三大宗教法与宗教相伴而生,宗教教规教义和宗教典籍在表现形式上与宗教本身密不可分,也即是说宗教法的渊源与宗教本身的源流不谋而合。其一,古印度法的渊源有最早的传世文献——吠陀;有解释和补充吠陀的经典——法经;有婆罗门根据吠陀经典和原有习俗编成的教法典籍——法典;以及佛教经典——三藏等。其二,教会法的渊源是基督教的经典——《圣经》,包括《旧约》和《新约》两部分,《圣经》是教会法的最主要的法律渊源。“基督教各派认为,《圣经》是上帝的启示,具有最高的权威,是基督教信仰的依据,是该教宣传教义和教徒行为的标准”{3}。其三,伊斯兰法的渊源是伊斯兰教的根本经典——《古兰经》,它被认为是真主“安拉”的旨意,而穆罕默德的言行汇编——《圣训》则是仅次于《古兰经》的伊斯兰教经典,作为伊斯兰法的另一重要渊源而载入史册。

再次,三大宗教法之间存在某些渊源关系。从产生的时间先后来看,古印度法、教会法和伊斯兰法依次问世,因此,它们之间存在着某些渊源关系。如伊斯兰法与古印度法之间,有学者认为,“《古兰经》在把天堂尽力加以描绘的同时,也把地狱的痛苦极力加以渲染,使人们产生畏惧而信道向善。《古兰经》的这些内容与《摩奴法典》第一卷《创世说》的基本内容是相类似的。”{14}而伊斯兰法与教会法之间,“早在伊斯兰教产生之时,其创始人穆罕默德就通过对基督教特别是犹太教的接触,移植了犹太人的某些法律,如禁止收取利息和食物禁忌方面的规定等”{15}。更有学者认为“伊斯兰教是犹太教和基督教神教传统的一部分,而且能够溯源到这个传统;伊斯兰教的伦理准则与《旧约》中的伦理准则十分相似。”{12}读过《古兰经》的人都知道,《古兰经》高度评价了犹太人和基督徒的《圣经》,伊斯兰法与教会法之间的渊源关系也是不言而喻的。反过来,印度后来的法律也受到过伊斯兰教的影响。公元8世纪开始,伊斯兰教传人印度,在与印度教经过长期的对立和征战后,它们逐渐走向交流融合。但是,“伊斯兰教传人印度后,由于受到印度古老文化和印度教的影响,伊斯兰教在印度也产生较为明显的变化。”{7}很显然,经过改变的伊斯兰教也表现了其教规教义方面的变化,从而成为影响印度立法不可避免的因素。

二、三大宗教法内容的求同存异

人类社会诞生了诸多类型的宗教,除了诞生于不同时期,适应不同时期人们的需要而具有的渊源关系以外,主要反映在各种宗教的教规教义不同。那么,以此为基础的宗教法的内容自然也存在某些不同。

(一)古印度法的基本内容是以种姓制度为核心,保护国王的土地所有权和高等种姓的债权,维护种姓内婚制和高等种姓的继承权,规定了不发达的刑事法律及司法制度等。这些内容在古印度法的典型代表——《摩奴法典》里均有所记载。“《摩奴法典》确立的最基本的法律制度是种姓制度,种姓制度为其精髓。从《摩奴法典》里我们看到,各个部门的法,包括刑事的、民事的、诉讼方面的,乃至婚姻家庭方面的,无一不以种姓制度为核心,无一不受到它的制约。”{16}甚至有学者认为,“《摩奴法典》关于种姓制度的内容十分丰富,它不仅全面肯定和保护了种姓制度,而且把这项制度渗透到法律生活的各个领域,使之成为各项法律制度的核心和基础。所以说,这是一部具有浓厚种姓色彩的法典,以《摩奴法典》为最重要渊源和最典型代表的古印度法,显然也是一个种姓法。”{17}具体说来,古印度法的内容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法典将印度人划分成不同等级,分别享有不同权利,履行不同的义务。《摩奴法典》第一卷第104条明确规定:“为将婆罗门的义务与其他种姓的义务以适当顺序加以区分,生于自在神的摩奴特编纂了本法典。”其中,第一种姓婆罗门执掌神权,主持宗教祭祀,地位最高贵,享有最充分的权利;第二种姓刹帝利执掌军事和行政,担任国家的重要官吏,也享有较为充分的权利;第三种姓犬舍多为农牧民和工商业者,从事农业和商业等活动,是为印度社会创造物质财富的主力军;第四种姓首陀罗属于贫穷破产者和丧失土地的人,主要从事低贱的职业,不享有财产权利,只能是温驯地为前三个种姓的人提供服务。

