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研究》
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界定
【作者】 王志祥【作者单位】 北京师范大学
【分类】 刑法分则
【中文关键词】 黑社会性质组织;“保护伞”;黑社会组织;普通犯罪集团;恶势力
【期刊年份】 2010年【期号】 2
【页码】 10
【摘要】

从修订后的《刑法》第294条的文字表述可以看出,立法机关是严格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和黑社会组织的。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包括4个方面,即组织结构特征、经济实力特征、行为特征以及危害性特征。黑社会性质组织不是典型的黑社会,而是介于一般的犯罪集团与典型的黑社会之间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特殊犯罪集团。从我国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发展演变轨迹看,普通犯罪集团发展到一定程度,往往朝着黑社会性质组织方向发展,黑社会性质组织大多是由普通犯罪集团发展而来的。但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普通的犯罪集团有着明显的区别。对于符合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解释所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4个特征的恶势力,应当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对于不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4个特征的恶势力,应当依法认定为普通的犯罪集团或者按一般共同犯罪处理,而不能上升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4790    
  一、黑社会性质组织概念的沿革
  在新中国成立以前,黑社会活动曾猖獗于世,危害深重,人们对于黑社会组织的概念十分熟悉。在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像对待卖淫、赌博等社会丑恶现象一样,严厉打击清除了黑社会犯罪。解放后短短几年,猖狂泛滥的黑社会犯罪便在中国大陆地区销声匿迹,黑社会这个字眼已很少使用甚至基本上绝迹。然而,自改革开放以来,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出现了“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所谓“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是指某些集团犯罪已具有黑社会犯罪的某些痕迹和性质,但还不具备黑社会犯罪的完整特征,属于在集团犯罪之上,向黑社会犯罪过渡的一种中间形态。它比一般集团犯罪严重,但又不及典型的黑社会犯罪。至此,“黑社会”一词又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
  据考证,在中国大陆地区,首次在正式文件中使用黑社会概念的是1982年深圳市政府发布的《关于取缔黑社会活动的通告》。[1]1988年12月,珠海市也发布了取缔黑社会组织的公告。1989年,深圳市政府再次发布了取缔、打击黑社会和带黑社会性质的帮派组织的通告,同时,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深圳市司法局四家联合发布了《关于处理黑社会组织成员及带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团伙成员的若干政策界限(试行)》。在这一文件中,第一次对黑社会组织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团伙下了定义:黑社会组织是严重危害人民民主专政,危害公共安全,破坏社会治安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有独立确定的名称,有较为严密的组织,有相对确定的活动场所、区域及行业,带有封建行帮色彩,兼具反动性、流氓性的犯罪组织;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犯罪团伙是在活动内容、方式、组织形式等方面与黑社会组织有关联的违法犯罪团伙。这两个概念是深圳市数年来打击黑社会组织和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经验总结,带有香港黑社会组织的特色,但对于黑社会组织和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区别,仍语焉不详。1990年,广东省公安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和广东省司法厅联合制定粤公(研)字第156号文件,对黑社会组织和黑社会性质组织作了明确的解释:黑社会组织是指境外黑社会在境内组建的分支机构,或受境外黑社会控制,按其旨意发展组织,进行犯罪活动的重大犯罪团伙;带黑社会性质的团伙是指凡有帮名、帮主、帮规,入伙履行一定的手续或仪式,活动有相对固定的场所、区域或行业,施行一种或数种违法犯罪行为,或者虽不受黑社会组织的控制但与其有关联,施行一种或多种违法犯罪活动的团伙。在这里,把境外黑社会组织在境内组建的分支机构和控制的重大犯罪团伙称为黑社会组织;把从事一种或多种违法犯罪活动的帮会组织和与黑社会有关联的团伙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1993年11月16日,广东省通过了我国第一部反黑地方性法规,即《广东省惩处黑社会组织活动规定》,其中的第2条对黑社会组织作了明确界定:黑社会组织,是指有组织结构,有名称、帮主、帮规,在一定的区域、行业、场所,进行危害社会秩序活动的非法团体。且该规定第5条和第6条较详细地罗列了黑社会组织成员的一般行为:以调解民事纠纷为名索取财物的;以揭露扩散他人隐私或者其他秘密相要挟索取财物的;向使用公共场所的单位或者个人索取看场费的;向商店、业主、住户等索取保护费的;借故索取赔偿的;借故索取财物的;为雇主窃取他人隐私或者跟踪、监视、恐吓、驱赶特定人员的;为雇主追债、索赔、讨物、看物,充当保镖、打手,或者强迫债权人放弃债权的;强买强卖、欺行霸市的;强行占用他人财物不归还的;在营业场所无理取闹或者吃喝、娱乐后不按规定交费的;其他危害社会的行为。上述对黑社会组织的界定,抓住了犯罪组织的组织特征(有组织结构、名称、帮主、帮规)和行为特征(在一定的区域、行业、场所进行危害社会秩序的行为),在司法实践中具有可操作性。[2]美中不足的是没有涉及到黑社会性质组织,且这一界定很容易让人把黑社会组织等同于帮会组织,表明它受香港黑社会概念的影响更深。
