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滥用民事管辖权异议程序的规制路径
【副标题】 兼谈管辖权异议案件前置审查环节的设置
【英文标题】 The Regulation Path of Abusing Civil Jurisdiction Objection Procedure: with the Discussion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Prepositive Review in Cases of Jurisdiction Objection
【作者】 郝廷婷龚成
【作者单位】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2016级博士研究生}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管辖权异议;滥用管辖异议权;民事管辖权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
【页码】 116
【摘要】

近年来,当事人滥用管辖异议权,利用法律条文规定不细致所产生的漏洞,主动掌握管辖权异议案件的诉讼程序启动权,恶意拖延诉讼,导致法院对此被动应付、诉讼程序被当事人掣肘、甚至束手无策的不良局面,严重影响了很大一部分民商事案件的审判效率。本文在对这一当前影响民事审判效率突出问题的全面分析基础上,明确提出了办理管辖权异议案件应设置前置审查环节的思路。同时,在处理结果上应增设管辖权异议申请不予审查的情形,当事人对此不能上诉,法院对不予审查的,要及时通知申请人。通过程序设置规制以管辖权异议程序恶意拖延诉讼的不良行为,提高民事审判效率。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5284    
  
  近年来,当事人滥用管辖异议权,利用法律条文规定不细致所产生的漏洞,主动掌握管辖权异议案件的诉讼程序启动权,恶意拖延诉讼,导致法院对此被动应付、诉讼程序被当事人掣肘、甚至束手无策的不良局面,严重影响了很大一部分民商事案件的审判效率。在送达、鉴定、财产保全、管辖权异议这4大关涉诉讼效率的程序性瓶颈中,可以说,管辖权异议是最缺乏程序控制的一项,这不符合诉讼规律和诉讼的基本程序。当事人滥用管辖权异议、拖延诉讼的现象非常普遍,严重影响诉讼效率,浪费有限司法资源,危害当事人合法权益。因此,规范办理管辖权异议案件是法院正确把握诉讼规律、准确理解诉讼程序的实践价值体现。本文以C市两级法院2014年至2016年审理的19014件管辖权异议案件为样本进行研究,提出了对民事管辖权异议案件设置前置审查环节的构想,并对管辖权异议案件中存在的问题和对策建议进行综合阐析,以促进民事审判效率的提升。
  一、管辖权异议案件是影响民事审判效率的重要因素
  管辖权异议作为一项诉讼制度,其设立的目的在于通过赋予当事人提出异议的权利对法院案件管辖权进行监督。从C市两级法院近3年审理管辖权异议案件的基本情况看,这项程序性救济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偏离了最初立法目的。管辖权异议的恶意滥用已成为当前严重影响审判效率的4大问题[1]之一,应予以高度重视。
  第一,快增趋势明显。2015年C市两级法院共受理管辖权异议案件6555件,比2014年的3262件翻了一番,2016年受理9197件,比2015年同期增长40.3%。总体看,管辖权异议案件的快增态势十分明显。其中基层法院受理管辖权异议案件的占比较大。近3年C市辖区基层法院受理管辖权异议案件分别为1821件、4055件、5541件,分别占全市法院管辖权异议案件总数的55.82%、61.86%、60.25%,占比均在一半以上。中级法院受理的管辖权异议案件以二审为主。近三年C市中院受理管辖权异议分别为1441件、2500件、3656件,其中,二审案件分别为1191件、2089件、3060件,占比分别为82.65%、83.56%、83.69%。
  第二,主要分布在主城区法院。由于主城区法院民事案件总量大、增速快,管辖权异议案件主要分布在C市辖区6家主城区法院。2014年主城区法院受理管辖权异议案件的数量平均为180.67件,最高的未超过300件。2015年平均为448.83件,是2014年的2.5倍,最高的已超过800件。2016年平均为642.44件,是2014年的3.5倍,最高的已超过1200件。按该统计口径,6家近郊法院平均约为主城区法院的1/3,8家远郊法院平均约为1/7。
