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价格垄断及立法规制
【英文标题】 Price—monopoly and Legislation Regulation
【作者】 吴伟达【作者单位】 浙江财经学院
【分类】 法律经济学
【中文关键词】 价格垄断;立法体例;体系结构;规制对象
【英文关键词】 Price—monopoly;Legislation Style;System Structure;Regulation Object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6)04—173—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4
【页码】 173
【摘要】

虽然各国立法分类和理论研究都没有将价格垄断作为一般规制对象而单列,但并不能由此否认价格垄断行为具有相对独立性。对价格垄断行为的立法规制有两种立法体例:一元管制和二元管制。我国采二元管制的立法体例,即国家对价格的监管除了通过反垄断法或竞争法外,还制定专门的综合性价格法。反价格垄断法体系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是互相关联、衔接和配合的。反价格垄断法律规制对象有:垄断价格、固定价格、价格歧视和低价倾销。

【英文摘要】

Although every country has not classified and studied monopoly price as a general regulation subject in both theoretical research and legislation,but the relative independence of behavior of price monopoly cannot be denied.There are two legislation styles on regulation of price monopoly:one—system regulation and two—system regulation.China has received the two—system regulation that China regulates the price by not only building the Anti—monopoly law or competition law,but also developing the special price law.Anti—monopoly law system is an organic body which is interrelated and cooperative.The regulation subject of the anti—price—monopoly law includes the monopoly price,fixed—price,price discrimination and price dumping.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233    
  
