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论金世宗的法治思想与实践
【作者】 孙振江【作者单位】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
【分类】 中国法律思想史
【中文关键词】 金世宗;法治思想;礼法结合;宽猛相济;整饬吏治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5
【页码】 89
【摘要】

金世宗是中国北方历史上少数民族统治集团中较为开明、较有远见的政治家。他借鉴了中国历代帝王的治国经验,汲取海陵王暴政的深刻教训,尊崇儒学,以法治国。他的法治思想与实践主要表现在:法弊当更张,礼法结合;调平法律,宽猛相济;整饬吏治,赏罚信明;慎守令之选,严廉察之责;提倡节俭,力戒奢靡。在他的治国思想指导下,适应当时金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需要,进行了多方面的调整和改革,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0103    
  
  金朝是由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女真族为主体所建立的政权。金世宗是女真族历史上一位有作为的封建帝王。他受古代圣明君主治国思想的影响,并借鉴中国历史上历代帝王治国经验,尤其是唐太宗治国的经验,汲取海陵王“淫嬖不择骨肉,刑杀不问有罪……遂至于败”{1}(P.117)的深刻教训,适应当时金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需要,从治国的长计出发,主张以法治国。大定十八年(公元1178年),世宗说:“夫朝廷之政,太宽则人不知惧,太猛则小玷亦将不免于罪,惟当用中典耳”{2}(P.171)。(凡引文中未注出处者,均见《金史·世宗纪》,以下同)二十三年(公元1183年),又说:“帝王之政,故以宽慈为德。然如梁武帝专务宽慈,以至纲纪大坏。朕常思之,赏罚不滥,即是宽政也,余复何为。” {3}他认为历史上的梁武帝过于宽慈,导致纲纪大坏,威福下移。而海陵王专任独断,导致亡国。历史与现实警醒了他,治国应崇尚法治。金世宗的法治思想与实践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法弊当更张,礼法结合
  金世宗即位之初,面临的金朝社会是经过海陵王后期的统治所造成的一片混乱局面,赋税繁重,劳役大兴,阶级矛盾尖锐,加上动众兴兵,与南宋作战,民族矛盾也十分尖锐。当务之急是拨乱反正,稳定政局。他认识到要改变海陵王暴政带来的严重后果,就必须加强法制建设,因此,在他统治时期十分注重法制建设。他说:“法者,公天下持平之器,若亲者犯而从减,是使之恃此而横恣也。”{4}(P.1020)认识到法律具有客观、公正的属性,是权衡“是非”,辨别“轻重”的器具。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原有的法律出现了许多弊端,为了适应女真社会封建化的趋势,世宗着手进行法制改革。大定十九年(公元1179年),世宗说:“法弊则当更张,唐、宋法有可行者则行之。”金世宗认为金初的法律,包括沿用辽朝的法律已经出现了弊端,理应进行改革。唐、宋的法律有可适用于金朝社会的,可采用之。主张法令应“令众易晓”,“务令明白”。法律条文要简单,使百姓看了就明白。世宗时的张汝霖说:“王者之法,譬犹江、河,欲使易避而难犯。本朝法制,坦然明白,今已著为不刊之典,天下之人无不闻诵”{5}(P.1867-1868)。主张法律要统一,法律要划一、稳定,便于遵守与执行。事断于法,依法治罪。早在大定六年(公元1166年),利涉军节度副使乌林荅钞兀捕逃军受赃,诏论如法。大定九年(公元1169年),世宗说:“自今制无正条者皆以律文为准。”又“淮楚用兵,土民与戍兵杂居,讼碟纷纭,所司皆依违不决。中彦得戍兵为盗者,悉论如法”{6}(P.1790)。这里讲的“以律文为准”、“诏论如法”、“悉论如法”,都强调要依据法律定罪,严格执行法律。
