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论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
【副标题】 基于新民诉司法解释的几点思考【作者】 李广宇
【作者单位】 华侨大学法学院【分类】 仲裁
【中文关键词】 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排他性选择;程序选择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6)05-0086-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5
【页码】 86
【摘要】

我国2013年《民事诉讼法》中对国内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规定作出修改,并在2015年新民诉司法解释中作出相应的规定,这使得我国法院长久以来对国内仲裁裁决进行大范围实体审查,造成仲裁一裁终局制度虚置的问题得到改善。但针对目前我国民事诉讼体系之内撤销仲裁裁决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两个制度仍存在可能重叠的问题,以及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审查程序问题,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规定。协调这两个制度的关系,明确程序选择上两个制度的排他性选择模式以及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采取统一的司法审查程序有助于解决司法实践中所遇到的困难。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6617    
  一、问题提出
  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作为我国民事诉讼中针对仲裁裁决执行的一项重要制度,肩负着对仲裁裁决的监督与救济的双重作用,从其设立以来就受到我国学界的广泛关注。我国新《民事诉讼法》第273条规定了6种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情形:(1)当事人在合同中没有订有仲裁条款或者事后没有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的;(2)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机构无权仲裁的;(3)仲裁庭的组成或者仲裁的程序违反法定程序的;(4)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5)对方当事人向仲裁机构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6)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人民法院认定执行该裁决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裁定不予执行。该条文的出台,被认为是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完善,一改之前法条中“认定的主要事实不足”以及“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实质性审查的表述,确保仲裁一裁终局的特性。在2015年出台的新民诉司法解释第477条、478条中也对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作出了更加细致的解释,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部分以及对裁定提出异议的处理方式作出更为详细的解释。我们可以认为,这是我国仲裁裁决与执行程序的衔接越来越完善的体现。虽然司法解释对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作出了细化的解释,但仍有以下两个问题值得我们关注。
  第一,是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与撤销仲裁裁决制度重叠以及程序选择的问题。自从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确立以来,其与撤销仲裁裁决制度之间的重叠问题一直受到关注。学界也为此争论不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有些学者甚至建议废除其中某个制度。这两个制度的重叠可能会带来一系列不利的后果,如被告针对仲裁裁决滥用救济权利使仲裁裁决执行的延迟,造成原告利益损害的后果,以及对一裁终局有虚置的影响等。对于如何规制被告的权利滥用,有必要明确一个可行的有效的方式。
  第二,是针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制度的程序性问题。我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关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审查程序。实践中往往采用一种庭审或听证相结合的审查方式,即实质内容上为查明案件事实及法律适用问题,参照庭审程序,开展含有听证调查、辩论、最后陈述等环节的审查方式。对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审查程序是否需要通过开庭进行审查,亦或是采用“听证式”的审查?是由法官进行审查还是由执行员来进行审查?这些问题在我国新《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中及司法解释中都没有具体释明。这样极有可能造成程序的不透明更有可能造成法院对审查权的滥用。
  二、相关学说梳理及本文主张
  (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与撤销仲裁裁决制度的相关学说梳理
  在针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与撤销仲裁裁决制度的问题上。有学者认为,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与撤销制度具有彼此独立的存在价值。应当对仲裁裁决的不予执行与撤销制度进行全面改造,使两种制度在适用上做到泾渭分明,各取其需。具体而言,对于仲裁裁决的撤销事由应当既规定有实体事项,也规定有程序事项。协调好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与撤销仲裁裁决之间的关系,共同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以个案公正确保社会的公平与正义{1}。也有的学者从比较法的角度出发,借鉴外域立法将“仲裁快捷性与终局性”作为债务人救济的首要因素,认为当前最方便有效的改善仲裁裁决债务人救济方式的方法莫过于取消“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制度”而保留“撤销仲裁裁决制度”{2}。还有的学者认为,应当明确不予执行和撤销仲裁审查的并存。强调不予执行审查制度的独立价值,尤其是当涉及公共利益的仲裁裁决,当事人又不申请撤销并进入执行程序后,如果没有不予执行的制度,就会使侵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裁决得以执行{3}。也有的学者认为,应对不予执行制度和撤销进行重构,将不予执行程序改变为执行许可程序,从而明晰不予执行程序和撤销裁决程序的地位和作用,使其各司所职{4}。
  通过对上述主要观点的梳理,笔者认为,在我国目前新出台的《民事诉讼法》仍保留双重司法监督模式的情形下,为了保持法的稳定性,主张废除其中任意一种制度都是不切合实际的。这两个制度的存在都有其合理性,正确的协调两者之间的关系与适用情形才是我们所应该关注的重点。虽然这两个司法监督模式的审查范围存在趋同的情形,但两个制度仍有独立存在的价值。针对程序选择的问题,笔者主张对两个程序的适用由申请人作出排他性选择,即债务人可以从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以及撤销仲裁裁决两个程序中择一选择其中一种救济权行使,另一个救济权则被当然排除的方式。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二)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审查程序的相关学说梳理