  第三,主要集中在部分业务庭。C市中院受理的管辖权异议案件主要集中在民二庭和立案一庭。民二庭主要受理合同纠纷,以2015年为例,该庭受理管辖权异议案件246件,是民三庭的3.56倍、民四庭的2.71倍;立案一庭受理管辖权异议案件2089件,占当年该类案件总数的83.56%。如果基层法院的业务庭与市中院基本对口,则管辖权脣议案件主要集中在民二庭和立案一庭。
  第四,案由主要集中在合同纠纷。在近三年受理的民事管辖权异议案件中,合同纠纷多达12125件,占比为63.77%。其中,又以买卖合同类纠纷、民间借贷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居多,四类合同共计8820件,占合同案件的72.75%。由于合同纠纷的管辖联系点较多,加之2012年《民事诉讼法》34条扩大了协议管辖的实际联系点,就该类纠纷提出管辖权异议的也较多。
  第五,大部分案件标的额较小。以2015年数据为例,标的额为1万元以下的有4900件,占比高达74.75%,标的额为100万元以上的有1171件,占比仅为17.86%。可见,标的额不大的案件更容易提出管辖权异议,因为提出异议方即使拖延了诉讼时间并败诉所负担的利息也在可承受范围内,相反,对于标的额100万元以上的案件,当事人提出管辖权异议则更慎重,其异议带来的拖延诉讼收益将远远小于所耗费的利息成本。因此标的额小的案件当事人提起管辖权异议的较多。
  第六,公告送达适用率高且实效差。管辖权异议案件中公告送达的比例高达90%以上,远远高于其他民事案件17.4%的公告送达率。管辖权异议案件公告送达的现象十分突出。据调研统计,在公告送达案件中,受送达人参加庭审的比率仅为7%,缺席率高达93%。公告送达并不能真正起到传递公告信息的作用,反而耗费60天时间,因该时间不计入审限,所以案件实际办理天数被拉长,案件整体诉讼效率下降。
  第七,实际办理期限较长。据调研统计,办理每件管辖权异议一审案件平均所需时间为19天,二审案件则为23天,自C市中院实行归档结案新标准以来,管辖权异议案件的二审期限下降至20天左右。仅此数据不足以反映出该类案件的自然周期。如前分析,该类案件基本公告送达且基本上诉的特点,加之卷宗来回移送的时间,该类案件实际办理期限大大延长,实际为19(一审)+23(二审)+60(一审公告送达)+60(二审公告送达)+5(向上级送卷)+5(上级返还卷宗)=172天。这期间还不包括上级法院对异议申请上诉案件的立案审查时间和卷宗移回时间。这意味着,大部分管辖权异议案件一经提出,当事人一般等待半年以上,才开始进入案件实体审理阶段。
  第八,裁定移送的案件较少。从办理管辖权异议案件的访谈结合统计数据分析,90%管辖权异议案件的处理结果为驳回异议,其中50%以上的案件进入二审程序,二审中又有11%以上案件的处理结果是维持原裁定或撤回上诉。综合计算,近3年19014件管辖权异议案件中,仅有约15%即2852件被法院裁定移送有管辖权的法院,绝大部分案件的最终结果是被法院裁定驳回。
  二、法院在管辖权异议案件审理中处于被动应付态势
  第一,提出申请环节缺乏条件限制。我国《民事诉讼法》127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当事人对管辖权有异议的,应当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人民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异议,应当审查。异议成立的,裁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当事人未提出管辖权异议,并应诉答辩的,视为受诉人民法院有管辖权,但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除外。”该规定比较笼统,没有明确当事人提出异议应具备的条件和方式,没有明确是否应提交相应的证据材料。不少当事人误认为“提起管辖权异议,不需要条件,只要写申请即可。”即使2015年5月起实行立案登记制,当事人起诉时仍然应当提交相关材料,也并非“只写诉状即可立案”。然而,对管辖权异议案件申请却可以不提交相关材料,这为当事人滥提管辖权异议打开了方便之门。
  第二,审查申请环节处于缺失状态。由于对《民事诉讼法》127条的理解有偏差,认为“审查”二字仅指对异议事项的审查,不包括对申请书的审查。
