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论公司股权之共有权
【作者】 梁开银【作者单位】 浙江师范大学
【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共同共有;股权共有;显名共有;股权共有权保护
【英文关键词】 the civil joint ownership; stock co-ownership; named joint ownership; protect of the stock co-own-ership
【文章编码】 1674- 5205(2010)02-0140-(0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2
【页码】 140
【摘要】

股权共有存在于商事活动之中,但没有引起民事共有理论的关注,反映出商事权利与民法理论之间的脱离。股权作为一种特殊的商事权利,相对于市场是财产权,相对于公司是社员权,权利行使均以财产利益为目的,可以适用财产权民事共有或准共有之规则。民法和公司法应该衔接规定股权共有权,消除民商事法律制度的隔离与冲突。只有在这一基础之上,进一步设计股权共有权的行使、分割和转让程序,才能确认和保护公司股权共有权。

【英文摘要】

The stock co-ownership exists in business activities, but did not draw theoretical concern of joint own-ership, which reflected commercial rights deviating from theory of civil law. As a special commercial right, it is property right relative to the market, but it is membership right in relation to company. And in nature, the purpose of exercising stock co-ownership is for property interests. So the civil rules about joint or quasi-joint ownership can be applied to stock co-ownership. Civil law should be linked up with corporate law to eliminate segregation and con-flict of the stock co-ownership between them. Only in such an arrangement would the exercised, divided and trans-ferred procedure of stock co-ownership be further made in order to recognize and protect the stock co-ownership.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1317    
  
  现在公司法司法实践中经常遇见这样的难题:合伙人以合伙财产向公司出资所形成的股权,合伙人如何行使股权?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新设的“企业持股会”所持职工股权,职工以何种方式享有股权?职工和持股会的权利义务关系如何界定?民间为广泛吸纳中小资本兴办地方事业出现的投资代表人(例如,民间中小资本委托自己信赖的人作为代表向公司出资兴办水电站、投资房地产等)向公司出资后[1],投资代表人作为公司记名股东享有股权,被代表的中小出资人的权利如何在公司法中给予其保护?等等所有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集中涉及股权是否可以共有以及如何行使共有权的法律问题。遗憾的是,上述商事活动中存在股权共有权的问题并没有引起民商事法学界的足够重视。股权是否可以成为共有的客体?股权共有人的权利在公司法或商法中如何保护?这些问题不能单独通过民法或公司法立法加以解决,需要我们从民商法相互衔接和沟通的角度加以研究和回答。否则,股权共有权这种特殊的商事权利就难以获得应有的保护,人们共同投资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也必将受挫,民商法作为市场经济基本法确认财产流转和归宿的功能就会令人质疑。
  一、共有权民事立法的盲点:公司股权共有权[2]