  在针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审查程序的问题上,有的学者认为,应当明确司法审查所采用的程序,建议采用一审庭审方式进行审查。理由如下:(1)采取听证方式对仲裁案件进行司法审查缺乏法律依据。我国现行法律只对立法、行政程序规定了听证程序,而对司法程序中采取听证程序没有相应规定。(2)庭审程序较为成熟规范。庭审程序中证据制度、庭审规则均有严格的规定,可以排除实务中对证据制度适用等问题的疑惑,且利于案情的查明。也有的学者认为,我国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审查程序属于空白。实践中执行部门自创采用听证程序进行审查,但具体内容上为查明案件事实及法律适用问题,又参照庭审程序,形成了一种与听证或庭审方式似是而非的审查方式{5}。
  笔者认为,针对如今我国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司法审查程序规定不明确,无法应对司法实务需要的情况下,应当统一法院在处理这一情形之下的程序并加以规范,切不可由各地法院自行自创程序进行调查,而亟须采取全国统一的司法审查程序。一方面,各地不同法院这样自创的调查方式可能会导致审查权的滥用以及在审查时出现由于程序问题产生的缺陷及漏洞,对当事人权利无法保障的情形。另一方面,各地不同的做法会因程序的不同而出现各种各样不同的实务问题,不利于问题的解决。笔者赞同的做法是,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司法审查程序统一采取一种程序,即通过一审庭审的方式进行审查,由法官来行使审查权。这样可以保证司法实务中各地程序上的统一,不会出现各式各样的因程序不同而产生的问题,也能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审查权的滥用以及审查时由于程序问题产生的缺陷和漏洞。采用统一的一审程序的审查方式是现阶段最适合于我国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司法审查程序的一种方式,具体的原因将在之后的文章中详述。
  三、对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与撤销仲裁裁决制度问题的分析
  由前文可知,笔者认为,对于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以及撤销仲裁裁决这两个制度的存在都具有合理性,两个制度都有独立存在的价值。而且,对两个程序的适用应由申请人作出排他性选择,即债务人可以从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以及撤销仲裁裁决两个程序中择一选择其中一种救济权行使,另一个救济权则被排除的方式。现详述如下。
  (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以及撤销仲裁裁决制度具有独立价值
  前文中提到,根据我国现行法律规定,虽然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以及撤销仲裁裁决制度在适用条件的范围上几乎相同,但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以及撤销仲裁裁决制度两种制度并存是有其原因的。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两种制度都有其存在的独立价值,即在不同的阶段对于被申请人(被执行人)权利的救济有着重要的意义。
  首先,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有其法理背景。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的存在有着其独特的法理背景,即仲裁权既有契约性,又有司法性,还存在被滥用的可能性。台湾地区则有仲裁司法权理论、混合理论及仲裁契约理论之说。笔者认为仲裁混合理论较为合理,主张仲裁一方面具有当事人自主的性质,当事人可以自行选任仲裁人、仲裁规则并选定实体法;另一方面仲裁仍具有国家法律制度之性质,仲裁协议的有效性及仲裁之执行仍应受法院之监督{6}。亦有认为仲裁判断折中于契约与判决之间,效力大于契约而小于判决。所以,仲裁权应当受到监督。我们可以认为,仲裁裁决不予执行是法治引导下的权力监督,有助于防止公权力的专断独行以及其对民众权利的侵蚀{7}。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与撤销制度在法理上有各自存在的不同根据,从仲裁混合理论来看,除保障当事人意思自治以外,仲裁制度也应该在监督之下运行,撤销仲裁裁决以及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是在不同的程度上法院监督之措施。从仲裁的效力上来看,仲裁的效力仍需要有相应的监督,这也是这两个制度存在的另一个原因。所以,笔者认为,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被仲裁裁决撤销制度所并入,或者对二者进行结合都是不妥当的。
  其次,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与撤销仲裁裁决很大程度上存在不同,这两个制度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具体而言,这两个制度有以下几个不同点:(1)对于当事人保护方面侧重不同。仲裁裁决的撤销制度同时保护仲裁的双方当事人,即涉及仲裁裁决的任何一方当事人认为仲裁裁决具备《仲裁法》所规定的撤销仲裁裁决的条件,均可在法定期限内向仲裁机构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而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主要是保护被执行人的权益,即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提起是在执行阶段由被执行人向仲裁裁决的执行法院提出。(2)二者产生的效力不同。根据民法相关理论,仲裁裁决一旦被撤销,则自始无效。而法院裁定不予执行仲裁裁决,只是仲裁裁决的强制执行力被否决,不会影响仲裁裁决的其他效力,也不会产生自始无效的法律后果。(3)受理时间及受理法院不同。撤销仲裁裁决是在法定期限内向仲裁机构所在地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申请不予执行则应当向执行仲裁裁决的法院提出,且其申请时间也受到限制,即是强制执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潘志玉.仲裁裁决不予执行的救济程序和立法完善研究——兼论《民事诉讼法》第225条与第237条的适用和关系[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3).

{2}韩平.我国仲裁裁决双重救济制度之检视[J].法学,2012,(4).

{3}姜建新,陈立伟.关于仲裁裁决司法审查的调查与思考——对不予执行及申请撤销仲裁审查的实证分析[J].法律适用,2013,(10).

{4}胡荻.论我国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与撤销制度重叠的困境及其重构[J].法治研究,2013,(10).

{5}胡荻.论我国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对一裁终局的影响[J].北京仲裁,2013,(3).

{6}于喜富.国际商事仲裁的司法监督与协助:兼论中国的立法与司法实践[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6:75-76.

{7}贾宇.发挥法治保障作用,推进社会管理创新[J].政法论丛,2013,(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661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