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论生态危机对传统宪法的挑战
【英文标题】 Challenge by Ecological Crisis to Traditional Constitution
【作者】 陈泉生【作者单位】 福州大学
【分类】 中国宪法【中文关键词】 生态危机 生态主义 生态革命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2
【页码】 10
【摘要】

传统宪法中关于环境保护的规定大致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简到繁的不同阶段。囿于自身的时代实践,传统宪法是在非持续发展模式上建立起来的,反映了“人类利益至上”的立法倾向,法理基础存在缺陷,以保护当代人的权利作为权利保护的核心,在立法内容上也存在诸多的局限性。按照21世纪环境时代的要求,应对传统宪法进行变革,以法律生态化的理念重新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对传统的以当代人为本位的宪法法理基础和价值取向进行深刻的反思,重构宪法体系。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262    
  一、生态危机对传统宪法的挑战
  随着当代科技和经济的迅猛发展,全球性的生态形势急骤恶化,生态破坏、资源枯竭、环境污染、物种灭绝等生态危机已成为笼罩在世界各国人们心头上的阴影,尤其是当生态环境的破坏已经转化为沉重的经济负担时,人们不得不自觉地对生态自然的行为,乃至价值观念做出反思。我们知道,人类作为地球生态系统中一个富有智慧和知识的物种种群,其活动是理性的活动,是在一定的意识和观念指导下进行的。而在人类长期与生态自然的冲突、对立和斗争中发展起来的价值观念则是以人类利益为中心的价值观念,其将人作为万物的尺度,并将人类和生态自然截然分开,从而陷入人类是自然界的统治者和主宰者的误区。无论是极具权利私有化特征的近代宪法,还是极具权利社会化特征的现代宪法,它们因囿于自身的时代实践,对于遏制当今的生态危机,保障人类社会的永续生存和发展都显得力不从心,无可奈何。
  然而,环境侵害危及权益甚多,举凡法律所保护的权利或生活利益几乎都未能幸免,而这些权益的保护又都需要在国家根本大法—宪法中找到根据。况且,环境侵权行为作为一种新型的侵权行为还具有社会性、价值性、间接性、复杂性、多元参与性、缓慢性[1]等许多与传统侵权行为所不同的独特性质,而令传统宪法难以调整,从而对传统宪法提出了挑战。因此,唯有对传统宪法理论进行变革,才能建构符合21世纪环境时代要求的崭新的宪法理论体系。
  二、传统宪法的缺陷
  (一)传统宪法关于环境保护规定的历史考察
  宪法中关于环境保护的规定,作为人类保护环境的重要手段,是随着生态危机的产生,并随着生态危机的日趋严重和人类对生态危机认识的逐步提高而不断发展起来的。它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产物和客观要求,也是人类在各个阶段处理人与环境关系的体现和反映。纵观宪法中关于环境保护规定的历史发展过程,不难发现,其大致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简到繁的不同阶段。现分述如下:
  1.从无到有阶段。宪法中关于环境保护的规定是从十九世纪末开始的。随着工农业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开发利用自然资源的规模越来越大。由于种种原因,不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的现象不断发生,与此同时,工农业生产当中的排泄物大量增多,从而对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环境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和破坏。这时候,只有个别的国家将对自然资源保护的规定写进宪法。最早将环境保护问题写人宪法的国家是瑞士。瑞士联邦1874年5月29日颁布的宪法24条和第25条分别就保护河川、森林、野兽、禽鸟以及狩猎、捕鱼等问题作了明文规定。该宪法24条具体规定:“联邦对于森林及筑堤有最高监督权。联邦对于山川的管理与修筑以及水流发源地的造林工程给予支持。关于维持此类工程以及保护现有森林,由联邦颁布条例加以规定。”该宪法25条明确规定:“联邦有权制定关于渔猎的法律,特别为保存山林中的禽兽以及对农业与森林有益的鸟类有权制定法律。”1908年该宪法又对第24条作了增补,规定:“利用水力的监督权,属于联邦。由联邦法律制定一般条款,以保障公共利益以及水力的合理利用。……各州得在上述条例的范围内,规定水力的利用。”[2]快醒醒开学了
