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处于诉讼中的债权不影响债权人行使撤销权
【作者】 周寓先【作者单位】 四川省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4(14)
【总期号】 853【页码】 42
【摘要】 [裁判要旨]债务人无偿转让财产,危害债权的,债权人可以行使撤销权。无偿受让人以债权正在诉讼中,主张债权基础不确定,应当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或者中止案件审理的,该抗辩不应当获得支持。
□案号一审:(2016)川0191民初30号 二审:(2016)川01民终10990号之一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8304    
  [案情]
  原告:四川永固坚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固坚商贸)。
  被告:陈亚琦、朱霆。
  2014年11月21日,朱霆向永固坚商贸出具关于提供连带担保责任保证担保的承诺函,朱霆自愿为借款人王小平500万元的借款提供连带保证责任。
  2015年11月20日,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永固坚商贸诉王小平、四川中州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朱霆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朱霆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被诉请判决承担保证责任。
  2015年7月10日,陈亚琦(女方)、朱霆(男方)登记离婚,双方签订了离婚协议书。协议第三条约定了夫妻共同财产处理:(1)存款:双方名下的所有存款均归女方所有。(2)房屋:夫妻共同所有的位于成都市神仙树南路8号中海名城某房产、北京海淀区北洼路甲28号1号楼的房产所有权归女方所有,房屋产权证的业主姓名变更手续自离婚后一个月内办理,男方必须协助女方办理变更手续,过户费用由女方负责。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建欣苑的房产出售收入归女方所有。(3)其他财产:婚前双方各自的财产归各自所有,男女双方各自的私人生活用品及首饰归各自所有。第四条约定了债务的处理:双方确认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发生任何共同债务,任何一方如对外负有债务的,由负债方自行承担。
  永固坚商贸称其向成都市青羊区法院提起诉讼后,经调查发现原在朱霆名下的财产已经转移。经再次核实,才发现朱霆、陈亚琦于2015年7月10日在高新区民政局办理离婚登记,以第三条、第四条内容将朱霆、陈亚琦的共同财产全部无偿转移到了陈亚琦一人名下。故向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撤销朱霆、陈亚琦2015年7月10日签订的离婚协议书中的第三条、第四条;2.朱霆、陈亚琦赔偿原告因行使撤销权所产生的律师代理费5万元及差旅费3000元。
  陈亚琦辩称:1.永固坚商贸与借款人及担保人朱霆的借款尚处于青羊区法院审理过程中,永固坚商贸对朱霆的债权尚未确定,所以永固坚商贸的债权基础不确定,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或者中止本案审理;2.朱霆所作的担保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与陈亚琦无关;3.陈亚琦、朱霆离婚并非为了逃避债务,而是因为朱霆背叛了婚姻,朱霆将房产协议全部归陈亚琦所有并非恶意,而是为了履行对子女的抚养义务。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永固坚商贸的诉讼请求。
  朱霆未到庭答辩,亦未向法院出具书面答辩意见。
  [审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1.陈亚琦抗辩永固坚商贸与朱霆之间债务关系处于人民法院诉讼系属之中,债权处于不确定状态,永固坚商贸的撤销权不能行使或者应当等待系属结束确定债权后才能行使撤销权,该抗辩并不成立。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合同法并未以债权的司法确认为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条件,概因为:一则债权能否确认并非全部需要司法确认,部分债权存在争议需要司法确认,但大部分债权可以通过证据进行简单判断确定;二则债权如果一定需要司法确认,确认过程中很可能发生财产之另行转让、流变,从而造成债权人撤销权在事实上之落空;三则放弃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被撤销,只是对债务人部分行为之限制,而不直接在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产生权利义务关系变动,尚有回旋之余地。本案中,朱霆作为保证人之事实清楚,永固坚商贸且出具了向朱霆的被保证人即借款人出借款项之基本事实证据,故应当认可永固坚商贸有权提起撤销诉讼。
  2.永固坚商贸的撤销诉讼是否应当得到法院支持,取决于朱霆将全部财产通过协商方式与陈亚琦的行为是否损害了其利益。陈亚琦抗辩双方将夫妻共同财产协商归陈亚琦一人所有的协议,是基于朱霆应当对子女履行的义务。该抗辩虽然有理,但并不成立。朱霆需要履行对子女的义务,但同时也应当履行其他债务,两者的履行顺序和履行范围,在朱霆有充足的债务履行能力时,朱霆可以予以选择,但在其无该能力时,朱霆不能仅凭个人意志进行处分,而应当遵守债权清偿顺序。诚然,朱霆对子女也有义务,而且这种义务具有一定的道德伦理性、人身性,但也应当在其他债权人参与的情况下进行分配处理。
  3.关于陈亚琦抗辩其住房为唯一住房,其他房屋并非朱霆、陈亚琦所有。撤销朱霆、陈亚琦在离婚协议中对夫妻共同财产在离婚时的相关财产分配协议后,即使两人超越处分权作出的协议也一并予以撤销,故对于其中被处分财产的真正处分权人进行审查在该案中没有必要。至于陈亚琦抗辩房屋的唯一性,即使该陈述属实,也并非民事审判考虑范畴,而是属于永固坚商贸在成都市青羊区法院起诉判决后,是否执行唯一房产、如何执行唯一房产的范畴。
  4.本案中朱霆经本院公告传唤不到庭参加诉讼,据陈亚琦反映朱霆已经在京被捕,同时陈亚琦也不能提供朱霆其他可供债务履行财产,双方离婚协议也显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存款、房产均协商归于陈亚琦个人名下。故认为,依照现有证据可以得出朱霆缺乏其他债务履行财产,于此情形下,朱霆将夫妻共同财产中属于自己的份额全部同意由陈亚琦享有,其行为确实侵害了永固坚商贸的权益。故对永固坚商贸要求撤销2015年7月10日陈亚琦、朱霆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第三条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但法庭需要提示的是:理解离婚协议书第三条时应当注意区分其中属于陈亚琦的份额。该份额只有在认定陈亚琦应当对朱霆的相关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后,才可能考虑予以朱霆债务清偿,否则,应当考虑对妇女权益的保护。
  5.永固坚商贸同时主张法庭撤销2015年7月10日陈亚琦、朱霆签订的离婚协议书第四条。该条款本质上属于陈亚琦、朱霆对债务的协商,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对被告陈亚琦、朱霆产生法律效力。但未经债权人同意,其不具有对外效力。在审理中法庭并未发现该约定对债权人的影响,不予以撤销。
  6.关于永固坚商贸主张的行使撤销的律师费5万元及差旅费3000元。永固坚商贸虽然提供了其与代理律师的代理合同,但并未证明费用实际发生,同时差旅费也没有证据提供。依照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第二款规定:“撤销权的行使范围以债权人的债权为限。债权人行使撤销权的必要费用,由债务人负担。”法院考虑到永固坚商贸实现撤销权必要产生相应费用,酌情支持1万元。本案纠纷产生从本质上与陈亚琦没有直接关联,陈亚琦接收朱霆共同财产份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830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