  在我国,从反垄断法制度层面[1]上最早提及“价格垄断行为”是1987年国务院发布的《加强生产资料价格管理制止乱涨价乱收费的若干规定》。该规定指出:不论是实行最高限价、浮动价格或市场调节价格的商品,企业之间都不得串通商定垄断价格。该规定作为一个禁止性的法律规范,从行文看,只是对市场主体垄断价格的行为作出了禁止性规定,但没有对“价格垄断”下定义。从理论上“垄断价格”只是价格垄断的一种表现形式。1993年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虽然规定了几种具体的价格垄断行为,如低于成本价倾销、串通招投标,但也没有对价格垄断下定义。从《价格法》第14条第1款第1项内容看,[2]立法者似乎是想对“价格垄断行为”下一个定义,但从其使用的术语看,它是对“不正当价格行为”下定义,“不当价格行为”具有模糊性,作为立法术语是不科学的,虽然该规定被我国实践界归结甚至等同于“价格垄断行为{1}(P.219)。另外,该法条虽然规定了“合谋型价格垄断”,[3]但却“将独占型价格垄断排除在外。因此,仅从价格法规定来看,关于价格垄断规定是不完整的”{1}(P.219)。我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03年制定颁发的《关于制止价格垄断行为暂行规定》将价格垄断行为定义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操纵市场调节价,扰乱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合法权益,或者危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同时将招标投标中的操纵价格行为,凭借市场支配地位牟取暴利、低于成本价倾销商品、对条件相同的交易对象实施差别待遇等五种行为列举为价格垄断行为,克服了《价格法》只规定“合谋型价格垄断”而不规定“独占型价格垄断”的缺陷,同时将“独占型价格垄断”认定的前提条件也作了规定,即该经营者必须是凭借市场支配地位。但该规定没有看到,经营者除了凭借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价格垄断行为外,凭借交易中优势地位,经营者同样可以实施价格垄断,而且当前中国大量的价格垄断是在经营者滥用交易中的优势地位下实施的。因此,该规定对价格垄断行为所下的定义也是不完整的。通过对价格垄断概念的反垄断法制度层面解读,笔者认为,价格垄断概念应该作如下表述:价格垄断是指某个经营者通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或市场优势地位,或两个以上的经营者通过合谋、串通等形式,操纵、控制市场价格,排挤价格竞争,侵害其他经营者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市场经营行为。狭义的价格垄断只能是直接通过某种价格行为限制市场竞争,以谋求高额的利润。所以本文所指的价格垄断是狭义上使用的价格垄断。
  一、价格垄断行为的相对独立性
  各国立法对反垄断法规制的对象所列举的种类不尽相同。如德国《反限制竞争法》的规制对象为限制竞争行为,包括卡特尔合同和卡特尔决议、其他合同、控制市场的企业、限制竞争的行为和歧视行为等;日本《关于禁止私人垄断及确保公正交易的法律》的规制对象为私人垄断、不当交易限制、垄断状态、不公正交易方法等。英国学者将英国的竞争法所规制的对象,分为单个企业的垄断和市场支配地位、兼并、限制贸易行为三类{2}。在我国,有的学者把反垄断法的规制对象分为两类四大项:两类即垄断和限制竞争行为;四大项即垄断(含垄断状态、垄断化、垄断力的滥用)、限制竞争行为、经济力量过度集中、不公平交易方法和歧视{3}(P.6)。漆多俊教授则把反垄断法规制对象区分为垄断(或市场支配地位)的结构状态、垄断地位的谋取、垄断力的滥用及其他各种限制竞争行为四类{4}。《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送审稿)》[4]第二次修改稿第3条则将反垄断法的规制对象分为以下三种:(1)经营者之间达成排除、限制竞争的协议、决定或者其他协同一致的行为(以下统称垄断协议);(2)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3)可能产生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而垄断价格和掠夺性定价等价格垄断行为仅仅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具体表现。
  从以上反垄断法规制对象分类可以看出,价格垄断行为并不作为反垄断法的一般规制对象,而是一般规制对象的具体行为表现。如,价格暴利和价格歧视是纵向掠夺行为的表现,或者是滥用交易中优势地位行为的表现;低价倾销行为则是横向阻碍行为的表现;价格卡特尔则为其他限制竞争行为中的共谋限制竞争行为。
  虽然在各国立法和理论研究分类中,都没有将价格垄断行为作为一般规制对象单列,但我们并不能由此否认其相对独立性。在我国,价格垄断行为的相对独立性表现为两个方面:其一,立法规制的相对独立性。我国最早的反垄断法行政规章是以反价格垄断为目的出现的,如1987年国务院发布了《加强生产资料价格管理制止乱涨价乱收费的若干规定》;最早的单行反垄断法法规也是以反价格垄断的目的出现的,如2003年《关于禁止价格垄断行为的暂行规定》;由此可见,中国市场经济反垄断实践和立法过程,事实上也可以将它看作是国家规制价格垄断行为的过程。反价格垄断成为中国反垄断法园地中最活跃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最具有活力的一部分,也是西方反垄断法在中国本土化过程中最成功的一部分。可以说反价格垄断为中国反垄断法的立法奠定了基础,积累了经验。其二,是理论研究的相对独立性。反价格垄断实践和立法的相对独立性为理论研究的独立性提供了基础。当然,相对于反价格垄断立法,我国对价格垄断行为规制的理论研究仍是滞后的。
  二、反价格垄断法立法体例及体系结构
  市场经济的国家基本上实行自由价格制度,价格主要由市场形成。因为市场经济是以市场调节为基础的经济体制,市场调节说到底就是价格调节,要求价格反映价值,并随市场供求关系而自由涨落。但现代市场经济同时也要求国家进行调节,包括对价格实行一定干预和管制。有些国家的管制较松,管制方式主要通过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体现,其价格政策和价格立法主要与其市场竞争政策和竞争法融为一体。有些国家价格管制稍严些,除竞争法外,还颁布专门的综合性价格法,如奥地利、挪威、瑞典的《价格法》,瑞士的《价格监督法》,法国的《价格放开和竞争条例》,日本的《物价统制令》等。某些国家除综合性价格法外,还有许多单行的专门价格立法,如日本的《农产品价格稳定法》、《关于抢购和囤积生活用品等的紧急措施法》、《价格表示基准法》等{5}(P.381)。
