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庞德的社会法学派思想在中国的影响
【作者】 华友根【作者单位】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分类】 法律社会学【期刊年份】 1993年
【期号】 5【页码】 40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0878    
  庞德(R.Pound 1870—1964)是美国的著名法学家、现代社会法学派的创始人,他从强调实现法的目的、法的效果这一前提出发,认为法是社会控制的一种工具。法的目的任务在于最大限度地满足、调和相互冲突的利益。这种思想很早传入中国,并颇为流行。特别是从1946年起,他担任了国民党政府司法行政部和教育部的顾问以后,对中国的法律教育等,提出了许多具体意见,在中国法学界的影响也就更大了。现作简要分析探讨如下:
  (一)
  关于法律教育的问题,是庞德社会法学派思想的重要方面。在他看来,对于不够重视法律、法律知识远远没有普及的中国,法律教育更为显得重要。庞德指出,今日中国司法行政的需要,莫过于对中国本身的法律,要有充实的统一的法律教育。关于这一问题,他分为以下四个方面来说:
  第一,法律教育在现代立宪政体中的地位
  庞德认为,现代立宪政体下的法律,是一种有系统的社会控制,可以用来“调整关系、整顿行为。”所以,法律不是社会控制的描写,而是社会控制的指南。
  而立宪政体的最大特征,是一切依法而行,这是与专制政体不同之点。因此,法律教育与立宪政体的关系,应该是立宪政体需要法律,法律同样需要有系统的法律教育。因为,“有宪政而无法律,不能有效的运用,有法律而无有系统训练的法官、行政官及法律家,也不能发生宏伟的效力。”(庞德著《法律教育第一次报告》,以下未注明出处者均引自此书。)
  法律教育是法律的基本问题,而法律是宪政的基本问题,所以法律教育也是中国建立永久的立宪政体的关键。同时,法律教育,可使司法行政更为稳妥而有效,并且是人民与官吏间公正与和谐的关系的保证。
  第二,统一法律教育及发展充实学理上论著的必要
  他说,中国现在是需要用统一的法律教育,来讲述中国本位法律的时候了。故应当放弃研究他国法律中理想的规定,不再就每一细小节目,力图模仿外国,以求取最时髦的法律。因为,若将他人制度原则及规律移植于本土,而不了解其过去的历史及经验的过程,实在是一种错误,尤其法律中的“新理念”,在未置于经验中试验以前,即予采用,更属不智。所以,“此时,亟需对于中国已有的法典,予以理解及实验,使成为彻底中国所有的法律。”
  与统一的法律教育密切相关的学理上的写作和阐发,也是十分必要的。因为,“非官方的学理上写作,实胜于琐细的立法。学理上的论著,确可成为法院判案时有力的指南。”这是因为,它们既是统一法律教育的产品,又可使法律得到统一的发展和适用。
  第三,中国法律教育的特种问题
  中国法律教育的特种问题,是指法律教育的范围与目标。庞德指出,普通的法律训练,对于法官、法律教师以及从事实务的人,都是必须的。如普通文官、行政官员,必须了解什么是个人的合法权益,什么是法律规定的保障,那些权益的救济办法。所以,他们必须好好受一番本国法律的全盘训练,使能领会其工作在整个法律系统中所占有的地位。
  为此,中国的法律教育,应抓住重新改造和谋求统一的机会,使法律训练对于法律、政治和经济三方面都发生高度的效用。
  第四,改造充实中国法律教育的问题
  这个问题,在庞德看来,首先是应该把法律学院放在大学里,成为大学的一部分,而不设与大学分离的独立法律学院。因为,律师业务是一种学识渊博的职业,如求学时代能使他们在大学中,受到多方面学术空气的熏陶,可以避免狭隘和“短视”。而使法律教授成为大学学院中的一员,生活工作于鸿儒群中,这可以“获切磋琢磨之益。”
  其次是学生的入学条件,他认为,应将其法律专科的研究,建筑于良好而广博的普通教育之上,即习法学生要有比较好的各方面的基础知识。这是因为,纯粹职业的训练,容易促成各种事业或行业间的猜忌、误会与狐疑。
  而且,作为司法人员,不仅要接受广博的教育,更需要以维护民族正义为职责,故应了解民族的文化、性格及理想。在中国则可求之于它的古籍:经、史、正、集。因为,“中国有其自身的经、史、子、集,纵无决定中国文化的功效,至少已经渗入了中国的文化。圆通的中国教育,决不能疏忽中国的经、史、子、集。”
  这是法律教育必须建立在良好的普通教育的基础上,法律教育必须与大学中文理、哲学、医学等教育,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补充。而且,要深刻了解民族的文化和性格,也就是要与整个社会、民族的需要结合起来,以产生最大的社会效益。
  (二)
  庞德的社会法学派思想,早于本世纪20—30年代,已经传入中国。如他的代表作—《社会法理学论略》一书,在中国法学界影响深广。著名法学家吴经熊,对它评价极高。法学博士何世祯所撰《近代法律哲学的派别和趋势》、张知本的《社会法律学》以及陈霆锐、王传璧等法学家的著作等,都受庞德学说的影响。
  著名法律家张知本十分欣赏庞德所提出的法律研究六种方法、法律发展五个时期。他认为庞德是“英美法律哲学界最著名之法学者”,“二十世纪法学界之有名学者。”(张知本:《社会法律学·第三章社会法律学之派别》)
  而何世祯的《近世法律哲学的派别和趋势》所谈的内容,基本上与庞德的《社会法理学论略》相仿。同时,竭力吹捧庞德。他说,社会法学派产生的时间还不久,哈佛大学的法学教务主任庞德,便是在美国这一派的领袖。并且,非常欣赏庞德提出的“法律用社会化的解释”这一观点。他认为,对于各种新发生的问题,能照社会化的解释,那么,“都可拿已成的法律用解释的方法来救济,如果不用社会化的解释,一定有许多法律不能通行的。”(何世祯:《近世法律哲学的派别和趋势》,《东方杂志》第26卷第1号第106页。)
  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08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