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专利制度创新及其绩效
【英文标题】 Since the Eighties of 20th Century US Patent System Innovation and Results
【作者】 包海波盛世豪【作者单位】 浙江行政学院
【分类】 专利法【中文关键词】 专利 制度创新 专利制度 专利保护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4
【页码】 44
【摘要】

本文首先回顾了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专利制度创新的基本背景,进而分析和考察了美国专利制度创新行为对专利活动和技术创新活动产生影响的作用机制和实际效果,最后对我国专利制度的发展提出一些建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717    
  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美国进行了一系列的专利制度创新。这些制度创新极大地强化了美国专利制度所提供的知识产权保护,并且在制度、技术、地域等三个层面上促进了美国专利制度的发展。这些变革使美国专利制度不断发展完善并保持了极高的灵活性和有效性。美国专利制度的发展对美国技术创新活动产生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创造了其在国际市场中新的竞争优势,并促进了国际专利制度的建立和发展。
  一、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专利制度创新的基本背景
  整个20世纪,美国是世界上技术创新最为活跃的国家,大量技术成果的涌现为美国经济的持续繁荣奠定了重要的基础。但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美国专利制度内在的锢疾对技术创新的制约作用开始显现。
  首先,美国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和法院等专利执法部门,常常从传统的反垄断视角来看待专利权,在司法解释中对专利权的实施行为作出了许多反垄断的限制,并把专利的独占性许可视为不正当竞争。受这种司法理念的影响,在专利纠纷诉讼案中,绝大部分已授权专利被判定为无效。此外,由于不同地区法院对专利的司法解释不统一,专利诉讼方经常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地区法院,导致专利诉讼由权利的诉讼演变为法院的选择。专利权法律保护的这种混乱状况和不确定性严重影响了企业进行R&D风险投资的积极性。
  其次,由于美国专利商标局人员严重不足,面对大量的专利申请,专利审查工作进展缓慢,甚至在1979年一度停止了专利授予工作。美国专利商标局工作的低效率也使一些发展迅速的高新技术领域,常常出现刚刚获得专利权而技术已经过时了的现象。
  第三,由于欧亚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地区)在科技水平的提高和经济实力的崛起,使美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大大降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美国已出现巨额贸易赤字,国内经济进入低潮期。与此同时,一些新技术产业则表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据1981年美国政府的一份调查显示,高R&D投资的美国新技术企业利润增长率是低R&D投资企业的3倍,生产率为2倍、就业增长率为9倍、而价格增长仅为1/6。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政府开始认识到,传统的反垄断政策及以此为依据的专利司法理念,已经大大降低了专利制度进行知识产权保护的效能,阻碍了R&D投资活动与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并造成了严重的经济后果。为适应知识经济与经济全球化趋势,自卡特以后的美国政府开始实施强化专利产权保护的新政策,并在专利制度上进行了一系列创新,不仅强化了美国的专利保护,也为增强产业国际竞争力创造了条件,并促进了美国经济的增长与繁荣。
  二、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专利制度创新的主要内容
  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为适应本国经济科技的发展以及国际竞争的要求,在专利制度中进行了一系列创新,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1)以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为核心的专利司法制度的形成;(2)专利保护领域的拓展;(3)政府资助研究的专利管理制度的建立;(4)专利保护制度的国际化。
  (一)以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为核心的专利司法制度的形成
  1980年,美国高等法院一改长期固守的反垄断立场,宣布垄断权正是专利授予的目的所在,行使专利权获得垄断利益对社会无害。美国国会也通过了相应的法律,强化专利司法、行政机关的职能,提高专利制度的效率。其中最有影响的是1982年美国国会通过的《联邦法院改进法案》。该法案提出设立联邦巡回上诉法院(Court of Appeal of Federal Circuit,简称CAFC),作为负责专利诉讼的全国性、专门化上诉法院。其管辖范围不仅包括所有来自全国地方法院的专利侵权诉讼的上诉案件,而且还包括对美国专利局驳回专利申请决定不服而提出的专利确权上诉案件。
  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成立是美国专利司法制度在程序上的一项重大改革,对美国专利权的司法保护带来了重大影响。首先,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设立,提高了专利审判中的一致性,使专利法的运用具有更强的可预见性。这是因为各地方法院的专利纠纷上诉案一律向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上诉,而一旦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对专利纠纷做出判决,各地方法院都必须遵行。否则,地方法院的判决在上诉中就会被推翻。这样就明显提高了专利诉讼的司法统一性。其次,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还指导了专利商标局的工作。因为按照法律规定,对专利复审委员会决定不服的当事人,可以向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上诉。为了使自己的决定不被推翻,专利复审委员会在做出决定时,总是大量引证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判决,努力使自己的决定与之相一致。这样,专利商标局授予专利的标准与法院判定专利有效的标准,以及判定侵权的标准就较为接近或相互一致了。
  综合以上两个因素,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创建,确立了统一的联邦专利司法制度,大大减少了美国专利制度中的司法冲突。它不仅使专利司法、行政机关对美国专利法的解释与实施趋于标准化、一致性和确定性,因此,美国专利权人的法律地位趋于明确和稳定。更为重要的是,由于专利司法理念的变化,专利权人在专利纠纷案件中获胜的可能性明显提高,从而强化了专利的产权保护。因此,以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为核心的美国专利司法制度的形成,使整个专利制度的自身稳定性和对创新者保护的功能大大加强了。
  (二)专利保护领域的拓展
  20世纪80年代初,世界范围内的新科技革命开始蓬勃兴起。为了适应新科技革命发展态势,促进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美国不断拓展专利制度所提供的客体保护范围,努力使更多的知识创新和新技术成果置于专利法的保护之中。其中尤以生物技术、计算机软件与商业方法可专利性的重要判例最具代表性。