  目前法院对管辖权异议的一审案件并没有设置申请审查环节。当事人只要提出异议申请,法院“照单全收”,甚至个别当事人以“空气不好”[2]等荒唐理由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申请,也进入该程序性事项的诉讼审查程序。由于缺少异议提出环节的过滤和制约机制,实践中普遍存在“一提就立”的现象,导致很多不符合申请条件的、不必要的管辖权异议案件进入法院,严重损害了当事人合法权益,极大浪费了司法资源。
  第三,程序的启动由当事人控制。《民事诉讼法》127条虽然规定了法院“应当审查”,但没有明确该“审查”是否包括审查申请。就此,实践中不少研究者认为这是《民事诉讼法》赋予当事人的权利,并误认为法院无需对异议申请进行审查。目前司法实践中的作法也确实是没有对异议申请环节进行审查。当事人只需要向承办法官递交或邮寄一份简单手写申请书即可启动管辖权异议程序,达到拖延诉讼目的。由于对申请条件没有限制、法院亦不对申请进行审查,管辖权异议案件的诉讼程序启动权实际由当事人控制。法院由此陷入被动境地,束手无策,只能依法按程序办理,反而成就了当事人拖延诉讼的目的。如果法院不对异议申请环节进行审查,就该程序性事项的诉讼程序而言,管辖权异议作为一个独立的“诉”,相当于缺少了“立案”环节,这不符合诉讼程序的法律规定,也不符合“诉的成立”的基本要求。
  第四,滥提异议现象普遍存在。由于以上3方面的原因,当事人滥用诉讼权利主要体现为:一是申请或上诉理由毫无依据。只邮寄申请书或上诉状给承办法官,不写明原审法院无管辖权的事实依据,不阐述请求将案件移送至某个法院的原因和依据[3],不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明[4],当法院做出驳回异议的裁定后,又提起无任何缘由的管辖上诉。二是明知管辖无误而故意乱提。随意否定合同关系,以质疑合同签名盖章真实性提出管辖异议,无视约定管辖的效力,以“合同中的管辖约定是格式条款”[5]等理由予以否认;无视法定管辖的规定,或以非法定理由曲解法律规定,多见于合同纠纷、侵权纠纷[6]及多被告住所地不一致[7]案件;案件存在多个管辖连接点,原告向其中一个管辖连接点所在法院起诉,被告以系另一管辖连接点所在地法院管辖为由提起异议或上诉。[8]三是杜撰虚构事实恶意提起异议。当事人单方杜撰存在口头约定管辖权的事实,却不提供有口头约定的任何证据。[9]
  第五,审查事项环节缺乏具体操作规范。司法实践中处理该类案件有较大的随意性。审查主体上,一审案件一般由独任法官审理,二审案件一般由合议庭审理;审查方式上,一般不进行开庭审理,对确有异议事实和理由不清楚的,一般以询问方式调查;询问方式上,一般电话传唤当事人到法院当面询问并制作询问笔录,当事人不到场也不承担相应的后果;审查期限上,《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并无明确规定,只有199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经济审判工作中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若干规定》第5条作出15日的规定,但此规定适用范围较窄、亦未对上诉期限予以规定,且效力级别较低,因此并未在实践中广泛运用。
  第六,送达环节当事人不予配合。当事人不积极主动配合,甚至故意设置送达障碍,导致管辖异议案的送达更显困难。有的当事人故意不注明送达地址、联系人或联系电话等,导致文书无法送达;有的当事人在管辖异议案件上诉过程中,向二审法官提出要补充证据,但又不及时提交,从而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例如(2015)成初字第750号、(2015)成民初字第1250、1251、1252号,案件中自然人与公司都是关联关系,故意不配合法院送达,造成必须公告送达的局面。公告期满的最后一天,二公司的代理人(律师)向本院递交管辖异议申请书,授权委托书权限载明“代为递交管辖异议申请书”,后管辖异议裁定书作出后,以无权限代领文书为由拒不领取裁定书。公告送达民事裁定书期满后最后一天又递交上诉状及授权委托书,委托书仍载明“代为递交管辖异议裁定书上诉状”,造成该案立案两年多才进入庭审程序。
  第七,案件移送环节耗费大量时间。管辖权异议案件的卷宗移送环节缺乏操作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哎哟不错哦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528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