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故事与汉魏晋的法律
【副标题】 兼谈对于《唐六典》注和《晋书·刑法志》中相关内容的理解
【英文标题】 Gushi and the Laws of Han,Wei and Jin Dynasties:Understanding of Related Contents in Xingfa Zhi of JinShu and Notes on Tang Liudian
【作者】 吕丽【作者单位】 吉林大学
【分类】 中国法制史【中文关键词】 故事;律;令;例;比;品式章程;制诏
【英文关键词】 gushi;lv;ling;li;bi;pinshi zhangcheng;zhizhao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4年
【期号】 3【页码】 115
【摘要】

在汉、魏、晋时期,故事与律、令、例、比、品式章程、制诏等法律的关系密切而复杂。故事通常是国家立法定制的一种经典依据,而法律适用中的事例往往又成为故事的一个主要来源。晋朝还曾将典型故事修定汇编,与律、令并行,作为一种重要的法律形式。关于故事与汉、魏、晋法律的关系,学界的认识颇有分歧,对于《唐六典》注和《晋书·刑法志》中相关内容应如何理解也值得探讨。因此,有必要运用史料辨别、分析故事与上述诸种法律形式之间的联系与区别,揭示其间的辩证关系。

【英文摘要】

In Han,Wei and Jin Dynasties,the interrelations between gushi(past practices)and laws such as lv(codes),ling(regulations),li(existing model),bi(precedent),pinshi zhangcheng(criteria and rules in detail),zhizhao(imperial decrees)and so on,were close and intricate.Cazshi were usually a kind of classical basis which on which the State established laws and institutions,whereas the cases in the application of law often became a main source of gushi,too.Jin Dynasty once compiled typical gushi and made it parallel with lv and ling,as another important form of law.There is much divergence in the understandings on the relation of gushi and law of Han,Wei and Jin Dynasties in the academic circle.Still,what worth’s discussing is how to understand relevant contents of Xinfa Zhi(Treatise on Law) of JinShu and Notes on Tang Liudian(Six Institutions of Tang Dynasty).Therefore,it is necessary to identify and analyze the connection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past gushi and other forms of law by utilizing historical materials,and to reveal their dialectical interrelation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249    