  共有是指两个以上的自然人或者法人对同一财产共同享有所有权。{1}6共有是一种关系和状态,因共有关系而享有的权利,或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就是共有权。{2}9共有制度规定在民法的物权法中,以物权共有为中心建立起来。同时,各国民法还确立了其他权利的准共有制度[3],类似于德国民法之权利物权。{3}2但是,各国民法典,包括民商合一国家,都没有关于股权共有或准共有的规定,只是在商法或公司法中偶有关于股权共有权继承和股权共有人义务的条文,没有关于股权共有制度的一般性规定。股权,作为一种在社会生活中十分特殊而重要的民商事权利,应该得到调整财产流转和归宿之基本法的民法典的关注。如果将这种与传统民事权利紧密关联,直接涉及继承、担保、债权、物权和公司治理制度的新型权利完全局限于商法,甚至由公司法单独调整是不能满足现实生活中日益复杂的股权共有关系需要的,其结果必然导致股权共有权保护和行使的支离破碎。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15条第1款规定,公司股份是可以继承的。单个股份为数个继承人继承,在分割之前自然由他们共同行使该股份的权利。对该股份所欠的支付责任,所有继承者必须承担连带责任。继承者对继承股份所欠的债务承担无条件的清偿责任……{4}506-509法国也有相类似的规定。{5}279《日本商法典》第203条设置了股权共有人的义务:(一)共有股权者,负连带缴纳股款的义务;(二)股份属于数人共有时,共有人应确定一人为行使股东权利的人;(三)无股东权利行使人时,公司对共有人所发出的通知或催告、对其中一人发出即可。我国台湾地区“公司法”第160条也规定共有人代表推选和股款缴纳的连带责任。而对于股权共有的性质、种类、权利行使的途径,以及与民事共有制度的对接关系等内容都没有相应的规定。在英美法系国家,美国《统一商法典》和《标准示范公司法》甚至没有关于股权共有的规定。
  我国《民法通则》只规定了共有制度,新颁布的《物权法》93条、第105条同时确立了共有和准共有制度。民事立法中没有涉及股权共有的规定。公司法著作中提及股权共有问题的,{6}90也都是一笔带过,没有深入地阐述,更多的文献着重研究事实上的共有股权分割问题,比如夫妻离婚分割共有财产,涉及到股权共有分割。刘俊海教授在其著作《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权的保护》中论述过股权共有问题,但只是局限于股份有限公司,而且多是对日本和台湾文献的简单评析,没有深入的理论分析,也没有提出适合中国民事立法和公司立法具有可操作性的立法架构。{7}176-181在学术立法和国家立法层面上,王利明教授作为项目主持人出版的《中国民法典学者建议稿及立法理由—物权编》中第179条[4]关于准共有规定的立法理由阐述中,明确表明非所有权适用共有制度的财产权利包括用益物权、担保物权、知识产权及债权。新颁布的《物权法》105条规定,“两个以上单位、个人共同享有用益物权、担保物权的,参照本章规定(即第八章关于共有的规定)”都没有将股权列入其中,至少表明学者有关民事研究和国家立法都没有涉及股权是否适用共有的问题。{1}201只有王保树教授主编的《中国公司法修改草案建议稿》吸收了域外的规定,将股份共有制度规定在“股份有限公司”章中的第56条,“两人以上共同持有股份,共有人应确定一人行使股东权;股份共有人,对公司负连带缴纳股款义务”。{8}161但没有被新《公司法》立法所采纳,且条文规定得非常简单,只是涉及到事实上共有股权的行使主体和义务履行等问题。立法上和实务中承认共有股权之共有关系只是停留在股权共有权的事实层面之上,至于股权共有权是否适用民事共有规则,与普通民事共有和准共有关系如何,股权共有权与公司治理的关系及其行使规则是什么尚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对于这些理论问题的解决只局限于商法或公司法层面是不够的,必须将股权共有权置于民事权利体系和民事理论基础之上,作为一项重要商事制度和权利来设计。其实,股权是财产权投资的结果,是股东将财产性权利投人公司获取的对价,是市场经济当中最重要的财产权之一[5]。股权共有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和规制。它不仅关系到实践层面—市场主体的财产归属和流转问题,而且直接关系理论层面—民法和商法之间的制度对接和理论融通问题。只有如此,才能解决股权共有权的保护问题。
  我国《物权法》和《公司法》没有股权共有权的规定,不是没有看到问题的存在,也不是对股权共有问题的忽视,真正的原因是我国民法和商法之间在理论上的隔阂乃至于制度上的断裂所造成的,反映了我国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民商法学发展的不平衡。“民法准则只是以法律形式表现了社会的经济生活条件”,{9}248 -249而商法最终迎合商品经济的需要和资本逐利的本性发展起来,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商法以营利活动为调整对象,创造了自身的价值体系和新的原则。{10}但是,这种以营利为目的迅速形成的实用主义的规则体系和原则使商法本身没有形成自身厚实的理论支撑,许多制度的设立往往只是追求经济利益或者协调利益冲突的结果。从大陆法系民法发展的鼻祖德、法等国商法典的形成来看,“民法和商法的分立并不是出于科学的构造,而只是历史的产物”。{11}124很多概念和制度源于民法,但又超脱甚至背离民法,无法在民法中找到位置。