  在强调依法治国的同时,也强调礼义教化的作用。因为儒学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体和核心,千百年来,不仅中原王朝的统治者,就是少数民族政权的统治者也以此作为治国平天下的理论基础。女真人进入中原以后,由于受契丹人和汉人的影响,也大力提倡和推崇儒家思想。学校教学讲授儒家经典,科举考试考儒学。重视儒学就必然尊孔,他们对孔子也顶礼膜拜。世宗时不仅修建孔庙,而且还修葺曲阜孔子墓,赐其子孙爵位、粟帛。大定二十年,特授袭封衍圣公孔縂为兖州曲阜令,封爵如故。为防止盗墓贼盗墓,还拨10户百姓守护陵墓{7}。大定二十三年(公元1183年),译经所译易、书、论语、孟子、老子、扬子、文中子、刘子及新唐书。世宗对群臣说“朕所以令译五经者,正欲女真人知仁义道德所在耳”,命颁行之。他注重以儒家所推崇的忠、孝、诚等道德行为作为衡量官员、考核人才的重要标准。重用汉族儒士,充分发挥其特长。他说:“苟有贤能,当不次用之。”主张礼义教化之行当自贵近使。他多次告诫皇太子及亲王等,“人之行,莫大于孝悌。”并要求皇太孙“修身养德,善于持守”。他还多次表彰孝道行为,以资劝勉。
  二、调平法律,宽猛相济
  金世宗认为治国当务“宽政”。世宗讲的“宽政”,既不是软弱,也不是放纵,而是宽严得宜,即宽猛相济,赏罚不滥。一方面,他反对专任刑罚,而忽视教化的作用;另一方面,又反对止务从宽,而忽视法律的作用。大定二十五年(公元1185年),他对宰臣说:“太尉守道论事止务从宽,犯罪罢职者多欲复用。若惩其首恶,后来知畏,罪而复用,何以示戒。”大定二十七年(公元1187年),又对朝臣说:“朕今岁春水所过州县,其小官多干事,盖朕前尝有赏擢,故皆勉之。以此见专任责罚,不如用赏之有激劝也。”大定二十四年(公元1184年),对宰臣说:“天子巡狩当举善罚恶,凡士民之孝弟姻睦者举而用之,其不顾廉耻无行之人则教戒之,不俊者则加惩罚。”可见,世宗主张教化与惩戒两手都要用{8}(P.2-3)。金世宗在治国实践中注重减轻刑法,调平法律。大定十五年(公元1175年)诏有司说:“朕惟人命至重,而在制窃盗赃至五十贯者处死,自今可令至八十贯处死。”大定十七年(公元1177年),世宗说广宁尹高桢为政尚猛,虽小过,有杖而杀之者。既罪至于死,而情或可恕,犹当念之。反映了世宗的人本思想和对人的生命价值尊重。根据犯罪的具体情节,区别对待,大定四年(公元1164年),两个老百姓以乱言当斩,世宗“以减死论”。断案当“以情求之”,不以刑讯为之,提高审判效率,“勿使滞留”。可见,世宗所注重的是法律的宽平。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恤民劝农。世宗对农业生产的重要性有深刻的认识,他认为要实现国家的富强和长治久安就必须恤民劝农。大定二十二年(公元1182年),诏恤民,提出:“永言治理,务在恤民”{9}(P.249)。设劝农官,督办农事。尤其是劝女真人习农事,发展农业生产。“每岁遣官劝猛安谋克农事,恐有烦扰。自今止令各管职官劝督,驰慢者举劾以闻。”对劝督农事不力的官员“各以等第科罪”,对“收获数多者”则作为官员的政绩“亦以等第迁赏”。大定二十年(公元1180年),世宗察知“有家百口垅无一苗”,对其猛安谋克户处以杖刑,并对督办不力的劝农官治罪。劝流民回家务农。大定二年(公元1162年),世宗诏谕山东起义农民和避徭役的农民回家生产,“无闻罪名轻重,一律全免”,还诏谕全国“盗贼或避贼及避摇役在他所者,并令归业,及时农种,无问罪名轻重,并与原免”。还规定“凡有摇役,均科强户,不得抑配贫民”。保有一定数量的土地供农民耕种。世宗时规定,凡是豪强强括的民田“均赐贫民”或“依原数还民”。大定二十一年(公元1181年),诏山后冒占官地十顷以上者皆籍人官,均给贫民。允许耕种猎地,渔猎勿妨农扰民。