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罗马法合同赔偿制度
【英文标题】 Contract Compensation Institution in Roman Law
【作者】 丁玫【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合同法
【中文关键词】 罗马法;演进;债务不履行;诉讼赔偿;协议赔偿
【英文关键词】 Roman Law;Evolution;Non—payment of Debt;Compensation by Litigation;Compensation by Agreement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1)05—024—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5
【页码】 24
【摘要】

从我们能够读到的为数不多的原始文献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尽管罗马法学家们未能将有关合同赔偿的规定系统化、抽象化,形成一套整齐有序、逻辑性强的制度体系,但是,罗马法无疑为现代合同赔偿制度的立法提供了极富价值的理念和可供效仿的结构框架。事实上,尽管现代法向我们展示了更多的可供选择的承担违约责任的方式,但是,这些方式就其本质而言均未超越罗马法的范畴。因此,在各国债法日趋融合、我国即将加入WTO之际,学习和研究罗马法的具体制度,对健全和完善我国的民事立法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英文摘要】

From the available small number of source documents,we can see clearly that Roman jurists do not make the regulations with respect to contract compensation systematic and abstract.which do not form a set of institutional system that is in good order and with strong logic,but it is doubtless that Roman Law has provided extremely valuable notions,structure and frame which can be used to resemble for the legislation of modern contract compensation system.In fact,although modern laws have showed us more and alternative ways of assuming liabilities for breach of contract,as far as their nature is concerned,these ways have not exceeded the scope of Roman Law.Therefore,when the laws of obligation of all countries are mixing day by day,and China is going to accede to WTO,the study and research on the concrete institution of Roman Law have importan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amplifying and perfecting the civil legislation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36    
一、导言
  合同责任产生于合同债务的不履行,是因债务人未完成位于第一位的约定给付义务而引发的位于第二位的法定或约定义务——损害赔偿义务。但是,在发生不可归责于债务人的事由而致合同债务不履行时,不引发债务人的损害赔偿义务,债务人不承担责任,原有债务关系消灭。可见,债务不履行行为并不必然引发债务人的损害赔偿义务。