  一般地,对价格垄断行为的立法规范采用两种立法体例:一元管制的立法体例和二元管制的立法体例。所谓一元管制的立法体例,是指国家对价格的监管主要通过反垄断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体现,而不另行制定价格法,但不排除在公用事业领域制定综合性行业管制法。所谓二元管制的立法体例,是指国家对价格的监管除了通过反垄断法或竞争法外,还制定专门的综合性价格法。有的甚至在综合的价格法外,再制定许多专门的价格单行法。采用后一种立法体例的国家往往奉行稍严的价格监管政策。从我国的现有价格监管的立法实际情况分析,我国奉行和实践的是二元管制的立法体例。一方面我国已有的价格监管立法实践已经充分反映出二元管制的体例风格。如,我国早于1993年通过制定《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一些价格不当行为和价格垄断行为进行了管制。1997年又另行颁布了一部综合性的《价格法》。2003年公布的对价格垄断行为进行专门规制的法律《关于制止价格垄断行为暂行规定》,该规定被视为反垄断法的先声。同时我国又致力公用事业领域综合性管制法的完善(价格管制是其一项重要内容)。另一方面,从价格监管的传统看,我国也适合二元管制的立法体例。因为我国过去长期实行计划经济,许多商品基本上实行计划价格即政府定价,价格监管极严。改革开放后,虽然大多数商品实行了市场价,但对价格监管严的的传统一直保留了下来。1997年颁布的价格法,基本适应建立市场经—济的要求,确立了“国家实行并逐步完善宏观经济调控下主要由市场形成价格的机制”的基本方针。当然将有关价格垄断的立法主要规定在一个以行业管理法形式存在的价格法里,也有其不可避免的缺陷。表现为:一方面有损具有反垄断法特征的价格垄断立法的权威性;另一方面也使得本来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限制竞争法或反垄断法处于一个支离破碎的境地。当然,这种现象的出现和我国还没有一部完整的反垄断法有很大关系。随着我国整体经济的发展和一般市场主体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反垄断法的立法已经刻不容缓。
  参照国外立法,结合我国国情,同时根据前面提出二元管制的立法体例模式,笔者认为,建立反价格垄断法律体系的基本思路是,以反垄断法为龙头,以价格法及相关单行价格法规及行政规章为配套,以公用事业领域行业综合管制{6}(P.100)[5]法为依托,分别行使直接调节和间接调节的功能,从而建立起调整市场价格竞争的法律规范体系。这说明,反价格垄断法体系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它所包含的各方面和各层次、各环节的法律规范,都是互相关联、衔接和配合的。反价格垄断法体系中的三个基本方面的法律也是密切关联的。这三个方面法律,都是国家调节社会经济之法,是国家分别从三个侧面,多个方面调节价格行为规范的法律保障。它们通过调整各自领域的价格行为,实现反价格垄断行为的基本功能,完成反价格垄断的基本任务。这三个方面法律,在其调整领域和所担当的任务上分工有所不同,它们分工协作,从不同侧面共同执行国家价格行为调节。反垄断法在市场竞争领域,保障国家以强制干预方式排除价格垄断和不当价格行为对于自由竞争的妨害,促进社会经济本身固有的价格调节机制充分发挥作用。
  价格法作为专门调整价格关系的法律形式,其任务是国家运用法律手段,保证贯彻党和国家的价格方针政策,加强价格管理,规范价格行为,发挥价格合理配置资源的作用,稳定市场物价总水平,保护消费者和经营者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另一类是价格行政法规,如《制止牟取暴利行为的规定》(1995年)、《制止低价倾销行为的暂行规定》(1999年)等。该类行政法规作为调整价格管理关系的法律形式,主要是从价格管理领域中的不同方位和不同角度,调控市场主体的价格竞争行为,用价格管理,价格监督和经济制裁相联结的手段,维护市场价格竞争的秩序,保证市场价格竞争机制的正常进行。上述两类法规从各自独特的领域出发,以各自独特的手段,配合反垄断法和共同调整市场价格竞争关系,从而构成一个有效的法律调整网络。
  公用企业领域的综合管制法是对公用事业领域的市场准入、服务质量、投资成本和产品价格等进行规范的法律。由于公用企业目前仍处于不充分的市场竞争状态,或者说处于不同程度的垄断性市场结构,为了避免企业制定垄断价格带来的消极作用,政府必须对公用企业产品价格形成进行不同方式和不同程度的干预和控制,即价格管制,而对这种价格管制保障就是公用企业的综合管制法。
  纵观以上反价格垄断法律体系,虽然法规繁多,层次错落,但从法律分类看,它们之间为普通法与特别法的关系。反垄断法为普通法,其他法律和法规为特别法。因此,要构建一个合理的反价格垄断法律体系,还必须处理好作为普通法的反垄断法与特别法的价格法等法律之间的关系。
  第一,特别法与普通法的关系。由于反垄断法的功能是对规制市场主体一般地限制竞争行为的法,其调整对象为联合行为、结合行为、滥用优势和市场结构控制。具体到价格领域的竞争,仅靠反垄断法是不够的。何况对于价格领域来说,反垄断法是普通法,专门调整价格竞争行为的价格法是特别法。因此,根据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郭宗杰.价格竞争法律规制的国际比较—兼论我国不正当价格竞争的立法问题(A).漆多俊,主编.经济法论丛(第10卷)(C).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5.

{2}(英)约翰·亚格纽.竞争法(M).徐海,等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2.

{3}曹士兵.反垄断法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6.

{4}漆多俊.中国反垄断立法问题研究(J).法学评论.

{5}漆多俊.经济法基础理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4..

{6}任俊生.中国公用产品价格管制(M).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2002.

{7}张瑞萍.反垄断法视野内价格问题(J).法商研究,2002,(3).

{8}吴伟达.大型零售商滥用交易中优势地位行为的规制研究(J).法学,2004,(12).

{9}种明钊.竞争法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

{10}孔祥俊.反垄断法原理(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

{11}(美)丹尼斯.卡尔顿,杰弗里.佩罗夫.现代产业组织(下)(M).黄亚钧,谢联胜,林利军,主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12}韦大乐.价格垄断问题的经济法学思考(N).中国企业报,2004—01—05(04).

{13}曹博.关于低于成本价销售行为的法律思考(J).当代法学,2002,(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23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