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也论以危险方法杀人案件的定性
【英文标题】 On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Cases Concerning Homicide by Using Dangerous Methods
【作者】 周振晓【分类】 刑法分则
【中文关键词】 以危险方法杀人;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故意杀人罪;放火罪
【英文关键词】 Homicide by Using Dangerous Methods;Crimes against Public Security;Crime of Intentional Homiclde:Arson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1)02—036—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2
【页码】 36
【摘要】

张明楷教授对“以危害公共安全的方法杀人不能认定为故意杀人罪,只能认定为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这一通说提出了质疑。但是,通说是正确的、合适的。而张教授的观点存在两个方面的缺陷:一是可能混同放火犯罪与故意杀人罪之间在犯罪构成上的区别:二是可能导致定罪量刑上的不统一。同时张的“否定说”的多数理由也是不能成立的。

【英文摘要】

Professor Zhang Ming—kai has challenged the general doctrine that“the homicide by using jeopardizing public security method cannot be characterized as a crime of intentional homicide,but a crime against public security”However,the general doctrine is correct and appropriate Prof Zhang’s idea has defects in the following two aspects:Firstly,it’s likely to confuse the diffierence in the constitution of crimes between arson and crime of intentional homicide;Secondly,It is likely to result in inconsistency in punishment which fits the crime What’s more,many reasons of Prof Zhang’s“negative doctrine”are not logica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05    

张明楷教授在《论以危险方法杀人案件的性质》{1}(以下简称张文)一文中,对通说提出了质疑,作者采用先破后立的方法,指出了通说的三个缺陷,进而论述自己所持否定说的五个优点,层层驳析,环环相扣,观点鲜明,论证全面,读后深受启发。张教授这种在刑法学研究中逆风飞飕的精神的确令人钦佩,不过张文的观点却不能完全令人赞同。现提出笔者的看法,以供商榷。

一、双方的基本观点

为了明确双方争论的问题,先简要归纳一下双方的观点。

通说认为,以放火等危险方法杀人并危害公共安全的,不能认定为故意杀人罪,只能认定为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张文则认为通说具有三个缺陷:一是违背了故意杀人罪重于放火等危害公共安全的事实与法律规定,二是违反想象竞合犯的处理原则,三是导致处罚的不均衡。因而张文主张:只要具有杀人故意并且实施了足以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不管是否危害公共安全均应认定为故意杀人罪。

张文的观点笔者认为应将其细分为以下两种情况:

(一)具有杀人故意,并且实施了足以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应当认定为故意杀人罪,(二)具有杀人故意,并且实施了足以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尽管其行为危害了公共安全,也应当认定为故意杀人罪。第一种情形当然应当认定为故意杀人罪这与通说是完全一致的对此没有分歧。而将第二种情形也认定为是故意杀人罪,则与通说完全不同。通说认为这种情形应该按照放火、爆炸、投毒等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定罪而不宜定故意杀人罪。

笔者认为,通说是正确的、合适的,而张文的观点则是值得商榷的。

二、“否定说”的两个缺陷

笔者认为,张文的观点存在以下两个缺陷:

(一)它可能混同放火、爆炸、投毒等犯罪(为了论述上的方便,下文一般以放火罪为例进行讨论)与故意杀人罪之间在犯罪构成上的区别。

张文的这个观点必须建立在以下两种判断基础之上才能成立:

1.放火致人烧死危害公共安全这种情形不符合放火罪的特征,而只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特征,所以只能按故意杀人罪定罪。

2.放火致人烧死危害公共安全这种情形,既符合放火罪的特征,也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特征。由于按照故意杀人罪定罪更合适(张文认为故意杀人罪性质上重于放火罪,按照故意杀人罪不会导致重罪轻判),所以应该定故意杀人罪。

笔者认为这两种判断都是不能成立的。放火把人烧死,并危害公共安全这种情形,它符合、并且只符合放火罪的构成特征而不符合或者讲是不同时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特征。人们通常认为放火烧死不特定多人的行为,既符合放火罪的特征,也符合故意杀人罪的特征,笔者以往也是这样认为的,但严格地讲,这样的理解是不准确的。因为这二者除了在犯罪主体的条件相同以外(故意杀人罪与放火爆炸罪的年龄要求是相同的,而决水等其他犯罪则必须是已满16周岁),其他三个方面的要件都是不同的,并且这种区别是明显的,具体表现在:

(1)客体不同。放火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的公共安全,虽然公共安全中包含有公民的生命权,但它指多人的生命,其犯罪对象也有独特的特点,即通常具有不特定多人的特点。同时公共安全中还包括公民的身体健康及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而故意杀人罪仅仅侵犯了公民的生命权,其犯罪对象是特定的。正是由于二者在犯罪客体上的这种区别,才使得二者有区分的必要,使它们分属于不同类别的犯罪。张文的观点实际上是将二者等同了,而实际上二者等同不了,也是无法等同的(除非立法上将凡是包含有故意杀人行为的犯罪一律规定为按照故意杀人罪定罪判刑),目前立法上将二者分别定罪,立法是要求将二者区分开来的,并没有也不允许合二为一。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2)主观方面不同。二者虽然均出于故意,但故意的具体内容是不同的。放火罪的行为人在主观上是明知自己的放火行为会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结果,并且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而故意杀人罪则仅限于明知自己的杀人行为会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

(3)客观方面不同。放火罪行为人所实施的是危害或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放火行为,而故意杀人罪行为人实施的必须是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

通过深入分析表明,这二者是存在较明显的区别的。以危险方法杀人并危害公共安全的案件,在犯罪的客体、客观方面(行为方式对象、后果)和主观方面都发生了变化已经具备了不同于一般故意杀人罪的新的犯罪构成要件。可见二者在犯罪性质上是明显不同的。因此在定罪上就不应该将二者混淆。