  198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受理了Diamond v.Chakrabarty案。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认定,通过改变细菌基因的方法获得的新菌种符合授予专利权的条件,可获得专利权。在这一案件的审理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确立了如下原则,即专利权可以授予阳光下任何人为的事物(anything made by man under the sun)。1995年,美国正式通过《生物技术方法专利法案》,确保使用或生产可专利性合成物的可专利性方法在事实上能被授予专利权。
  1981年,联邦最高法院在Diamond v.Diehr一案中,判决作为生产系统或工序的组成部分的软件具有可专利性。此后,许多判例认定以某种方式支持物理过程的软件均具有可专利性。快醒醒开学了
  1998年,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在著名的State Street Bank案例中认定,通过一个软件系统对金融信息进行一系列数学计算,用于产生股票价格的信息的方法可以授予专利权,从而肯定了新颖的“商业方法”可以作为专利的客体。
  以上判例涉及到某一类创新的可专利性问题,即该类创新是否符合专利授予的条件,从而成为专利法保护的客体。而对于生物科学技术、计算机软件和商业方法来说,它们的可专利性的一个关键是“实用性”条件。“实用性”条件反映了技术“发明”与科学“发现”之间的区别以及发明的经济使用价值。
  首先,生命科学、生物技术的发展使人们对天然生命物质的发现与新生物制品的发明之间区别的认识不断发生变化,在专利司法实践中如何确定应该获得专利保护的生物科技成果的范围是极其困难的。同时,由于生物科学技术对人类生命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重大影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也把生物技术成果的可专利性作为一个争论的主要问题。
  其次,在人们通常的专利法理念中,虽然计算机软件所包含的数据处理及数据转换技术可应用于工业、服务业各种领域,而依据专利理论,数据处理及数据转换技术中有些被认为属于不能给予专利保护的数学方法或智力活动规则的范畴。另外,商业方法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不可以授予专利的。
  然而,事实上,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生物科技、计算机软件与新兴商业方法正在快速成长,并成为知识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美国是这些领域中发展成果最丰硕、技术最为领先的国家。因此,从本质上说,美国专利保护领域的拓展,旨在为美国的新技术成果获取专利扫除障碍,并把以往属于公共知识成果的基础研究和知识创新,纳入到专利产权保护范围。这不仅有利于保护美国在这些领域的“先发优势”,而且还促使企业把知识创新优势转化为巨大的经济利益,维持美国在高新技术产业领域的竞争优势。
  (三)《拜杜法案》与政府资助研究的专利管理制度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对政府实验室和大学的R&D活动进行了大量投资。同时,与政府投资产生的技术成果有关的知识产权管理制度安排也对政府实验室和大学的技术创新与技术扩散行为有着重大影响。
  问题的关键在于由政府支持的R&D活动所形成的知识产权应该如何配置才比较合理。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存在两种相背的政策观点及相应的制度化活动。一种观点认为,政府应当获得相关创新的知识产权,并由政府免费对公众开放,以保证来自于公众投资所产生的技术创成果能最大限度地实现扩散,服务于公众;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政府应允许R&D合同的合约人(即R&D活动的主体)拥有知识产权或者持有独占性许可,以激励其创新积极性。实践证明,前一种类型的知识产权配置方式的效率是很低的。美国哈布里奇专利政策研究公司在1968年一项调查显示,在私人企业利用而使公众受益的产品或工艺发明专利中,由创新者持有的是政府持有的10.7倍。到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政府共有约3万项专利,取得授权使用的只有5%,用于商业的更少。
  基于以上原因,美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创新的思路是:必须将技术以某种方式转移给公众并为之所应用,且这种方式必须具有较高的效率。为此,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创新和制度变革,以使大学和政府实验室获取发明项目的专利权或独占性许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措施是议会所通过的《拜杜法案》(Bayh-Dole.Act,即1980年的《专利与商标法修正案》)。
  《拜杜法案》明确了一个重要原则:向私人企业进行技术转移是政府资助R&D活动所追求的重要目标,而允许企业拥有相应的专利权或独占性许可有时是达到这一目标的必要方式。因此,该法案允许大学、非盈利机构和小企业自动保留由政府资助的R&D活动所产生的相关知识产权,同时要求它们必须申请专利并加快专利技术的商业化。法案还允许政府实验室向私人企业发放政府专利的独占性许可证。
  《拜杜法案》的根本宗旨是明确政府资助的R&D活动成果的专利产权状态,确定大学和政府实验室的专利产权主体地位,从而加快技术转移,提高R&D活动的社会效益。《拜杜法案》所赋予创新者的专利权的实际运用,有助于克服技术市场的不完善性,可以促进技术转移的顺利进行,并通过许可交易协议促进后期试验和产品开发阶段技术合作。《拜杜法案》使大学、政府实验室、企业、政府在技术创新和技术转移领域的合作关系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从1982年到1987年,一系列备忘录、政府通知、补充议案、条约集等法律文件确定了拜杜法案所涉及的各项条款及相应的具体规定和措施。1986年的《联邦技术转移法》、1998年的《技术转让商业化法》、1999年的《美国发明人保护法》等法律又继承了《拜杜法案》的指导思想,更进一步奖励创新者,并促进技术转移。与此同时,各大学和政府实验室相继设立了专门从事专利管理和技术转移的组织机构。至此,以《拜杜法案》为核心,新型的政府资助研究专利管理制度已经建立起来,并有力地促进了美国技术创新和技术扩散活动。
  (四)专利保护制度的国际化
  20世纪80年代初,美国政府和产业界经过反思,认为美国出现贸易赤字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大量的技术创新成果在国际范围内没能得到很好的专利产权保护,许多国家轻易模仿和改进,从而削弱了美国的国际竞争力。
  为扭转这一局面,美国开始把专利战略作为国际竞争战略的一部分,以期强化专利权的国际保护,从而建立技术壁垒,巩固其在国际竞争中的优势地位,并积极寻求建立统一的国际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使专利保护制度实现国际化。
  1.“特别301”条款及其程序的国际化
  1988年,美国国会制定了《综合贸易竞争法》。《综合贸易竞争法》在第1303条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作了专门规定,其核心是以双边谈判和贸易制裁的方式迫使其他国家或地区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准许美国的知识产权进入其市场。这就是著名的“特别301”条款,它既有实体性内容,又有程序性规定。“特别301”条款的出台和实施,对于加强美国技术成果在国际范围内的专利权保护发挥了重要作用。
  同时,美国这种将国内立法和执法运用于国际贸易的单边制裁的政策,引起了世界各国的猛烈抨击。经各方协调,世界贸易组织的《关于争端解决规则和程序的谅解》得以达成。但《谅解》所建立的争端解决机制,从贸易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Pitofsky,R.Statement Presented to the FTC&DOJ in Hearings on Competition&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and Policy in the Knoledge—Based economy,2002,http://www.ftc.gov.曾经瘦过你也是厉害

