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妨碍通行物品侵权责任探析
【作者】 韩强【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妨碍通行物品侵权;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补充责任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10
【页码】 95
【摘要】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89条规定了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的侵权责任。关于“公共道路”的界定应采扩张解释,除各类公路、马路外,凡供不特定人通行之场所均应纳入“公共道路”的范畴。侵权责任人包括两类,一类是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的行为人,另一类是有关单位。有关单位应包括实施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行为的单位,也包括对公共道路负有管理职责的单位。两类责任主体根据不同的请求权基础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承担责任。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的行为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89条承担无过错责任;公共道路管理部门根据同法第37条承担过错责任,并且在能够查明行为人的情况下仅承担与其过错相当的补充责任。另外,凡因在公共道路上施工而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的侵权行为,一律适用《侵权责任法》第91条的规定。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6007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11章在《民法通则》第125条和第126条规定的基础上,扩充规定了所谓“物件损害责任”。《侵权责任法》第89条规定:“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条规定规范的是“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侵权责任,笔者将其简称为“妨碍通行物品侵权责任”。由于此类侵权行为在日常生活中较为常见,因此该条规定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但这一规定在法律解释学的视角下仍有诸多疑问亟待解决,否则将严重影响法律适用的效果,其中的核心问题是“有关单位”和“个人”作为责任人各自承担的责任的性质,以及彼此在责任承担上的关联。本文拟对《侵权责任法》第89条作法教义学上的分析,力求廓清妨碍通行物品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含义,准确把握法律适用效果。
  一、《侵权责任法》第89条中“公共道路”的范围界定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89条首先规定了妨碍通行物品侵权责任发生的场所是在“公共道路”上,而加害行为的形态是“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根据《公路法》第2条第2款、《公路管理条例》第2条以及《公路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2条的规定,公路是指经公路主管部门验收认定的城间、城乡间、乡间能够行驶汽车的公共道路,包括公路渡口、公路路基、路面、桥梁、涵洞、隧道。另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19条,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内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上述法律规范仅规定了部分公共道路,《侵权责任法》第89条所规定的“公共道路”不限于此。公共道路既包括通行机动车的道路,也包括人行道路。另外,广场、停车场等可供公众通行的场地、建筑区划内属于业主共有但允许不特定的公众通行的道路均属于公共道路。[1]有观点认为,有轨车辆如城市轻轨、火车因其具有特定的运行时间和区间,且乘坐的人数众多,因而应由专门的法律如《铁路法》予以调整。因此,供有轨车辆通行的基础设施,不属于《侵权责任法》第89条的调整范围。[2]