  因此,应当说,损害赔偿是以债务人过错的存在为前提,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以债务人承担合同责任为前提。损害赔偿之债是合同债务未得到履行或未得到准确履行产生的后果,尽管损害赔偿之债与原债务内容不同,但是,原有债务关系的合法有效是损害赔偿之债产生的依据。原债权人作为受害人有权请求债务人赔偿损害,原债务人作为加害人有义务赔偿因己方的不履行行为给债权人造成的损害。总之,赔偿义务由合同责任引发这一义务既依附于又有别于合同债务。因为尽管因不履行合同义务而产生的赔偿义务与原合同义务的给付标的不同,但是,赔偿的内容却总是按照原合同债务得到履行时债权人能够实际获得的利益为标准来确定的。至于获得赔偿的途径,无论是罗马法还是现代法都规定:合同当事人或是按照事先约定的承担合同责任的方式以及赔偿数额请求赔偿,或是在诉讼中由法官通过审理决定赔偿的方式及数额,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协议赔偿和诉讼赔偿。
  二、罗马法合同赔偿制度的演进
  罗马法承担合同责任的方式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人身执行阶段(对人执行)和财产执行阶段(对物执行)。
  在早期罗马法中,债的标的可以说是债务人的人身,因为债务人必须为债权人实施行为。因此,未获赔偿.的债权人可以对债务人的人身进行执行,如债务口约。在债务口约中,“人身为债的履行承受着实际的责任约束。在债务口约中需规定关于人身自我解脱的条款,这意味着为保障债的履行而对人实行可予解除的拘禁。这是一种以执行为目的的法律诉讼,它以判决支付一定数额的钱款为最一般的前提条件,但它是一种极为古老的程序,它最初的适用表现为直接的执行。债权人在发现债务人时将其抓住,把他带到裁判官面前,一边重复抓获的动作,一边庄重地宣布实行拘禁。如果没有保证人出面来解除拘禁,执法官则将该债务人判给债权人”{1}(P.123)。然后,债务人由债权人加以监禁,在经过一定的期限并办完规定的手续之后,就可以把他们当作债务奴隶(nexus),给其带上锁链,用棍棒揍他们,强迫他们为自己劳动,或者作为奴隶出卖获得价金或将他们处死。最初,这种效力可能意味着债务人完全沦入受奴役状态,然而,罗马国家不能容忍某一市民变为另一市民的奴隶,因此,“债务奴隶”只被视为准奴隶(servorum loco)。可见,债务口约的效力是极为严厉的人身执行。我们可以从《十二表法》第三表执行篇中看到这种对债务人躯体的执行的残酷性。[1]
  公元前326年,《博埃得里亚法》(Lex Poetelia)废除了债奴制度,解放了所有的债务奴隶,但它远远不具有普遍的意义。只是在后来,以财产承担责任的作法才取代了以债务人的躯体承担责任的作法。以财产拍卖(bonorum venditio)为表现形式的这种财产执行是对早期人身执行的一种发展,它以财产取代了债务人的躯体{1}(P.115—116)。蒂图·李维说:“除了那些因犯罪而受罚的人外任何仍在接受惩罚的人均不应受到捆缚或监禁:所欠的钱款应当用债务人的财产而不是躯体来偿还。”尽管人身执行的作法仍在继续,但是,在负债期间即宣告处罚判决以前,禁止给债务人或为他负债的人带枷锁,也就是说,除有关侵害的诉讼外,债务口约(或对人的要式买卖)受到禁止,因此,债关系的刑罚特色——“债权的标的曾经首先是债务人的身体(corpus)”消失了,而且债被解释为单纯财产性的关系,它的标的是给付,债务人的财产作为履行的担保{2}(P.354)。至此,以债权制为代表的人身执行逐渐为以金钱赔偿为特征的符合经济规律和社会发展需要的财产执行所取代。合同责任由人身责任、人身财产混合责任到单纯财产责任的历史性转变宣告完成。以债务人的人身作为合同责任承担方式的古老模式最终为罗马人自己所摈弃。
  《学说汇纂》第6编第1章第68条{3}(P.173)确立了财产责任时期赔偿的基本方式和原则:
  乌尔比安:《论告示》第5l编:“依据判决应当返还某物的人,不服从判决,不返还物品的,如果仍继续持有该物,那么,承审员将依职权裁定由司法警察强制转移占有,并判处物的持有者返还孽息或返还取自该物的一切收益。如果确实不能返还原物,比如因欺诈造成的返还不能,那么,根据争讼中对方当事人宣誓确认的价值,并且没有最高估价限制地对占有人作出判决。在既没有欺诈又无法返还的情况下,判处占有人返还不超过物的实际价值的价款,也就是说,返还对方当事人对物享有的实际利益。这是一项一般性规则,适用于基于禁令、对物之诉对人之诉以及依承审员的判决返还物品的所有情况。”
  从以上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进入财产执行阶段后,尽管罗马法对合同责任承担方式的规定根据合同的不同性质而形态各异,但是,从赋予债权人的诉讼保护中,我们可以归纳出:(1)罗马法承担合同责任的方式大致为:强制实际履行(“承审员将依职权裁定由司法警察强制转移占有”)和赔偿损失,(2)根据合同必须遵守的原则,单方解除合同(D.18,5,2;D.18,5,5,1;C.4,44,6){4}(P.74—75)只是罗马法中的特例;(3)在顺序上,首先是实际履行,在实际履行不能的情况下,赔偿损失;(4)确认了损害赔偿应当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的基本原则,但是,在确定具体赔偿范围时要根据债务人的过错程度区别对待:在债务人主观无过错的情况下“返还对方当事人对物享有的实际利益”——只对直接损失进行赔偿,在债务人主观有过错的情况下“根据争讼中对方当事人宣誓确认的价值,并且没有最高估价限制地”对包括间接损失在内的全部损失进行赔偿;(5)在上述方式中,金钱赔偿才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承担方式,一切债务,即使是特定物之债最终都可以转化为金钱的赔偿。