  故事即旧事,是本朝或先王的已行之事,属于“祖宗旧制”、“先王旧制”。汉、魏、晋王朝奉行“迹三代之典,垂百王之训”,[1]法先王,循祖宗的政策,在治国时主张要“遵复往初,率由旧章”,[2]“祖宗故事,所宜因循”。[3]国家遇有重大之事、罕有疑难之事或定礼修仪之事,多援引故事,在祖宗定制和先王定制中寻求经典依据,至于立法设制,更是格外强调“详依古典及近代故事,以参今宜”。[4]晋朝还将典型故事修定汇编,与律令并行,作为一种重要的法律形式。可见,故事与法律有着密切的关系。
  然而,关于故事与律、令、例、比、品式章程、制诏等法律的关系,学界的认识颇有分歧,某些说法也值得商榷。笔者运用史料辨别分析,试图明确故事与上述诸种法律形式之间的相同与相异之点,揭示其间的辩证关系。
  一、故事与律、令
  程树德《九朝律考》中引《唐六典》注,在其“按语”中说“晋初,杜预删而定之,有律、有令、有故事。是故事多关律也。”{1}(P308)沈家本在《历代刑法考·律令二·建武律令故事》中引《唐书·艺文志》汉建武律令故事三卷的“按”说:“是建武时曾有修改律令之事,其见于《纪》者,如三年之墨绶以上有罪之请,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妇人不系,女徒顾山归家;十一年之杀奴婢不得减罪,炙灼奴婢论如律,除奴婢射伤人弃市律;十二年之追虏料敌不拘以逗留法;十八年除边郡盗谷五十斛死罪法;二十四年申明旧制阿附蕃王法;二十八年之死罪囚募下蚕室,十八年除边郡盗谷五十斛死罪法;二十四年申明旧制阿附蕃王法;二十八年之死罪囚募下蚕室,其女子宫;疑皆在故事之中也。”{2}(P870)
  前述程氏所谓“故事亦多关律”,沈氏所言“律、令……疑皆在故事之中”该如何理解?故事与律、令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
  1.故事与律、令的联系。如果说故事中有律、令的话,那么不应该是律令的条文,而是根据律令处理案件或事件的事例。例如:据《后汉书·廉范传》:东汉明帝时,廉范为云中太守,会匈奴大人塞,引故事“虏入过五千人,移书傍郡(求救)。”这里廉范所引用的并非军律的条文,而是根据军律的规定处断的事例,因此称之“故事”。
  考汉、魏、晋之文献可见,许多故事与律有关,依据律处理的案件,有时被作为“旧事”收入汇编的《故事》中,或被作为“故事”引用。例如,据《后汉书·鲁恭传》记载:“大辟之科,尽冬月乃断。其立春在十二月中者,勿以报囚如故事。”即死刑案件都要在立春(多为正月)之前奏请报决,但如果立春在十二月中,就应在十一月之内奏请报决。凡正月立春,在十二月内奏请报决这是律规定之事,故引用此事时则称其为故事。又如,据《三国志·魏书·楚王彪传》记载:魏嘉平时楚王曹彪等谋反,“乃遣侍御史就国案验”,“廷尉请征彪治罪”,“于是依汉燕王旦故事”。也就是说,曹彪谋反案是以汉昭帝依律处理燕王刘旦谋反案的判例为依据处理的,即“遣廷尉持节赐彪玺书切责之,使自图焉。”再如,《晋书·刑法志》载:东晋初“卫展为大理,考擿故事有不合情者。上书曰:‘今施行诏书,有考子正父死刑,或鞭父母问子所在。……庚寅诏书:举家逃亡家长斩。若长是逃亡之主,斩之虽重犹可。设子孙犯事,将考祖父(仍为父、祖),逃亡是子孙,而父祖婴其酷。”’
  至于“马将军故事”却是一个例外。“马将军故事”实际上是交趾人的律,故事乃是其特殊称呼。据《后汉书·马援传》记载,马援平定交趾后,“条奏越律与汉律驳者十余事,与越人申明旧制以约束之,自后骆越奉行马将军故事。”可见“马将军故事”就是除掉了与汉律相触抵内容的越律。为什么不叫越律而叫马将军故事呢?笔者分析以为:这一方面是为了推崇和纪念马援“所过辄为郡县治城郭,穿渠灌溉,以利其民”的德政,但又不能叫马将军律,只好以故事命名;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交趾的越人已被汉朝收复,越律冠以马将军故事表示忠于汉朝法制。
