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中俄亲子确认制度的共时性审视
【作者】 司丹【作者单位】 哈尔滨商业大学法学院
【分类】 婚姻、家庭法【中文关键词】 亲子确认;价值追求;制度借鉴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6)05-0051-0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5
【页码】 51
【摘要】

亲子确认制度是亲子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亲子身份的确定有利于亲子关系的稳定。对中俄亲子确认制度在自然生育子女身份认定和人工生育子女身份认定方面的立法考察,发现了两国在亲子伦理和民族文化方面存在的差异,但两国的亲子确认立法均体现了维护家庭文化、促进社会和谐及规范亲子行为的价值追求。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6583    
  自古至今,亲子间的身份关系一直为人们所探究,随着社会的发展,亲子身份的不确定因素也越来越多。为此,各国形成了各具民族特色的亲子确认制度。在中俄政治、经济不断发展的今天,探寻彼此亲子确认的法律文化与法律制度,在取长补短、借鉴更新的基础上,进一步促进中俄法律实务交往的规范性,从而维护中俄人民的应有权益。
  一、中俄亲子确认立法比较
  确定的亲子身份是父母子女之间行使权利义务及履行责任的基础。以受孕方式的不同,子女通常可分为自然生育的子女与人工生育的子女,其身份确认的规则也有所差异。
  (一)自然生育的子女身份认定
  自然生育子女的身份与其父母的婚姻关系密切相关,而未婚父母增添了子女身份的不确定性,因此,法律要根据不同情况设置不同规则,以实现亲子身份确定的最大可能性。
  1.婚生子女的推定与否认
  关于婚生子女的推定,俄联邦在立法上对子女母亲和父亲身份推定均作了规定。在母亲身份推定方面,《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第48条第一款规定,生育婴儿的人为婴儿的母亲,在医疗机构出生的婴儿,其身份由母亲在医疗机构的生产证明确定;不在医疗机构出生的婴儿,则根据医疗单据、证人证言或依据其他证明确定婴儿的出生{1}。而在父亲身份推定方面则相对复杂,《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第48条第二款规定了推定父亲身份的两种情形:一是父母婚姻期间婴儿出生的;父母离婚、确认婚姻无效或母亲配偶死亡之日起300天内婴儿出生的。除非有相反证明,否则母亲的配偶或原配偶就为婴儿的父亲。婴儿母亲配偶的父亲身份以其婚姻登记证明{1}。我国对子女身份的推定的规定较为粗略,仅在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中有所涉及,其第2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关于婚生子女的否认,中俄均在立法上做了相应规定。《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谨防骗子》第52条第一款规定,根据处于婚姻期间父母一方的申请,在子女出生登记簿上已登记为父母时,对子女身份的异议只能按照司法程序进行,申请人的范围包括:已登记的父母、有血缘关系的父母、成年的子女本人、子女的监护人或保护人、法院认定为无行为能力的父母的监护人{1}。同时第52条第二款还规定了,未婚状态下的父亲,虽经父母一方或双方的自愿认领或者强制认领,但在登记时明知自己不是子女的父亲却进行登记的,该父亲不能对子女的身份提出异议{1}。这一规定充分体现了俄联邦亲子立法对亲子秩序的追求,换言之,亲子身份的稳定有利于亲子间权利义务的履行。在我国,一直没有子女身份否认的明确规定,直至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其中第2条作出了相关规定,虽然仅有一款,但在亲子确认立法上却有着重要意义。其内容为:“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由上述立法可知,俄联邦立法中关于否认权行使的主体范围相对较广,同时,其还规定了否认权行使的限制条件,这些立法内容充分体现了“子本位”立法理念。
  2.非婚生子女的认领
  关于非婚生子女的认领,俄联邦在其立法上规定了自愿认领与强制认领两种情况。关于自愿认领,《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第48条第三款规定:婚姻之外,出生婴儿生父身份的确定方式为,父母共同向户籍登记机关提交登记申请来确定;在生母死亡、认定生母为无行为能力人、不能确定生母住所地的情况下或者在剥夺生母亲权的情况下,婴儿身份的确认需由婴儿的父亲向登记机关提出申请,经监护和保护机关同意后,方可确定;没有监护和保护机关同意的,需要由法院的判决确定婴儿的生父。如果存在使人有理由认为提交确定生父身份的共同申请在孩子出生后不可能或者过于麻烦的情况,则要出生的婴儿的未处于婚姻状态的父母有权在女方怀孕期间向户籍登记机关提交该申请。婴儿父母的登记在婴儿出生后进行{1}。其第48条第四款规定,对已达到十八周岁的成年人的生父身份确定,只能经该成年人同意才允许确定,而如果该人为无行为能力人,则只能经其监护人或者监护和保护机关同意才允许确定{1}。关于强制认领,《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第49条规定:“在婴儿为非婚生,又无父母的共同申请或者婴儿父亲申请的情况下,按照父母一方、婴儿的监护人(保护人)或者婴儿抚养人以及已成年的子女本人的申请依法定程序确定导致婴儿出生的具体人(生父)的身份。此时,法院应注意任何能证明导致婴儿出生的具体人的证据。”{1}我国对于非婚生子女的认领在立法上未做规定,虽然在《婚姻法》与《继承法》中都赋予了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但由于立法上的缺失给司法实践带来了诸多不便。
  (二)人工生育子女身份的认定
  由于人工生育技术的不同,出生的子女不仅需要确认父亲,还需要确认母亲{2}。人工生育技术通常包括人工授精与体外授精两种方式,但由于代孕突破了传统伦理的界限,各国立法均对其单独予以规定。《俄罗斯联邦家庭法典》同时规定了人工生育子女的推定与否认。其第51条第四款规定,婚姻期间,夫妻双方以书面形式一致同意采用人工授精或者胚胎植入方式生育的,当婴儿因采用此种方法出生时,该夫妻应在出生登记簿上登记为婴儿的父母。婚姻期间,夫妻双方以书面形式一致同意将胚胎移植到妻子之外的其他妇女体内孕育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法小宝

【注释】                                                                                                     
【参考文献】

{1}中国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外国婚姻家庭法汇编[G].北京:群众出版社,2000:481-483.

{2}司丹.亲子关系的体系建构与制度延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6:118.

{3}李桂梅.中西家庭伦理比较研究[M].长沙:湖南大学出版社,2009:256-257.

{4}王歌雅,郝峰.婚姻关系:价值基础与制度建构——兼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三)[J].法学杂志,2011,(12).

{5}费孝通.乡土中国·生育制度·乡土重建[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17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658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