  在罗马法中,债权人获得赔偿的途径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诉讼赔偿和协议赔偿(又称罚金要式口约或罚金条款)。乌尔比安在《学说汇纂》第6编第1章第68条中论述的是诉讼赔偿原则。与合同责任一样,在债务人承担赔偿责任时,罗马法同样遵从协议优先原则:在当事人订有罚金要式口约或罚金条款的情况下,优先适用当事人的约定。这就是协议赔偿制。
  三、损害赔偿
  (一)赔偿的基本原则 我们说,在任何情况下,因债务不履行造成的损失总是首先由债权人承受的。只有当债务不履行可归责于债务人时,这一损失才依法转移给债务人。因为,损害赔偿作为一种补救措施,必须符合一定的条件。这就是:损害,过错以及债务不履行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
  在罗马法中,债务人因其过错而未履行合同义务的后果就是使债权人获得诉权并且通过诉讼从债务人处获取赔偿。
  根据市民法的规定,赔偿是一项诉讼制度:债因争讼而消灭,原债的标的为金钱赔偿所替代,它的数量由判决确定。也就是说,只有通过诉讼才能确定债务人是否应当承担责任、是否应当对债权人作出赔偿以及如何进行赔偿。
  由于金钱所具有的特殊性质和用途,使一切债务,即使是特定物之债最终都可以转化为金钱的赔偿,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罗马法损害赔偿制度的基本原则是金钱赔偿原则(omnis condemnatio pecuniaria)
  在程式诉讼中,总是判处债务人支付一定数量的金钱。如果原债是金钱之债,[2]那么,除判处债务人支付同等数量的金钱以外,在应当支付利息的情况下,还判处债务人支付相应的利息。如果原债是非金钱之债,那么,原给付义务为赔偿义务所替代,并由此产生如何对损害进行估价的问题。根据适用的程式的不同,估价标准(litis aestimatio)也不同:开弓没有回头箭
  1.在特定物(certum)的程式诉讼或曰确定的程式诉讼中如:出售一块确定的土地“拉维亚”或一名确定的奴隶史蒂古,由承审员根据标的物的价值(quod ea res est)进行估价。罗马人又用动词“是”的三种不同时态(现在时est过去时fuit、将来时erit)将这一标准分为三种不同情况:(1)标的物的现有价值(quod ea res est),指争讼时标的物的价值,(2)标的物的原有价值(quod ea res furit),指在债权人因债务不履行而遭受损失时,标的物的价值,(3)标的物将具有的价值(quod ea res erit)指判决作出时,标的物的价值,也就是说,还包括可能的附随给付——孳息和添附。无论适用哪个标准均只判处债务人支付等同于物的价值的金钱(quanti ea res est,condemnatio)。因此,只涉及直接损失,而不考虑原告可能受到的其他损失。
  2.在非特定物(incertum)的程式诉讼或曰不确定的程式诉讼中承审员在引入善意原则的同时将综合考虑与案件有关的各种因素,根据原告受到的实际损失来判定应当给付的赔偿金的数额,尽可能地对债权人因债务不履行而遭受的损失(id quod eius condemnatio)给予补偿。[3]
  只有在不确定的程式诉讼中才有善意诉讼和其他种类诉讼的区别。在确定的程式诉讼中适用绝对客观的估价标准,原告只能获得等同于物的实际价值的金钱赔偿(D.16,3,1,4;13.54){4},而在不确定的程式诉讼中,以债权人本应从合同中获得的全部利益为标准进行估价(id quod creditoris interest),适用的是主观估价标准,承审员拥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赔偿金的数额不仅包括已经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还包括原告因此丧失的利益(D.18,1,45,p.23){3}。由此可见,根据适用的程式的不同,承审员的权限以及债权人可能获得的赔偿也不尽相同。
  在非常诉讼中,程式消失了,双轨制的赔偿标准消失了,严法诉讼与善意诉讼的区别也消失了,赔偿原则从单纯的金钱赔偿转变为“实际履行(in msam rem)第一,金钱赔偿第二”{5}(P.607)。也就是说,在以交付(dare)为标的的债务关系中,如果标的物尚存在,那么,必须实际交付,如果标的物损毁或灭失,或者债是以作为(facere)为标的的,那么,适用金钱赔偿。由此可见,只有在实际履行不能或者实际履行不能全部满足债权人的情况下,才适用金钱赔偿。就是这样,在非常诉讼中,金钱赔偿从主导原则退居第二位,变为实际履行的替代和补充手段了。
