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司法保障问题研究
【作者】 最高人民法院课题组【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
【分类】 司法【中文关键词】 自贸区;法治保障;对策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9
【页码】 30
【摘要】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建设是我国新一轮改革的标志性大事,其特点是制度创新,不再是政策优惠。这不仅对完善我国经济体制机制是有力的推动,而且在法律实施方面也会产生影响。本文以实际调研为基础,对试验区的概念、创新措施、法律问题做一初步梳理,内容涉及三资企业纠纷、企业的民事行为能力的区分、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公司登记制度改革、航运服务业开放、人民法院的机构建设以及司法解释的适用等问题,目的是为人民法院切实服务好试验区的建设提供经验和参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078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试验区”)的建设是我国新一轮改革的标志性大事。试验区自2013年8月22日正式设立以来,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试验区的建设,不仅对完善我国经济体制机制是有力的推动,而且在法律实施方面也会产生重大影响。为了提前做好司法应对,未雨绸缪,更好地为试验区建设提供司法服务与保障,2013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司法保障及相关法律问题研究”列为最高人民法院重大理论与实践课题,课题研究目前正在深入推进。
  从世界范围来看,历史上的自由贸易区(FTZ)都是利用自然条件的优势,辅以特殊的保障措施,发展一地的贸易优势,以此辐射周边,带动一国的经济发展。如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德国的汉堡、法国的敦刻尔克、丹麦的哥本哈根、爱尔兰的香农出口自由区、阿联酋的迪拜自由港等。这与当时的历史条件是分不开的。此次试验区的建设,从选点上看,与国际上的既有经验大不相同。因为上海已经是我国的经济中心和金融中心,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人文环境。以较发达的地域进行自由贸易区的试验,其意义无疑在于特殊历史条件下深化改革的推广效应。因此,试验区既有以往国际上自由贸易园区建设的影子,又有我国史无前例的大胆创新,是一个全方位的改革尝试,必将带来深远的影响。试验区的建设会带来哪些法律层面的问题,如何解决,不仅为司法工作人员所关注,也是政府部门、企业、公民所关心的敏感问题。对此进行预估和筹划,具有重要的建设性意义。本文以实际调研为基础,对试验区的概念、创新措施、法律问题做一初步梳理,为人民法院切实服务好试验区的建设提供参考。
  一、法制先行——试验区的法律框架
  2014年2月28日,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上强调: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在整个改革过程中,都要高度重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加强对相关立法工作的协调。在试验区进行的改革就是这种改革思路的尝试。建设试验区的过程,在法律层面,是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国务院的批复和决定为主线,自上而下渐次展开的。
  (一)区域四至
  试验区是由上海市原来的四个保税区组成。按照2013年8月17日《国务院关于同意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批复》,试验区涵盖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总面积28.78平方公里,四至范围与国务院批准的上述四个区域四至范围一致。
  (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决定
  最早的、也是最明确的法律指引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外资三法”调整实施的决定。按照2013年8月30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有关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的决定》,自当年10月1日起,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对国家规定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之外的外商投资,授权国务院调整实施部分法律的行政审批。调整的范围包括三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其核心是,将一些原本需要行政审批的这三类企业的设立、分立、合并、经营期限、转让、终止等重大事项审批改为备案制管理,为期3年。
  从这个决定的表面看,直接发出的信息是:即将进行的改革集中于三资企业,取消大量的审批事项,直接的利好是外资投入的便利化。但从随后国务院公布的试验区总体方案看,试验区的改革内容不限于此,是全方位的。
  2013年9月18日,国务院在《关于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以下简称《总体方案》)中指出,建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是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在新形势下推进改革开放的重大举措,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积极探索管理模式创新、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具有重要意义。上海市人民政府要精心组织好方案的实施工作,探索建立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全面提升事中、事后监管水平。要扩大服务业开放、推进金融领域开放创新,建设具有国际水准的投资贸易便利、监管高效便捷、法制环境规范的自由贸易试验区,使之成为推进改革和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的“试验田”,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发挥示范带动、服务全国的积极作用,促进各地区共同发展。