  1997年刑法修订以前,有学者根据我国实际情况,并借鉴国外、境外立法的经验,提出了设立黑社会组织罪的立法建议,并将黑社会组织罪定义为:黑社会组织罪,是指组织、领导、积极参加黑社会组织或介绍、教唆、胁迫他人参加黑社会组织的行为。[3]有的学者甚至草拟了黑社会组织犯罪的条文:“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无期徒刑。积极参加黑社会组织的,或者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包庇、袒护黑社会犯罪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介绍、教唆、胁迫他人参加黑社会组织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犯以上各罪的,可以单处或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在黑社会组织的犯罪活动中构成其它犯罪的,数罪并罚。”[4]不过,在1997年修订刑法时,立法机关考虑到“在我国,明显的、典型的黑社会犯罪还没有出现,但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已经出现,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的有组织犯罪时有出现”,[5]并没有吸收上述建议,而只是在修订后的《刑法》第294条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行为以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行为予以犯罪化,同时将境外人员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发展组织成员的行为也规定为犯罪。从修订后的《刑法》第294条的文字表述可以看出,立法机关是严格区分黑社会性质组织和黑社会组织的:第294条第1款和第4款在规定我国境内的黑社会犯罪时,均使用“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一词,而该条第2款在描述境外的黑社会组织时,则直接使用了“黑社会组织”一词。
  二、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
  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概念的界定,目前我国学界较为一致的做法是根据新《刑法》第294条第1款所规定的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条文加以表述,即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指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的组织。但这一定义尚存在较为明显的用语有失专业化、抽象概括重于本质揭示、可操作性差等问题,以致人们在通过该定义把握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时,歧见纷呈。如有的学者认为,黑社会性质组织是一种危害性十分严重的特殊的犯罪集团。它除了具备犯罪集团的一般特征,即犯罪主体为3人以上的较稳定的组织,为了实施共同犯罪等以外,还具有以下特点:实施犯罪活动的形式具有较严密的组织性;目的在于有组织、有计划地实施不特定多数的犯罪;行为手段具有强暴特征,一般是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实施共同犯罪,并主要是以暴力实现其黑社会秩序和独霸一方;在一定地域范围内形成势力,称霸一方;组织规模较大,分布面广,犯罪数量多,后果严重。[6]有的论者则提出,黑社会性质组织作为犯罪集团向黑社会组织过渡的中介形式,具有以下基本特征:它是人数众多的犯罪分子的结合,并具有严密而稳定的组织结构;犯罪活动趋向职业化,较长期从事一种或几种犯罪;独霸一方,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势力范围;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为后盾,维护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生存秩序。[7]而有的论者则主张,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总结我国部分学者较为相近的阐述,可归纳为:具有众多的人数、有自己的名称、帮规盟约以及较为严密的组织纪律和行为规范,成员相对稳定,分工有序,等级森严;犯罪活动多元化和网络化,犯罪成员基本上是刑事犯罪的骨干和职业罪犯;组织本身相对稳定,具有一套能够逃避社会控制和法律制裁的防护体系;犯罪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经济利益和其他利益(对政治和社会问题的影响);犯罪的主要手段是使用暴力、阴谋、恐吓和腐蚀等,但金融机构将成为犯罪组织的首要目标,计算机敲诈也会成为该种犯罪的主要财源之一。[8]还有论者认为,应从两个层次把握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第一层次为本质特征。其本质特征在于其是形似社会而实质在各个方面与常态社会相对立、相对抗的危险性、危害性巨大的反社会的犯罪组织。简言之,其本质特征在于具有一定的反社会性的“性格”和机能。第二层次为具体特征。通过将犯罪组织与常态社会相对比,黑社会性质组织也应具备下列条件或特征:其一,它必须拥有一定的较为固定的公开的活动区域、势力范围,即能做到“称霸一方”;其二,它必须有一定数量的成员(3人以上);其三,它必须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其存在和发展所需要的经济基础;其四,其内部的生产关系与占统治地位的生产关系直接对立;其五,它通常具有一定的律规制度和“职能”机构;其六,其成员通常具有明显的反社会的心理特征,因此黑社会性质组织往往会形成与主流意识格格不入的“亚文化”。[9]
