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寻隐者说:一个法律人的手记
【英文标题】 The Words of a Man Who Seeks Secrets:A Jurist’s Hand Records
【作者】 喻中【作者单位】 重庆行政学院法学部
【分类】 其他【期刊年份】 2006年
【期号】 1【页码】 12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249    
  一
  1989年的一个冬日,我曾经淌着一条泥泞的山间土路,步行十余里,去一所偏远的乡村小学寻访一个旧友。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样快捷的通讯工具,无法事先约定一个准确的时间。因此,直到我走进那所简朴的校园,才发现学校已经放假了。运动场上有两个嬉戏的孩子,他们告诉我,老师全都离校回家了,并给我指示了旧友居住的房间。我无可奈何,只好烦请两个孩子帮忙找了一张纸,我在上面简单地写了几句话,就把这张纸塞进了旧友的门缝里,姑且充作一封自己送达的书信。想必他休假归来,定会看到下面的字样: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这首题名为“寻隐者不遇”的五言诗,是唐朝诗人贾岛所作。之所以书录此诗留给朋友,只是因为它特别契合我当时的心境。虽然,那所乡村小学里没有松树,只有几棵当地常见的桉树;我的朋友也没有去山间采药,但是,除此之外,诗人所描绘的其他方面,恰好都是我的切身体验:幼稚的童子、童子眼里的老师、山间的小学、舒卷自如的云团……,那样一幅曾经映在贾岛眼里的画卷,十多年过去了,甚至一千多年也过去了,似乎都还历历在目。
  这不仅仅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寻隐者不遇”,更重要的是,它使我像唐朝的诗人一样,成了一个“寻隐”的爱好者,一个“寻隐者”。
  二
  按照诗歌里的记载,贾岛所要寻访的隐者,大概是当时的医家,因为他要进山采药。在这里,隐者极其自然地侧身于采药者的行列,它让我联想到这样一句话:“隐者隐于医,隐者隐于药。”
  上个世纪80年代,我曾就读于一所中医学院,求学期间,我逐渐形成了这样一种看法:在传统中国,医家采药,药家辨证,医家与药家大致是合二为一的。不过,无论是传统的医学还是传统的药学,大概都不是什么科学,至少不是西方传过来的现代意义上的那种科学,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它也不是一门技术。在我看来,传统的中医中药首先是一种哲学。阴阳交错,相生相克;木火土金水,循环往复,既是“人身”观,也是世界观,更是辩证法。其次,传统的中医中药还是一门艺术,同时,它也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比如望闻问切,就是一种极具人情味的诊疗方法;上山采药,下山炮制,切片,晾晒,全都是手上的活儿(而不是医疗器械),浸润着人的匠心与灵巧;哪儿不舒服了,想必是经络堵塞了,给你疏导疏导,等等之类,都是一种极其高妙的生活艺术,更是一种自在自由的生活态度。也许正是因为这些缘故,诗人贾岛进山寻访的隐者,也要寄身于此道。然而,“寻隐者”没有见到“隐者”,只有深不可测的漫漫云雾在山间低徊。这不仅让唐朝的诗人感慨万端,也令千年以降的我们,生出无穷无尽的遐想。传统的医药文化、隐逸文化甚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大概就在这里了。
  三
  大致说来,中国传统文化存在着隐逸与张扬两个侧面。隐逸的一面,主要由道家表达,这种文化偏爱“处江湖之远”,却又不愿“忧其君”;追求“独善其身”,无意于“兼济天下”;只想“保身、全生、养亲、尽年”,而没有“立功、立德、立言”的宏愿。想当年,在孔子风尘仆仆地奔走于各国、试图建功立业的路途上,总能碰到这样一些隐逸之士,他们对孔子的用世之心,极尽讥讽之能事。
  在《论语》这部儒家典籍中,隐逸者虽然被置于儒家理想的对立面,但他们也占据了一席之地。比如,《论语·微子》中就讲到: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此处记载的接舆,就是当时楚国的一位隐逸之士。他不愿与孔子交谈,就是因为他不接受孔子的生活态度。在接舆之外,《论语·微子》提到的隐者还有长沮、桀溺、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张、柳下惠、少连,等等。对于这些人选择的生活方式,孔子是理解的,甚至是尊重的。请看孔子本人的评论。
  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与!”谓柳下惠,少连:“降志辱身矣,言中伦,行中虑;其斯而已矣。”谓虞仲、夷逸:“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
  在某些时候,孔子对于隐者的生活方式,甚至还表达了向往之志。比如,在《论语·先进》一篇中,孔子让弟子们各言其志,在子路、冉求、公西赤都分别表达了自己的”远大理想”之后,曾点最后一个描绘了自己的志向。
  (曾点)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新近裁剪的春装,即将消逝的春天,单纯幼稚的儿童,沂河的水,舞雩的风,唱歌,游泳……,这的确是一幅令人神往的生活图景,然而,这幅图景与其说是儒家追求的理想图景,还不如说是揭示了道家偏好的隐逸精神。
  四
  如果说,在儒家的文化传统中,隐者的形象还不是那么清晰,那么,在儒家的对立面道家那里,宣扬的基本上就是一种直截了当的隐逸文化。按照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中的看法,“道家者流盖出于隐者”。因此,在不太严格的意义上,我们甚至可以说,道家就是隐者。 据《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记载:
  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去,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至于“其学无所不窥”的庄子,则明确表示:
  “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牲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太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羁,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
  司马迁在信史中记载的这些言论,已经生动地勾画出了早期隐者的性格与面貌。然而,要全面地、深入地领会隐逸者的精神实质,还必须走进道家学派的典籍中。
  《史记》上说,“老子,隐君子也。”老子也许算得上是“隐逸的君子”,不过,按照张舜徽先生在《先秦道论发微》中的解释,《老子》一书阐述的“先秦道论”却并非隐逸的理论,而是所谓的人君南面之术,它与韩非子的“治术”,存在着密切的渊源关系。对于这种看法,我们暂且存而不论。不过,《老子》之后的《庄子》,却堪称隐逸生活观念、隐逸生活艺术的集中表达。数千年以降,历代中国人的归隐意愿,几乎都可以看作是对“庄学精神”的呼应,从这个意义上看,《庄子》可以视为中国隐逸者的圣经。对此,当代诗人流沙河先生曾在《庄子现代版·前言》中写道:
  庄子不官不僚,也不运动社会,他只躲在陋巷著书,批评显贵的儒家,攻击污浊的社会,
  向往神秘的自然。布衣草鞋,糁汤野菜,物质贫困,精神自由,它是寂寞一生的大文豪。他的书安慰了历代的失意文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24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