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法学成人高等教育面临的抉选
【作者】 吴建利【分类】 法律教育
【期刊年份】 1990年【期号】 11
【页码】 1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7659    
  回顾十年来法学成人高等教育的发展历程,成就令世人瞩目,它在改革开放、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进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从总体上说,它的成就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它已经形成比较完整的体系,成为我国法学高等教育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弥补了全日制法学高等教育之不足,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合格的法学专门人才,它使在职政法干部受到系统的理论培训,加速了我国政法干部队伍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进程,它为我国公民提供了系统学习法学知识的机会,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全民族法律意识的提高。
  然而,我们在肯定法学成人高等教育事业成就的同时,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个领域当前存在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总体来说,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整个事业呈宏观失控状况;二是教育质量出现普遍下降趋势。
  一、宏观失控方面存在的问题
  1.对全国法学成人高教事业的发展,缺少统一规划。
  这几年法学成人高教事业发展迅猛,从中央到地方大家都有办学积极性,各种办学形式纷纷上马。但按学校隶属关系,各种法学成人高教分属中央有关部委和各省、市、自治区管辖,各自为政,没有一个权威性的协调机构进行宏观调控,也没有一个统一的事业发展计划进行总体规划。各种办学形式都不明确自己在全国法学成人高教整个体系中的地位、作用、任务和发展目标,以致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发展,不惜使用各种手段,甚至以行政命令和地方保护主义的方式,排挤他人,保全自己,争夺生源。出现了办学溢、乱,招生计划时而猛超,时而大幅度下跌;社会对法学专业人才的需求假性饱和的怪现象。
  2.各类法学成人高校和专业设置过多、过快。
  前几年,法学属短线学科,为促其发展,国家教育行政部门采取了扶持政策,批准新建了一批独立设置的法学成人高校,新设了一批专业点。但有些地方不从全局考虑,不按国家对新设成人高校和新设专业点的有关规定,一哄而上,盲目建校,重复设点。法学成人高校和专业点设置过多,一些不具备条件的院校也设点招生,在某些地方出现专科学校挤走本科院校,业余学校挤走正规高校,非专业学校挤走专业学校的现象,败坏了法学成人高教的声誉。据《中国法律年鉴》统计,1987年我国共有中央、省级政法管理干部院校29所,在校生计16080人,平均每校555人。同期司法部直属5所普通政法院校在校生计11106人,平均每校2220人,是管理干部院校的四倍。而教师则普通政法院校2171人,比管理干部院校2207人还少36人。如果普通政法院校算上招收的函授生、夜大生,则在校学生人数比管理干部院校更多。可见,仅以政法管理干部院校这一类学校为例,就可说明,法学成人高校数量不少,但效益并不高,国家花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培养的人数却远不及普通高校,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浪费。
  3.各类法学成人高校分工不明确。
  全国各类法学成人高校很多,但分工很不明确。前几年社会崇尚文凭,各类学校不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不管够不够条件,都举办大专层次的学历教育。这几年学历教育生源不足,计划滑坡,国家教委提出“三种证书”制度,许多学校见专业证书制度简便易行,纷纷转而办专业证书班,国家和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对具备何种条件的成人高校应举办何种形式、何种层次的成人高等教育没有明确规定,以至各类成人高校都在一个层次里、一种形式中争来夺去。如1986年,法学类成人高教共招生21259人,其中本科层次仅80人。这几年,各类成人高校悟出了要寻出路求发展,必须提高办学层次的道理,开始举办专科起点的本科。但由于这种形式属试点,国家教育主管部门不管申报的学校办学条件、师资力量的状况,无论单科法学院校、综合性大学、管理干部学院;一律加以限制。只给少量计划,控制发展。这也是由于分工不明确所造成的。
  二、教育质量方面存在的问题
  1.培养规格不统一,毕业生水平参差不齐。
  各类法学成人高教形式,没有统一的培养规格,没有大体相同的教学计划,究竟法学专业成人高教应设多少课程,各门课程应讲授多少时数,都没有一个大致的规定,因此培养出来的学生知识结构各异,水平不一,有的达到大学毕业的程度,有的名义上也授予了毕业证书,实际上并没达到国家规定的大学毕业程度。以大专学历教育为例,普通高校举办的函授、夜大学、干修科和自学考试,好在有全日制的模式可套,教学计划、课程设置、师资、教材,都可借用全日制的,一般说来,都还能够培养出符合国家要求的毕业生。但各校之间也不平衡,连课程设置也不一致,有的开二十多门,有的只开十几门。而那些仓促上马的成人高校,师资不足,教材没有,无法按国家要求制定一个科学的教学计划。有的学校在招生时对自己的培养规格心里无谱,为了应付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检查,往往先搞一个空中楼阁式的教学计划,但在以后的实际教学活动中,只能有什么教师就开什么课程,买到哪种教材就定哪门课程,把先前哪个计划改得面目全非,等到课程全部上完,学生毕业了,教学计划才真正定型了。有的学校根本没有法学师资,聘请来的教师无法开展教研活动,更谈不上熟悉学生、针对学生的特点组织教学了。有的学校由于名声不佳,高等学府的专业教师不愿前来讲课,他们只好请一些从未担任过专业课程的人来上课,甚至于请大学本科生来代课,教学质量就更可想而知了。由于上述这些情况的存在;所以虽然都是大专毕业,国家都承认学历,文凭的价值相等,但水平却参差不齐,有的甚至名为法科大学毕业生,却连一些基本的法学知识都未弄懂。
  2.办学资格审查不严,办学乱、文凭滥。
  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对各类成人高教的办学资格缺乏严格的审查制度,要办一个法学专业,校舍、师资、教材、管理等方面应具备哪些条件,并无严格的规定。因此,同样一个法学专业,同样一种办学形式,同样一个培养层次,法学师资力量雄厚的普通政法院系可以办,师资力量不足的政法管理干部院校也可以办,甚至连没有一个法学专业教师的区属业余大学也同样可以办。而只要允许办了,就可以不受任何督察,平时也不进行专业对口的质量检查和评估,教育主管部门一般来说不加任何限制。这就造成了一种畸形现象;越是办学注重质量、严格管理的学校,学生就越不容易毕业;越是不讲究质量、管理松散的学校,学生却越容易得到文凭。前者因此而招不到学生,后者却吸引了大批生源。办学乱、文凭滥的现象在法学成人高教领域普遍存在,降低了成人高教在人们心目中的威信,亵渎了法学高等教育的神圣殿堂。
  3.执行政策不统一,管理质量不高。
  对成人高等教育,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但在执行中,教育行政部门和有关高等院校颇有偏差,使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办事的高校反而吃了亏。例如,成人高教招生从1986年开始实行全国统一招考,招生计划纳入国家教育事业计划体系,各地各校均应严格执行。但有的高校,特别是国家教委直属重点大学,成倍地超计划招生,甚至于没有计划照样招生,主管部门也不加以追究,听之任之,对招生入学条件,虽然作了统一规定,但对有些成人高校,主管部门却网开一面,降低要求,甚至不经考试也同意入学,有的还允许招收试读生、试听生。各类法学成人高教的管理工作也存在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管理没有走上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765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