  上述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的认识尽管不乏合理性成份,但毕竟尚未形成共识。这显然不利于执法的统一,不利于司法部门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和打击。从便于司法机关准确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出发,结合实际情况,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12月10日通过的《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作出了界定。该《解释》第1条规定:“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应具备以下特征:(一)组织结构比较紧密,人数较多,有比较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较为严格的组织纪律;(二)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三)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四)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范围内,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大肆进行敲诈勒索、欺行霸市、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解释》公布后,对于上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是否必须同时具备,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存在严重分歧。分歧的焦点在于上述第三个特征是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必备特征,也就是说,如果确实没有“保护伞”,是不是就不能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在理论上,主张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不需要具备“保护伞”的人认为,首先,虽然从现在我国已被摧毁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情况看,绝大多数有保护伞,并且没有保护伞所提供的非法保护,黑社会性质组织也不可能存在和发展,但《刑法》第294条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规定中并没有保护伞这一特征,因而最高人民法院在解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时用了“一般应具备以下特征”这样不完全肯定的用语,表明即使缺少保护伞这一特征也不影响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否则,会放纵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不利于社会治安的稳定。[10]其次,对于明显、典型的黑社会犯罪组织而言,要求其具有寻求“保护伞”或“保护网”的特征是必要的,但是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而言,要求其必须具备这一特征则不免过于苛刻。事实上,在司法实践中,有些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了渗透党政机关,拉拢腐蚀党政干部,编织保护网等行为,而有些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这方面特征则不甚明显。如果要求成立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具备“保护伞”,则对于一些本可以黑社会性质组织论处的犯罪组织将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有轻纵犯罪之嫌。当然,不以寻求“保护伞”或者编织“保护网”作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并不意味着我国刑法对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的行为坐视不管,如果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了上述行为,完全可以依照《刑法》第294条第3款的规定,以行贿罪、妨害公务罪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实行数罪并罚。[11]最后,国外、境外的法律对黑社会组织的规定,并没有像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那样,要求具有保护伞。黑社会性质组织与黑社会在性质上没有区别。而黑社会要与主流社会长期并存,就必然具有逃避主流社会控制与法律制裁的防护体系与措施。至于如何建立防护体系、采取何种措施,则是由黑社会组织自己确定的,而不是由外界人确定的。但他们通常采取的措施有:以外表上合法的经济实体作掩护,如以公司、企业的形式出现;采取其他极为隐蔽的方式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对其成员规定极为严格的、防止组织被发现的纪律。显然,具有保护伞,只是黑社会可能采取的一个措施,而不是必然具有的一个特征。换言之,只要能够肯定某个非法组织具有长期生存的防护体系与措施,就可以认为其具备了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条件,而不能局限于具有保护伞。[12]
  而主张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具备保护伞这一特征的人则认为,首先,《解释》第1条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一般应具备以下特征”里的“一般”并非是指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时,在某些情况下,可以缺少其中的某一特征而仍然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而是指4个特征中的某一特征可能并不典型,或者可能以别的行为方式体现出来。如有的犯罪组织,可能没有规定非常严格的组织纪律,但仍然具备一定的组织纪律性,对其成员的活动进行约束,有的尚不具备足够的经济实力以及稳定的经济来源,但其积极地不择手段地攫取钱财,扩充经济实力,有的可能没有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而是国家工作人员自愿加入组织并为其提供保护,或者由黑社会组织成员直接渗透到国家机关及社会管理部门,为其组织的存在和发展提供保护和支持。