  2.从少到多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到二十世纪的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是宪法中关于环境保护规定由少到多的阶段。这个阶段由于现代工业的突飞猛进,世界人口的不断膨胀,能源和资源消耗的急剧增加,造成了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泛滥。比如,1948年,美国的多诺拉烟雾事件就使全镇43%的人口约5900人患病,死亡17人;又如,1952年英国的伦敦又发生了烟雾事件,仅仅4天时间就死亡了4000人;再如,1955年,日本的富山县发生了镉中毒而导致的疼痛病事件;1953年,日本的水俣湾沿岸地区发生了居民因汞中毒而患了“水俣病”等等皆是。为了有效地治理污染,防治公害,合理利用自然资源,许多国家把环境保护的规定写进了宪法,而且已有规定的国家也对宪法作了增补。
  1949年5月8日通过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第74条明确规定:“并行立法《指联邦立法和州立法》扩展到下列几方面:(五)保护德国文物,防止流出国外;(十一a)为和平目的对核能的生产和利用以及对其设备的装置和操作,对核能散佚或电离线所引起的危害的保护和放射性物质的消除;(本款为1959年补充);(十五)土地、自然资源和生产资料转为公共财产或其他形式的公共经济;(十七)发展农林业生产,保障农林产品的供应,农林产品的进出口,远洋渔业和沿海渔业,海岸的保护;(十九)有关防止危害性的传染病和瘟疫的措施,医务与其他医疗活动的批准,药品、医疗器械、麻醉剂和有毒药品的买卖;(二十)保护食品、日用品、饲料、农林业种子和植物的交易;防护树木和植物病虫害以及保护动物(本款为1971年修改);(二十一)远洋和沿海航行、航海标志、内河航行、气象、海上航线和公共的内陆水道;(二十四)清除垃圾,以及为防止大气污染、噪声所进行的斗争;(本款为1972年补充)。”同时,该法第75条还具体规定:“根据第72条的规定,联邦有权对下列事项颁布原则性的法规:(三)狩猎、自然地貌和名胜风景的保护;(四)土地的分配,地区的规划和水利管理。”1952年7月22日颁布的原《波兰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全民财产,其中包括地下蕴藏、基本能源、国有土地、水、国有森林,应受国家和全体公民的特殊关心和保护。”
  上面曾提到的《瑞士联邦共和国宪法》也分别在1953年和1957年作了增补,该法第24条(四)规定:“联邦关于保护地面水和地下水避免污染有立法的权利。此项法律由各州在联邦监督之下负责执行。(1953年12月6日增补)”同时,该条(五)规定:“关于原子能的立法由联邦负责。联邦得制定关于防护离子放射性引起的危害的条例。(1957年12月24日增补)”。[3]1960年,瑞士又在修改该宪法时,对该24条(六)增加了保护自然与水土保持以及主要景观、史迹及其他自然、文化的纪念物的保持的规定。1971年,该宪法又增加了自然保护的规定,即在第24条(七)作出关于保护人类及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不受有害或不适作用影响的规定,将自然保护作为联邦规则控制的对象。1973年还在该宪法增加了联邦应当制定动物保护法律的规定。[4]
  1960年7月11日公布的原《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宪法》,在关于社会制度的第一章里明确规定:“国家关心美化自然和全面保护自然,关心保持祖国的自然美景,以便为人民的美好生活创造日益丰富的源泉,为劳动人民的健康及其休息造成适宜的环境。”而1970年加以修改补充的《关于捷克斯洛伐克联邦的宪法令》,也在有关条款里规定了环境保护的内容。[5]1971年颁布的《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宪法》亦明文规定:“保护自然和天然财富、水流、空气、地面以及文化古迹,保持其清洁,是国家机关和企业、合作社组织和团体的职责,是每一个公民的义务。”[6]此外,1972年4月19日通过的《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宪法》,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这章里规定,公民有维护生存、人身不可侵犯和健康的权利,并指出这种权利由国家通过劳动保护、卫生设施和医药保证及保护人类环境的办法予以实现。同时也规定,保护国家的自然和文化财富,是公民的基本义务。[7]
  3.由简到繁阶段。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是宪法中关于环境保护的规定由简到繁的阶段。在这个阶段,由于生态危机的日趋严重,迫切需要国家加强对开发和利用环境的各项活动进行干预,对环境进行保护和改善,把环境保护作为一项国家职责和基本国策在宪法中予以确认,把环境保护的指导原则和主要任务在宪法中作出规定。有鉴于此,不但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把环境保护的规定写进了各自的宪法,而且宪法中关于环境保护规定的内容也由简到繁,越来越丰富,既有关于自然资源保护的规定,又有关于防治污染的规定;既有宣告国家关于环境保护的基本政策和原则(其包括确立国家的环境保护职责、划定环境保护的范围、规定国家机关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权限和职责等),又有规定公民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权利和义务,从而为环境保护奠定了基础和赋予了最高的法律效力。