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方法学》
论中世纪自然法学的神学正义观
【英文标题】 On Theological Justice View of Natural Law in the Middle Ages
【作者】 彭中礼【作者单位】 湖南行政学院
【分类】 法理学【中文关键词】 自然法学;正义;上帝;习惯;信仰
【英文关键词】 natural law; justice; God; custom; belief
【文章编码】 1673-8330(2008)03-0144-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3
【页码】 144
【摘要】

中世纪时期的自然法学家们构建了一个以上帝为核心的基督教神学正义观。这种神学正义观的基本理论框架是:从逻辑渊源上看,正义的逻辑渊源是上帝(神的理性);从现实表达来看,正义是一种正当习惯(自然法);从诉求路径来看,正义强调对上帝权威的信仰。中世纪自然法学正义观把古希腊文明中的法律理念以信仰上帝权威的方式推进到近代,为西方法律信仰的形成奠定了深刻的理念之基。

【英文摘要】

Natural law theorists in the Middle Ages have established a theological justice view by Chris-tians taking God as the core. The basic theoretical frame of such theological justice view is shaped as follows:firstly,the logical origin of justice is God(theological rationale);secondly,justice is the justifiable custom from the actual expression perspective;and thirdly,justice enforces the belief in God's authority from path ofappeal perspective. The justice view held by natural law in the Middle Ages have driven the legal belief from ancient Greek civilization into modern times through believing in God's authority, thus have laid the profound theory basis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western legal belief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9946    
  
  中世纪是西方历史上的一个“特殊”时代。一方面,西方的古希腊罗马文明在这里“拐”了一个弯,西方独有的民主法治传统在这里似乎止步不前;另一方面,中世纪时期依然在缓慢的发展中继承了西方古老的自然法传统,为古典自然法的历史性超越奠定了承上启下的基础。中世纪时期的这种“矛盾”可以通过对中世纪自然法学的神学正义观的考察而窥见一斑。中世纪神学家们通过理论上的努力,在继承和扬弃亚里士多德、斯多葛学派和西塞罗等人的思想的基础上,糅合、裹挟了基督教教义,构建了一个以上帝(神的理性)为核心的基督教神学正义观。这种正义观的理论框架是:从逻辑渊源上看,正义是上帝(神的理性)的逻辑产物;从现实表达来看,正义是一种正当习惯(自然法);从诉求路径来看,正义强调对上帝权威的信仰。中世纪自然法学正义观把古希腊文明中的法律理念以信仰上帝权威的正当习惯方式推进到近代,为西方法治国的建设奠定了深刻的理念之基。
  一、上帝(神的理性):正义的逻辑渊源
