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审理著作权案件探讨
【英文标题】 Probe of Trying Copyright Cases【作者】 柯昌信
【分类】 著作权法【期刊年份】 1990年
【期号】 1【页码】 3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9610    
  1987年1月1日《民法通则》生效以后,有关著作权的案件开始出现,且呈上升趋势。武汉市两级人民法院受理的著作权案件,1988年比1987年增加一倍,1989年1至6月比1988年增加50%。因此,如何正确审理这类新型案件,是人民法院面临的重要课题,本文试从审判实践接触的情况,就署名权及其保护期限、完善立法问题,进行一些探讨。
  一
  署名,作为著作权的核心内容,是指作者对文学,艺术,科学创作成果,依法享有的、不能转让他人的一种人身权利。从受理的案件看,涉及署名权的占绝大多数,主要类型是原始作品的署名、合作作品的署名和委托作品的署名。
  原始作品的署名,往往是在作品发表、出版后,起诉人以该作品是在其原始作品的基础上改写,改编的,而请求享有署名权。审理这类案件,根据文化部1984年颁发的《图书、期刊版权保护试行条例》(以下简称《试行条例》)第三条“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专指“书面作品”的规定,关键是查明原始作品的表现形式。如果具有“书面作品”形式,通过口头或者传阅被改写,改编者知晓,并在作品中采用了主要内容、观点、情节、人物的,无论原始作品是否发表,都应依法予以保护,如果原始作品只是处于构思,口传或者搜集素材阶段,改写、改编者虽然作了采用,不应视为侵权,如原武汉歌剧团朱某,于1988年12月以曾经风靡全国的电影歌剧《洪湖赤卫队》,是以其原始作品《洪湖赤卫军》为蓝本改编的为由,起诉请求享有原著署名权。综合起诉、答辩等材料,原告1951年到洪湖体验生活,深感当地的革命事迹可歌可泣,曾经萌发创作灵感。1956年,经原告提议,与本团张敬安、潘春阶合作写成九场歌剧《洪湖赤卫队》,再由张敬安、杨会召、欧阳谦叔、张玉瑚几易其稿,最后经副团长梅少山修定。1959年,《长江文艺》首次发表,署名“武汉歌剧团集体创作”,执笔依次为:梅少山、张敬安、杨会召、欧阳谦叔。1981年,经湖北省文化厅研究,增加执笔朱某,排列第五,录入文化部编写的《艺术名人词典》。诉讼过程,朱提供不出《洪湖赤卫军》书稿,其所列举的证人都无法证明见过书稿。因此,其原著署名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至于执笔署名,首次发表漏了他,后主管部门作了补正,其仅参加了第一稿的创作,排列顺序亦无不当。要说此剧确有漏名的话,那就是第一稿的潘春阶和其后的张玉瑚。朱曾经联络潘,张参加诉讼,他俩表示“无意卷入”,其弃名的意思表示应当受到尊重。
  合作作品的署名,主要是根据作品形成过程,共同提供的劳动,决定是否署名和怎样署名。所谓共同提供的劳动,包括两个方面,(一)提供劳动的性质。合作作品一般凝集着两种劳动:即独创性质的劳动和服务性质的劳动。前者包括执笔,完成分工、拟写提纲,整理素材,修改内容,综合定稿等,后者包括抄写、记录、誊印, 咨询,收集资料,联系发表等。由于提供劳动的性质不同,产生的法律关系也不同。前者应视为“直接创作作品的人”,享有署名等著作权,后者不应视为作者,可用序言,后记等形式加以说明,并有权获取劳务报酬。如果因为一方毁约,造成另一方不能完成创作分工的,有权请求赔偿损失。如1988年5月,湖北音像艺术出版社与武汉市文化艺术开发公司约定,共同摄制取材珍邮国宝“清邮二孤”的电视剧。《幽幽花魂》上、下集,由出版社承担前期摄制,开发公司负责后期加工和出版发行,所得利润七、三分成。摄制期间,开发公司承担了事务组织,剧本印刷,宣传报道等项工作。攝制完成后,出版社擅自将母带转让给中国录音录相出版总社,得利五万余元。开发公司即以出版社违约起诉,请求享有署名权和赔偿损失。法院经过开庭审理,认定被告单方违约,造成原告未能进行“后期加工”。鉴于摄制过程,原告提供的是事务性质的劳动,不应享有署名权。但是,有权追索赔偿。根据双方约定的利润分成比例和被告得利数额,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5万元。(二)提供劳动的多少。由于署名权与获取报酬的财产权相互联系,一些合作作者在“名利双收”的诱惑下,为取得署名权尤其是获奖作品的署名权,往往以“自己提供的劳动多,他人提供的劳动少”为由,排斥其他作者的署名权。如1983年,原湖北省浠水县文化馆干部南海,与本馆导演郭宗阳合作,将自己的小说《王待诏学艺》改编成地方楚剧,二人约定由南海执笔,郭宗阳艺术加工,改编完成后,定名《王待诏剃头》,以二人共同署名,送地区汇演,获二等奖。1985年,省文化厅举办评选活动,南海得知该剧可能获奖,即向评选负责同志反映,“《王》剧原著、改编都是其一人创作,郭宗阳改编创作采用极少,他同意去掉署名”。评选揭晓,《王》,剧获创作一等奖,署名由二人变为南海一人。1987年12月,郭宗阳起诉请求享有署名权。从双方举证看,《王》,剧改编绝大部分是南海创作,但是,南海原来没有进行过改编尝试,对戏剧艺术较为陌生。郭宗阳在唱腔,道白、情节、人物方面,作了艺术加工,文字虽然不多,作用却是画龙点睛,如设计以‘相亲’开场,“相亲相亲,女婿要新”,“看你胡子半寸多,看你头发像鸡窝”,几句台词就与“剃头”的主题紧密联系起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若干问题的意见》)“二人”以上按照约定共同创作作品的,不论各人的创作成果在作品中被采用多少,应当认定作品为“共同创作”的规定,郭宗阳应当享有署名权。但是,可以根据,创作成果被采用多少,决定署名的顺序,即南海第一,郭宗阳第二。
  委托作品的署名,我国理论界倾向的观点是,由委托单位或者个人署名,并且给付受托者稿酬、奖金,以示肯定其创作成果。但是,委托他人装裱、销售作品,受托者“未经作者同意,对其作品进行实质性修改或者有损于作者声誉的修改”,应视为侵犯了他人著作权。
  二
  审理著作权案件的保护期限,包括两个方面。即作者有生之年的保护期限和作者去世之后的保护期限。
  作者有生之年的保护期限,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和《若干问题的意见》,分为三个层次:(一)民法通则实施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著作权被侵害的,从知道侵害时起,请求保护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二)民法通则实施后,不知道著作权被侵害的,从被侵害时起,诉讼时效期间为20年,(三)民法通则实施前,著作权被侵害超过20年的,民法通则实施后,请求保护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这条规定,是为民法通则实施前发生的,时间较久的侵害行为,请求保护提供诉讼机会。如前所说,原武汉歌剧团朱某,1988年12月,起诉请求享有歌剧《洪湖赤卫队》的原署名权,侵害时间是1956年,已经超过20年,就是以此为据,立案进行实体审理的。当然,随着民法通则贯彻实施超过2年,即1989年1月1日起,这个保护期间也就失去了效力,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理解,贯彻前两个层次的2年、20年,即民法通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961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