{2}Mossinghoff,Gerald J.Statement Presented to the FTC& DOJ in Hearings on Competition &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and Policy in the Knoledge—Based economy,http://www.ftc.gov.

{3}Jaffe,Adem B.“The U.S.Patent System in Transition:Policy Innovation and the Innovation Process”,working paper of NBER 7280,1999,http://www.nber.org/papers/w7280.

{4}Newman,P.Statement Presented to the FTC&DOJ in Hearings on Competition&IntellectualProperty Law and Policy in the Knoledge—Based economy,http://www.tic.gov.

{5}张晓都:《专利实质条件》,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

{6}霍华德·W·布雷默:《大学技术转移:发展与革命》,载《科技与法律》。

{7}包海波:《试析专利许可交易的内在机制》,载《浙江省委党校学报》1998年第6期,第45—49页。

{8}Bradley,A.J.“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Invest and Trade in Service in the Uruguary Round:Laying Out the Foundations”,Stanford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1987,23(1):57—87.

{9}Allison,John R.and Mark A.Lenley,“Empirical Evidence on the validity of Ligitated Patents,”AIPLA Quarterly Journal 1 998,26(3):185—275.

{10}杨武:《技术创新产权》,清华大学出版1999年版。

{11}《美国专利侵权诉讼损害赔偿金未来仍将持续高涨》,载《电子知识产权》1999年第8期,第24页。

{12}Rogan,James E.Statement Presented to the FTC&DOJ in Hearings on Competition&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and Policy in the Knoledge—Based economy,2002,http://www.fie.gov.

{13}张晓都:《生物技术发明的可专利性及日本与中国的实践》,载《知识产权文丛》(第6卷)。

{14}Bozeman,Barry.“Technology Transfer and Public Policy:A Review of Research and Theory”,Rearch Policy,2000,29:627—655.

{15}Jensen,Rechard and Thursby,Marie,“Proofs and Prototypes for sale:The Licensing of University Inventions”,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2001.91(1):240—259.

{16}朱榄叶:WTO旗下的知识产权《国际裁判》,载《中国知识产权》2002年1月16日。

{17}Degnan,Stephen A.“The Licensing Payoff from U.S R&D”,Rearch Technology Management,1999(2):22—2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71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