  公元5世纪,罗马帝国灭亡,西方开始步入了中世纪时代。拉丁语的罗马帝国虽然在5世纪灭亡了,但却留下了一种使其名声和传统得以继续的东西,这就是影响拉丁语人口半数的天主教。罗马帝国灭亡了,教会仍然存在,因为其教义深入人的内心和意志,还因为有书籍和传教士的作用,这比任何法律和军队还有力量。[1]因此,尽管中世纪的人们存在着永恒与暂时的矛盾,神圣与邪恶的矛盾,灵魂与肉体的矛盾,天堂与尘世的矛盾,而且这些存在于中世纪世界观深层的矛盾深深地植根于这一时期的社会生活中,植根于富有与贫穷、支配与服从、自由与奴役、特权与剥夺等之间难以调和的对立之中,但中世纪的基督教世界观把现实中的矛盾转化到包容一切的超验范畴的更高层面上,通过尘世历史的应验,作为赎罪的结果,世界通过其时间上的发展,回归永恒,从而使这些矛盾得以解决。这样,神学不仅给予中世纪社会以最高的普遍的原则,而且赋予了它以维护道义的约束力和赏罚标准,并使其神圣。[2]换句话说,基督教站在一个看得更高、更远的角度正视和审视包括正义在内的社会诸价值,在一个视域更为广阔的范围内强化和推行它的思想和观念。
  基督教的正义观在《圣经》中有丰富的体现。在圣经里,人类的祖先亚当因为偷吃了上帝的智慧之果而被赶出伊甸园,从此,人类的祖先开始背负着原罪。亚当和夏娃生儿育女,世界上的人多起来了。但人在地上充满了罪恶。[3]关于犯罪的法律来自于这样的信仰,即正义自身或正义在其本质上要求对法律的违反使用刑罚来补偿,要求刑罚应与违反程度相适应。由各种违法行为所应付出的各种价款所组成的体系—这在所有的社会中都存在—的正当性被认为是不证自明的;它就是正义—上帝的正义。[4]所以,《圣经》写到:“愿大海拍手,愿诸山在耶和华面前一同欢呼。因为他要来审判遍地。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公正审判万民。”[5]根据《以赛亚书》,上帝的审判乃是“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6]《申命记》说:“你们听讼,无论是兄弟彼此争讼,是与同居的外人争讼,都要按公义判断。审判的时候,不可看人的外貌,听讼不可分贵贱,不可惧怕人,因为审判是属乎神的。”[7]上帝凌驾一切人和事物之上,他的命令就是最高的法律,人们应该毫不犹豫地服从,这就是最大的正义。摩西五经所记载的,既是上帝的戒命,又是人间的法律。上帝权衡时宜,对古人制定那样的法令,对今人制定这样的法令,但古往今来都适应着同一正义。[8]
  上帝的正义是永恒的正义,永恒的正义使万事万物有条不紊。这种正义是上帝的道,也就是自然的秩序,人人必须服从它。埃德蒙·柏克对此曾做过描述:“有一种东西,并且只有这种东西恒久不变,它先于这个世界而存在,并且也将存在于这个世界自身的组织结构之中;它就是正义。这种正义起源于上帝,驻留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胸中……并且,这个地球都化为灰烬之后,以及在我们的律师和诉讼当事人面对伟大的法官——上帝——之时,它仍将特立永存……”[9]上帝的公义不是在乎律法上的戒命,因为那只能叫人惧怕,乃是在乎那由基督的恩典而来的救助,它要引领人得到基督的恩典。在这种情况下,基督教教义回答了为什么人类必须信奉基督教。基督教教义通过对正义的追求,对人生存在的价值和意义给予了可信的结论。它突出地强调灵魂永存,贬低现实生活的价值,吸引人们把目光投向上帝和天堂。
  人类社会和自然万物会更迭变迁,但永恒法却恒定不变的,因为它是上帝的意志。神法是上帝的法,因此它所达到的正义,不可能是人间世俗的魑魅魍魉,只有达到上帝的一种对于人间的绝对理念—正义—才是上帝的理性。对于个人而言,个人德行之根本在于热爱上帝追求上帝。反映正义的道德原则和规范也来自上帝的启示,而且是绝对的、永恒不变的。个人只有进人天国,才能够获得正义。在世俗的社会,人们遵循了神法,也就服从了正义,从而也就是服从了上帝。奥古斯丁把宇宙分为两个城,即上帝之城和世俗之城。上帝之城是正义的城市,它被和谐、幸福和圣洁保卫;而世俗之城是坏人的城市,充满悲惨、无望、不幸和痛苦,一切罪恶都在这里诞生。“这两种城市从有人类开始,持续到终结”。[10]他认为,万物的和平在于秩序的平衡,秩序就是把平等和不平等的事物安排在各自适当的位置上。上帝的“永恒法则”(lex aetema)是万物的内在秩序,万物之中都体现了上帝的永恒法则。这种内在于万物之中的永恒法则被奥古斯丁称为“自然法”。在这里,奥古斯丁的正义是上帝要求世俗的人们救赎的标准,只有通过实现正义的要求才能达到实现救赎的目的。