  对于我国来讲,民法和商法的发展就更加不平衡或先天不足,表现为:一是民法理论研究和立法实践不成熟,不能担任为商事法律提供理论和制度基础的使命;二是商事立法严重滞后不能及时总结和反映市场经济新生制度和权利的需求。新中国直到改革开放后,真正意义上的民商法才脱胎于市场经济体制,获得高速发展。所以,商法制度和民法理论相对于其他市场经济国家表现出更深的隔阂和断裂是不可避免的。应该说,股权和股权共有权这种商事权利和制度的现状,比较典型地反映了民商法理论和制度之间相互脱离或断层的关系。
  股权是商法创造的法律权利,并不是民法传统的法律权利之一。在传统的民事权利体系中包括:(一)人格权,(二)亲属权,(三)财产权,(四)知识产权,(五)社员权,其中财产权又被分为物权和债权。{12}传统民法中股权没有被承认为民事权利。但是,一个无法在传统民法体系中找到定位的权利却无可争议的成为人类社会最重要的法律权利,成为市场经济最重要的财富形式!所以,解决股权共有权保护的关键问题是要在民法权利体系中确立股权的位置,运用民法理论和原则厘清股权性质的外延和内涵,为股权共有与民事共有建立起理论联系,最终将股权共有关系在民法和公司法中上升为股权共有权利和制度,从而保护股权共有权人的利益,促进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投资积极性和创造性。
  二、公司股权之共有的基础—股权财产性特质
  正如台湾学者郑玉波所言,“盖权利固应有其主体,但其主体为单数或复数,自无限制之必要,不独物权如此,债权亦然,故各国民法莫不承认共有之制度”。{13}114杨立新教授认为,知识产权、债权和人格权的财产性利益,甚至部分人格利益(共有隐私和共有荣誉)也可以适用准共有制度。{12}245-264民事共有作为一种特殊的所有权形式,主体具有非单一性,客体为一项特定的统一的财产或财产性权利,甚至包括一些人格利益,内容是共有人对同一共有物、权利或按一定份额享受权利、负担义务,或者依平等原则享受权利、负担义务。可见,共有权的客体并不局限于物或财产,也包括财产性权利或利益,甚至不排除部分人格利益。这种客体的包容性为股权共有提供了条件。换言之,股权尽管不存在于传统的民事权利体系中,但它只要是一种财产性权利或利益,甚至是一种人格利益,都可以适用民事共有制度,股权共有人享有共有权。
  那么,股权究竟是一种什么性质的权利?股权的核心是财产性权利吗?“股权所有权说”、{14}“股权债权说”{15}及“股权社员权说”{16}等观点都存在不同的理论缺陷。{17}现在学界比较流行的“新型权利说”认为,股权既不是所有权和债权,也不是社员权或其他,而是公司法赋予股东的一种新型权利形态,与财产权、债权、社员权等权利并列。{18}股权是一种什么权利,或许理论上会永远争论下去,或许人们会将注意力转向股权的功能意义而置股权性质争议于一边。但是,股权能为人们带来什么?则始终是市场主体购买和持有股权的终极价值追求。很显然,股权是公司资本的来源,公司的营利属性决定了股权的营利性,即股权为了获得财产性增值。假设市场能够预测某项股权难以收回投资成本,任何一个理性的人都会避而远之,就是足够的证明。可见,股权是一种追逐利润的财产性权利。
  股权是股东向公司出资或购买股份的对价,股东以自己对出资或货币的所有权换取了公司的股权,就是要通过公司营运获得收益或增值。公司法中规定的股权的自益权,包括资产受益权、股息和红利获取权、股份转让权和剩余财产的分配权等就是典型的财产权;股东的共益权,虽然形式上表现为对公司的管理权,例如选举权、知情权、监督权等,但实质只是保证通过公司有效经营获得财产增值的手段,这些权利行使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证股东利益最大化或股权收益最大化。并且,这些共益权行使的基础也是以出资比例或股份数额为基础的。所以,公司股权的核心是财产性权利。市场经济主体也正是为了追逐和控制财产而行使和操纵股权的。无论你怎么罗列股东管理公司的权利,它始终是在维护他或他们的财产。股权本质上是一种财产性权利,不是天赋的,而是源于对市场现实的承认。归纳起来,认为股权是一种财产性权利具有如下理由:第一,从产生和行使目的来看,股权直接来源于财产权或体现为一种财产利益,股东自益权和共益权的行使最终直接和间接表现为股东和公司的财产利益。第二,股权可以依法转让、继承和分割,具有财产性权利的一般特征。
  事实上,股权作为一种财产性权利,尽管我国《民法通则》没有明文确立,但是《担保法》75条第2项规定,“依法可以转让的股份、股票可以质押”;《物权法》223条规定,“可以转让的基金份额、股权出质”,这些规定已经在立法上表明了股权的财产性权利特质。域外许多国家的民商事法律,例如法国《商事公司法》第46条,{19}388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33条,{19}303日本《有限公司法》第32条,{19}544也都有类似的规定。日本《商法》第207条还规定:“以股份作为质权标的,须交付股票。”{19}617股权质押安排在民商事立法的担保物权之中,适用物权担保制度规定,至少给我们提供了股权共有适用民法基本制度的路径启示:股权质押制度确定了股权作为民事财产性权利的特质,股权可以作为财产出质,那么股权当然可以作为财产来共有,所以股权作为财产性权利适用共有或准共有制度具有理论和立法基础。
