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法院应受理对外国仲裁裁决拒绝承认之诉
【作者】 刘琰(一审主审法官)【作者单位】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法院【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24【页码】 55
【摘要】

【裁判要旨】当事人申请拒绝承认外国仲裁裁决,具有实体上的权利来源,不应当因为程序设置的缺失而剥夺当事人的此项诉讼权利。只要该申请符合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并提交了必要的相关证据,人民法院就应当受理。

案号一审:(2006)通中民三仲字第0001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9109    
  【案情】
  申请人:江苏中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公司)。
  被申请人:信越化学工业株式会社(以下简称信越株式会社)。
  2001年11月27日,中天公司与日本信越株式会社签订长期销售和购买协议,其中约定:“与本协议相关的或由本协议引起的所有争议,如果通过友好协商的方法不能解决的,则根据日本商事仲裁协会的规则和程序在日本东京进行仲裁。仲裁裁决对双方是均有约束力且是终局的。”后双方在协议履行过程中发生争议。2004年4月12日,信越株式会社向日本仲裁庭申请仲裁。2006年2月23日,仲裁庭裁决中天公司支付信越公司金额15.2亿日元,并按照每年百分之六的利率支付利息,利息计算期间为从仲裁立案之日(2004年4月12日)起至完全支付之日止。同年3月,中天公司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请,以仲裁程序与仲裁地国法律即日本法律不符为由,要求拒绝承认该仲裁裁决。
  【审判】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依照《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以下简称《纽约公约》)第5条之规定,当事人享有拒绝承认外国仲裁裁决的权利。本案中,裁决当事方的起诉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且已提供了《纽约公约》第4条要求提具的原裁决之正本及仲裁协定之原本,故法院应予受理。此后,在信越株式会社另行提起申请承认该仲裁裁决的情况下,中天公司主动撤回申请。2008年4月,该裁决最终被拒绝承认与执行。
  【评析】
  本案涉及的焦点问题是,外国仲裁裁决败诉方向内国法院提起拒绝承认该裁决之诉,内国法院是否有权受理以及是否应当受理?此种情形实践中尚并不多见,然而随着仲裁成为国际商事往来中愈来愈重要的纠纷解决方式,越来越多的仲裁败诉方认识到,较被动抗辩而言,积极防御更有利于其在诉讼中掌握主动,也更有利于纠纷的尽早解决。因此,此类以拒绝承认外国仲裁裁决为诉因向法院提起之诉讼,在司法实践中已呈星火燎原之状态。对于此种诉讼法院是否有权受理,颇有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纽约公约》第4条明确规定,申请事由仅限定于承认及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我国加入的<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第3条亦明文规定:“……申请我国法院承认和执行在另一缔约国领土内作出的仲裁裁决……”公约及通知均未赋予当事人申请拒绝承认外国仲裁裁决的权利;而对于此类申请的管辖法院,也仅限于“被执行人的自然人户籍所在地或者居所地、法人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以及在无住所、居所或主要办事机构情况下的财产所在地”,言下之意,如果败诉方申请拒绝承认外国仲裁裁决的,自然不应当成为被执行人,那么其管辖法院也便无从确定。综上,当事人在我国仅能提起申请承认外国仲裁裁决之诉。
  另一种观点认为,《纽约公约》并未对有权提起申请的当事方作严格限制,只要是仲裁裁决的当事人即可提起。至于提起的是承认之诉还是拒绝承认之诉,属同一类诉讼的两种情形,不应限制。只要当事人的起诉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同时提交了《纽约公约》第4条所要求提具的证据材料,法院应当受理。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
  一、《纽约公约》的规定及内国程序设置之缺陷
  众所周知,仲裁系一种民间性的纠纷解决机制,仲裁庭的权利来源于当事人之间的仲裁合意。由于各国对调整国际商事仲裁均有各自的立法,各个仲裁机构也都有自己的仲裁规则,且仲裁裁决的执行最终往往要借助于国家强制力,因此,受国家司法主权之限制,历史上各国对他国领土内作出的仲裁裁决以不予承认为普遍原则。直到上世纪30年代,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国际交往的频繁开展,仲裁作为争议解决方式开始呈普及趋势,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特别是在域外的承认与执行问题得到普遍关注,国际私法史上出现了以仲裁为主题的公约文件——1923年的《日内瓦议定书》和1927年的《日内瓦公约》,但这两个公约均对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与执行设置了许多限制条件,这种局限性与仲裁在国际商事领域内日益显现的重要性之间的矛盾,使得1958年《纽约公约》应运而生。从该公约诞生的历史背景,不难理解其设立的原则和宗旨,即为了国际经济贸易发展的利益促进商事纠纷的解决,便利仲裁裁决在世界范围内的强制执行。{1}公约第1条第1款关于公约适用范围的规定也说明了设立公约的目的:“仲裁裁决,因自然人或法人间之争议而产生且在声明承认及执行地所在国以外之国家领土内作出者,其承认及执行适用本公约。本公约对于仲裁裁决经申请承认及执行地所在国认为非内国裁决者,亦适用之。”
  从这一立约目的出发,公约第3条规定各缔约国应以承认仲裁裁决的拘束力为原则。因而相对于1927年《日内瓦公约》而言,《纽约公约》是一部具执行倾向的国际公约,其基本出发点是鼓励缔约国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从而为外国仲裁裁决的承认和执行提供了更加简单和有效的途径,限制缔约国任意解释公约或拒绝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
  然而,与任何纠纷解决机制相同,仲裁也存在其不可避免的缺陷。作为一种较诉讼更有效率的纠纷解决机制,一裁终局是仲裁效益优势的直接体现,裁决作出之后,即具有终局约束力,当事人不得再将纠纷提交法院或者请求其他机构变更裁决。但也正因为此,在追求实质公平的道路上,仲裁较诉讼而言缺乏有效的公力监督,一味地、毫无保留地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可能会给当事人利益甚至公共利益带来不可低估的损害。为保证仲裁的公正性,防止不公正仲裁裁决侵害当事人合法权益、危害社会公共利益,《纽约公约》在以承认与执行为原则的前提下,赋予了败诉方请求法院不予承认或撤销、不予执行错误的仲裁裁决的权利,从而实现法院向仲裁提供司法支持和实施司法控制的有利途径。{2}其第五条规定了当事人得拒绝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七种情形,其中前五种由当事人举证,而后两种则由法院主动审查。在当事人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上述情形成立的情况下,内国法院得拒绝承认与执行外国仲裁裁决。{3}
  考察《纽约公约》的各项条款我们不难发现,正是基于该公约的执行性倾向,其所有的条款设置都是从承认与执行这一角度来进行阐述,而将拒绝承认与执行作为一种例外情形。因此,仅从公约第4条文义,似乎仅得以申请承认与执行作为内国程序启动之开端。
  我国加入《纽约公约》后,最高人民法院即以发布《通知》的方式对外国仲裁裁决在我国的承认与执行作了程序上的具体设置,其第4条规定:“我国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接到一方当事人的申请后,应对申请承认及执行的仲裁裁决进行审查,……如果认定具有第5条第二项所列的情形之一的,或者根据被执行人提供的证据证明具有第5条第一项所列的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驳回申请,拒绝承认及执行。”根据这一规定,我国对于此类诉讼程序的提起方式,仅限于申请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换言之,根据现有的相关规定,在我国提起与外国仲裁裁决相关的诉讼仅能以实现仲裁裁决的积极实施为目的,相应地,申请者也仅限于仲裁裁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910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