  许多故事也出自令所规定之事。《三国志·魏书》的传记中,有六处注引《魏武故事》,其中仅一处只记事实,其余五处引七个“令曰”。如其中《武帝纪》建安四年注引《魏武故事》曰:“(刘)岱,字公山,沛国人,以司空长史从征伐有功,封列侯。”又建安十五年作铜雀台,注引《魏武故事》:“令曰:孤始举孝廉,欲为一郡守,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身为宰相。”令中叙述自己的身世,功名成就等。又如《刘表传》注引《魏武故事》载“令曰:……青州刺史(刘)琮,心高志洁,智深虑广……表综为谏议大夫,参同军事。”再如:关于曹植恩宠日衰之事,曹植传中注引《魏武故事》中的三条“令曰”,即“令曰:始者谓子建,儿中最可定大事。又令曰:自临淄侯植私出,开司马门至金门,令吾异目视此儿矣。又令曰:……从子建私开司马门来,吾都不复信诸侯也。恐吾适出,便复私出,故摄将行。不可恒使吾以谁为心腹也。”
  2.故事与律、令的区别。从时间跨度上看,故事既可以是本朝的旧事,又可以是前朝、前几朝甚至上古时代的旧事。而律、令主要是本朝、甚至本届皇帝制定的,充其量是开国之君沿用前朝的某些律令而已。
  就属性而言,律、令是在行法律,具有法律强制性和现实约束力。故事则不然,除了晋的《故事》三十卷和交趾人的《马将军故事》之外,一般本身都不具有法律属性,而只是作为历史依据被比照援引,包括其他编册成书的故事,如《晋八王故事》、《晋咸和、咸康故事》、《大司马陶公故事》等等,也只不过是记载旧事之便于征引之类书而已。
  二、故事与例、比
  (一)故事与例、比的联系
  汉、魏、晋的比并非比附,而是成例、判例。例如,《汉书·元后传》载:成帝时“太后母李亲,苟氏妻,生一男名参,……太后怜参,欲以田蚡(与孝景王皇后同母异父而得封)为比而封之。上曰:封田氏,非正也。以参为侍中水衡都尉。”这里“田蚧比”即指田蚡因与孝景王皇后同母异父而得封之成例。又如:据《后汉书·张敏传》:“安帝初,清河相叔孙光坐赃抵罪,遂增锢二世,衅及其子。是时居延都尉范邠复犯赃罪,诏下三公、廷尉议,司徒杨震、……廷尉张皓议依光比。……”这里所谓“光比”即叔孙光坐赃的判例。再如《史记·平准书》记载:武帝时“(张)汤与(颜)异有郤,及有人告异以它议,事下张汤治异,异与客语,客语初令下有不便者,异不应,微反唇。汤奏异当九卿见令不便,不入言而腹诽,论死。自是之后,有腹诽之法比。”而《后汉书·张敏传》:“有人侮辱人父者,而其子杀之,肃宗贳其死刑而降宥之,自后因以为比。”即后来因之以为判例或事例。有些慎刑的执法官员判案定刑时往往援引处刑较轻的判例为据。例如《太平御览》卷二三一引《后汉书》:成、哀间,陈咸“为延尉监,执狱多思,议人常从轻比,多所全活,皆称其恩”;“傅贤迁廷尉,常垂念刑法,务从轻比,每断冬至狱,迟徊流涕。”《汉书·陈宠传》有:陈咸“以律令为尚书。……性仁恕,常戒子孙曰:为人议法,当依于轻,虽有百金之利,慎无与人重比。”《汉书·翟方进传》载:成帝时司肃校尉陈庆,“有罪伏诛;无恐懼心,予自设不坐之比。”此“比”者,判例也。从《春秋决狱》又称《春秋决事比》更说明比是判例,因为《春秋决狱》由232件判例组成,实际是春秋断狱的判例汇编,而用决事比为名最能体现其书的性质。《汉书·陈宠传》称:陈宠“为(鲍)昱撰辞讼比七卷,决事科条,皆以事类相从。”可见各种决事比都是经编选分类的判例汇编。
  例与比在多数情况下含义相通,使用上完全相同。如颜师古在注《汉书》中的“比”时,除一处注为“比附”外,其余都注为“例也”,陈澔在《礼记·王制》:“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的比时说:“比,犹例也。”在汉魏晋甚至隋唐宋明清的史书中,“比即例”之事实难统计。例如:有今例、今比,有近例、近比,有此例、此比,有成例、成比,还有常例、常比,等等。
