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朝阳法律评论》
转变中的法院与社会
【副标题】 从压制型审判管理到回应型审判管理【英文标题】 Court and Society in Transition
【英文副标题】 From Repressive Trial Management to Responsive Trial Management
【作者】 钟小凯【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学理论{专业博士生}
【分类】 检察院【中文关键词】 压制型审判管理;回应型审判管理
【英文关键词】 Repressive Trial Management;Responsive Trial Management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1(第八辑)
【总期号】 总1360期【页码】 272
【摘要】

审判管理作为社会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能使审判有效回应社会期待,满足社会司法需求。但是,现行审判管理主要是一种封闭在法院系统内的立足强制的压制型审判管理模式,表现在侧重法官责任的承担,着力限制甚至消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偏于促进审判效率,力图解决案多人少问题;以院、庭长为中心,意在强化对审判工作的控制力度等方面,这种做法有干扰法官依法独立审判之虞,影响审判公正;极易陷入行政化管理的窠臼,产生背离审判管理规律等弊端。为此,必须打破审判管理的封闭性,构建在广阔社会视野下的回应型审判管理体系。要立足法官审判工作有效回应社会对法官审判工作的期待,以满足社会需要为审判管理的目标;注重法官自己管理自己,构建“平等交流”的监督制约机制,侧重于对法官非职务性行为进行约束,鼓励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合法行使;在审判管理中,以法官为中心,注重协商、妥协和讨论等非强制性手段的重要作用,建立独立的审判管理机制,以追究法官违反职业伦理行为为重点;在回应型审判管理的规范性构建上,要在法官自由裁量权依法行使基础上,以专门审判管理机构为平台,在规则秩序之间作出有效回应。

【英文摘要】

Trial management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social management that should enable trials to effectively respond to social expectation and meet the needs of social justice. Current trial management is repressive and is based on mandatory practices such as the responsibility of judges,the limits of a judges’ discretion, promotion of the efficiency of the trial,alleviation of the shortage of judges, and strengthening the control of the trial by chief executives. This trial management mode falls into the stereotype of administrative management,interferes with the judge’s independence,and hurts the judicial justice system. Therefore,we should build an open trial management system which responses to a broad social vision. Trial management objectives should be focused on meeting the needs of social justice. The new system should focus on the judge’s self management,build the equal exchange supervisory pattern,constrain the judge’s private behavior, and encourage judges to exercise judicial discretion. It should safeguard the independence of judges be a key point. It should use consultation,compromise,discussion,and protect the judge’s professional ethics. The normative construction of a responsive trial management system should respond to the rules of order, basing on judges’ regular exercise of judicial discretion,and providing a professional trial management platfor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7428    
  