2.对教徒的信仰作了要求。集中在吠陀经当中,主张苦心修行,具体方法有三种:一是行为之道,要求教徒在行为上必须严格遵守印度教的道德规范,将自我奉献给神,让神行给自我,由此产生行动;二是智慧之道,要求教徒在理性上必须追求真理,通过对“梵即是我”的体验悟道,使人的灵魂与最高的梵合一;三是虔诚之道,要求教徒对神的服从必须达到至诚的地步,才能获得神的恩宠。“这些法律规范不同于法典,其内容只是规定了印度人永死不变的生活准则,通过它们的实施达到维护社会秩序的目的。”{18}

3.对财产所有权进行了某种程度的保护。实行土地国有,国王是全国土地的最高所有者,凡占有土地者需向国王政府缴纳赋税;私人(尤其是高等种姓)的财产所有权受法律保护,偷盗财物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哪怕是一根小小的井绳;而物主在物品遗失后享有追及权,但“物主看见某物在跟前被他人享用十年而默不作声,他就无权收回。”{19}

4.初步涉及到债法内容,对契约的种类、订立、履行等已有一些规定。例如,订立契约的当事人必须有真实的意思表示,契约的内容必须符合法律和习俗,为了保证契约的履行可以设定抵押。此外,法典还对高等种姓的债权给予特别保护,贷款利息按照等级不同而不同,从高到低之比是2:3:4:5。

5.规定婚姻是合于神意的行为,实行严格的种姓内婚制,原则上不同种姓之间禁止通婚,特别是严禁高种姓女子下嫁给低种姓男子,否则不受法律保护,其后代将被排除在四个种姓之外。而且,婆罗门可以一夫四妻,首陀罗只能一夫一妻。且早在吠陀经里就有寡妇自焚殉夫的规定,以至形成了印度社会妇女在丈夫死后随其火葬的传统习俗,被称为苏蒂制度。还有《摩奴法典》规定结婚年龄为8岁,种姓相同者结婚可以为8岁以下的童婚制度。在继承上也直接与种姓挂钩,实行长子优先继承,继承份额依据其母亲的种姓而定。

6.刑法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方面规定了宗教的犯罪及其处罚,对杀害母牛的行为严加处罚,且对不同种姓实行同罪异罚。诉讼制度处于萌芽阶段,最高司法权由国王直接控制,借助神的力量进行裁判。

(二)教会法不仅规定教会本身的组织制度和教徒生活守则,而且在教会与世俗政权的关系,以及土地、契约、婚姻、家庭、继承、犯罪、司法等方面都有规定。“教会法有完备的体系,主要由教阶制度、犯罪与刑罚制度、司法程序制度等支系构成”{20},可以说,教会法的调整范围极为广泛。

1.在教会组织上规定了教阶制度,明确了天主教神职人员的等级和教务管理职责。教会以“整个世界就是以上帝为主宰的等级结构”的观念为理论依据,仿照罗马帝国和封建等级制度逐步完善了教阶制度{21}。教阶分为大小教职两层:上层大教职分为教皇、大主教、主教、神甫等;下层小教职包括修士和修女。等级越高,特权越大。其中,教皇是基督教会的最高统治者,他有召集宗教会议、批准会议决定、任免主教及划定教区的权力。大主教是教皇的亲信和助手,他有权召集宗教会议,并总管教省内的辖区。主教由教皇选任,在主教辖区内行使管辖权,并效忠教皇。主教辖区又分为若干教区,每区设神甫一人,主持教堂圣礼,直接管理教徒,进行传教活动。至于修士和修女,是指神甫以外的人,他们终身为教会服务,其职责是辅助神甫办理生活事务,从事祈祷和传教等工作。

2.在教徒生活守则方面。上述神职人员以外的广大教徒必须严格遵守生活守则——十条诫命或“十诫”。那就是崇拜唯一上帝而不可拜别神;不可制造和敬拜偶像;不可妄称上帝名字;须守安息日为圣日;须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证陷害人;不可贪恋别人妻子和财物。这十条教徒生活守则被写在两块石板上,时刻提醒教徒们遵守,否则将受到处罚,“天主教对于严重违反教规的教徒和教士会处以开除教籍的‘绝罚’。”{22}

