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公司资本制度改革下股东出资义务的司法认定
【作者】 林晓镍韩天岚何伟【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公司资本制度改革;股东出资义务;出资期限;抽逃出资;加速到期机制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12
【页码】 65
【摘要】

新《公司法》取消了出资验资制度,并不再限制出资缴纳期限以及最低出资要求,因此,股东出资义务的履行原则上应以公司章程约定为审查标准。如公司章程未约定出资期限,法院应主动释明要求股东进行补充约定,如股东在合理期限内仍未作出补充约定,司法可判令股东随时履行出资义务。由于出资期限可自由约定,股东在债权产生后延长出资期限致使到期债权不能实现的,属于滥用股东有限责任的情形。同时也出于对出资期限自由约定的尊重,公司资不抵债时不适用股东出资加速到期机制,公司债权人可通过申请破产清算实现其债权。新《公司法》下,股东抽逃出资责任仍然存在,但如股东仅履行部分到期出资义务,股东重新达成协议修改公司章程,并以合法方式减少未出资部分对应的公司注册资本的,属于股东出资义务的合法免除。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062    
  2013年12月28日修正的《公司法》对公司资本制度进行了重大修改,将注册资本实缴制改革为注册资本登记认缴制,取消注册资本缴纳期限要求、最低限额要求,以及验资制度等规定。工商登记制度也相应修改,公司实缴资本不再作为公司设立时的登记事项,年度检验制度改为企业年度报告公示制度,充分发挥企业的自主信用。公司资本制度的改革,放松市场主体准入管制,严格市场主体监督管理,将增强商事交易的便捷性,发挥市场主体的能动性,促进企业商业信用的有效提升。新《公司法》框架下资本制度的改革,必然对以往的商事审判实践带来一定的冲击。本文顺应新《公司法》及司法解释修改的需要,紧紧围绕资本制度改革的核心内容,对未来股东出资义务司法审查中可能面临的新问题及其审理思路进行深入探讨,提出在新《公司法》立法规制下的司法认定理念和处理原则,以期有效规范未来的公司经营及治理,并及时实现公司法审判思维的转变。
  一、新《公司法》公司资本制度改革简述
  (一)改革的内容
  新《公司法》资本制度改革主要有以下四项内容。1.取消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要求。新《公司法》删除了原26条“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的最低限额为人民币3万元”,原第59条“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人民币10万元”,以及原第81条“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的最低限额为人民币500万元”的规定。在新《公司法》下,公司注册资本的数额由公司章程规定,法律、行政法规以及国务院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2.不再限制首次缴纳数额及分期缴纳期限。新《公司法》删除了原26条“有限责任公司全体股东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20%,也不得低于法定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其余部分由股东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其中,投资公司可以在5年内缴足”、原第59条一人有限公司“股东应当一次足额缴纳公司章程规定的出资额”,以及原第81条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全体发起人的首次出资额不得低于注册资本的20%,其余部分由发起人自公司成立之日起两年内缴足;其中,投资公司可以在五年内缴足”的规定。在新《公司法》下,股东缴纳出资期限由公司章程规定,不排除股东约定缴付出资的期限为100年的极端情况。
  3.取消了缴纳出资验资制度。新《公司法》删除了原29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条“股东缴纳出资后,必须经依法设立的验资机构验资并出具证明”,以及原第84条“发起人首次缴纳出资后,……,由依法设定的验资机构出具的验资证明”等规定。
  新《公司法》下,有限责任公司和发起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缴纳出资不再验资。
  4.取消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度报告公示制度。主要见新《公司法》7条。与之配套的有,2014年2月17日国务院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规定,企业应当将公司股东(发起人)缴纳出资情况、资产状况等信息,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工商部门报送年度报告,向社会公示。在新公司法下,公司交易相对人可以主动查询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了解公司实际出资情况。
  (二)改革的意义
  1.满足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内生需要
  我国经济进入中速发展、急需内生增长的新时期,需要充分挖掘民间资本的创业力量。作为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05年《公司法》大幅降低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基础上,新《公司法》完全取消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大大降低了公司设立门槛,提高了资本使用效率。同时,新《公司法》改革通过简政放权,弱化政府对市场的监督责任,强化市场主体的自律责任和风险,这是培养高素质的市场主体的必要要求。
  2.顺应域外公司法国际化改革趋势