各国宪法关于环境保护的规定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1)规定保护环境和维护生态平衡是国家的一项基本职责。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在各自的宪法中,将保护环境和生态平衡作为国家的一项基本职责加以规定。比如,1975年6月7日颁布的《希腊共和国宪法》第24条就明文规定:“保护自然和文化环境,是国家的一项职责,国家应当就环境保护制定特殊的预防或强制措施。”[8]又如,1976年4月2日公布的《葡萄牙共和国宪法》第66条第2款亦对此有鲜明的表述:“国家应当利用自己的机构和劳动人民的首创精神:(一)防止和控制环境的污染及后果,防止和控制各种有害的土壤侵蚀;(二)保持国土的生态平衡;(三)建立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和休息公园;保护和保存具有历史意义和艺术意义的自然古迹和文物,保证其完整无损;(四)为了国家的利益利用自然资源,关心自然资源的更新和保护环境。”[9]再如,1972年10月通过的《巴拿马共和国宪法》第110条也规定:“根据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积极养护生态条件,防止环境污染和生态失调,是国家的一项基本职责,”[10]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6条对此亦作了明确规定:“国家保护和改善生活环境和生态环境,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
  (2)规定公民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权利和义务。自1972年联合国环境会议通过的《人类环境宣言》明确规定:“人类有权在一种能够过尊严的和福利的生活环境中,一享有自由、平等和充足的生活条件的基本权利,并且负有保证和改善这一代和世世代代的环境的庄严责任”以来,许多国家纷纷在各自的宪法中规定了公民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权利和义务。比如,《葡萄牙共和国宪法》第66条第1款就规定:“全体公民都有权享受不损害其健康的生活条件,同时也有义务保护环境的洁净。”又如,《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宪法》第192条哎哟不错哦也规定:“公民拥有健康的生活环境的权利……”[11]
  (3)规定环境保护的基本政策和原则。随着生态危机的日益严重,各国对环境保护也日趋重视,普遍在各自的宪法中规定了环境保护的基本政策和原则。比如,《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宪法》第15条就规定,国家对自然资源的利用所规定的基本政策也是国家的环境政策,因为,大多数自然资源是极重要的环境要素,合理利用这些自然资源便能保护各项环境要素的环境效能。[12]又如,前苏联宪法亦在关于经济制度的第二章中规定:为了当代人和子孙后代的利益,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并有科学根据合理地利用土地及其地下资源、水资源、植物和动物,保护空气和水的洁净,保证自然财富的再生和人类环境的改善。[13]再如,我国也在现行宪法中对环境保护的基本政策和原则作了一系列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9条第2款明确规定:“国家保障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保护珍贵的动物和植物。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利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自然资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0条第4款明文规定:“一切使用土地的组织和个人必须合理利用土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2条第2款明文规定:“国家保护名胜古迹、珍贵文物和其他重要历史文化遗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26条第2款还规定:“国家组织和鼓励植树造林、保护林木。”
  据不完全统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2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