  在优士丁尼法中,优士丁尼将“债权人本应从合同中获得的全部利益”确定为赔偿的基本准则。因此,被告要对原告的一切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优士丁尼还参照程式诉讼中有关特定物赔偿的规定,将特定物之债和金钱之债的最高赔偿额限定为标的物价值或债务数额的一倍(C 7,47,1,1){6}。对于其他种类之债的赔偿额,优士丁尼未加限制,由承审员根据善意原则自行决定。
  (二)赔偿的范围及计算标准
  1.赔偿的范围
  如上所述,合同责任使未履行合同义务的债务人向债权人承担一项新的债务——损害赔偿之债,这一债务的标的就是赔偿。
  罗马法在确定赔偿损失的范围即赔偿的具体数额时,是以id quod interest(oid quod interfuit ,o id quod intererit)作为计算标准的。这一标准既包括债权人因债务不履行而遭受的损失(damnum eme rgens),也包括若债务人如约履行,债权人可获得的利益(lucrum cessans),换言之,债务人必须对债权人遭受的全部损失——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2.损害赔偿的计算
  由于损害赔偿的数额通常是以金钱计算的,这就必然涉及到合同标的以及其他相关商品和劳务的价格司题。因此,罗马法学家列举了影响损害赔偿计算的主要因素:时间、地点以及随供求关系变化的价格、利息等。
  (1)时间
  我们先来读一下罗马法学家尤里安在《论米尼奇》第4编中的一段论述:“如果就葡萄酒的消费借贷提起诉讼,那么,应该按照哪个时间来计算价格呢?是以应该交付的时间为标准还是以争讼开始的时间或宣告判决的时间为标准进行这一计算呢?萨宾认为,如果没有确定时间标准,那么,就以出借方提出返还请求的时间为标准计算价格。(……)(D.12,1,22)”{4}(P.9)
  尤里安在这段论述中提出了三个时间标准:a应该交付的时间,b争讼开始的时间,c判决宣告的时间。与合同责任一样,当事人也可以预先就赔偿的时间标准进行约定。有约定的,遵从约定,未作约定的,则以请求赔偿的时间为标准。应当说明的是:尤里安在论述中涉及的时间标准正是罗马法通常采用的标准。
  (2)地点
  在以地点为参量确定价格的情况下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当事人约定的标准进行确定当事人未作约定的则以给付请求地的价格为标准进行确定。然而在当事人一方有过错的情况下应当以对他方当事人有利的地点为标准确定价格。
  (3)价格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开弓没有回头箭
【注释】                                                                                                     
【参考文献】

{1}朱塞佩·格罗索著.罗马法史(M).黄风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

{2}彼德罗·彭梵得著.罗马法教科书(M).黄风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

{3}丁玫译.民法大全选译·债·契约之债(Ⅰ)(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

{4}丁玫译民法大全选译·债·契约之债(Ⅱ)(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

{5}A Burdese Manuale di Diritto Romano privato,UTET.

{6}Corpus Iuris Civilis Ⅱ Weidmann,1993.

{7}Corpus Iuris Civilis Ⅰ Weidmann,1993.

{8}Paul Frederic Girard Manuel de droit romain. 1911.

{9}德国民法典(第249条、第250条篇251条)(Z),

{10}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10条)(Z).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3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