  近百年来,不断降低外部规制障碍、增强公司活力一直是大陆法系的改革趋势,在公司资本制度领域更是如此。大陆法系主要市场经济体的公司法纷纷改变最低法定资本金制度,转而效法英美国家的授权资本制度。法国2003年经济创新法彻底取消了有限责任公司的最低注册资本,公司注册资本“由公司章程”来确定;《新经济规制法》规定,首期可缴纳认购股份的1/5,其余的可在5年内补足。[1]芬兰2006年修改公司法,将私人公司法定资本最低限额从原来的8000欧元降为2500欧元,同时引入真正意义上的无面额股。德国2008年《有限责任公司法改革及防止滥用法》另行规定了一种没有法定最低资本金要求的企业公司,作为有限责任公司的例外和补充。日本2005年公司法彻底废止有限责任公司,并废止股份有限公司的最低法定资本金要求。韩国于2011年取消了股份有限公司5000万韩元、有限责任公司1000万韩元的最低出资标准,公司可以100韩元甚或1韩元资本设立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我国台湾地区2009年正式废除最低资本额,改为足以支付设立直接费用即可成立公司。[2]
  (三)引申的思考
  1.新《公司法》公司资本制度类型关于新《公司法》的公司资本制度类型,国务院《公司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明确为“实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纵观新《公司法》条文,公司注册资本概念仍然存在,且公司注册资本数额由公司股东会决定(增资)并记载在公司章程中,与英美国家授权资本制度并不相同。在授权资本制度中,公司资本是股东会对董事会发行资本的最高限量授权,但股东对公司资本的缴付并无义务。在授权资本范围内,董事会有权决定何时发行,每次发行数额多少,向谁发行。而在新《公司法》下,股东在公司章程中承诺的缴付出资数额和缴付期限则必须履行。因此,我们认同新《公司法》仍坚持法定资本制度,而非授权资本制度。
  2.司法实践将面临的问题
  我们应清楚地看到,公司资本制度不仅涉及股东出资便利、公司经营,更涉及到公司债权人利益的保护。英美国家采取授权资本制度,不设定严格的公司资本制度,在于规定了商业透明度、社会信用体系、公司经营状态压力测试、董事责任、揭开公司面纱、追诉关联交易、股东债权衡平居次规则等配套制度和诉讼机制,能够阻止不诚信的股东利用公司控制权和有限责任侵害债权人。而大陆法系公司法未规定上述英美公司法债权人保障制度,而是将法定资本制度作为保障债权人的一种保障。因此,若软化公司资本制度,必须加强债权人保护。如德国虽创设了没有注册资本最低限额的企业公司制度,但同时规定不允许分期缴付出资、不得实物出资、限制利润分配,必须提取25%的法定公积金,以及当公司不能支付到期债务时必须立即召开股东大会等限制。[3]此外,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还增加了股东债权居次制度,以保护债权人。
  而我国《公司法》的本次修改,在取消旧《公司法》法定资本最低限额、取消验资制度、设定意定分期缴付制度等创新的同时,并未如德国公司法那样对利润分配规则和股东大会召开规则作出修改,也未规定有英美公司法那样的股东债权衡平居次规则。即使存在董事责任规则、追诉关联交易规则等,其现实适用情况也并不理想。在我国目前公司整体信用状况尚有待提升的情况下,如何确定股东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违法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以及提醒公司债权人需要核实交易对手信用并增强风险自负的意识,是需要当前司法实践慎重对待和预期的问题。
  二、新《公司法》股东出资义务审查的一般原则
  在新《公司法》框架下,新设公司不须办理实缴出资登记,也不需要对股东出资进行验资,股东实际缴付出资情况以企业年度报告的形式予以公示。这意味着,股东实际缴纳出资状况完全脱离政府的控制和监管,由公司自己对缴纳出资情况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以往的司法实践中,由于旧《公司法》规定了注册资本最低限额、法定缴足注册资本期间以及第三方验资制度,故法院会将验资报告作为审查股东出资状况的关键事实证据。新《公司法》将验资制度予以取消,那么股东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司法审查标准也应随之转换。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新《公司法》25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章程应载明公司注册资本以及股东出资方式、出资额和出资时间等事项。依据这一要求,新《公司法》框架下所设立的公司,股东之间一般应对公司注册资本、股东出资额及出资方式、出资比例、出资期限、利润分配比例等重要事项做出相对清晰的约定。因此,依据新《公司法》所设立的公司,其股东是否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应以公司章程中的约定为标准进行审查。原则上认为,只要股东未按照章程约定缴付出资的,均属于股东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
  在新《公司法》立法规制下,公司实收资本不再作为工商设立登记事项,因此仅从工商设立登记中已经无法查证股东具体出资情况,审查思路应有所转变。我们认为,在按照章程约定期限缴付的出资资金流转手续已经完成后,法院应主要审查公司财务账册记载情况,并综合出资款项银行流转记录、公司进账凭证、公司资产负债表记录以及公司出资证明书等书面材料综合予以判断,有公示的企业年度报告的,还应结合年度报告中的记载情况综合审查。在股东系诚信出资,出资手续均合法操作的情况下,对上述证据材料的审查应足以做出股东是否按照章程约定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判断。
  但在审判实践中,出资不到位、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等情况仍然大量存在,如前所述,新《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0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