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正当防卫的认定程序
【作者】 张时贵郑丹彦
【作者单位】 福建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福建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4(14)
【总期号】 853【页码】 31
【摘要】 [裁判要旨]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工作中,全面查清事实是为案件准确定性的前提。一个危害行为符合刑法分则中某个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并不等同于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正当防卫就是法定的正当化事由之一。在考察是否构成正当防卫的过程中,既要严格依照法律的规定,又要结合案情具体分析。
□案号 晋检诉刑不诉[2019]9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8313    
  [案情]
  被害人李某与邹某于2018年10月相识。同年12月26日晚23时许,二人酒后一同乘出租车到达邹某的暂住处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某公寓楼,二人在室内发生争吵,随后李某被邹某关在门外。李某强行踹门而入,并殴打谩骂邹某,引来邻居围观。暂住在楼上的被不起诉人赵宇闻声下楼查看,见李某把邹某摁在墙上并殴打其头部,即上前制止并从背后拉拽李某,致李某倒地。李某起身后欲殴打赵宇,并进行言语威胁,赵宇随即将李某推倒在地,朝李某腹部踩一脚,又拿起房间内的凳子欲砸李某,被邹某劝阻住,后赵宇离开现场。经法医鉴定,李某腹部横结肠破裂,伤情属重伤二级;邹某面部软组织挫伤,属轻微伤。
  [审查]
  赵宇一案由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于2018年12月27日立案侦查。12月29日,晋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赵宇刑事拘留。2019年1月4日,晋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晋安区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i月10日,晋安区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同日公安机关对赵宇取保候审。2月20日,公安机关以赵宇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向晋安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晋安区检察院于2月21日以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对赵宇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3月1日,福州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原不起诉决定存在适用法律错误,遂指令晋安区检察院纠正。同日,晋安区检察院撤销原不起诉决定,以正当防卫对赵宇作出绝对不起诉决定。3月19日,赵宇获得见义勇为确认证书。
  [评析]
  一、查清关键细节,全面还原案件事实
  以上摘录的案情部分是经检察机关审查后认定的事实。对于该起案件,公安机关在官方通报中公布的事实过程是:“赵宇下楼见李某正在殴打邹某,便上前制止拉拽李某,赵宇和李某一同倒地。两人起身后,李某打了赵宇两拳,赵宇随即将李某推倒在地,接着上前打了李某两拳,并朝倒地的李某腹部踹了一脚。后赵宇拿起房间内的凳子欲砸向李某,被邹某拦下,随后赵宇被自己的女友劝离现场。”从中可以看出,与检察机关认定的事实相比,福州市公安局通报中对李某的行为细节表述含糊且着墨较少。这里有两个细节值得关注:一是李某对邹某正在实施的行为,公安机关通报概括描述为“殴打”,检察机关经审查后认定为“把邹某摁在墙上并殴打其头部”,强调了案发时李某对邹某人身的不法侵害强度较大;二是对于李某第一次倒地后起身直至第二次倒地之间李某和赵宇的行为,公安机关通报描述为“李某打了赵宇两拳,赵宇随即将李某推倒在地”,检察机关经审查后认定为“李某起身后欲殴打赵宇,并进行言语威胁,赵宇随即将李某推倒在地”,体现了李某第一次倒地后并未丧失继续侵害的能力和条件,赵宇及邹某的人身安全仍面临现实的危险,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宇才推倒李某,并踩了李某一脚。
  侦查机关经侦查认定的事实在侦查终结、决定移送审查起诉后随着案卷材料移送至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经检察院审查案卷材料、全面考量证据材料证明力及刑事司法政策、评价侦查活动是否合法的基础上,形成检察院经审查认定的事实,此为判断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犯罪、是否提起公诉的前提。因此,对一些关键细节,尤其要注重审查。在赵宇案中,前述两个关键细节,就足以影响整个案件的定性。
  二、紧扣刑法条文,正确评价危害行为
  赵宇的行为最终被评价为正当防卫。刑法第二十条规定,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与不是犯罪不是完全等同的概念。参照刑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行为在客观上虽然造成了损害结果,但不是出于故意或者过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不是犯罪,这二者之间的表述是不同的。由此,笔者认为可以这样理解:正当防卫是法定的正当化事由,是在行为符合刑法分则某个罪名构成要件的前提下,因为具有这个正当化事由而不负刑事责任。因此,在判断是否具有正当防卫情形之前,必须先对行为的构成要件符合性进行判断,即赵宇的行为是否是一个危害行为?若是,其行为符合哪个罪名的构成要件?对此有两种意见:一是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时认为的过失致人重伤;二是检察机关认为的故意伤害。
  笔者认同第二种意见。本案中,赵宇将李某推倒在地后对其腹部踩一脚致李某重伤,认为赵宇的行为成立过失致人重伤的理由是,踩一脚的行为不是故意伤害行为,赵宇对踩的行为是故意,但对重伤结果是过失。此种观点对于伤害故意、殴打故意以及伤害行为和一般殴打行为作了区别对待,认为赵宇当时并不想伤害李某、造成李某一定程度的损伤,实施的也只是一般殴打行为,对于造成的重大损伤结果没有预见,故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笔者则认为,实践中对殴打和伤害的界限无法做出明显的区分,殴打故意和伤害故意、殴打行为和伤害行为,并不是相互对立排斥的关系,而是可以相互包容的关系。出于殴打故意、实施一定程度的暴力行为致人伤害的,有可能成立故意伤害罪。就本案而言,现有证据足以认定赵宇主观上具有对李某造成一定程度伤害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推、踩行为,即使其对李某的重伤结果并不追求,也依然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本来就包含对于伤害行为是故意、对重伤结果是过失的情形)。理由如下:
  从事件起因上看,赵宇的介入是因为听到李某的谩骂声和邹某的呼救声,看到李某把邹某摁在墙上并殴打其头部。可见事发当时邹某的人身正在遭遇来自于李某较大强度的不法侵害。因此,赵宇为制止这种不法侵害行为,所采取的行为在力度、强度上也应与此大致相当。
  从赵宇的行为上推定其主观因素。本案中,虽然造成李某重伤的直接原因是赵宇踩一脚的行为,但纵观整个事件过程,赵宇先是从后面拉倒了李某,在推倒李某、对李某腹部踩一脚后,还拿起房间内的凳子欲砸李某,被邹某劝住。此处值得关注的是端凳子欲砸向李某的细节。前述整个过程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赵宇的整个行为是一个连贯过程,端凳子显然不是在踩一脚后另起一个犯意而实施的行为。赵宇作为一名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其应当明确知道这个行为可能对李某造成的损害。
  从赵宇与李某的力量对比上来看,李某系1968年生人,案发时年逾50;赵宇系1997年生人,案发时21岁,且系退役不久的退伍军人。按照赵宇本人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的说法,救邹某是“举手之劳”。可见其对自己的能力有一定的认识,其主观上对于自己的行为对李某可能造成的损害结果是能够预见的。
  综上,笔者认为,赵宇主观上能够预知自己的行为可能对李某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客观上实施了一定程度的暴力行为,造成了李某的重伤结果,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犯罪构成,而非过失致人重伤罪。
  三、结合具体案情,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8313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