3.在土地、契约、婚姻、家庭、继承、犯罪、司法等方面均有较为明确的规定。教会拥有庞大的地产,它对其所占有的土地及依附于土地的农民享有绝对的支配权,凡是强占教会财产的将受到处罚。为了维护教会的财产权,教会法主张契约的平等合理和诚实信守,禁止贷款利息和商业牟利。在婚姻家庭方面,则以天主教教义为基础,强调一夫一妻和双方合意,确立了禁止离婚制度。在继承财产上开始实行法定和遗嘱两种继承方式。犯罪被教会法认为是对上帝秩序和安宁的破坏,且在定罪量刑时重视犯罪的主观故意因素。为了维护婚姻的稳定性,将很多破坏婚姻的行为定为犯罪,如亲属相奸罪、通奸罪、重婚罪、违背贞操罪和媒淫罪等。在司法制度上,教会建立了不同等级的教会法院,形成了独立的宗教法院体系;将管辖权分为对人和对事两类;诉讼程序强调书面形式,书面起诉、书面答辩、法官的判决、当事人询问证人及互相询问都必须是书面的;对于证据必须经过宣誓后提出,做伪证处以重罚,如此等等,教会法已经形成了一套与世俗法相媲美的司法制度。

(三)伊斯兰法的内容极为丰富,它几乎包含了人类的全部行为。它以穆斯林的基本义务“五功”为基础,具有独特的财产制度、不发达的债务关系法和较为发达婚姻继承法,在刑事法律方面尚处在初级阶段,司法制度初具规模。

1.穆斯林的基本义务“五功”,是指通过念诵表示对真主信仰的念功;每天参加若干次诵经、跪拜等活动的拜功;伊斯兰历每年9月的某一天从早到晚不吃任何饮食的斋功;一生中至少去麦加的克尔伯庙朝圣一次的朝功;以及按照财产的一定比例进行法定施舍的课功。这五项义务“是所有穆斯林共同遵守的基本信仰和习俗”{12}。因此,也是伊斯兰法的的重要内容。

2.在财产制度上,除了将土地分为几种类型以外,还规定了独特的“瓦克夫制”,是伊斯兰世界重要的财产捐赠制度。它分公益瓦克夫和私益瓦克夫两种。公益瓦克夫是捐献者在捐献之前就明确宣布用于宗教慈善事业的财产;私益瓦克夫又称家庭瓦克夫,捐献者宣布将一项财产的收益首先留给自己的后代享用,直到没有受益人时再用以赈济贫民和需求者{23}。在债务关系法中,确立了买卖契约作为标准的契约形式,但是奴隶只能对自己财产的1/3有支配权,其余2/3不能通过买卖契约形式进行买卖;强调严格履行契约,《古兰经》宣布“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履行各种约言”;《古兰经》还宣布“禁止放贷取利”。

3.婚姻制度被认为是伊斯兰法的核心内容和最发达的部分,它以宗教道德为基础,首先将婚姻划分成三种类型:即符合伊斯兰伦理规范的合法婚姻;不符合伊斯兰伦理规范的无效婚姻;条件不具备、手续不齐全的不正常婚姻。其次确立了离婚的四种方式:丈夫的单方休妻、双方的婚前约定、协议离婚和法院判决离婚。在继承制度上,赋予女性以继承权,份额为男子的一半;继承方式分遗嘱和法定两种,遗嘱只能处分全部财产的1/3;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不能互为继承。

4.在刑法方面,没有形成犯罪的概念,也没有区分民事侵权责任与犯罪后果。杀人与伤害身体被认为是侵犯个人利益的行为,实行血亲复仇。《古兰经》以“以命偿命,以眼还眼”的格言规定了正当报复的标准{24}。与此同时,刑罚较为残酷,例如:“通奸罪,未婚男女私通,各鞭打一百,已婚男女通奸,则用乱石砸死;偷盗罪,第一次砍去右手,再犯砍去左脚;抢劫罪,只劫掠财物,处砍手刑,如在抢劫中行凶杀人,则处死刑;饮酒罪,鞭打八十;叛教罪,一般处死刑”{16}。更为残酷的是,死刑的执行方法除了乱石砸死以外,还有斩、绞、钉在十字架上等,其他诸如砍去手脚的肉刑频繁被使用。