  当下社会发生了一系列深刻变化,法院却未能及时有效回应这些变化。许霆案、药家鑫案等引起社会较大反响的案件,[1]直接导致以法院权威被侵蚀等为表象的法院危机。这些危机折射出当前法院在审判管理上缺乏因应形势进行调整的现实。[2]在实践中,存在审判管理水平评比好的法院或法庭却是人民最不满意的法院或者法庭的现象,这证明法院的审判管理方法还存在不完善之处。[3]审判管理是社会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求得在社会管理视野下的良善的回应型审判管理方法,疏解审判与民意的紧张关系,是当前审判管理改革面临的重要课题。[4]本文借助于对当下法院审判管理现状的解读,检讨当前法院审判管理做法中显现出来的压制型特征,探索在审判管理中如何回应社会期待的途径。
  一、立足强制的压制型审判管理
  (一)压制型审判管理的主要表现
  现行审判管理方法主要以限制法官审判权力为重心,以追求审判效率为目标的审判综合管理体系,是站在法院管理者的视角,立足强制的压制型审判管理。
  一是侧重法官责任的承担,着力限制甚至消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现行审判管理的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建立并实行严格的错案责任追究制度。该制度的出发点是避免发生错案,提高法官责任意识,遏制司法腐败。但这建立在对法官不信任的基础上,使法官对案件审判缺乏足够的信心,加重了法官审理案件的压力,一定程度上也使法官不能在审理案件时进行独立思考、独立判断。法官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一切原原本本按照法律规定进行,一旦遇到需要自由裁量权的情况,就自然而然会寻求上级的决定,形成一种唯上的审判依赖心理。错案责任追究制度导致的结果就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尽可能回避自由裁量权的实施,以逃避可能因此承担的责任。客观来说,错案责任追究制度追求的一个隐含的目标就是限制甚至消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5]
  由于实践中的错案责任追究办法对错案的认定标准主要是从管理者加强监督管理的立场出发,管理者作为对错案及其责任的宣告者,实际上是建立在一种以强制为基础的压制型管理理念之上。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错案责任终身追究办法(试行)》第四条规定:“案件是否构成错案由各级法院审判委员会依照本办法确认”,第五条规定:“全省各级法院设立错案责任追究工作领导小组,由党组书记、院长任组长,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和分管审判管理工作的院领导、纪检组长和政治部主任任副组长。”这就使得法官为了降低错案责任追究的风险,刻意加强和管理者的沟通,从而建立了案件请示制度。而且,错案追究制只有约束机制而无激励机制,在没有建立起法官职业保障情况下,由法官独立承担审判责任,一定程度上挫伤了法官的工作积极性。
  二是偏于促进审判效率,力图解决案多人少问题。[6]现行审判管理以“审判管理归根到底是对人的管理,以管人促管案”的思维为基础,提倡“依靠科学、系统的审判管理,不断提高审判质效、缓解案多人少矛盾”[7]。近年来,全国大部分法院主要是通过建立审判管理指标体系,进行案件质量评查、审判态势分析等工作,构筑审判绩效综合考评体系作为创新审判管理的一个重要方法。如江苏、四川、北京等省、市法院出台审判质量效率指标体系、审判绩效综合考评办法等,形成包括结案率、调解率、上诉率、被改判发回率、执结率、申请再审率、结案均衡度、人均结案数等指标,形成一套审判管理指标体系,通过案件评查,围绕指标体系开展统计、分析、评估、决策建议、通报工作。这种指标考评、绩效评估的做法,和政府机关通过目标责任制下指标、考政绩的做法不谋而合,实际上也是一种行政科层要求的管理方法,带有明显的上下层级的强制色彩。
  效率是行政管理的优先价值,是行政管理工作所投入的资源和产出的效益的关系,一般是依靠数字化指标体系来具体实施操作。数字化指标简单明了,可以直观地反映出行政管理的效率价值。数字化目标管理,是通过将组织的整体目标逐级分解至个人目标,最后根据被考核人完成工作日标的情况来进行考核的一种绩效考核方式,是一个自上而下进行总目标的分解和责任落实过程,体现出行政首长领导下的压制型的金字塔结构模式。现行审判管理借用数字化指标考评体系,进行数字化目标管理,实行自上而下、责任层层下划的管理,显然是一种行政领导支配的压制型管理方法。
  三是以院、庭长为中心,意在强化对审判工作的控制力度。无论是院、庭长审批案件制度,还是审判管理指标体系的审判管理方法,在现实中其着眼点都是为了加强院、庭长对法官审判工作的监督管理。在实践中,审判管理被当作法院管理者迫使法官努力工作的棍棒,是从法院管理者的角度为了解决法院内部的管理与策略问 题的重要方法而设计的。法宝
  由于案件审批的方法广受诟病,且需要较大精力投入,对以加强监督和管理为己任的法院管理者而言,要获得法官审判工作的相关信息以加强审判管理,现行解决方法之一就是制定越来越复杂繁琐的审判管理指标体系,通过设定、衡量和运用一套量化考评标准以帮助了解法官的工作业绩情况、廉洁状况,从而减少因信息不对称而引发的风险。这种法院数字管理背后的逻辑,正是法院管理者要求法官审判工作是可控的,由其自身来把关、审批和决定,实质上就是一种以服从上级为核心的立足于强制的压制型的行政管理活动。