  应该指出,认为股权是一种财产性权利,并不等于承认股权就是财产权,当然更不能进一步推论笔者赞同“股权所有权说”。正如前面说言,股权是一种新型的独立的商事权利,它具有多重传统民事权利的性质,是财产性权利和身份性权利的双面体。股权面对市场,是一种财产性权利,它以股权的市场价值为基础遵从价值规律运行,可以转让、变卖和出质,股权与一般的财产实质上没有多大的区别;而股权面对公司,是一种身份性权利,它是股东身份和股东权利的证明,强调股东与公司的控制和管理关系,或许这就是学者们认为股权是一种社员权的理由。史尚宽先生认为,“社员权者,社团法人之社员对于法人所有之权利也”。社员权之于公司股权,则指股东作为公司股东会的成员享受的权利,这种成员的权利正是针对社团内部的,只与社团及其内部成员发生权利义务关系。公司股东的股利分配请求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新股认购优先权、股份买取请求权、股份转换请求权、质询权、股东大会决议撤销、公司设立无效诉权、会计账簿查阅权、检查人选任请求权、董事会违法行为制止请求权,等等,都是股东之于公司的权利,既有财产性权利内容,也有身份性权利内容;从股权相对于公司的角度来看,应当是社员性权利。所以,我们说,股权是一种财产性权利,并不排斥股权身份性权利的因素;反之,我们说股权是一种社员性权利,也不排除股权财产性权利的要素。并且,社员性权利和财产性权利二者不能分离,财产性权利的行使必须依赖社员性权利;反过来,社员性权利又必须通过获得财产性权利而实现,以财产性权利为内容,以达到财产增值为目的。股权的财产性权利和社员性权利只是观察股权的角度和侧面不同所得到的不同结论而已。
  可见,股权是一种以财产性权利为内核,同时具有人身性特点的新型权利。这种双面体特征没有否认股权的财产性权利的特质,反而确认了股权作为身份性权利的财产内容和财产目的。一方面,股东社员权本身包含大量的财产性权利,比如公司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股利分配请求权等;另一方面,公司是一个营利性社团,公司社团之社员权行使的主要目的必然是追逐财产增值。社员权及其行使方式只是保证投资增值的手段和工具。可以说,股权脱离了财产性内容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和价值。股权的身份性特质或社员权成份没有掩盖,也掩盖不了股权的财产性权利的特点,没有否定,也否定不了股权适用民事共有权理论的基础。只是股权社团性增加了股权共有制度设计的个性化要求:股权共有的内部关系和股权共有的外部关系应该是一个相对分离的复杂系统。
  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股权财产性和人身性相结合的特点,不完全同于知识产权人身权和财产权结合的性质。知识产权的人身权和财产权可以完全分离。比如著作权的署名权、发表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和修改权等人身权利与复制权、表演权、播放权和展览权等财产权可以完全分割成两个部分。{20}58-70不同的部分当然适用不同的法律规则。知识产权人身权部分不能转让,财产权部分可以转让。财产权部分可以适用民事共有制度不存在争议,人身权部分是否可以适用共有学界没有一致意见[6]。然而,如前所述,股权的人身或社员性质权利与财产性权利是不可分离的二面整体。可见,知识产权共有制度理论和分歧不影响股权共有权。
  三、公司股权共有权的法律关系和类型分析
  股权本质上,一方面是一种财产性权利;另一个方面,作为一种社团性权利,又是因股东资格而享有的权利。我们所称的股权、股东资格或股东权利,其含义基本是相同的。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民事主体因为各种情形同时享有一个股东资格或权利时,股权共有关系就产生了,因此而发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就是股权共有权问题。至此,可以给股权共有权下一个定义:股权共有权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民事主体对同一股权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与普通财产权共有权相比,只不过股权所具有的社团性的财产权利特征,一定意义上决定了股权共有关系的特殊性以及股权共有外部和内部关系构造的差异性而已。股权共有权的主体、客体和权利义务关系内容具有不同于民事共有权的一些特征,如何根据这些特点构建股权共有权的内、外部关系,划分股权共有的内容是研究股权共有权的基础和重要内容。
  (一)股权共有权的主体
  股权共有权主体不同于共
谁敢欺负我的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131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