(二)张文的否定说可能导致定罪量刑上的不统一。张文似乎更偏向于主要根据犯罪的结果来定罪。不论采用什么方法(爆炸或刀砍),不论一犯罪行为同时杀死多少人,也不论是否危害公共安全,只要是出于包含有杀人内容的故意,客观上包括有杀人结果的,就一律要定故意杀人罪。这样做虽然在司法操作上较为简便,但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以放火等危险方法实施的犯罪,其危害后果可以分解为以下几种:1.造成他人死亡,2.造成他人伤害,3.造成财产的损失。在具体犯罪中可能只发生其中一种后果,也可能同时发生其中几种后果,如果同时发生其中的几项后果(如有死又有伤)时该怎么定罪呢?如果只定一个故意杀人罪,则显然与实际不符,未能包括其中的伤害、财产损失的后果。而如果分别定罪,则可能导致一个犯罪行为定多个罪名,而这是不合适的。同样地,如果将只造成他人死亡后果的放火案定故意杀人罪,而如果放火行为造成多种后果的案件定为放火罪,则导致定罪上的不统一,因为行为方式相同(都是放火)性质相同(都危害公共安全)的案件为什么要分别定罪呢?相反如果对于这种案件只认定一个放火罪就能够准确地对这种行为进行评价,不会发生评价不足或评价过剩的问题,也不存在一个行为多个罪名的重复评价的问题。

三、对“否定说”所持理由的评析

张文认为如果采纳他的否定说将会有五个“有利于”笔者认为“否定说”的多数理由也是不能完全成立的下面试作评析。

(一)关于有利于克服通说的三个缺陷

“否定说”认为通说具有的第一个缺陷,是违背了故意杀人罪重于放火等危害公共安全罪的事实与法律规定。认为故意杀人罪重于放火罪,这是张文否定说的关键和核心。张文分别从排列顺序、法定刑和实质这三个方面来证明故意杀人罪重于放火罪。

1.关于排列顺序。张文首先对通说按照类罪排列顺序的前后作为判定犯罪轻重的根据进行了批驳认为根据类罪的排列顺序不能得出放火罪重于故意杀人罪的结论。但是张文在论证自己的观点时却不自觉地犯了相同的“错误”,也照样根据排列的前后顺序来证明其观点的正确性。并且这种“错误”还连续犯了三次:其一是刑法17条第2款、第56条、第81条第2款所列举的各罪名中都将故意杀人放在最前面,而将放火放在杀人之后,其二是人们的习惯表述是“杀人、放火”,而不是“放火、杀人”,其三是故意杀人罪的法定刑是由重到轻排列(刑法232条前段),而放火罪的法定刑则是由轻到重排列(刑法115条)。既然张文认为排列的顺序并不代表罪的轻重怎么又可以采用自己反对的同样“错误”的方法来论证自己观点的正确呢?看来在这里是前后矛盾的因而张文关于故意杀人罪重于放火罪的结论就缺乏说服力。

2.关于法定刑。由于故意杀人罪(非情节较轻)的法定刑是“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放火罪(造成严重后果)的法定刑则是“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二者的排列顺序不同,因而张文认为故意杀人罪重于放火罪。那么到底这两罪孰重孰轻呢?我国刑法中故意杀人罪的法定刑规定方式确实比较特殊,把死刑排在最前面,揣测其立法目的也许是起提示作用,一方面表明故意杀人罪是很严重的,是要判死刑的,另一方面似乎也要求法官在对故意杀人罪(既遂)量刑时要优先考虑判死刑。但实际上,法官在判刑时,对犯罪分子能否判处死刑关键是要看该罪法定刑中是否包括有死刑至于法定刑幅度范围内的轻重排列顺序则是次要的、非本质的区别。它不具有从实质上区分罪重罪轻的功能。如果说对故意杀人的,通常首先要考虑判死刑,那么对放火烧死多人的,难道会因为其法定刑中不是把死刑排在前面而不首先选用死刑吗?实际上是不会的。要比较罪重罪轻,关键是要看二者的法定最高刑和最低刑,这才是实质性的、最重要的。故意杀人罪与放火罪的法定刑幅度是相同的,都是从最轻3年有期徒刑至最重死刑。因此仅从法定刑角度来看,笔者认为这两罪是同样严重的犯罪分不出哪个重哪个轻。这些法定最高刑都是死刑的犯罪要区分轻重必须从犯罪构成要件的角度来判定。由于放火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一个犯罪行为同时危害到的是多人的生命,因此从整体上来讲,从一般观念上来看,放火罪重于故意杀人罪的结论是可以成立的,通说的观点并没有错。

3.关于实质。张文从法益的角度进行了论证。这是该论文的精华部分,阐述很精彩,也很有理论深度。张文分别从三个方面进行了阐释:(一)人的生命价值至高无上,生命是人的最高利益,对生命法益是采取绝对保护,(二)国家是为国民而存在的,国家理应首先保护国民的生命,(三)社会法益是个人法益的集合,个人法益是社会法益的本源,社会法益并不高于个人法益,保护好每一个人的法益,是保护社会法益的最佳途径。应该讲这些论述(包括对他人观点的引述)确实很精辟。但是由此推出的结论“故意杀人罪本质上也重于放火罪”则是不能成立的,为什么呢?因为其推导方法有错误。张文论文中隐含着这样一个观点,即放火罪属于侵犯社会法益的犯罪,其逻辑是:由于个人法益高于社会法益,所以侵犯个人法益的故意杀人罪重于侵犯社会法益的放火罪。在这里张文将放火罪等同于侵犯社会法益的


  ······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