  可以看出,试验区的改革虽由上海市组织实施,但它是全国的改革试验区,目的在于新经验的推广和复制。除审批制度外,改革的范围还涉及政府职能转变、服务业开放、金融领域创新以及法制环境建设,是一个全方位、一体化的改革尝试。
  (三)国务院调整实施的行政法规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授权,2013年12月21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暂时调整有关行政法规和国务院文件规定的行政审批或者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决定》。这个决定涉及的大部分是行政法规,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在外商投资管理领域停止实施行政审批,改为备案制管理,具体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实施细则》、《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实施细则》、《指导外商投资方向规定》、《外国企业或者个人在中国境内设立合伙企业管理办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期限暂行规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各方出资的若干规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营各方出资的若干规定〉的补充规定》、《国务院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若干意见》。二是在服务业开放方面,停止实施行政审批及对资质要求、股比限制、经营范围的限制,由国务院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征信业监督管理部门、文化主管部门、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上海市制定相关管理办法。具体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登记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海运条例》、《征信业管理条例》、《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娱乐场所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文化部等部门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意见的通知》。
  (四)上海市的实施举措
  在地方层面,2013年9月26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实施本市有关地方性法规规定的决定》,对国家实施准入特别管理措施之外的外商投资,停止实施《上海市外商投资企业审批条例》,该市地方性法规作相应调整实施。上海市人民政府则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成立的同时公布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办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3年)》,还印发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境外投资项目备案管理办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企业备案管理办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境外投资开办企业备案管理办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项目备案管理办法》。针对外商投资和境外投资开辟了双向的法律通道。
  二、制度创新——试验区五大任务
  根据《总体方案》),试验区确定了五大任务,即: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扩大投资领域的开放、推进贸易发展方式转变、深化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完善法制领域的制度保障。决心以先行先试、风险可控、分步推进、逐步完善的方式进行推进,目的是要形成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基本制度框架。这五大任务的实质在于制度创新与建设,和以往特区、开发区、保税区体现的政策优惠有着明显的区别。
  (一)政府职能转变,事先审批转为事中、事后监管
  这一项任务涉及试验区行政管理模式创新:行政审批制度向备案制度的转化。试验区管委会建立的是一口受理、高效运作的行政服务模式,市场监管方面则是建立集中统一的综合执法体系,提高行政透明度。努力体现“对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的法治思维,对转变落后的行政管理方式是有力的推动。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备案制改革是试验区转变政府职能方面的一大亮点。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修订之前的2013年9月29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布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办法》第13条就规定了“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规定公司股东(发起人)对其认缴的出资额、出资方式、出资期限等自主约定并记载于公司章程(法律、行政法规对特定企业注册资本登记另有规定的除外)。公司股东(发起人)对缴纳出资情况的真实性、合法性负责,并以其认缴的出资额或者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可以看出,所谓的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并不是对资本注册情况不予管理,只是转变为事后监督。公司出资人仍然要对出资的真实性和合法性负责,同时承担责任的范围也没有缩小。