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不具备《解释》规定的典型特征,但也可以根据其所具备的一定特征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但4个特征仍然必须全部具备。[13]其次,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特征是对社会的非法控制,为了实现对社会的非法控制,黑社会性质组织必然要加强对政府的渗透。这种对政府的渗透也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区别于一般犯罪集团的一个重要特征。再次,要想获得巨额的经济利益和犯罪收入,缺乏权力的保护和支持是很难达到的。因此,促使掌权者腐败和将自己的势力渗透到权力部门,是一切黑社会性质组织必然要做的一件大事。可以说,寻求政治保护伞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生存和发展过程中带有规律性的东西。[14]最后,如果不要求具备保护伞这一特征,而只要求具备其他的3个特征,将导致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后台、保护伞的放纵。因为取消“保护伞”的特征,也就使司法机关对“保护伞”的深挖成为不影响此类犯罪定性的问题,也就必然会放松这方面的要求。由于司法机关普遍有摧毁黑社会性质组织容易,摧毁“保护伞”难的认识,而客观上如不能挖出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的“保护伞”,就难以彻底摧毁黑社会性质组织。[15]快醒醒开学了
  在司法实践中,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是否必须具备“保护伞”,在《解释》出台后,也很快出现了困惑。费了大力气打黑除恶的公安、检察系统,更多倾向于对保护伞不要过于苛求。而在法院系统则更多倾向于严格按照《解释》中所规定的4个特征定罪,这样既有利于将黑社会性质组织与一般的犯罪集团区分开来,也有利于通过深挖“保护伞”来推进反腐败。之所以强调黑社会性质组织必须具备4个特征,而不是3个特征(“保护伞”特征被排除),不单是为了严厉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所从事的具体犯罪行为,更主要的是为了从根本上铲除黑社会性质组织赖以生存的政治基础。黑社会性质组织若得不到“保护伞”的保护,是难以形成和长期存在的,也不可能从一般的犯罪集团发展、演变为此种特殊的犯罪集团。坚持《解释》规定,对不完全具有“4个特征”的恶势力犯罪团伙不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并不妨碍人民法院在审理具体案件时对其成员所犯其他罪行从重处罚,其中,对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同样可以有关罪名判处重刑,直至判处死刑,因此不会影响“严打”斗争的力度[16]。另据王作富教授的理解,法院对黑社会性质组织限制严格一点大概有这么几点考虑:首先,黑社会性质组织是介于普通犯罪集团和黑社会组织之间的过渡形态。西方国家几十年才形成少数的黑社会组织。我们国家把黑社会性质组织定得那么多,一年之间打出了几百个,对国家形象会带来什么影响?如果给人的印象是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那么多,大家的安全感能有保证吗?对改革开放、吸引外资有什么好处?其次,加上保护伞这一条件有利于反腐败。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时一定要去查一查、挖一挖,如果没这条限定可能就不查不挖了。最后,不用担心不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就会让其逃避惩罚,就会导致打击不力,定为犯罪集团同样会使犯罪分子受到严厉的惩罚[17]。法院与公安机关、检察院在黑保护伞问题上的争论导致很多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抓捕起诉的案件在进入诉讼程序后又被法院以黑保护伞证据不全而挡了回来。为此,最高人民检察院在与最高人民法院协商未果后,在2001年11月,根据《立法法》第43条的规定,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了就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作立法解释的要求。
  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2年4月28日通过了关于1997年《刑法》第294条第1款的解释。这一新的解释明确规定:“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特征:(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显然,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新的解释与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最大的不同即在于将有“保护伞”明确规定为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选择性条件。之所以作出如此修改,是由于法制工作委员会认为:在一般情况下,犯罪分子要在一定区域和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如果没有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纵容是难以实现的。但也不能排除尚未取得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纵容,通过有组织地实施多次违法犯罪活动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情形。
  笔者认为,不论有无保护伞都可以成立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观点之所以最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立法解释的过程中占了上风,主要的原因可能是这种观点更合乎“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所提出的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标准不宜掌握过高而要“打早打小”的现实需要,更符合我国所一贯坚持的“对于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必须坚决打击,一定要消灭在萌芽状态,防止蔓延”的刑事政策。下文根据这一立法解释谈一谈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特征的理解。