这是超越世俗之城达到上帝之城的必然之路。可见,奥古斯丁从斯多葛学派的自然法思想滑向了神学自然法的方向,其正义观也转向了神学正义观。这样的思想同样也体现在阿奎那的思想体系之中。阿奎那认为,正义源于上帝而恒久不变,它有权要求支配人间的典章制度,人类透过上帝植于自身的理性,可以认识正义。托马斯·阿奎那关于正义的两段最广泛而明晰的论述见于《神学大全》和对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的《评论》第5卷。在这些论述之前辅以对上帝的正义的讨论。由此,托马斯即刻面对这样的问题:是否有上帝的正义?他通过区分交换正义和分配正义的办法来回答这一问题。只有后者属于上帝,它通过显示于自然和有自由意志的事物之中的宇宙秩序呈现出来。因此,上帝的正义是真理。[11]托马斯·阿奎那写到,上帝的正义被恰当地称之为真理,这一正义依据上帝的智慧的理性确立了事物的秩序,这种理性即他的自然法。爱法律,有未来
  二、习惯《自然法):正义的现实表达
  把任何事物的渊源都归结为上帝,这是中世纪神学思想的一大特色。把正义归结为上帝(神的理性),实际上乃是表明了这样一种观念,即:正义是一种抽象的理论谱系,它是高悬在人们头前的指针,指引和引导人类行为之抉择。但是,正义绝对不是只作为一种没有实际意义的木偶,它需要有进一步的现实表达。如果说奥古斯丁等人的学说奠定了正义学说的“神”的地位的话,那么托马斯·阿奎那则“凡化”了正义,使得正义从天上回到了人间,使得正义的现实表达有了可依赖的路径。
  阿奎那认为上帝的正义是评价人的一切行为的标准和价值尺度,这样的标准和尺度在现实中就表现为“一种习惯,依据这种习惯,一个人根据一种永恒不变的意志使每个人获得应得的东西”。[12]习惯就是社会重复的惯例,“具有法律的力量,它可以取消法律,也可以作为法律的解释者”。[13]他认为人的理性和意志通过言行表现出来,正义则是可以通过言论而加以改革和解释的,这样,它能够表明理性的概念和意志的内心活动。阿奎那认为:“在人类的事务中,当一件事情能够正确地符合理性的法则时,它才可以说是合乎正义的。”[14]但是,“如果一件事情本身违反自然的正义,人类的意志无法使他们成为正义的”。[15]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加清晰地看出阿奎那的内涵之所指。由于正义依据上帝的智慧确立了事物的秩序,这种理性即是他的法律。[16]这种法律观念是一种内涵和外延更加宽广的法观念,或者说就是自然法。也只有自然法,才能够承担凡化上帝绝对义务的使命。“中世纪的每一个人,无论是专业律师还是外行,都相信自然法确实存在”,“相信世界受神意的统治,相信法律和政府有切实维护正义的义务,并相信所有的人在上帝心目中完全平等”。[17]为了使正义的标准不太过于抽象,为了确定那些具有正当性的东西,人类社会就需要以习惯(自然法)的方式贯彻正义的实现,这样,就需要将“理性适用习惯”。[18]
  在阿奎那的理论体系里,正义可分为自然正义和实在正义,这两种分法是确立“某一内在活动与另一内在活动之间按照某种平等关系能有适当的比例的方法”,只有这种适当的比例,才能使每个人“获得应得的东西”。“当一个人拿出这么多东西的时候,他可以得到同样多的东西作为交换”,[19]这就是自然的正义(ius natural)。自然正义的确定,在某种程度上说是阿奎那平等思想的体现,但是,他的这种思想并没有进一步确认平等的原则,仅仅是把具有这种思辨性质的东西作为隐性的含义来阐述正义。他确认的第二个方法是一件可以通过协议或共同的同意,与另一件东西相比较或比拟而达到合乎正义的比例,这就是实在的正义(ius positivum)。实在正义的范围是人类的意志根据共同的同意使本身并不违反自然正义的任何事情具有法律价值。实现实在正义的途径有两种,或是通过私人的协议,或是以代表社会实行管理的统治者的命令。值得注意的是,阿奎那在发展奥古斯丁思想的基础上把法律分为永恒法、自然法、人法和神法。其中他最为看重的是永恒法,因为永恒法是上帝对宇宙秩序的全部合理安排,是上帝正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994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