  这一行政管理的理念已经不局限于试验区内,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妨碍市场活力的行政审批已成为大势所趋。2013年12月28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修正案》并于2014年3月1日起施行,其核心内容就是简化公司设立程序和登记事项、放宽资本注册登记条件,体现了备案制管理的思路,目的是鼓励创业、促进社会信用、贯彻市场经济的要求。
  2014年2月7日,国务院印发了《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决定改革工商登记制度,推进工商注册制度便利化。公司实收资本不再作为工商登记事项,工商登记时无需提交验资报告,[1]并简化住所(经营场所)登记手续,申请人提交场所合法使用证明即可予以登记。2014年2月19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出《关于停止企业年度检验工作的通知》,要求落实国务院《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按照要求,自2014年3月1日起停止对领取营业执照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司企业法人、合伙企业、个人独资企业及其分支机构、来华从事经营活动的外国(地区)企业以及其他经营单位的年度检验工作。准备实施企业年度报告公示等一系列新制度。2014年2月20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布了新的《公司注册资本登记管理规定》。
  以公司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简化住所登记手续、取消企业年检制度为标志,简政放权、建设法治政府的改革措施还在深入推进。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4年2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二次廉政工作会议上说:“今年简政放权的力度不能减,要进一步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目前仍保留的审批事项,要公布目录清单,听取基层和群众意见。对那些反映多、意见大、又不利于激发市场活力的,还是要继续取消、下放。清单以外,一律不得实施行政审批,更不得违规新设审批事项。实际上这也是对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进行探索。也就是说,对市场主体,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而对政府,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
  (二)扩大投资领域的开放,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
  试验区对投资领域的开放采取了三个举措,即扩大服务业开放、负面清单管理,以及促进对外投资。其中,在扩大服务业开放方面采取的措施是最引人注目的。因为其中包括了金融服务、航运服务、商贸服务、专业服务、文化服务及社会服务等六大领域,还拟定了具体的开放清单作为《总体方案》的附件一同印发,吸引了众多的投资者。
  三个举措之中,“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的外商投资管理模式是首次在国内公开提出,标志着政府管理理念的转变。按照《总体方案》的表述,试验区内探索建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借鉴国际通行规则,对外商投资试行准入前国民待遇,研究制订试验区外商投资与国民待遇不符的负面清单,改革外商投资管理模式。试验区内,对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将外商投资项目由核准制改为备案制(国务院规定对国内投资项目保留核准的除外)。
  从形式上看,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的目的是为解决外商投资的国民待遇问题,并非一种开放措施,但从最终目的上看,其促进投资的意图应当说显而易见。2013年版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已于2013年9月29日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布。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服务业扩大开放措施》作为《总体方案》的附件同时公布,其关注度不亚于《总体方案》本身。它采取了在金融、航运、商贸、专业、文化、社会服务领域不设最低注册资本限制、放宽或取消股比限制、一些服务领域允许举办独资或合资企业的措施。但是,前已言之,不设最低注册资本限制的措施实际上因《公司法》的修改已经在全国推广,只在区内适用这一措施的规定将不再具有意义。短短几个月之间发生如此迅速的形势变化,充分反映了我国新阶段改革的大势所趋,也再一次证明了习近平总书记2012年底强调的“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这一论断的准确性。
  负面清单管理模式也正在向全国普及。2014年5月20日,国务院批转了发展改革委《关于2014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的意见》。意见明确,要加快建立和完善权力清单制度。行政审批事项一律以清单形式向社会公开。清单之外的,一律不得实施审批,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加快探索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管理方式,逐步做到负面清单之外的事项,由市场主体依法自主决定,实现“法无禁止即可为”。在全国实施工商登记制度改革,落实认缴登记制,由先证后照改为先照后证,由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报公示制度。
  (三)促进贸易发展方式转变目的是形成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外贸竞争优势,建立整合贸易、物流、结算功能的营运中心。提升国际航运服务能级,发展航运金融、国际船舶运输、国际船舶管理、国际航运经纪等产业。推动中转集拼业务发展,允许中资公司拥有或控股拥有的非五星旗船先行先试外贸出口集装箱在国内沿海港口和上海港之间的沿海捎带业务等。
  (四)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
  试验区要创造条件试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金融市场利率市场化和人民币的跨境适用。推动金融服务业对民营资本和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开放,支持在试验区内设立外资银行和中外合资银行等。