  1.在许多情况下,故事与例、比可以互称。对于旧事,援引时既可称为“例”,也可称为比”,或者称为“故事”。例如,据《汉书·薛宣传》:汉成帝时,薛宣为丞相,“府辞讼,例不满万钱,不为移书。”据《晋书·华廙传》:西晋初年,华廙在都督河北诸军事时“父疾笃辄还,仍遭丧,旧例葬讫复任。”据《晋书·甘卓传》元帝时甘卓为湘州刺史时,边寇未静,学校衰颓,特许不策试孝廉,而秀才仍试。甘卓上疏以为“臣所忝州往遭寇乱,学校久替,士流播,策试之由,当籍学功,谓宜依孝廉例”,暂停策试秀才。上述几例都属于旧事被引用时称之为“例”的,多可以换称为“比”或“故事”。特别是故事、比、例之前冠以姓名、官谓、年号、庙号等时,如前文曾提到过的“肖何故事”、“汉武帝故事”、“永平故事”等,拙文《汉魏晋比辨析》{3}(P156)中谈及的“冯奉世为比”、“向雄比”等。而例则如下列“钟毓例”、“刘群、卢谌等例”以及“王彪之例”等:据《晋书·杨珧传》,杨珧因朋党被治罪,“临刑称冤”,“当时皆宜为申理,合依钟毓事例”;据《晋书·宗室传·司马混》,西晋末,洛阳陷,宗室司马混诸子皆陷于胡,后得南还,其子上疏以其所封国绝,宜还。太常议:“自宜诏下辽东,依刘群、卢谌等例,发遣令还,继嗣本封”;据《晋书·谢石传》,孝武时谢石“上疏逊位”,“帝不许。石乞依故尚书令王彪之例。于府综摄,诏许之”。可见,“冠姓名例”与“冠姓名比”或“冠姓名故事”可以互换,因此,同一旧事,在此书中称之“例”,在彼书中则可能称之“比”或“故事”。
  2.某旧事,后来被人援引,即可称为“后遂为故事”,也可称为“后遂以为比”或“后遂以为例”。例如,据《后汉书·陈忠传注》:“孝文帝崩,遗诏薄葬,以日易月,凡三十六日释服,后以为故事。”又如,据《后汉书·张敏传》:“有人侮辱人父者,而其子杀之,肃宗贳其死刑而降宥之,自后因以为比。”至于“后以为例”,在汉、魏、晋三朝史书虽尚未见到,但在以后的史书中不计其数。
  3.就属性而言,故事、例、比中皆有一部分属于与律、令并行的法律。例如,晋《故事》三十卷,汉《春秋决事比》、《辞讼决事比七卷》,出自典章制度、诏令等的例(详后)以及官长犯罪掾属从坐的“随例免”的例(详后)也具有法律属性。而更多的故事、例、比则只具有道德属性。
  (二)故事与例、比的区别
  1.例有“成例”或“常例”之说,比有“成比”、“常比”之谓。例如,据《晋书·礼中》:晋武帝时,“始制大臣得终丧三年。然元康中陈淮……犹以权夺,不得终礼。自兹已往,以为成比。”又如,据《晋书·纪瞻传》:晋时曾有人认为“郗鉴有将相之材”,因此“上疏请征之”,但又有人指出:“自先朝以来,诸所授用,已有成比”,并据此加以反对。有的例虽未明言,但从文中显见是属于成例、常例。例如,据《后汉书·后妃上》:汉章帝时,“窦后与女弟俱从先例人见长乐宫,进止有序,风容甚盛”,而从《后汉书·后妃序》的记载可知,依汉制常在八月“遣中大夫与掖庭丞及相工,于洛阳乡中阅视良家童女年十三以上,二十以下,姿色端丽,合法相者,载还后宫,择视可否,乃用登御。”又如,据《汉书·王莽传》:“公卿入宫,吏有常数。太傅平晏从吏(随员)过例。”再如,据《三国志·魏书—武帝纪注》:曹操以武帝屯田定西域“乃募民屯田许下,得谷百万斛。于是州郡例置田官。”显然这都属于成例,它出自典章制度。另外,“随例”也具有成例性质。例如:据《后汉书·张奋传》:汉张奋“乃袭封,永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程树德.九朝律考:卷三.(M).台湾:商务印书馆版,1925.卧槽不见了

{2}沈家本.历代刑法考(M).北京:中华书局,1985.

{3}吕丽,王侃.汉魏晋比辨析(J).法学研究,2000.(4).

{4}曾宪义.新编中国法制史(M).山东:山东人民出版社,1987.

{5}韩国磐.中国古代法制史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24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