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华东政法大学学报》
《大明律集解附例》“集解”考
【英文标题】 A textual criticism of Collected Notes to the MinS Dynasty Law
【作者】 张伯元【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学院
【分类】 中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大明律 集解 特点
【期刊年份】 2000年【期号】 6
【页码】 36
【摘要】

集解,顾名思义是各家注释的总汇。《大明律集解附例》“集解”则不尽然,情况较为复杂。本文有侧重的考证并明确了与“集解”有关的几个问题:一、《大明律集解附例》“纂注”(即集解)出于陈遇文的《大明律解》;二、明代以“集解”命名的本子有四种,用《大明律例》中所引“集解”与《大明律集解附例》“集解”相对照,证明“集解”的来源不一;三、考察《大明律集解附例》“集解”中的引证材料,作者概括出“集解”所具有的四大特点。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2383    
  《大明律集解附例》(以下简称《集解》)是明律注释的集大成者,它在明代众多律注文献中最具影响力,以致清代之初沿用此书书名为《大清律集解附例》。光绪戊申(1908)年沈家本还主持《集解》的重刊,作“重刻明律序”。
  《大明律集解附例》编纂于万历年间,编纂者未署名。卷首目录之下注明此书由当时的巡按浙江监察御史郑继芳等3人订正、浙江布政使司左布政使洪启睿等11人校定,由巡按浙江等处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高举发刻[1]。此为万历38年(1610)刻本,此本为主要的版本。
  除万历38年本外,《集解》的版本还有:日本内阁文库藏明郑汝璧《大明律集解附例》万历22年(1594)刊本,尊经阁文库藏明衷贞吉等纂注的《大明律集解附例》万历24年(1596)刊本,还有北京图书馆藏万历29年(1601年)巡按直隶监察御史应朝卿校正本。[2]对流散在海外的本子进行考校有待异日。在这里,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不在于所载条例的多寡变化,而是从本题出发解决它们的“集注”是否是一家的问题。如果是出于同一原注本,那么,就易见的万历38年本或重刊本所作出的考察也不会出现太多的出入,当然这是迫不得已的办法。
  就万历38年本而言,其“集解”包括“纂注”、“按”和“备考”三部分。其中,纂注最为主要。《集解》中的纂注,经查对,它出于陈遇文的《大明律解》。《大明律解》,也称《大明律附解》。此本刻于万历22年,今吉林大学藏有残本。[3]在陈遇文的“序”中这样说:“万历壬辰岁,余受命按江南,虑属吏之或蹈前弊,爰取《律解》梓子,通行颁布,俾常目在之,不谬于律。”壬辰年即万历20年(1592)。早出于《集解》的郑汝璧本、衷贞吉本及郑继芳订正本。据此推测,数种《集解》刊本的“纂注”很可能均本于陈遇文的《大明律解》。
  不过,陈遇文的《大明律解》中的“解”即解释部分是否是陈遇文所作,还有待考究。台湾出版的《中国法制史书目》上称:陈遇文著《大明律解》5册,8卷;很肯定地把陈氏看作为此“解”的著者。但是,我们从吉林本的陈氏序中“爰取《律解》梓之”句还看不出他就是作者自己。
  一、“集解”之所指
  明代众多律注文献中以“集解”命名的有多种。《大明律集解附例》与其他以“集解”命名的本子是否有继承关系,这也是首要弄清的问题。
  正德十八年(1521)刻本《大明律解附例》,又称《大明律集解》,也称作《大明律附解》(胡琼纂)四册三十卷,白口,单框,书口作“律解附例”。此本律例合编,除弘治条例以外还混编有弘治七年之后及至正德年间的后续定例。作者所作解释文字之前均用一“解”(阴文)标出。今北京图书馆有藏。
  胡琼在《大明律解附例》的序中说:“近时疏解者无虑十余家,……如《辩疑》《解颐》《疏义》《集解》最称明备。”此序中所言《集解》,不明所指;但必刊于正德十八年之前者。