  其一,组织结构特征。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结构比较紧密。对此,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把握:
  首先,是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是以实施多次或不定次数的违法犯罪活动为目标而联合起来的,其组织机构和活动计划都是出于长远的考虑,不是为了实施一次违法犯罪活动而临时结伙;在实施一次违法犯罪活动后,该组织仍继续存在。“事实上,一般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都是在反复实施违法犯罪的活动中逐渐形成的。”[18]
  其次,是组织成员的人数较多。至于究竟有多少人,才算“人数较多”,学界尚未形成共识。一种观点主张,关于“人数较多”的具体下限,应按照刑法关于犯罪集团的下限来确定,即3人以上[19]。第二种观点认为,两名或3名、几名犯罪分子要形成一个“黑社会”是不可能的,即不可能形成具有地域性的,有共同文化与制度、有共同地缘感的犯罪势力。对人数较少的犯罪集团,尽管可能“称霸一方”,也可以按一般的犯罪集团处理,但称其为“黑社会组织”,名不副实。基于“黑社会”一词的含义,其组成成员必须达到一定的规模,可通过司法解释,在5人到10人之间确定一个下限[20]。第三种观点提出,黑社会性质组织作为犯罪集团的高级形式,在组织势力上更为庞大。为了适当控制刑法的打击面,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人数应控制在10人以上。从司法实践出发,既包括相对固定人数在10人以上,也包括虽然相对固定人数在10人以下,但是为了实施违法犯罪临时纠集、雇佣参加者在10人以上。[21]笔者认为,对于成立黑社会性质组织所要求的“人数较多”的界定,不能脱离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本质的认识。一般认为,黑社会组织是对社会进行非法控制的组织;我国刑法上所称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无非是相对于国外或港、澳、台地区的黑社会组织而言,是一种黑社会组织的初级形态。可以说,非法控制社会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属性。而要达到非法控制社会,建立一个相对独立于常态社会之外的“社会”这一要求,如果人数过低则显然是不可能的。从2001年我国惩治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的司法实践来看,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2002年3月11日在第九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所作的报告披露,全年审理此类案件350件1953人。这意味着平均每个案件中追究刑事责任的人员达5.5人之多。再考虑到根据前述最高人民法院《解释》规定对于参加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没有实施其他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受蒙蔽、胁迫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情节轻微,因而没有作为犯罪处理的人员的人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的数量会远远高于5人。据此,很难说3至5人就可以成立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但要真正确立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的最低数量标准,似乎又是不可能的。比如依照前述第三种观点所确定的“10人以上”这一标准,就意味着完全排除了9人以下成立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可能,而这是否符合我国现阶段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数量的实际状况,尚有疑问。笔者认为,硬性地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确定一个最低数量标准有时反而不利于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以致放纵那些在人数上低于该标准但实际上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集团。事实上,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所要求的“人数较多”,宜针对个案,视具体治安状况,以足以形成一定规模的组织并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为标准进行具体地判断。
  最后,是有比较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这表明从组织结构上看,黑社会性质组织已初具规模,具有犯罪集团的一般特征。而且其内部等级分明,分工明确,具有“首领层—骨干和保护层—行动层”的“金字塔”式结构。从人员构成上看,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核心成员主要以“两劳”释放人员和受过打击处理的惯犯为主,其基本成员以无业、失业青少年和社会闲散人员为主。
  有必要指出的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的立法解释没有像最高人民法院的《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

爱法律,有未来

)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479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