金世宗大定年间,移刺子敬言山后禁猎地太广,有妨百姓耕垦,上用其言,遂以四外猎地与民。蠲免租赋,减轻农民负担,灾年赈民度荒{10}。世宗认为交税自古有之,且是正理,但又恐重敛以困百姓,因此,遇到灾伤,“常加蠲免”。大定五年(公元1165年)正月,“复命有司,旱、蝗、水溢之处,与免租赋。”九年,以中京等路水,免税,诏中外。大定十二年(公元1172年),免中都、西京、南京、河北、河东、山东、陕西去年租赋。大定十三年(公元1173年),赈山西路猛安谋克贫民,给六十日粮。大定二十一年(公元1181年),世宗听说蓟、平、滦等州民乏食,命有司发粟籴之,贫不能籴或贷之。世宗注意以法律的手段保护畜牧业的发展。大定八年(公元1168年)四月,世宗下诏:“马者军旅所用,牛者农耕之资,杀牛有禁,马亦何殊,其令禁止。”同年七月,命有司制盗群牧马者死,告者给钱三百贯。他还多次下令减免牧民的牛头税、力役摇役之征。
  三、整饬吏治,赏罚信明
  金世宗的治国思想表现在吏治方面,罚恶举善,宽严适当。1.罚恶。主要表现在整饬吏治,严惩贪官污吏。金世宗对贪官污吏采取了毫不留情的严厉制裁政策,他说:“若涉赃贿,必痛绳之”。当时被制裁的贪官污吏大多是女真族贵族,因此,太尉左丞相劝世宗说,惩治贪污,“依法则可”,不要过于严厉。世宗反驳说:“涉于赃罪,虽朕子弟亦不能宽恕。”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他采取了一系列严惩贪官污吏的措施{11}。主要有:各级官吏一旦涉嫌,立即免职;贪官被罢职,其子女皆除名;犯赃罪,虽遇赦,非特旨不再叙用等。大定七年(公元1167年),又说:“吏人但犯赃罪,虽会赦,非特旨不叙,’;大定十一年(公元1171年),“大理卿李昌图以廉问真定尹徒单贞、咸平尹石抹阿没刺受赃不法,既得罪状,不即黜罢,杖之四十。”大定十二年(公元1172年),世宗说:“赃污之官,已被廉问,若仍旧职,必复害民。其遣使诸道,即日罢之”;“三品职
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元]脱脱:《金史》(卷5,海陵王纪),中华书局1975年版。

{2}[元]脱脱:《金史》(卷7,世宗纪中),中华书局1975年版。

{3}[元]脱脱:《金史》(卷6-8,世宗纪),中华书局1975年版。

{4}[元]脱脱:《金史》(卷45,刑法志),中华书局1975年版。

{5}[元]脱脱:《金史》(卷83,张汝霖传),中华书局1975年版。

{6}[元]脱脱:《金史》(卷79,张中彦传),中华书局1975年版。

{7}[宋]宇文懋昭撰.《大金国志》,中华书局1986年版。

{8}张志勇.“论金世宗以‘宽仁’治国的思想”,载《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学报(社科版)》2005年第2期。

{9}[宋]宇文懋昭:《大金国志》(卷18,世宗圣明皇帝下),中华书局1975年版。

{10}宋德金.《中国历史·金史》,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11}杨鹤皋.《中国法律思想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12}[清]毕沅:《续资治通鉴》(卷140),中华书局1975年版。

{13}[元]脱脱:《金史》(卷55,百官志一),中华书局1975年版。

{14}张晋藩:《中国法制史》,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

{15}王宏志:“金世宗崇尚节俭及其原因”,载《文史知识》1987年第7期。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010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