  (五)完善法制领域的制度保障
  对试验区的试点内容,按程序办理需要停止实施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规定的事项,及时解决试点过程中的制度保障问题。通过地方立法,建立与试点要求相适应的试验区管理制度。
  总之,试验区的各项改革强调法治保障,称之为法制配套先行的改革。有关部门和同志强调,试验区的改革是制度创新,不是政策优惠。这是我国新一轮改革大潮的新趋向。
  三、法治保障问题及对策
  在试验区2013年8月正式设立前,最高人民法院经研究认为,自贸试验区的建设不仅对完善我国经济体制机制是有力的推动,而且在法律实施方面也会产生重大影响,应提前做好司法应对。为了更好地为试验区建设提供司法服务与保障,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决定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司法保障问题研究”列为重大理论与实践课题,组建了由最高人民法院机关部门和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共同派员参加的课题组。进行了多次实地调研和考察,对政府部门、企业普遍关心的一些焦点问题进行了梳理,提出了初步的应对意见。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导下,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设立了自贸区法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向辖区内各级法院印发了《上海法院服务保障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的意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制定了《涉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案件审判指引》,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适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仲裁规则>仲裁案件司法审查和执行的若干意见》。这些举措的目的都是充分发挥人民法院的审判职能,鼓励创新,确保法律和政策得到统一、正确的实施。
  试验区改革的旗帜是制度创新,但条文设计是否成功、是否有效,有待于实践的检验。对实践中出现的法律问题进行的司法应对将对规则固化起到重要作用。试验区制度创新后的司法保障问题,是人民法院今后工作中的一项重点内容。目前,与试验区法治保障有关的主要问题有如下方面。
  (一)关于三资企业纠纷
  外商投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中外合作企业,习惯上被称为“三资企业”。试验区设立伊始,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公布了《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有关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的决定》。这是试验区改革进行以来,最明显的法律层面的变化,人民法院需要及时调整裁判尺度。
  由于以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对这三类企业设立、分立、合并、经营期限、转让、终止等重大事项的变更规定了比较严格的审批制度,导致在以往的大量民事纠纷中,以未经审批为由认定相关合同无效成了习惯性的做法。这种一刀切式的做法也导致了一些案件判决结果的合理性受到质疑。
  比如,涉及“隐名股东”的问题,如果一概认定审批之外的合同无效是不合理的。经审批的合同之外的合同,多为当事人约定的利益分配方式,合同本身不涉及三资企业重大事项的变更。如果简单地不予承认,有违民法的诚实信用原则,也忽视了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近几年来,裁判尺度的掌握已经有所变化,即案件当事人之间不涉及企业重大事项变更的有关利益分配方面的约定被认定为有效。
  此次试验区内针对的三资企业大量所谓重大事项审批的取消,实际上也反映了法律中设置过多审批的不合理性。试验区内三资企业设立、分立、合并、经营期限、转让、终止等重大事项报批的停止,直接影响到涉及试验区内三资企业的民事案件的审理。在合同效力的认定方面,这些事项是否经过审批对当事人合同的效力不再有决定性的影响,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会更大限度地得到尊重,从而有利于维护投资信心,促进产业发展。
  随着公司法的修改,试验区之外普通公司的设立程序已经大大简化,而“三资企业法”却仍未加以修改。按照特别法优先适用的原则,试验区外设立三资企业仍然需要审批,这与新一轮的经济改革趋势是明显不符的。在中央“改革要于法有据”的要求前提下,可以预见,“三资企业法”也将适时调整。
  (二)关于自觉排除部分司法解释的适用
试验区的改革不是全国性的,但一些法律条文在试验区内不再适用。在案件审理过程中,除了及时掌握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决定》这样调整条款序号和修改某一条款的司法解释之外,还要在审理涉试验区案件时,自觉明晰司法解释与法律和行政法规、人大决定的位阶关系,不应适用的要及时排除适用。
  例如,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有关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暂时调整有关行政法规和国务院文件规定的行政审批或者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决定》,试验区内一些原本需要行政审批的三资企业设立、分立、合并、经营期限、转让、终止等重大事项的审批已经改为备案制管理,为期3年。与此相应,最高人民法院《第二次全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中的一些根据行政审批认定合同效力的规定在一定情形下对在试验区内设立的三资企业就不应再予适用。其中包括《第二次全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85条、第88条、第89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外商投资企业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1、2、5、6、7、8、9、10、14条这些依行政审批认定合同效力的条款。
  (三)关于区内、区外企业的民事行为能力的区分