5.司法制度方面,首先设立了两种类型的法院系统,一个是“沙里阿”法院,主要管辖私法案件;另一个是听诉法院,开始处理行政官员和法官的违法行为,后来还处理有关土地、税收等案件。其次,设定了比较简单的诉讼程序,没有严格的诉讼形式,不要求书面形式,且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不分。开始重视证据,但是“受宗教的影响,各类证据中,宣誓最为重要,有时法官光凭誓言即可定胜负。”{19}体现了对神灵的真诚和忠心。

三大宗教法的内容基本上涵盖了本宗教的组织规则、教徒的生活准则以及宗教组织管理世俗事物的规范。即是说,宗教法的内容与宗教的教规教义重合性很大,尤其是古印度法可以说就是婆罗门教、佛教和印度教的教义的集合体。而教会法和伊斯兰法与世俗社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庞正,严海良.外国法制史(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33,34,45.

{2}陈丽君,曾尔恕.外国法律制度史(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20—21.

{3}吕大吉.宗教学通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487.526.

{4}王云霞.印度社会的法律改革(J).比较法研究,2000,(2).

{5}彭晓瑜.教会法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12.

{6}龙敬儒.宗教法律制度初探(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1997.14.

{7}吴永年,季平.当代印度宗教研究(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8.3.105—106,2.

{8}(英)亨·霍姆斯.法哲学史中的主要流派(M).阿姆斯特丹:北荷兰出版公司,1979.32.

{9}王立民.古代东方的宗教与法律(J).法学.1994,(5).

{10}郭成伟.外国法律精神(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201,201—202.

{11}何勤华,李秀清.外国法制史(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2.130,27,165.

{12}(美)托马斯·李普曼.陆文,等译.伊斯兰教与穆斯林世界(M).北京:新华出版社,1985.2,7,28,6。90,3.

{13}吴倬.神的世界探源——宗教学篇(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4.8.

{14}辛向阳,等.历史律令——影响人类社会的十大宪法和法典(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98.242,172.

{15}高鸿钧.冲突与抉择:伊斯兰世界法律现代化(J).比较法研究,2001,(4).

{16}皮继增.外国法制史(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31—32,141.

{17}王菲.外国法制史纲要(M),北京:工商出版社,2000.28—29.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18}王立民.古代东方法研究(M).北京:学林出版社,1996.27—28,29.

{19}何勤华.外国法制史(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5—36.117.

{20}李昌道.徐静林.外国法律制度导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3.33,32.

{21}由嵘,胡大展.外国法制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143.71.

{22}卓新平.宗教理解(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373.

{23}曾尔恕.外国法制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166,167.

{24}(英)诺·库尔森.吴云贵译.伊斯兰教法律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9,4.

{25}贾宝维.《古兰经》经济思想探析(EB/OL).宁夏新闻网,http://ww.nxnews.net 2005.10.13.

{26}郭方.宗教史与法制史的完整关联(N).中国图书商报·阅读周刊.

{27}谢晖.法律信仰:历史、对象及主观条件(J).学习与探索,1996,(2).

{28}高鸿钧.伊斯兰法:传统与现代化(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6.3.

{29}吴云贵.伊斯兰教法概略(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3,18.4.

{30}(美)E·博登海默.邓正来译.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3,30.

{31}汪太贤.西方中世纪的神学法治理念(J).现代法学,2001。(2).

{32}秦旭东.简论教会法对西方法律制度的贡献(EB/OL).法律论文资料库网,http://www.law—lib.eom/lw./lw—view.asp?no=2206.

{33}曹海晶.中外立法制度比较(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32.

{34}立民.西方法律传统的历史解读(EB/OL).天涯法律网,2005—02—22.

{3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7.400,545.

{36}张中秋.中西法律文化比较研究(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9.180.

{37}叶秋华.外国法制史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46.

{38}(美)伯尔曼.粱治平译.法律与宗教(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56.

{39}夏勇.法治源流——东方与西方(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236.

{40}何勤华.法律文化史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74.

{41}BisheshwarPrasad:Bondage and Freedom,Rajesh publication.New delhi,P.332

{42}叶秋华.古代印度法的两大特征(J).法制与社会发展。1999,(6).

{43}公丕祥.传统东方法律文化的价值取向——马克思的理论分析(J).法律科学,2002,(1).

{44}王云霞.东方法律改革的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16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6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