  笔者认为,虽然《铁路法》对火车轨道安全问题作出了专门的规定,[3]但并不能完全涵盖现实生活中的各类轨道设施。随着城市现代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新型轨道交通设施被普遍使用,如城市轻便轨道、地铁,甚至包括磁悬浮设施。这些轨道设施显然不属于《铁路法》调整的范围。虽然针对这些新型交通设施也有专门的法律规范加以调整,[4]但规范层级往往较低,显然不能负担起规范侵权责任的任务。因此,笔者认为《侵权责任法》第89条应该至少涵盖除《铁路法》规定之外的各类公共交通基础设施。另外,除公路之外,其他公共场所内允许不特定人通行的道路、通道等,也应纳入公共道路之中,比如公园内的道路、广场上的通道、过街天桥、过街地道等,凡在此类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并致人损害的,均应按照《侵权责任法》第89条承担侵权责任。
  上文所列举的各类公共道路似乎都存在于陆地之上,那么水面上的航道是否属于公共道路,从而适用《侵权责任法》第89条的规定?例如,在一起案件中,被告水产公司在库区内供公众通航的水面上设置网箱和固定绳,但没有设置任何警示标志,致受害人划船通过时被勒绊掉入水中溺水而亡。[5]尽管航道是否包括在《侵权责任法》第89条所规定的“公路道路”中并未明确,但是由于航道具有供不特定公众通行的特点,其被认定为公共道路符合该条固有之规整目的。[6]因此,在通航河道上设置网箱和固定绳的案件,应属于该条之调整范围。通航河道可被视为公共道路,设置网箱和固定绳可以被视为堆放妨碍通行的物品。由于立法者的本意并非将航道涵盖于其调整范围之内,[7]因此在法律适用上,只能类推适用《侵权责任法》第89条的规定。
  二、《侵权责任法》第89条中责任主体的界定
  关于责任主体,《侵权责任法》第89条规定的是“有关单位”或者“个人”,这一规定在整个第11章中是最为模糊的。具体而言,“有关单位”指的是哪些单位,是指实施了堆放、倾倒、遗撒行为的单位,还是指对公共道路负有管理义务的单位?“个人”是否仅指实施了上述加害行为的个人?通说认为“有关单位”是指公共道路管理部门。[8]《公路法》第43条规定:“各级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加强对公路的保护。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主管部门应当认真履行职责,依法做好公路保护工作……”但有学者认为“有关单位”并不限于公共道路管理部门,也应该包括直接实施堆放、倾倒、遗撒行为的单位。[9]在笔者看来,单位当然也可能实施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物品的行为,因此从字面上理解,“有关单位”应该包括对公共道路负有管理义务的单位,也包括实施加害行为的单位。但是由于这两种不同的违法行为所蕴含的归责基础并不完全相同,因此,即使实施加害行为的单位也被纳入《侵权责任法》第89条的调整范围之内,其所适用的归责原则也应该同于“个人”,而不同于承担公共道路管理职责的“有关单位”。关于归责原则问题,下文将有详细论述。至于“个人”则不存在争议,就是指实施了堆放、倾倒、遗撒行为的自然人。
  在一起典型案例中,被上诉人公司的驾驶员驾车行驶在南京机场高速公路时,发现前方路中有过往车辆失落的防雨布一块,因避让不及致使车辆撞上护栏并毁损,车内人员伤亡。被上诉人以上诉人高速公路管理处收取车辆通行费后未履行保障道路安全通畅的义务,导致自己遭受巨额财产损失为由,向南京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起诉。二审法院终审认为:“上诉人高速公路管理处作为事业单位法人,根据江苏省交通厅委托授权和事业单位法人登记核准的范围,不仅有在南京机场高速公路上代行路政管理和规费征收的行政权力,也有为自己经营活动所需向过往车辆收取车辆通行费的权利。根据权利义务一致的原则,高速公路管理处在享有上述权利的同时,有依照《公路法》第43条的规定履行保障公路完好、安全、通畅的职责和义务……高速公路管理处在收取费用后不能及时清除路上障碍物,致使被上诉人的车辆在通过时发生事故,既是不作为的侵权行为,也是不履行保障公路安全通畅义务的违约行为……南京机场高速公路车流量大、速度快,高速公路管理处在这样的区域内只有勤勉而谨慎地巡查,才能保障公路安全通行。高速公路管理处虽然举证证明了其已按路政管理制度履行了巡查义务,但不能据此证明已达到保障公路安全通行的目的。此处事故的发生,足以证明高速公路管理处疏于巡查。”[10]
  在上述案件中,法院对高速公路管理处所负有的安全保障义务的分析十分精彩,有可圈可点之处,但也并非毫无疑问。问题在于,管理处有无可能通过证明其已经履行管理职责从而免责?抑或无论管理处是否尽到管理职责,只要最终发生了事故就应认定管理处存在未完全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情况?如果防雨布刚刚掉落,并在瞬间导致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由于管理处事实上无法进行处置,当然也没有能力证明防雨布掉落的准确时间,此时应如何处理?这涉及到公共道路管理部门应根据何种归责原则承担责任的问题,以及安全保障义务应如何界定的问题。
  三、妨碍通行物品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与责任形态
  (一)归责原则的复杂性
  《侵权责任法》第89条究竟采取何种归责原则,在条文中并未明确规定。有观点认为其采取的是无过错责任,理由是该条文中没有出现诸如过错责任或者过错推定责任那些常见的表示方式。[11]从表面上看该条似乎采用的是无过错责任原则,但仔细分析该条所规定的三种加害形态,则可以发现每种加害行为所蕴含的归责根据是不尽相同的。其中,堆放、倾倒物品多属于故意行为或过失行为,其过错甚为明显。至于遗撒物品的行为则有些复杂,实践中也多为过失行为。虽然毫无过失造成物品遗撒并引致损害之情形在实践中也或有之,但是此类侵权行为的归责基础显然不是在于行为人的主观状态,而是在于此类行为所蕴含的高度危险性,即对交通安全所造成的危险。因此,妨碍通行物品侵权责任仍然可以归入危险责任的范畴。