  经营范围和设立条件的区别,会给区内企业与区外企业之间,以及它们相互之间涉及试验区的投资、经营等经济活动带来合同效力、管辖依据、法律适用等方面的影响,对此进行深入研究,区别对待,有利于维护经济秩序的稳定,也为将来试验区经验的推广打下基础。
  无论是经营范围还是设立时的条件,区内企业都会与区外企业不同,这是否会对区内外企业的经营和投资产生合同效力方面的影响?由于区别对待的原因,这种影响将会是肯定存在的。
  在扩大服务业开放方面,《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服务业扩大开放措施》作为《总体方案》的附件同时公布。在金融、航运、商贸、专业、文化、社会服务领域采取了不设最低注册资本限制、放宽或取消股比限制、一些服务领域允许举办独资或合资企业的措施。但也明确注明:“以上各项开放措施只适用于注册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的企业”。可见,在试验区内,区内和区外的企业并不能取得相同的“国民待遇”。对其他国内企业,试验区是存在差别对待问题的。
  目前,广为关心的问题,一是区内外企业在不同环境下的民事行为能力问题。由于开放措施目标群的有限性,只有试验区区内注册的企业才能享受取消股比限制及举办某些特殊类型企业的待遇,因此,在试验区内,试验区之外的企业并不能进入试验区开放的部分市场。同样,试验区内的企业在试验区之外也同样不能取得其在试验区内已经取得的部分营业许可。因此,对于进入试验区内开放、试验区外仍封闭的部分市场,区内企业也只有有限的经营能力。这对区内注册的企业来说,具有“温室效应”。温室之外的企业,不被允许进入温室。试验区对服务业的开放是具有限性的。二是区外企业在试验区区内投资、经营活动中的行为能力问题。由于试验区内市场的有限开放,区外企业并不能分得区内市场的“蛋糕”。区外企业不能进入试验区更加开放的服务业市场,也就不能取得与区内企业同样的行为能力。试验区的负面清单是区内企业的负面清单。三是企业关心的3年试验期结束后,企业的法律地位问题。因为开放措施的有限性、市场的局限性、试验的期间性(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暂时调整实施本市有关地方性法规规定的决定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规定,地方性法规与《总体方案》不一致的,调整实施,3年内试行),如果试验区试验期结束后,取消开放的市场,则此前的管理、审批措施必然恢复,试验区内的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可能性极微),虽然法人的存续不受影响,理论上是不能延续此前已经取得的行为能力即经营范围的。
  实际上,试验区内企业的经营行为并不局限于试验区内。目前,试验区已经实际出现“溢出效应”,即企业在区内注册,区外经营。原因是试验区有限的地域范围导致注册场地的拥挤,不能实现正常的营业。同时,试验区内的企业因地域原因,容易与邻近地区的企业产生交易。因此,试验区的周边地带就有机会成为企业的实际经营场所或交易地。这种区外经营行为并不违法,但会潜在一些问题,比如试验区企业会在区外产生纠纷,企业在区外的实际存在也会给案件管辖带来不同的理解等。因此,有关试验区的案件并不会局限于试验区一地,更不会局限于自贸区法庭。熟悉自贸区的创新和法制保障措施,对审理以试验区民事主体为当事人的案件来说至关重要。
  (四)对企业住所地登记的形式审查带来的诚信问题及其应对
  根据试验区执行的《关于规范企业注册地管理的规定》要求的标准,商贸企业注册地限于不小于20平方米的独立空间。由于物理空间有限,一些公司在注册地实际上无法开展经营,产生注册地与经营地分离、注册地址无法送达的情况。这就给有效送达提出了新问题。
  不仅如此,在2014年2月国务院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决定简化住所(经营场所)登记手续、申请人提交场所合法使用证明即可予以登记之后,在全国范围内,企业住所地的管理对工商登记管理机关而言已经完全成为形式审查事项。3月份开始,已经有贵州、吉林、河南、甘肃、江苏、湖北等地陆续出台了名为“关于贯彻国务院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的实施意见”或者“简化住所(经营场所)登记手续的规定”、“关于推进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等具体实施规定。其中有的明确规定企业注册时,对住所使用证明进行形式审查,不审查其法定用途和使用功能,允许集中办公区以同一地址作为多家市场主体的经营场所登记,允许有直接或间接投资关联关系的市场主体使用同一地址作为住所登记等。地产出租人、小企业主一直期盼的所谓“一址多照”合法化即将成为现实。
  自贸区物理范围的狭小以及全国范围内对企业注册的住所地审查标准的放宽,对人民法院的案件审理工作预计将带来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送达难问题。在有些案件当事人的注册地址与营业地址相分离,或者实际上只有注册地址、没有实际营业地的情况下,人民法院的文书送达乃至审理、执行工作都会受到影响。可能会有不诚信的当事人借机逃避诉讼或执行,使本来就有难度的送达、执行问题雪上加霜。如果对此类案件都采用公告送达的方法,则拖延时日,不利于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和有效利用司法资源。对此采取必要的对策已成为当务之急。
  无论是《民法通则》还是《公司法》,对法人应当具有确定的住所都是有明文要求的。具体体现在《民法通则》第41条、《公司法》第7条、第10条、第23条、第25条、第32条、第76条、第78条、第81条、第92条。本质上,企业在政府部门、机关注册登记的信息应当具有公信力,信息的登记人对其公示给社会的信息的真实性负有责任,法律也应当对信赖该内容的第三方予以保护。
  对于公司变更住所的情况,《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29条明确规定,公司变更住所的,应当在迁入新住所前申请变更登记,并提交新住所使用证明。公司变更住所跨公司登记机关辖区的,应当在迁入新住所前向迁入地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迁入地公司登记机关受理的,由原公司登记机关将公司登记档案移送迁入地公司登记机关。
  如果公司登记的住所不真实,要承担法律责任。《公司法》第211条规定:公司登记事项发生变更时,未依照本法规定办理有关变更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限期登记;逾期不登记的,处以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公司登记管理条例》也有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0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