  提到“集解”的还有陈省辑刻的《大明律例附解》,此本刻于隆庆元年,在其后序中提到“余姚杨简氏《集解》……有互相发明补所未备者,采而附之,贻诸有司使读而绎思焉。”此杨简氏是否就是胡琼所引《集解》的著者,不得而知。至今不可考。
  另外,有名《大明律集解》的王楠本传世(三十卷)原题“巡按河南监察御史臣王楠编集”。据王重民考证:此书刻于嘉靖二十六年至三十一年间。由王楠随文作解,“双行刻于每条之后,且冠阴文‘解’字以别之。”[4]从阴文“解”字字样看,与胡琼本相像,但未见原书不能确证。很可惜,《大明律集解》今国内无有存藏。陈遇文的《大明律解》以“解”命名,又与此一“解”字似乎有某种联系;不过,在吉林本《大明律附解》中所作注文,并无阴文的“解”字。
  照此看来,以“集解”命名的明律注释书最少就有此四种,它们可简称为:郑继芳本(或称高举本)、胡琼本、杨简本和王楠本。法宝
  后三种与郑继芳本的关系,从目前所看到的材料而论,是出于不同的编纂者。
  二、《大明律例》所引“集解”
  《大明律例》,今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都藏有此书的残本。前者是明万历元年梁口刻本,后者是明万历六年王藻校本。与之同属一版刻系统的还有《大明律例附解》。《大明律例附解》今北京图书馆藏有隆庆间陈省刻本。
  在《大明律例》(王藻本)中引有“集解”文字若干。如:
  卷二十二“教唆词讼”条按语后云:“《集解》曰,受财者,计赃以枉法从重论。或云只承雇者言。愚谓,此二句当总承上文作词、受雇二者;若不总承,则令有受人之财而为其作词者,将何律以拟之?”
  又如:卷二十三“因公擅科敛”条下除引《琐言》、《管见》外,还引有《集解》云:“因公科敛入己者,是将法度所当用者入己,则是于法有亏矣。非因公务科敛入己者,不过敛其财物而已,于法无亏,故其罪有轻重之不同也。”
  按图索骥,上述两条引文与《大明律集解附例》中“教唆词讼”“因公擅科敛”条的纂注文字显然是不同的。这就表明《大明律集解附例》所作集解并未沿用前人之说。由此也可证“集解”并非一种。至于《大明律例》(王藻本)中引有“集解”文字是属胡琼本、杨简本还是王楠本,有待另考。
  三、《大明律集解附例》“集解”所引书
  《大明律集解附例》“集解”集了那几家,不注明出处的我们不能贸然确定,标明出处的则有8家。这8家是:《辩疑》、《疏议》、《律疏》、《律解》、《读法》、《琐言》、《管见》和《释义》。这8家用了简称,恢复它的全称就是:《律解辩疑》、《律条疏议》、《律疏附例》、《律解附例》、《大明律读法书》、《读律琐言》、《读律管见》和《大明律释义》。其中,《大明律读法书》、《读律管见》已佚,所以“集解”的引句还不能全部核对清楚。
  以上引书在《集解》纂注中出现的次数:《辩疑》2处、《疏议》18处、《律疏》3处、《律解》3处、《读法》1处、《琐言》4处、《管见》2处和《释义》1处,共34处。从统计看,在“集解”中直接引众注材料所占比重很小。集解文字大凡是融会各家所长,以间接引用的办法,用著者自己的语言作了表述。
  现在,我们将所引书的卷次及内容同异列表如下(意见相同者,写作“同”;意见不同者,写作“异”;仅为引证,作“附说”):
  卷次律小目辩疑疏议律疏律解读法琐言管见释义
  上表所示,纂注者提出不同看法的地方有12处,所占引书总数的三分之一强,总的说来分歧意见也并不多。主要的分歧意见出于:1、对律文句义的不同理解。如卷二十三“私受公侯财物”条纂注后加按语称:“按律言处死,不著绞斩。《律疏》云,当请自上裁是也。然……”认为“当请自上裁”说法不妥,因为已有定罪量刑的规定。2、对法律术语语义范围的大小有不同认识。如卷四“赋役不均”条纂注内称:“《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夫妻本是同林鸟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238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