  关于《侵权责任法》第89条采取何种归责原则,有一元论和二元论两种不同的观点。一元论认为,妨碍通行物品侵权责任的两类责任主体应适用同一种归责原则,其又分为两种观点:(1)过错责任原则,且具体应为推定过错责任。(2)无过错责任原则。从文义分析,《侵权责任法》第89条规定的是无过错责任,且危害公共安全理应加重责任。二元论认为,两类责任主体应分别适用不同的归责原则,即堆放、倾倒、遗撒行为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所谓“有关单位”即公共道路管理部门适用过错推定原则。公共道路管理部门的过错推定责任之根据为《侵权责任法》第85条[12]的规定,公路也属于建筑物,公共道路管理部门属于管理人,其与倾倒人等的义务出处不同,归责原则也应不同。[13]
  虽然目前上述二元论的观点较有优势,但对于二元论中两类责任主体各自采取的归责原则仍然有不同意见。如前所述,有观点认为堆放、倾倒、遗撒行为适用无过错责任。但有学者却认为对堆放人、倾倒人、遗撒人应适用过错推定责任,并且提出了如下理由。第一,《侵权责任法》第11章有关物件损害责任的规定总体上采用的是过错推定责任。第二,《侵权责任法》第89条中没有出现“过错”的字样,肯定不是过错责任。同时,堆放、倾倒、遗撒等行为的危险性并不严重,不适宜适用严格责任。[14]笔者赞同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或遗撒物品之人应承担无过错责任,但是这些行为本身所蕴含的归责因素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根据一般生活经验,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物品之人,对于其行为可能会妨碍交通安全应有充分的合理预见,因此行为人的主观过错可谓相当明显,且从其行为中就可以直接予以认定。此时,法律仍采无过错责任原则,主要是为了减轻受害人举证责任负担,加强对受害人的保护力度。而遗撒物品行为是否具有过错则比较难以认定,对于此种行为采无过错责任原则,对于受害人来说具有切实的价值。总之,无论加害人实际上具有何种主观状态,基于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物品所蕴含的固有危险性,加害人承担无过错责任在法律政策上是合理的。
  此外,也有学者认为对公共道路所有人或管理人应适用过错责任,其理由如下。第一,公共道路情况复杂,如果要求公共道路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过错推定责任,会使其承担的责任过重。对于一些长途道路,由于管理维护成本极高,课予管理人以过重的责任本身也不切实际。第二,根据《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2款[15]的规定,过错推定限于“法律规定”的情况。第三,公共道路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的责任仍然属于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责任,因此在归责原则上应当与《侵权责任法》第37条[16]保持一致。第四,从我国司法实践来看,针对此种情形历来采过错责任。[17]如在王某诉北京市公路局房山分局一案中,原告驾驶无牌照两轮摩托车在某公路段上行驶时因撞到路边石堆而受伤。法院认为,被告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履行了巡视的法定义务,但在合理的巡视频率范围内没有发现占道石堆。被告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18]但在李某等四原告诉北京市公路局顺义分局一案中,法院表现出了相反的裁判立场。原告驾驶的农用运输车行驶至顺义区某公路段时,与堆放在公路中心隔离带上的渣土堆相撞,造成人员伤亡。法院认为,被告对该公路负有养护、路政管理、监督检查等职责,由于管理疏忽未能及时清除渣土从而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被告对此负有相应的责任。[19]虽然上述两案的判决结果不同,但都认为公共道路管理部门应该承担管理职责,违反这种职责就可能承担侵权责任。
  虽然上述二元论的思路总体上可采,但作为“有关单位”的公共道路管理部门能否根据《侵权责任法》第85条负担注意义务仍有疑问。姑且不论《侵权责任法》第85条规范的加害形态是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的脱落、坠落,与《侵权责任法》第89条的调整对象完全不同。如果《侵权责任法》第85条已经涵盖了公共道路管理部门的责任,则同法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600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