  (二)压制型审判管理的主要弊端
  由于历史传统的影响以及长期以来形成的法院管理体制的束缚,压制型审判管理方法的形成有其深刻原因,但对其具有的以下弊端必须要有清醒认识。
  一是有干扰法官依法独立审判之虞,影响审判公正。我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人民法院组织法第四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因此,法官有依法独立审判权,法官在对案件事实的认定、适用法律规范的选择上拥有排他性的权力。上诉制度确保法官审理的案件受到上一级法院的制约,当法官对案件的判决发生了法律解释上的某种错误或争议的时候,上级法院有权对案件做出不同的法律解释,作出改判。应该说,一个法官对案件作出的法律解释,包括根据证据的认定作出的事实剪裁和根据法律条文作出的对法律规范的解释,都应由法官独立完成,不受外部干预。因此,在追究法官责任时,应当分析一个法官在判决一个案件时,是否存在非职务性的过错,如贪赃枉法、贪污受贿等,而不是将在解释法律方面出现不同的理解的职务性行为认定为有过错,据此追究错案责任。法官不应该仅仅因为其对法律的理解不同于上级领导而被追究错案责任。错案责任追究制度以强制为前提给法官加以严格的错案责任,这种审判管理方法明显有干预法官依法独立审判之虞,使法官在审理案件中有过多的顾虑而不敢大胆独立地进行自由裁量,从而使审判解决纠纷的能力大打折扣,影响审判公正。[8]
  二是极易陷入行政化管理的窠臼,背离审判管理规律。院、庭长审批案件制度一直被指责为是一种行政化管理方式,广受诟病,现行包括法官审判业绩考评、案件质量评查、审判运行态势分析等内容的审判管理指标体系的方法,亦未走出行政化管理的案臼。
  行政化管理的主要特点就是首长负责制,通过行政等级的科层管理,保持高度统一的领导。院长是一把手,是法院中行政级别最高的法官,领导法院的日常工作,也通过召集和主持审判委员会管理全院审判工作。庭长是中层干部,负责全庭的日常行政管理工作,也负责全庭的审判管理工作,是院长对全院进行管理的中坚力量。院、庭长由于日常行政管理工作不堪重负,加上对法官依法独立审判所具有的专业敬畏及法律学界对案件审批制度的批判性立场的自发性认同,因此对需要较大精力投入的案件审批工作会不自觉地疏忽。这就导致以案件审批为主要方法的审判管理出现极大漏洞,法官审判工作缺乏有效监督,法官审判质量和效率受到社会质疑。基于这种背景,法院内部开始对审判方式改革中的放权于合议庭,尊重法官依法独立审判的改革思维产生动摇。[9]也因为案件审批的方法广受诟病,极有必要寻找另一种审判管理方法进行收权,强化对法官审判工作的管理。构建量化管理的审判管理指标体系,一方面迎合了当前数字化管理的潮流,一方面给院、庭长进行审判管理带来极大便利,只需查看数据统计成绩表或总结报告即可。通过这种方法的管理,院、庭长可以更加清楚地掌握法官审判工作信息,不像以前,院、庭长很难获得较为准确、及时的审判工作信息。“通过随时可以掌握的各种数据和案件反馈情况,基层法院院长的管理盲区和障碍消除了,对我们的决策起到了最基础的作用。”[10]于是,以构建审判管理指标体系为主要内容的审判管理方法呈风行之势,成为当前卞要的审判管理方法。
  依赖审判管理指标体系方法进行审判管理的做法未能照顾到审判工作规律的要求,不是从承担审判工作的法官立场出发,不是以服务法官审判工作为中心,而是站在院、庭长加强对法官审判工作的强制性的约束管理的立场,采取的依然是一种行政化管理方法,因此引起对法官依法独立审判权利保障的争议。在近年来的审判管理实践中,面对这种以领导权威施加强制性约束为中心的审判管理方法,法官普遍采取的是一种消极抵触的心理,使审判管理依然没有走出“一管就死、一松就乱”的恶性循环,审判管理实效大打折扣。
  二、社会管理视野下的回应型审判管理
  (一)回应型审判管理的基本构成
  作为对立足强制的压制型审判管理的反思,回应型审判管理立足于商谈理性,旨在实现审判管理与社会管理的良性互动,打破审判管理的封闭性。
  一是协商、妥协和讨论等非强制性手段在审判管理中的重要作用。现行审判管理中广泛运用的考评手段是“上考下”,带有明显的强制色彩。审判的本质是一种判断权,决定了审判是一种个性化的活动。法官是审判活动的主体,只能依赖法官个人的独立判断,公正才可能实现。回应型审判管理确立法官的主体地位,承认和尊重法官的主体性人格,树立以法官为本的管理理念,通过审判管理调动法官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使他们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主观能动性,自觉自愿地为实现公正高效审判而努力。这就要求在审判管理中,摈弃科层行政化的强制管理手段,采取与法官协商、妥协和讨论等非强制性手段实行审判管理,实现以法官民主参与的形式对法官审判工作进行管理。审判管理不再是院、庭长对法官的考评,而是全体法官参与的,以审判业绩、法官司法能力、法官品格等为内容的民主管理,体现的是法官自治管理和开放式管理。
  二是审判管理与法院行政管理分开,建立独立的审判管理机制。压制型审判管理对审判管理和法院行政管理不区分,笼统地采取一种管理方式,使审判权和司法行政权造成错位,也使法官成了“官”,成了行政官员。这就使审判管理成为一种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抹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742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